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五百四十四章 婆婆的试探

正文 第五百四十四章 婆婆的试探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娘娘平素教育蜀王莫要有不该有的可怕念头,也教导蓬莱殿的诸位不要生出不该有的心思。娘娘这也是要护着他。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那些人不会因为蜀王与娘娘有这等出世之心,就会罢手的。”江承紫缓缓地说。

    这正是杨淑妃最担心的事,她紧紧抿唇,手中念珠握得紧紧的,苦笑道:“阿芝,你句句都有理。可我只是深宫妇人,我不能做什么,也不知该怎么做。”

    “娘娘这些年做得很好了。那么多人想要让蜀王来蹚浑水,是你在帮他抵挡了许多的风雨。也是你在努力维系他与陛下的父子情。你也在用你的出世来为他避祸。”江承紫的声音不疾不徐。

    杨淑妃想到这些年的委屈,泪光闪闪,抬袖轻擦眼泪,道:“可我还是束手无策,比如这次的弹劾。”

    “娘娘,从今往后,我会坚定不移地站在你身边,会与你一同去守护他。”江承紫站起身来看着李恪。

    李恪湿了眼,瞧着这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女人坚定不移地说要守护他,他很想哭一场,但他不能。所以,他将眼泪憋回去,笑道:“你们呀。我是男人,该我守护你们。”

    “别逞强。”两个女人同时对他说。

    他一愣,杨淑妃和江承紫相视一笑。

    江承紫这才将先前的紧张都消除干净了,看起来这位准婆婆对她这准儿媳妇还算满意。随后,两人又就李恪的事情交换了看法。

    江承紫也直言不讳地说了她与李恪先前的打算。希望李恪与她一并进行农作物的研究,成为神农计划的主要研究人。然后不动声色为太子造势,让太子成为整个大唐百姓都看得到的希望。至于他们俩,一心研究农作物,两耳不闻窗外事。

    “这,似乎也是一条路。”杨淑妃听了之后,也是赞同,但神情还是忧虑。

    “母妃,莫不是有什么不妥?我们这里也没外人,你但说无妨。”李恪问。

    杨淑妃看看这俩孩子,叹息说:“你们能这样很是不错。但那些心怀叵测的人要的怕不是太子是未来的希望。”

    李恪沉默,他当然清楚长孙集团要的不是贤明的君主,而可控制的君主,不然也不会先坑了承乾,再坑了李泰,而后坑了高阳,连带坑了他。

    “他们要的是能只手遮天的权势。要一个听话的君王嘛。”江承紫径直说。

    “阿芝,莫要胡言。”杨淑妃不悦地说。

    江承紫也不生气,她知晓杨淑妃谨慎惯了。她笑着说:“娘娘莫要担心,我听力过人,这周遭没旁人偷听。”

    杨淑妃惊讶,李恪点头证实。江承紫这才笑嘻嘻地说:“娘娘莫要担心。总之,我答应你,一定会护着他的。我可是为他才来到这世上的。”

    “你,你真是仙女?”杨淑妃听李恪说过很多次仙女托梦的事,也是将信将疑。

    “前尘往事我记不清。不过,我跟随师父仙山修炼这么多年,学的本事都拿出来,定能护着他的。”江承紫骄傲地说。

    “倘是如此,甚好。”杨淑妃并没有预想中的激动,语气淡淡的。

    江承紫一愣,随即就明白:她是经历过人生沉浮的人。从锦衣玉食的公主因八字问题被寄养在外,从堂堂公主到昏君之女亡国公主,从亡国公主到大唐的淑妃。这期间的甘苦沉浮想必很多。再加上有李恪在,她不可能任凭她这三言两语就相信了。

    信任与不信任,来日方长的事。江承紫也不着急,径直说:“能得娘娘首肯,阿芝很是高兴。”

    “你父母明日入长安。我听杨初说这府邸的事也是收拾好了,太子府那边也派人帮忙修葺布置。丫鬟婆子可有带入长安?”杨淑妃转了话题。

    “带了。不过,到了长安还是要添置不少。”江承紫如实回答。

    “这府邸里不能有幺蛾子,哪怕是粗使丫鬟也不能马虎。你们初来长安也不熟悉。这挑选丫鬟婆子的事,我回头派月姑姑来帮你们打点吧。”杨淑妃说。

    “那真是求之不得。多谢娘娘。”江承紫笑着谢恩。

    李恪蹙了眉,知晓自己的母妃是不放心杨氏六房,想在杨氏六房安插人。但是为人子在这个时候也不好说什么。

    “不必客气。你我是一家人。”杨淑妃淡淡地说。

    “母妃,那我与阿芝先回去了。”李恪觉得挺感人的场景,因母妃的这做法忽然变味了。阿芝这家伙精明得很,这种事她肯定是知晓的。

    “啊?不吃饭啊?”率先说话的是江承紫。她是饥肠辘辘,并且以为要在这里吃饭的。

    她虽然从李恪的眼角眉梢就笃定杨淑妃让月姑姑插手六房选丫鬟婆子就是在安插人监视六房,但她并不觉得这有什么过,反而说明杨淑妃是真的很关心李恪。

    李恪没想到江承紫会说吃饭的事,很是疑惑地看着她。他完全不相信精明的江承紫没猜出母妃的意图。他本来是怕这俩其实都很倔强的女人起冲突,想着先将两个隔开。结果这家伙还在这里说什么吃饭的事。

    “是呀,快午饭了。”杨淑妃也说。

    “就是,月姑姑还吩咐小厨房做那么多你爱吃的菜呢。”江承紫撇嘴嘀咕。

    这,她到底站哪边的?

    李恪眼神怪异地瞧着她。江承紫得意地瞧着他,然后撒娇似的说:“我天没亮就出发等在城门口,早就饥肠辘辘了。你要有事,你赶紧去办。我要在这里陪娘娘吃饭。”

    “我,也没啥十万火急的事。”李恪抿了唇。

    “既然没十万火急的事,那就坐下来,与母妃说说外面的风土人情,闲聊一番。”杨淑妃说着,示意两人坐下。

    “是。”李恪坐了下来。

    江承紫则是小声地问:“娘娘,这糕点,我能先吃一块吗?”

    她实在是饿得不行。杨淑妃看着她,也是会心笑了,道:“这是青云早上做的新鲜枣泥糕,你尝尝她手艺。”

    “好呢。”江承紫满心欢喜地拿起一块糕点,只觉得扑鼻的甜香,她便满足地咬上一口。

    淑妃瞧着她吃得有礼又真诚,一点都不做作,心里很是喜欢,便不禁想方才自己是否太多虑,这手是不是伸得太长了?

    或者,这女娃本身就是上天赐下来守护恪儿的。就这女娃的气质聪敏,真不是谁人能培养出来的。

    杨淑妃瞧着江承紫略微失神,江承紫则是自顾自地在品尝那枣泥糕,赞不绝口。

    正在这时,门外忽然冲进来一个孩子,一进来就大声嚷嚷:“母妃,母妃,五皇兄又打我了。”

    “大声嚷嚷,成什么体统?”杨淑妃板了脸斥责。

    那孩子约莫六七岁,长相清秀好看,但比起李恪来,长相差得多。江承紫当下就明了这是李恪的亲弟弟,李世民的第六子李愔。

    “阿愔。”李恪高兴地喊。

    李愔这才转过来瞧瞧李恪,不咸不淡地喊了一句:“三哥。”

    “阿愔,可有想我?”李恪逗他,伸手要去摸摸他的脑袋。李愔一下子躲开,道:“三哥,我不是小孩子。”

    李恪一愣,李愔便说:“他们都在说你有谋逆之心,让我离你远点。”

    李愔一句话,让在场的几人都愣了。杨淑妃气得倏然站起来,抓起一旁的鸡毛掸子就是一顿抽,边抽边问:“你这混账。旁人诋毁你三哥就算了。你是相依为命的亲弟弟,竟也说这等胡话。”

    “母妃,倘若三哥有谋逆之心,不该保持距离吗?难道要我陪着他一起被父皇处死吗?”李愔被打了也不哭,全是争辩。

    江承紫本来想拯救这孩儿一二,但听到这话,便也不说话,自顾自在一旁吃糕点。

    “旁人都说不得。你还这样说。你,你,你怎么是这样的。”杨淑妃气得发抖。

    月姑姑闻讯,已冲进来,将李愔抱在怀里,道:“殿下,你这话哪里听来的?旁人要害你三哥呀。”

    “旁人害三哥,就许三哥连累我们么?五哥说,三哥爱出风头,迟早会连累我跟母妃的。”李愔嚎啕哭起来。

    杨淑妃气极了,浑身都在发抖,手紧紧握着竹编,只恨恨地说:“畜生,畜生。”

    “母妃,你,你就是偏心。”李愔在月姑姑怀里哭。

    杨淑妃眸光盈盈,一脸颓败与愤怒。李恪在一旁,也是不知如何是好,一脸铁青。那身形说不出的落寞与难过。

    李愔的话虽难听,不讲情面,但实在是句句大实话。

    杨淑妃也好,李恪也好,再也下不得去对付李愔。

    “殿下,蜀王是你三哥。你以为你三哥倒霉了,你有什么好日子?”月姑姑也顾不得宫人身份,很是严厉地说。

    “总不至于没命了呀。”李愔叫道。

    杨淑妃擦了擦眼泪,冷声对月姑姑说:“你去下帖子给德妃,我下午去拜访她,问问她怎么教儿子的。”

    月姑姑一听,颇为为难,便说:“娘娘,这是小孩子之间的事。你这样贸然前去,落了下风。”

    杨淑妃叹息一声,也不再提去拜见德妃,只说:“那将这畜生关起来,不许离开蓬莱殿一步。”

    “是。”月姑姑说。

    “母妃,你凭什么关我?我所言不是事实吗?”李愔还在叫嚣。

    江承紫只默默地心叹:果然是一个顽石,冥顽不灵。

    “三哥,你在外面风光,惹事。我和母妃在这里为你提心吊胆。你有远大抱负,我可没有。你别连累我。”李愔叫起来。

    李恪没有说话,李愔挣脱月姑姑扑过来,喊:“你是不害死我们不罢休么?”

    李恪呆若木鸡,他静静站在那里,眸子里全是哀伤。

    江承紫本不想出手,但李愔太疯狂,而有密集的脚步声渐渐近了。她快步上前,喊了一句:“阿愔,你好呀。”

    李愔一愣,便瞧见一个漂亮的少年,正扑闪着大眼睛看着他。那眸子晶亮亮的,像是蓝色夜幕里的星斗。

    “你,你是谁?”他问。

    “你猜?”她声音清脆甜软。

    “哼,要说便说,装神弄鬼。”李愔不悦地说。

    “阿愔,我是杨氏阿芝。”江承紫作了自我介绍,“你未来的大嫂。”

    李愔一怔,这才看见她有耳洞。

    原来是女孩子!

    哼,他才不要跟女孩子玩。那些公主真是讨厌死了。

    李愔连忙往后退几步,江承紫掩面笑,道:“羞不羞啊?”

    “要你管。”李愔恶狠狠地说。

    江承紫忽然就不理他,转身跑到杨淑妃身边,低声说:“娘娘,恐怕陛下来了,你快去梳洗一番。”

    杨淑妃很是惊讶,江承紫指了指耳朵,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我耳力很好。”

    李恪点头,道:“阿芝耳力确实很好。”

    杨淑妃这才慌了,一边警告李愔:“你父皇来了,若敢胡言乱语,仔细扒了你的皮。”

    李愔一听李世民来了,整个脸色都变了,只站在一旁。杨淑妃也不敢说将李愔关起来的话。李世民对李愔还是很喜爱的。

    “娘娘。老奴替你梳妆一番。”月姑姑连忙说。

    杨淑妃点点头,就与月姑姑快步转到室内去。这正殿内就知剩李恪兄弟俩以及江承紫。一时无言,只有风声吹过。

    “我父皇真来了?”李愔跑到殿门口看了看,转过头问江承紫。

    “难道让你跟你母妃继续吵?”江承紫反问。

    李愔脸色一变,满脸厌恶地质问:“你骗我?”

    这小孩怎么这样!

    江承紫无语,瞧着李恪撇撇嘴。

    李恪也是一脸无奈,道:“他还是个孩子!”

    是啊,相比较他们这俩有着两个记忆的老家伙来说,这确实是个孩童。作为大人总是对孩童可以宽容。因此,江承紫也不多与他计较。

    可李愔不答应了,他冷笑反驳:“三哥这是笑我无能么?”

    李恪无语望天,干脆无视他的存在,径直对江承紫说:“阿芝,这蓬莱殿的一草一木都是我母妃布置的。我们去瞧瞧。”

    “可是,陛下——”江承紫还没说完,李恪就说:“陛下来了,自有蓬莱殿的主人迎接。”

    江承紫觉得也是,便就要跟着李恪溜号。李愔却是不依不饶,一把抓住李恪的衣袖,喊:“你们不许丢下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