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五百三十七章 男神

正文 第五百三十七章 男神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李世民意味深长地瞧了瞧太子一眼,先前他一直不敢让太子参与对李恪的调查,因从逻辑上讲,长孙无忌忌惮李恪,也是为了稳固太子的地位。可今日在朝堂上,太子却亲自为李恪说话,并且还将李恪放在东宫藏起来。

    “讲。”李世民手一挥。

    太子便说:“既是这军事要在御书房说,臣就想说一说蜀王之事。”

    “蜀王之事,太子理应避嫌。”长孙无忌立马站出来打断太子的话。

    太子瞧了长孙无忌一眼,道:“尚书此言差矣。我非但不能避嫌,反而该极力澄清。其实,早在去年七月,我便发现长安有细作活动,但陛下正忙于山东大旱一事。再者,我也没十足把握,并未钓到大鱼。因此并未禀告,只是暗中留意。想为朝廷,为陛下分担。后来,蜀王从蜀中回来,说起羌人一事,我便与蜀王说起似有突厥细作在长安频繁活动之事。蜀王也接受我的意见,暗中调查,每次调查的结果,皆有书信给我。”

    太子说着,就从怀里掏出一沓书信。侍从将书信拿上去递给李世民。

    李世民看了看,点头道:“不错,确系是蜀王手迹。太子你继续说。”

    “蜀王所有的调查,皆回报于我,与我商议。过年时,我与蜀王在监视几个细作活动,企图钓出大鱼,给父皇奉上大礼。却不料大旱来临,长安这边,便交给秦大将军来调查。我因要往西北陇右,便往那边调查。蜀王要去河南道,便去了弘农一带,一方面是为朝廷的旱情奔走,另一方面也是暗中调查突厥细作。就在半个月前,蜀王派人传书于我,说这次怕要抓到特大的鱼儿了。却不料,第三日就有了弹劾变故。”太子说到这里,不由得看了看满朝文武,冷冷地说,“我是不是该怀疑怀疑,在场的各位里,也有细作的存在?”

    满朝文武骤然无语,内心都在骂娘:你这帽子一扣,这得人人自危啊?

    “很有可能。”江承紫立马点头附和,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

    “承乾,作为太子,所言所行皆要谨慎。无谓的推测与怀疑,不要随意乱说。”李世民很严肃地说。

    李承乾感恩戴德地感谢了他的教诲,立马又说:“我本想向陛下上奏,呈现证据为蜀王洗清罪名。但蜀王来信,认为这也许可以钓出大鱼。因此,我与蜀王按兵不动。”太子说到此处,又看了看满朝文武。

    满朝文武只觉得背脊发凉,立马检查一下在蜀王这件事里,到底有没有做什么不合时宜的事。若是做出了,哪怕就是附和了某位大臣,怕都得进入怀疑对象了。

    “哦?那大鱼可是钓出来了?”李世民询问。

    他万万没想到承乾会跟李恪联手,在印象中,无论如何这两兄弟都不可能是兄友弟恭的。

    可是,确确实实在李恪被弹劾这件事上,承乾前前后后都没做过什么落井下石的事。反而是单独进宫见过他,说,“父亲,我与三弟都是你的孩子。你虽常年征战在外,不太了解三弟,但我与三地从小一起长大,我很了解他。他为人谨慎,生怕逾矩,就是帮助父亲,也得走很多弯弯绕绕,生怕旁人有什么举动,让父亲为难。如今,他遭遇弹劾,还请父亲相信三弟。”

    “你三弟若有二心,直接威胁的是你的地位,你还为他说好话?”李世民仔仔细细地看着承乾。

    承乾目光坦荡,道:“父亲,我相信三弟。也请父亲顶住压力,相信三弟,静待三弟归来。”

    如今看来,承乾与李恪早就私下约定,正在为他这个父亲分忧。这是他这个做父亲的最喜欢看到的。他是经历过兄弟相残的人。天知道,他平常多么怀念与建成和元吉一起长大的儿时时光。可权力是毒药,让兄弟反目,走上你死我活的道路。

    承乾与恪儿都是他喜欢的好孩子,如今能这般彼此扶持。他忽然觉得很是舒坦。

    李世民有一瞬间的走神,而承乾已继续回答:“大鱼没上钩,但在哪个深潭,我与蜀王已有了眉目。如今说出来,一方面是蜀王被弹劾一事需要澄清,另一方面,则是蜀王与杨氏阿芝误打误撞在迷途山的所见,这是莫大的军情。因此,臣不得不出说出来。”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那你岂说说你还有什么证据,能证明蜀王无辜?”李世民继续问。

    “三弟,你来说说。”太子看了看李恪。

    李恪点点头,道:“旁人只知晓我使用清江白,松墨,澄泥砚。却不知我所用的松墨里添了一味香料,而且我所使用的清江白纸有我的印记。”

    李恪说着就从怀里拿出一张写有“蒹葭苍苍,白露为霜”的清江白,在点了的蜡烛上烤了烤,然后清江白的下方就出现了一排小字“恪敬上”。

    “陛下,臣所有的通信皆使用的是此种纸张。”李恪朗声道。

    李世民又让人将太子呈上来的蜀王信件,自己平时收到的蜀王信件,以及那几封伪造的信件一并对比。果然,蜀王自己的清江白有印记,而那伪造信件并无印记。

    江承紫瞧了瞧,还嘟了嘴说:“凡蜀王给的清江白,都有印记呢,我练字用的也有。”然后,她很炫富地拿出一张清江白的纸在火上扬了扬,在纸张的左下角有蝇头小楷“阿紫专属”。

    “我的全是这种印记呢。”江承紫神情天真。

    李世民拿过来看了看,又瞧着江承紫问:“为何是阿紫,不是阿芝?”

    “回禀父皇,一则是我与阿芝初相遇,一时激动,就喊成阿紫。再者,使用阿紫,也是不让人冒用。不过,经过今日一事,这些印记都要废除了,免得歹人又挖坑与我和阿芝。”李恪连忙说。

    李世民点点头,命人将平素里蜀王写来的家信也一并拿来瞧,发现真的有这印记。

    “陛下,此番蜀王一事已明了。臣恳请调查弹劾蜀王的谏官,从中入手,将突厥在长安以及朝中的奸细一并挖出来。”太子立马请求。

    “准了。”李世民这些日子也是极其讨厌逼迫他处理李恪的谏官们。而且方才有杨氏阿芝明里暗里的一番说辞在,整个朝堂竟无人敢多言。不过,每个人都在心里打小算盘,计较如今这朝堂形势,以及在弹劾蜀王这场风波里自己所受到的影响。

    “玄成、辅机你二人协助太子来调查此事。”李世民径直说。

    他虽不喜谏官逼迫,但他是这个国家的帝王,如今的大唐是经不得一点点的风风雨雨了。因此,他让正直无私的魏征来调查,与此同时,他真怕长孙无忌参与其中。他让长孙无忌协助太子,一则是让太子与重臣打好关系,二则也算是给长孙无忌一个信任,一个机会。

    “多谢陛下。”蜀王朗声谢恩。

    李世民轻飘飘地点点头,这事就算揭过去了。虽然有些大臣在心中腹诽:一张纸一个印记能证明啥?也有可能是你蜀王欲擒故纵。但是,没有谁会在这个事情上去多言。

    明堂之上的是天子,是帝王。之前,逼迫人家处理自己的儿子,各自已自觉过分了。如今这是皆大欢喜的事,没谁傻得再添乱。就人家魏征恩仇正盛,也没见说这话啊。

    因此,文武百官都在说要严惩奸细的事,要严防细作,增强戒备。

    李恪的事算是有了个圆满的解答,江承紫松了一口气,琢磨着接下里的御书房还得费神费力。一直沉默寡言的秦叔宝却忽然开口道:“请陛下准臣辞去左卫大将军一职。”

    “大将军,你是国之栋梁,如今突厥蠢蠢欲动,梁师都亦是张狂已久。你此番请辞不合时宜吧。”李世民朗声道。

    “陛下,臣身体每况愈下,虽得孙老悉心治疗。然年事已高,昔年旧伤颇多,日日复发,蚀心跗骨疼痛,实难有清晰思虑。左卫大将军一职,再难担当。故而,请陛下恩准臣请辞挂靴,与发妻归隐南山,聊度此生。”秦叔宝缓缓道来,一字一句情真意切,声音平静,举止还是温文有礼。

    众人听闻,想起昔年的秦琼英勇杀敌,每次受伤皆九死一生,触目惊心,心中也是在敬佩之际不免生出许多的怜惜。

    李世民对于秦琼这位恩人是很复杂的。秦琼在年轻时,曾偶然遇见遭遇劫杀的李渊一家,出手相救。那时,对于年幼的李世民来说,秦琼是神仙样的人。那样的意气风发,侠骨柔肠,曾是他一心想要成为的人。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但秦琼后来再度与李家人相逢,与之相交最多的人是李建成,而非他。虽后来,他从王世充手下投入他麾下。然而,他始终是那个高洁、正直的人。

    这个男人像是一尊神。品质高洁,举止正直,无论如何的雨箭风刀,他始终温文尔雅,目光坚定。他在各自打算盘的众人里,心里始终装的是家国天下,期望的是天下太平。

    也因此,李世民想要好好对待这位恩人。可是,在与建成的争斗里,他又怕他太过正直,让他满盘皆输。虽当时,建成与元吉各方诬蔑,而大将军始终在为他奔走。面对这样品行的男子,他真的没有把握。毕竟,灭掉建成这是与礼法世俗不容的事。

    后来,他登基了。他一如既往地平静,没有献媚,没有指责,只是安安静静地琢磨着如何加强大唐的军事。他提出的方案越发匪夷所思。他甚为喜欢,但他更清楚,这些方案根本没可能实现。不仅仅朝廷没有那么多钱,更因为他的方案会损害很多大家族官员的利益。

    水至清则无鱼!

    他是帝王,更清楚官场的规则。

    如今,这位神一样的男子,要请辞挂靴。从今以后,在这朝堂,在他所见到的人里,再不会有这样朗月清风的人。

    他看着朝堂下,须发花白的男子安然站立,似乎还是当年的模样,但苍白瘦削的脸,让他不忍在坚持。

    “罢了。朕,若是不近人情,谁还愿鞠躬尽瘁。朕准大将军归隐南山,特命工部勘地于南山造将军府一座,供大将军归隐所用。”李世民沉默了许久,才缓缓说来。

    秦叔宝连连摇头,道:“陛下,臣怕要逆你好意了。先前,朝廷赏赐,南山已有一套宅,旁边还有数十亩天田地,这已是莫大恩赐。还恳请陛下不要为我动土木,浪费钱财。”

    “大将军为天下万民劳苦功高,岂能说是浪费?”李世民朗声说。他自认为自从当家做主后,就不是个大方的主,抱钱比谁都抱得紧。但对于秦叔宝的赏赐,他却丝毫不觉得心痛。在他心里,他觉得他担得起。

    “若是陛下执意给予臣这份儿恩宠。那臣就在此捐给大唐的军队。”秦叔宝朗声道。

    李世民瞧着他,缓缓点点头。他想说些什么,却始终都没有说。只看着内侍将秦叔宝的将军印记和半块兵符交了上来。

    “臣多谢陛下成全。”秦叔宝说完,深深鞠躬行礼。

    “朕替天下百姓多谢大将军。”李世民站起身来。

    满朝文武也是纷纷向这位英雄鞠躬行礼。不管是对他不满,还是政治上意见不合,亦或者担心他的存在会给自己带来危害的人,在秦叔宝请辞的这一刻,所有的威胁与恩怨都消失了。

    撇开那些世俗利益的纷争,没人否认秦琼是一位值得任何人尊敬的人。

    秦叔宝只略点头回礼,转身要离开。

    李世民却朗声道:“秦大将军留步。”

    秦叔宝抬眸瞧了站在高台上的男子,神情安静地说:“但凭陛下吩咐。”

    “今军情紧急,你亦是知情之人,稍后,还请劳累片刻,一并到御书房商议一番吧。”李世民说。

    “谨遵陛下旨意。”秦叔宝没有推辞。

    他不喜欢蝇营狗苟,但并不代表他不知道官场规则。这早朝上的纷争,看似蜀王与杨氏阿芝已安全,但谁又知晓高台上的人是何心思,而这满朝文武对这一双孩子又有什么肮脏的落井下石呢。既然已护送至此,那就再护送一小段。因此,他没有丝毫推辞,而且他很清楚,如要蜀王此番安然度过,那必须要促成这次攻打梁师都,而且还要巧妙地将这个功劳给予太子承乾,或者给予旁人。

    蜀王与杨氏阿芝在一场来来去去的阴谋里,只能显出浅薄,不可露出锋芒。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