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五百四十八章 阴氏

正文 第五百四十八章 阴氏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德妃阴氏,乃前朝开国名将阴寿的孙女。其父阴世师在隋朝官拜骠骑将军、张掖太守、左翊卫将军。在李渊太原起兵后,杀了李渊第五子,且挖了李渊祖父、父亲的坟墓,毁了李氏一门的家庙。

    毁人祖坟,这是天大的仇恨。因此,隋败亡后,李渊攻克长安,斩杀了阴世师。阴氏一门,成为大唐的获罪之人。但阴氏一门也算大家族,其子弟年幼者皆不曾获罪。

    而阴德妃大约因其颇有姿色,被李世民收做妾室。后来,生下第五子李祐。在李世民玄武门兵变夺得帝位后,阴德妃也成为四夫人里的德妃,地位仅次于皇后与贵妃。

    而阴德妃的弟弟阴弘智则是因在对付李建成的过程中有功,因此在李世民登基后,在他的姐姐阴月娥升为德妃后,他也担任了吏部左侍郎一职。

    当然,江承紫对此人记忆犹新的是他妄图复制玄武门之变,怂恿李世民第五子齐王李祐谋反。最终,被诛杀,连累德妃也是连降两级,之后的结局,历史并没有记载,但任凭谁都能想象得到是多么凄惨。

    因此,江承紫对这阴弘智向来没有好感,下意识就觉得是建宁小人。至于德妃,不过是个苦命人罢了。也许不曾做过那些儿子君临天下的梦,但就今日李愔所言的李祐,说明德妃自己也不是个什么好人。

    “让他们进来。”李世民方才还很高兴,一想到方才李愔所言,心里就很不高兴。这第五子也不是个特别聪敏的,如今还能说出这种混账话,真是让人不痛快。

    蓬莱殿里的高兴气氛为之一凝,一袭水蓝色宫装的德妃低眉垂首款步进来,身后跟着瘦高的孩子,也是低着头,跟着德妃亦步亦趋,想必就是那李祐。

    “拜见陛下。”

    “拜见父皇。”

    德妃与李祐齐声说。李世民不咸不淡地一句:“平身。”随后他让德妃在一旁坐下,只问那李祐:“方才听说你与你六弟打了一架?”

    德妃一听,脸刷白,正要说话。李世民摆手阻止她不要说话。德妃只好闭了嘴,李祐一听,还未回答李世民的话,便用目之余光扫了李愔一眼,大约那心思就是说李愔是小人,还告状什么的,不是男子汉。

    总之,大约就是小学幼儿园里,对告状孩子的鄙视那种。

    李愔假装没看见,就坐在李世民身旁,眸光平静。

    江承紫再度暗暗称奇,这李愔果然也是个不简单的娃娃。啧啧,这蓬莱殿里个个都是人精。

    “回答朕。”李世民看到李祐那神情,顿时就想发火。

    李祐吓了一跳,连忙回答:“回禀父皇,是六弟先动的手。”

    “你六弟因何事要与你动手?”李世民看李祐这么避重就轻,心里更是恼怒,声音不觉加大。

    “儿臣,儿臣,儿臣也不清楚。”李祐吓着了,浑身都在发抖,这会儿更是不敢承认。

    “混账,你敢说,不敢承认?”李世民抓起旁边的茶杯就砸了过去。

    李祐也不敢躲,那茶杯便砸在李祐额头上,索性里面的水早就不烫了,没有双重伤害。但李祐的额头顿时冒了血。

    德妃一看,立马起身跪在地上,喊:“陛下,饶了祐儿。他,他还是个孩子。”

    “孩子?你知道他说的什么话吗?”李世民更恼火,一边让月姑姑给他处理一下伤口,一边拍了拍桌子。

    “父皇,儿臣以为五弟年幼,那等话断不是他能说出的。怕是有奸佞小人在怂恿。”李恪眼看这事情要闹大,连忙起身。

    “他还小?你这么大的时候,可都帮父亲大忙了。”李世民叹息一声。

    “父皇,不是每个人都有我这种奇遇。”李恪回答,随后瞧了江承紫一眼。

    江承紫假装没瞧见,只是好奇地看着德妃与李祐,像是在观察什么似的。

    “也是。”李世民略缓和,对跪在地上的德妃道:“你是朕的妃,是四夫人之一,我赐你德字,是因你一直都是贤德之人。可如今,李祐这混账所言,你说如何做?”

    “回陛下,我,我不知,还请陛下明示这事情的始末。”阴德妃瑟缩发抖。

    杨淑妃也在一旁说:“陛下,本是孩童口角,继而动手。德妃姐姐必定不知,这般没头没脑怪罪,她也不知呢。”

    李世民方才本来就是火大,又打伤了李祐,心里也过意不去。这会儿,杨淑妃与李恪递了台阶,他便也顺着下来,叹息一声说:“那就让李祐处理好伤口来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月姑姑正让医女给李祐清理伤口,上药,包扎。

    “是。”李祐小声回答。

    李世民便询问了德妃一番李祐的学习情况,跟了什么人学习。身旁的伴读是哪一家的。平素是由哪些个宫人照顾起居。

    德妃一一回答。李世民就对一同来的舍人吩咐,将这些人的名字都记下来,好好调查一番。这边厢,李祐包扎完毕,也不敢隐瞒,只好一一将事情是始末说了一番,还真与李愔说得一般无二。

    “谁人与你说的这些?”李世民非常严肃地问。

    李祐犹豫了一下,看到李世民严厉的眼神,意识到这事的严重性,知道不得不说,便说:“是,是我的伴读阿瑾。”

    “阿瑾?哪一家的?”李世民问德妃。

    德妃脸色刷白,道:“回陛下,阿瑾乃吏部侍郎阴弘智家老小。与李祐年纪相仿,便入宫伴读。”

    李世民一张脸更阴沉了,思索了片刻,才说:“德妃,你也许久没见过你的亲人了。这世上,便只有吏部侍郎与你最亲。明日,我让人宣他们夫妇入宫,你们好好聚聚。”

    “多谢陛下恩典。”德妃连忙谢恩,脸色却更白了。

    这是恩典,却更是让她亲自来劝他弟弟。

    “李祐作为皇子,不分黑白,不谨言慎行。从今日起,身边伴读、宫人一并换了。调查出来的奸佞按律法处理。至于李祐,朕今日就封你为齐王,过几日,到你的封地去之官。去看看民间疾苦,好好反思烦死自己的行为,成为一个有担当的皇子。不要只做皇子享乐,却不知这世上享多大的乐,就该承担多大的责任。”李世民严厉地说。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