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五百四十章 大唐太子

正文 第五百四十章 大唐太子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你身子不爽利,这山中天气多变,风餐露宿,指不定还会迷路。你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可没法向天下万民交代。再者,今日你已请辞。”李世民坚决不同意。

    “陛下,我请辞大将军一职,可没有请辞大唐百姓一职。如今,就让老臣为大唐做这最后一件事。”秦叔宝缓缓跪下来。

    李世民抿了唇,看着他花白的头发,轻轻地点了点头,缓缓地说:“朕准奏。”

    “多谢陛下。”秦叔宝站起来,神情平静,对着李靖说,“请李尚尽管吩咐。”

    李靖也不多言,只说:“是大将军亲自探路,李靖有福,大唐有福。”

    秦叔宝笑了笑,长孙无忌立马上前一步说:“那这出使突厥一事,就让臣前往。臣的父亲在突厥生活过数年,对突厥甚为了解。我亦过许多突厥典籍。”

    魏征摇摇头,道:“你去不妥。一则朝廷许多事还需你周旋,这一来一去一两月,此事非同小可。二则,你虽皇亲国戚,又是朝中重臣,但你去结盟,梁师都未必会相信。”

    “对,此事搞不好就是人质。辅机去,不合适。要去,也是我李家人自己去。”李世民径直说。

    长孙无忌不好继续说,便往后一退,道:“是臣考虑不周。”

    “你呀,做事总是太小心翼翼了。”李世民挥挥手。

    太子上前一步,道:“父亲,请允许我前往出使突厥。”

    “太子,不可。”李恪上前一步阻止,“你是大唐的太子,是储君,是大唐未来的希望。此番决不能犯险。”

    “三弟,正因我是大唐太子,这身份才够重。梁师都才会信,并且若是真能与突厥结盟,也为我大唐的兵马休养争取了时间。来年,定然可一举扫平突厥。”李承乾朗声说道。

    江承紫忽然觉得这李承乾一点都不像历史上记载的那般懦弱无能,性格乖张。他还是个少年人,而且因是大唐太子,所思所想都与普通少年人不同。比普通的少年人更加勇敢、识大局。

    难怪李恪曾说李承乾是最适合的太子人选,是未来最适合的君王,比稚奴适合多了。

    只不过,历朝历代的第一个太子没有几个能熬成帝王。因为太子就意味着是众矢之的,蜜糖砒霜,各种阴谋阳谋,各种手段。还是孩子的太子能安然处之,在这个位置上一直不迷失,不踏错,除非有非常强大的人守护着。

    而历史上的李承乾,有一个千古一帝的父亲,严厉苛刻,却没有一个合格的母亲。江承紫一直认为长孙皇后是合格的皇后,却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至少对于李承乾来说,她没有护着他。

    她为了显示她的贤惠,没有为李承乾打算,也没有为他遮风挡雨。

    更不幸的是这位大唐太子还有几个精明的弟弟,以及父亲开的夺嫡先河。他为求自保,不得不悲剧地谋反。

    在前世里,江承紫对李承乾就抱着很大的同情,觉得他的问题,他爹妈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后来,遇见了李恪,与之说起李承乾。李恪也这般认为。如今,亲自见到这位大唐太子,江承紫觉得所言非虚。这位太子真心不差,配得上大唐盛世。

    十四岁的少年,就不怕死,以身犯险,只为大唐天下太平。这份儿魄力不是任何人可有的。

    “太子所言不错,然你是大唐太子,与陛下一样,是国之根本。此番凶险,若有长短,或会引各方势力蠢蠢欲动。”李恪非常严肃地说。

    “恪儿所言有理。”李世民点点头。

    “父亲,儿子不怕凶险。我是大唐的太子,是你的儿子。”李承乾目光坚毅。

    李世民也是动容,站起身来,瞧着承乾,连连赞道:“好,好,是我大唐的太子该有的样子,是我的好儿子。”

    “再者,儿子以为,即便我有长短。我的弟弟们也个个都贤德,将来也担得起大唐天下太平与繁盛。”李承乾忽然又说。

    江承紫一惊,觉得李承乾这话简直是打李世民的脸啊。人家可是玄武门之变经过血雨腥风的。你这个做大哥的动不动就要让太子位给弟弟们,你让你爹情何以堪啊。

    这话就过了!

    江承紫这样评价。与此同时,长孙无忌一下子上前低声呵斥:“太子,此话不能胡言。”

    “是。”李承乾也意识到此话不妥,便倏然垂眸。

    李世民则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道:“承乾有此等胸襟,以后执掌天下,必定兄友弟恭。作为父亲,甚为欣慰。看来,你的老师教得不错,该奖。

    “多谢陛下。”李承乾行了礼,却还是坚持要出使突厥。

    李恪则是倏然跪地,道:“长幼有序,大兄才学过人,又有这番胸襟与魄力,亦是我大唐福分。三弟愿替兄出使突厥。”

    虽然知晓历史上,李恪有过突厥之行,但他这样说出来,江承紫还是抿唇,一颗心提到嗓子眼了。

    “三弟,兄也不怕你多心,你是庶出,怕梁师都不肯信。”李承乾说。

    “大兄,你既与三弟开诚布公说心里话。那今日,我便当着众人的面说一说我这想心里话。”李恪抬眸环视众人后,才说,“我是出使突厥最适合的人选。”

    “哦?你的理由?”李世民饶有兴趣。

    “我虽是庶出。想必各位朝臣都在担心我。我母妃乃前朝隋帝之嫡公主,有些人总觉得在我身上有机可趁,可怂恿我争储君之位,若是我争得太子位,他们就会东山再起。于是自打我记事开始,明里暗里的暗示就很多。尤其是父亲执掌江山的这么些年,各方势力明里暗里对我暗送秋波者更是不少。这其中,不仅仅有大家族,还有怀揣前朝复辟梦的人。而这些人都在突厥。”李恪稚嫩的声音缓缓响起,落在空荡的御房内,带着略略的回音。

    几个老家伙不约而同地想:“这蜀王真不简单,竟然这样直白地说出了。他这是玩的哪一出啊?”

    “这些人都在突厥,你就不怕旁人怀疑你明为出使,实则是与这些人接洽?毕竟,你才被弹劾过私自联络三军。”魏征非常严肃地提出来。

    “魏大夫,我是大唐的三皇子,我姓李。我与我的先辈一样,期望的是天下太平。此次,我奉命查蝗灾与干旱情况,看到那些百姓,他们对大唐对父皇是实实在在的欢喜与拥护。他们虽困顿艰难,但每个人都欢喜,都对未来充满希望。因为他们看到朝廷实实在在是把他们放在心上,在为他们谋福利,在让他们过得更好而努力。魏大夫,他们感谢我,感谢朝廷,让我替他们感谢陛下。那些真挚的神情与平和美得像一幅安宁的画,让人只想好好守护。”李恪缓缓道来。

    江承紫忽然泪湿了眼眶。从前,她与战友们也是这样的。当他们走在熙熙攘攘的街头,当他们在超市里安然闲逛,当他们看到背着包独自上学的小学生......,他们就油然而生一种感受,有生之年,必定竭尽所能,守护他们。

    此番,李恪所言,勾起往事回忆,她不由得泪光闪闪。

    “好。淑妃也教了一个好儿子。”李世民颇为激动。

    长孙无忌则是深深看了李恪一眼,对李恪躬身行礼道:“蜀王此番胸襟,天下万民有福。”

    “舅舅,我亦听父亲说起过当年,你与他秉烛夜谈,共同勾勒天下太平盛世之图景。那番潇洒与意气风发,我佩服至极。你们都要守护天下太平,我亦如此。”李恪直接称长孙无忌为舅舅。

    长孙无忌一怔,魏征则是对李恪所言不住点头,朗声道:“蜀王此话,我信。”

    随后,他向李世民请命:“陛下,请允老臣与蜀王前往突厥,臣定当拼尽全力护蜀王安然周全。”

    李世民摇摇头,道:“玄成,你身子不爽利,且是朝廷重臣。此番,不要前行。”

    “陛下,老臣无碍。”魏征再请。

    李世民依旧不同意,只说魏征还要查出蜀王弹劾案以及协助太子彻查长安城的细作。此番工作一样重大。魏征这才没有争。

    李恪则是对李世民郑重地拜了拜,道:“请陛下允臣出使突厥。”

    “你是该去突厥瞧瞧。你的外祖母与舅舅还在突厥。再者,突厥的二可汗突利也算是你的姑父。与你母妃颇为交好的长姐昔年就嫁与了突利。可能因不服北地水土,在诞下一子一女双生子后不久病故。为此,你母妃神伤许久。如今想想,突利这双生子也与你一般大小了。此番前去,既是出使突厥,与之结好。二则也算是代我与你母妃会亲故。这人选还非得是你去。”李世民说。

    “臣定不辱使命,一定完成陛下所托。”李恪接下了这任务。

    “我也要去。”江承紫立马举手。

    “阿芝,你与恪儿感情甚笃。然出使一事不是小事,你非男儿,也无官职。这女子如突厥,只有和亲一事。你切不可胡闹。”李世民板了脸。

    江承紫一脸愁苦,说:“陛下,我只是担心。”

    “朕自会选精英护他安危。再者,朕的儿子不怕任何豺狼虎豹。”李世民说得斩钉截铁。

    江承紫垂了眸,一副要哭的样子,问:“陛下,那阿芝想问一句,万一突厥要嫁个公主给他呢?我咋办?”

    众人都怔住了。他们想的是江山,是安危,是天下,哪里想过这种问题啊。

    “这,似乎也是个问题。”李靖也忍不住笑了。他们这帮老家伙想的是家国天下,这小女娃看的想的自是不同。

    “阿芝,你若不放心。我就立马安排迎娶你。完婚后,我再出使突厥。”李恪很温柔地说。

    江承紫撇撇嘴,道:“你对我心思我是知晓。我只是怕突厥哪个公主看上你,到时候结盟的时候,跑来找陛下提要求。陛下是天下人的陛下,大臣们亦心系天下,若是那时,哪会考虑我一个小姑娘的前途幸福呢!”

    她声音越发小了,低了头,活脱脱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姑娘。

    几个大老爷们儿面面相觑,有些尴尬。他们想得是很远,却从来没想过这方面。

    李世民瞧着这女娃的模样,顿了顿,很严肃地说:“阿芝,朕答应你,若真有此事,朕决不答应。”

    “君无戏言。陛下承诺了,可真要做到哦?”江承紫眼眸明媚。

    李世民郑重其事地点头。江承紫高兴起来,有意无意地说:“哼,我也要努力研究出最适合百姓耕种的农作物,从这方面让大唐富强。到时候,陛下以及各位一定要横扫了这些狼子野心的蛮夷,让我大唐公主永不和亲。”

    这话——

    几位老臣不约而同想要伸手抹一把汗。这是能说的么?

    但是人家是小女娃,从小养在乡下的啊。又有不凡经历,人家敢说啊。

    “好。让我大唐公主永不和亲。”李世民咬了咬牙,顿觉自己肩头的担子又重了。

    江承紫笑逐颜开,便又旧事重提,说要以李恪护卫的身份一并出使突厥。李世民直接拒绝。李靖则是说:“你要与秦将军一并入迷途山探寻道路。”

    江承紫抓了抓头,表示自己一时忘了。不过,显然还是有些不乐意与李恪分开,但还是答应了与秦叔宝一并入迷途山探路,但还是有些不放心地叮嘱:“若是那边要与你和亲,你也不要宁死不就的样子,就假装答应,等回到了长安,咱们才从长计议。”

    “你呀,莫要担心。我这一生,只要你。”李恪温柔地安慰。

    在场的老家伙几乎又喊两句“辣眼睛,有伤风化”,但也只是在心中吐槽吐槽,面上还是以商讨国家大事为重。

    “既是决定了蜀王出使突厥,那也要确定与蜀王一并入突厥的人选。”长孙无忌提出。

    “我拟定让岑本与蜀王同去,另选青年才俊子弟一并前去。”李世民说出了只的决定。

    众人也直呼陛下英明,尔后一行人从御房退了出来。

    江承紫瞧着李恪,问:“蜀王可知我家人几时能入长安?”

    “早上已有先遣之人入了长安城,说按照脚程,明日早上就可入长安了。”太子回答。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