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五百五十七章 重光

正文 第五百五十七章 重光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李恪身后有高人!

    长孙无忌曾用过各种窥伺手段,但无论如何也找寻不出。;乐;文;小说 +他起初认为那高人是淑妃,但几番试探,并不是淑妃。

    至于李恪身边的几位长史什么的,不过尔尔,平平无奇。

    长孙无忌越发不敢小看这小儿,只觉得就算当年的秦王李世民也不曾有这等的聪敏与谋略。他心中越发害怕,暗里下不了手,便明里让人策划了这一起弹劾,想暂时将李恪驱逐,让他永没有太子的资格。

    可没想到一个杨氏阿芝跑到朝堂上来告御状,竟然瞬间翻盘。

    弹劾李恪失败,李承乾还公然与李恪联手。下朝了,他还让魏征明里暗里地讽刺一通。

    这真是极其不痛快的一天。

    长孙无忌回到家里,便让人把长孙冲与长孙一并找来。

    不一会儿,两个儿子都进来了。长孙冲留了髭须,做事沉稳,看起来像是苍老了许多。而第三子还不曾留须,看起来还是少年人的模样。

    “今日是怎么回事?”他劈头就问,问的是两个儿子。

    长孙不说话,一双眸子像是瞧过来,但看那眼神并没有看着他。

    长孙冲连忙说:“当时匆忙,我交代给了阿泽。”

    他说着看了看长孙。阿泽是长孙冲的心腹,他交代阿泽火速去将人控制起来,迅速的处理掉。而当日当值长安巡逻值守的负责人是长孙。

    长孙虽纨绔子弟的形象深入人心,但因着是长孙家的人,还是谋了这么个职。

    旁人虽不知,长孙无忌将他放到这个位置上,却是大有深意。他在这位置上,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处理很多不必要的人。

    如果有十万火急的事,长孙冲与长孙无忌不能亲自吩咐,就会派心腹阿泽去告知长孙,让他出手让那人消失。

    今日早朝之前,长孙冲就是觉察到了秦叔宝来者不善,而与秦叔宝一并来的那人也不是善类。当时,时间紧迫,他只能交代阿泽让他通知长孙将那人暂时先扣押起来,问清楚来路。

    可是,长孙居然没有做。这事真怪不了他!

    “重光,阿泽没与你说?”长孙无忌威严地问。

    “说了。”长孙平静说。

    “那为何没将那杨氏阿芝带走?”长孙无忌脸色很是难看。一个杨氏阿芝搅了多少局。

    “为何要带走她?大兄也没说呀。”长孙反问,直接将问题所在抛给长孙冲。

    “我,我让阿泽与你交代了,将那可疑之人控制起来。”长孙冲气急了。

    长孙扫了他一眼,道:“你说的事可疑之人。对我来说,杨氏阿芝是我朋友,并不是可疑之人。”

    他声音不疾不徐,落在这空荡荡的大书房里。长孙无忌听得火冒三丈,抓起旁边一块砚台狠狠砸向长孙。

    长孙身手了得,一闪身躲过,不悦地说:“你也是朝中大员,这么沉不住气。”

    “你这逆子。她姓杨,是弘农杨氏的人,是李恪的王妃。朋友,朋友。你记不得我们的敌人了?”长孙无忌暴跳如雷。

    长孙依旧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说:“我这一身衣裳很贵的,差点被你弄脏了。”

    “三弟。”长孙冲喊了一声。

    长孙也不看长孙冲,只瞧着长孙无忌,讽刺地说:“敌人?我只记得突厥的铁骑,记得历史上匈奴的战马踏破国土的宁静。可不记得什么旁的敌人。”

    “你,你这个逆子。”长孙无忌又将烛台扔出去。

    长孙稳稳接住那只烛台,道:“这个很贵,父亲还是不要乱扔,免得明日处理这些碎片,旁人瞧见了,说国舅爷你穷奢极欲。”

    “你滚,你滚。”长孙无忌向来喜行不怒于色,然而这老三就跟讨债的似的,从小除了气他,还是气他。

    “我说完就走,你别急,年纪也大了。”长孙白了暴跳如雷的父亲一眼。

    说实话,他真不喜欢父亲的这一套。即便成为天下最强的家族又怎么样?即便权倾朝野又怎么样?

    繁盛只是一时,盛极必衰。那些繁盛都是过眼云烟罢了。

    “你,快滚。”长孙无忌一点都不想听他说话。

    长孙却还自顾自地说:“我与父亲说了,阿芝是我的朋友,这是毋庸置疑的。”

    “呵,人家可不一定把你当朋友。别忘了。你姓长孙。”长孙冲讽刺。

    长孙扫了他一眼,冷笑道:“若我今日没及时赶到,丢脸的就是长孙一族。”

    “如何丢脸的就是长孙一族?”长孙冲反问。

    长孙不理会,只问:“父亲,你的气消了么?”

    长孙无忌发了火,方才心中郁结好了很多,平心静气后,便问:“你方才那话什么意思?”

    “父亲,杨氏阿芝要面见圣上,是依照了先例,着了男装,是可以上朝堂的。而且是秦大将军去奏请的。因此,皇上是一定会见她的。若她不在城门口,父亲,你觉得皇上不会彻查么?”长孙问。

    长孙无忌沉默了。这一点,他何尝没有想到呢。

    “其次,她功夫非常了得。就那一点点人想要拿下她,那是不可能的。若是在城门口动起手来,我们的人都得暴露。”长孙严肃地说。

    长孙冲不信,讽刺:“三弟你危言耸听了吧。”

    长孙不理他,只对长孙无忌说:“今日,于情于理,放她入朝见陛下才是上策。不然,我长孙一族今日就要马失前蹄。”

    长孙无忌点点头,道:“重光这话不无道理,方才是父亲错怪你了。”

    “父亲,重光虽不才,但家族的事,我还是竭心尽力。”长孙平静地说。

    长孙无忌看了看长孙,只觉得这孩子似乎跟以前不一样了,懂事了许多。

    “可你适才说,阿芝是你的朋友。”长孙无忌指出这一点。

    “父亲,你也说了,我姓长孙,她姓杨。”长孙说,心里却觉得疼痛不已。若她不姓杨,自己也不姓长孙,那该多好。

    长孙无忌不解,长孙继续解释:“朋友这个身份,有时候,可以方便得多。”

    “原来如此。”长孙无忌略颔首。

    长孙便说:“如今,李恪要出使突厥。这一路上危机重重,突厥又是蛮夷,发生点什么意外,也不是什么难事。父亲何必耿耿于怀今日的弹劾失败呢。”

    长孙无忌觉得言之有理,顿时十分喜欢这孩子了。长孙却趁机提出了另一项要求。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