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五百四十七章 宫廷演技派

正文 第五百四十七章 宫廷演技派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来问我呀。”江承紫继续逗他。

    “不要你管。”小娃李愔落荒而逃,蹦跶出蓬莱殿门,就“啊”一声,随后就是奶声奶气地喊:“儿臣拜见父皇。”

    “疯跑疯玩,成何体统?”李世民不悦。

    “儿臣知错。”李愔乖巧地说。

    然后,有舍人高喊:“淑妃娘娘迎接陛下入蓬莱殿。”

    杨淑妃早已梳妆妥帖,因听见李恪与杨氏阿芝在教育李愔,便在屏风后站着,也算是听听这杨氏阿芝如何厉害。这听了一会儿,她发现这女娃还真是晶莹剔透,挑了这么个时机教训李愔。实则是演了一出好戏给皇上看,而又让皇上更爱这一双儿子。

    这番,杨淑妃听见舍人高喊,赶忙出殿门迎了李世民进来。

    “恪儿与阿芝也在这里呀。”李世民问。

    “回父皇,儿臣从御书房出来,觉着没什么事,想母妃这些日子定然担心便来看望母妃了。”李恪解释。

    李世民“嗯”一声,却是瞧着杨氏阿芝,仿若是在问“人家李恪是来看母妃的,你来做啥”。

    江承紫连忙回答:“回陛下,阿芝,就是,就是单纯地向来看望一下娘娘。”

    她将头深深埋下去,一副害羞的样子。李世民果然哈哈大笑,说:“你这一天,也算是见公婆了。”

    “陛下,这孩子率真,可脸皮也薄呢。你就莫打趣她了。”杨淑妃在一旁帮腔。

    李世民哈哈笑,说:“淑妃呀,你是瞧着这丫头的脸皮子薄。今日你没上朝堂,我可是瞧了好精彩一出戏呢。”

    “啊?上朝还能看戏?”淑妃故作不知。

    “这俩家伙还没与你说?”李世民坐下来,瞧了端正站立的一双人儿。

    “恪儿刚回来,只与我说一切都已查清,是突厥奸细在搞鬼,加上朝堂里有些人对他有偏见。这正说着,阿愔就回来了。说是跟老五打了一架。”杨淑妃眸光坦然,说起谎话来比真的还真,那眼神都不带闪烁的。

    果然呀,能在这后宫生活的,个个都演技派。

    “哦,阿愔怎么跟老五打架了?李佑欺负你了?”李世民问李愔。

    李愔咬了嘴唇,然后犹豫一番,倏然就跪下去,说:“请父皇责罚,是儿臣先动手打的五哥。”

    “嗯?怎么回事?”李世民问。

    李愔低着头,说:“父皇,是五哥他胡言乱语。说我三哥有谋逆之心,父皇已派人去缉拿我三哥,不日就要押解长安问斩。到时候,我与我母妃都逃不了干系。他们还说我母妃会被白绫赐死。不知父皇赐给我的是毒酒还是别的呢。我,我气得发抖,因此就动手揍了他。请父皇降罪。”

    李愔跪在地上,低着头,但身形笔直端正。小小的身形显出一股子倔强。

    我去,这小子也是天生演技派啊。不管这事真假。一个七岁的小孩子竟然将事情滴水不漏地叙述出来,啧啧,这李愔还真是个妙人。

    自此,江承紫忽然有点了解历史上那位六皇子李愔的想法了。那位才是真正看透了大局的孩子,比当时的李恪还看得透彻吧。

    “这个混账。阿福,你去将李祐与德妃一并带到这里来,我亲自问问。”李世民对一旁的舍人说。

    那舍人立马就屁颠屁颠地出了蓬莱殿。杨淑妃忧心忡忡,连忙说:“陛下,这只是孩子间的口角。将德妃一并喊来,这太严重了吧?”

    “老五怎么知晓这些?定是德妃那边有奸佞之人。我让德妃来,正是为她好。”李世民耐心地说。

    “陛下原是这等心思,那我就放心了。德妃身子不太好,我怕陛下若是责罚她。”杨淑妃说。

    李世民摇摇头,说:“德妃身子不好,性子柔弱。不似你见多识广,对管教孩子自有一套。我不会责罚她。只是祐儿连这等话都敢说。若今日不加以惩戒,他日就更无法无天了。”

    “陛下,祐儿也只比阿愔大两岁,也还是个孩子。陛下也不要过于严苛。倒是尽快为祐儿找几个显得正直的大儒为长史,打磨打磨他的性子才是。”杨淑妃又说。

    李世民连连点头,道:“此事早该提上日程了,我明日就差人推荐。”

    “多谢陛下。”杨淑妃要起身拜。

    李世民摆摆手,道:“爱妃不必如此。在这蓬莱殿,你我、恪儿、阿愔便是一家人,阿芝日后也是蜀王妃,便一并不要拘束吧。”

    “那恭敬不如从命。”淑妃微笑着回答,又瞧了瞧江承紫与李恪,道,“你们也是听到了父皇的疼爱了吧?”

    “多谢父皇。”李恪与李愔同时说。

    江承紫也是调皮地谢恩。李世民哈哈一笑,然后对李愔招手道:“阿愔,来,到父皇这里来。”

    “是。”李愔这才站起身,很是乖巧地走到李世民身边,将手放在李世民手中。

    “阿愔,你很好。知道护着兄长与母亲,这是男子汉该有的。”李世民将他抱在怀里,俨然一副慈父的样子。

    “这是儿子应该做的。”李愔乖巧地回答。

    江承紫不禁感叹这后宫真是造就人才的地方呀。七岁的小屁孩竟然演技这么好。

    “可方才我在殿外听到对你母妃与兄长的说的话了。”李世民瞬间严肃起来,还不经意地扫了江承紫一眼。

    江承紫假装没看见,心想看这小屁孩怎样扭转乾坤。李愔面对李世民的严厉,竟然不紧不慢地说:“父皇,儿臣那是气急了。真心怕三哥做这等事。这世上,与我最亲的就是父皇、母妃、三哥,我不想失去你们,我想我们一家人父慈子孝,和和睦睦在一块儿。”

    “好孩子。”李世民叹息一声,将李愔搂在怀里。一旁的杨淑妃也是暗暗松了一口气。

    江承紫觉得这小屁孩的演技真心了得,能说会道演技好。

    “父皇,我们一家人会一直在一起的吧?”李愔扑闪着大眼睛瞧着李世民。

    “会,当然会。我的阿愔呀,长大了。”李世民很是高兴,论教养,这淑妃教出的孩子真心与别的妃子不同。就是皇后教出来的也不见得有这样得心。

    李世民想到此,不由得看了一眼旁边的淑妃。眉眼低垂,唇边含笑,仿若儿时初见那般。

    “阿愔,你想一家人一直在一起,就要信任你三哥,更要信任父皇。”淑妃理了理李愔的衣摆。

    “我知道了。”李愔撇撇嘴,然后从李世民怀里出来,恭恭敬敬地站在李恪面前行礼,“三哥,是阿愔不应该,请三哥莫要气恼,原谅阿愔。”

    “阿愔,我是你三哥,理解你的担心,怎么会怪你呢?你且放心,三哥不会做那等事。”李恪伸手摸了摸李愔的脑袋。

    李愔一下子跳开,又瞧了瞧一旁的江承紫,怯生生地问:“九姑娘,你方才说话可算数?”

    “啊?哪句话?”江承紫大约知晓李愔指的是什么,但不确定,就这样故意不解。

    “就是你说要拓宽我眼界,要走遍三山五岳。”李愔说。

    江承紫笑了笑,说:“我可不是去旅行。我与你三哥是想要从平和的角度去为大唐的繁荣出一份儿力。”

    “那,可否带上我?”李愔问,随后又撇撇嘴,小声说,“我不愿做个混吃等死的皇子。也不愿做领兵之官的皇子让人猜忌,平素里不得安宁。但,我又是大唐的皇子,更是父皇的儿子,不能逃避责任。所以,九姑娘,你既师从仙者,见多识广,帮我找个能帮大唐繁荣,又能不被人猜忌,安安稳稳的方向。”

    李愔说到这里,眼睛亮闪闪地瞧着她。

    江承紫忽然觉得这小孩特别通透,以及她觉得肩膀一沉,这担子还真是不轻。

    “只要殿下信任我,我自当竭尽全力。”江承紫缓缓地说。

    “三哥信你,我自是信你。”李愔回答,然后又强调,“不要当我是孩童,就敷衍我。”

    “我虽为女子,亦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殿下放心。”江承紫说。

    “哈哈,阿愔这是要自己找老师了?”李世民哈哈笑。

    他今日很是开心。今日真是个好日子,先是焦灼了许久的蜀王弹劾案有了圆满的结果,尔后,一帮肱骨之臣密谋灭掉梁师都;三则是在这蓬莱殿里,听到两个孩子这般言论,深感欣慰。

    这一切,似乎都是因这女娃。

    他不由得仔细打量这女娃。还是个未长开的孩子,但五官却已倾国倾城,像极了王氏安平。不过,她比王氏安平更淡定。当年的王氏安平倾城之貌,但神情哀伤,眸光总是摇摆不定。但眼前的女娃明明才十岁,可所作所为都很坚定,没有任何的彷徨。

    “是她说要引我去看这广阔天地,开阔眼界的。我就要瞧瞧是不是胡言,是不是浮夸。”李愔很硬气地回答。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殿下等着瞧呗。”江承紫笑了笑。

    “哈哈哈,你们这些小娃,真好呀。”李世民感叹一句,觉得像是儿时的日子。

    杨淑妃只是在旁边瞧着,心里想:就目前来看,这杨氏阿芝还真是恪儿的贵人。而且,弘农杨氏还真培养不出这样的孩子,她心里略略放心。

    就在这时,舍人小方快步进来,道:“回禀陛下,德妃与五皇子来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