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五百三十五章 炫恩爱

正文 第五百三十五章 炫恩爱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李世民自动进入看戏模式,一句“你自禀告你的军情,蜀王一事,自有决断”让江承紫颇为不爽。

    偏生魏征立马就附和一句道:“规矩礼仪不可废。这是朝堂大殿,本不该由你一女娃入场。你既是有十万火急的军情禀告,此番还拖拖拉拉,言辞威胁,不光不成体统,还触犯律法。”

    江承紫冷笑:“魏大夫此话甚好。我既非朝廷要员,亦非七尺男儿,只是一介小女子,未曾及笄,不过是女童而已。这国家大事我不懂,亦管不得。若是我管了,各位这脸面怕也不好看。是吧?”

    “你杨氏的礼数也算是让你丢尽了。”魏征冷哼。

    长孙无忌也是上前一步,颇为语重心长地说:“陛下,我瞧着这女童甚为无礼,藐视朝堂,还是赶出去,责令其家好生管教才好。”

    “齐国公,杨氏阿芝前来,确系有莫大军情,你乃国之栋梁,却也计较这迂腐的规矩?”秦叔宝不悦。

    魏征听秦叔宝这话,更是不悦,反问:“秦大将军此话是说国之法度,乃迂腐规矩?”

    “魏大夫此话差矣。”秦叔宝依旧是温文尔雅的语气,像是春风拂面。

    江承紫却是朗声道:“魏大夫能言善辩,举国皆知。如今,莫不是还要浪费时间诡辩一番?若是贻误战机,给国家带来大祸,不知魏大夫能否担当?”

    “贻误战机?杨九姑娘这话说得好没道理。你既是上殿禀告军情,却又不说,倘若有罪名,也得是你担吧?”魏征马上反驳。

    “正是如此。杨氏阿芝,还不快快说来?”尉迟敬德大嗓门,也是吼了一嗓子。

    江承紫环顾四周,道:“是你们再三阻扰,让我说不得,还要将罪名放在我一个十岁孩童身上,这是何道理?”

    “杨氏阿芝,朕命你速速道来。”李世民看戏模式,觉得自己不说句话似乎不好,何况既然是军情,就不能一直看戏了。

    “回禀陛下,此事单是禀告说不清。还得从蜀王的事说起。”女娃拱手行礼,语气平静,但态度却是容不得退让的倔强。

    果然啊,这女娃的目的就不是来禀告军情的。跟他猜测的没什么两样。

    “既是如此,你就从头道来。”李世民端坐着,轻飘飘地挥挥手。

    江承紫拱手道:“多谢陛下,但还请陛下允许民女问几位官员些许问题。”

    “哦?与此可有关?”李世民问。

    “回禀陛下,自是有关。”江承紫回答。

    “那就准了。”李世民很是潇洒地允了。想要进言的长孙无忌和魏征都闭了嘴。

    江承紫谢恩之后,便开始说:“我杨氏阿芝乃一小女娃,不懂国家大事,不懂什么朝堂礼仪。只不过,你们冤枉蜀王,我这才逼不得已,冒着掉脑袋的危险入长安,想把来龙去脉跟各位讲清楚。”

    “那你就快讲。”尉迟敬德是个急性子,立马就催促。

    “是啊,你快讲。”侯君集刚打了一番仗,刚回来在修整,这一日也是上了朝,他一直静观形势,想要看看这杨氏阿芝到底是个怎样的女童,能成为一个国家的传奇。这番,他也不由得催促。

    “我是要讲。但我听魏大夫的意思,蜀王还未到堂,就已定罪。我杨氏阿芝是万万不答应的。因此——”江承紫说到此处来,噗通就跪下伏地大喊,“陛下,蜀王冤枉,天下大冤,冤枉啊。请陛下为蜀王作主。”

    众大臣都伸长脖子在等这女娃说出十万火急的军情,却不料她骤然拔高声音哭喊了这么一嗓子“冤枉”。

    李世民也没想到这女童还来这一招,他立马蹙眉不悦地喝道:“杨氏阿芝,蜀王一事,自有公平决断,如今也不曾的定论什么。你如今再咆哮朝堂,莫怪我不念你功绩,不念你先祖。”

    “多谢陛下公允公平。”江承紫立马长身而跪,破涕为笑,擦着眼泪说,“我先前就听闻陛下圣明,察秋毫,办事最为公允。此番有陛下此言,阿芝便算吃了一颗定心丸。”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即使如此,你且说来。”李世民朗声道。

    江承紫这才拉拉杂杂讲起杨氏六房入弘农杨氏的种种。这一番讲述,几乎都是上奏过的朝廷简报。什么诛杀奸细,以及名门之乱等。

    其中,杨恭仁、杨师道等,大凡站在六房这边的,基本都被她夸奖了一番。总之,最初就委婉地说杨氏儿郎作为表率节衣缩食为天下百姓捐款,周围名门纷纷效仿的事。

    尉迟敬德听得越来越烦,立马就不悦地打断她道:“那军情呢?军情呢?”

    江承紫还柔声安慰:“莫要着急,我慢慢与你道来。”

    然后,江承紫讲述蜀王与杨恭仁一并清理杨氏时,发现了可疑分子正渗透弘农。一番查下来,竟与突厥有关。

    蜀王又有皇命在身,不便继续追查,就给三路大将军都修书一封,让他们留意一下,看是否有突厥奸细的活动。

    “突厥奸细?”尉迟敬德蹙了眉,不悦地说,“去年突厥遭受天灾,被天罚了,还敢猖獗?”

    “大将军,我曾听我叔父与伯父所言,突厥狼子野心,从未放下过对中原的觊觎。当年,若非长孙一族的努力,突厥会比现在更可怕。如今,突厥分裂,不得不感谢长孙一族了。”

    江承紫说着看了看长孙无忌,对着长孙无忌拜了一拜。

    长孙无忌玩玩没想到还有这么一出,立马就一脸懵逼,尔后才想起她说的是他父亲的的功绩。他忍不住心痛,也忍不住心惊:若此事非杨恭仁所言,是此女所知,那真是不容小觑。

    而江承紫则是没管长孙无忌的一脸懵逼,继续说:“蜀王与我大伯父几番查探,确认有突厥人频繁活动的踪迹,觉得甚为蹊跷。蜀王忙着干旱一事,我大伯父也要赶到扬州赴任。因此,此事便由我大伯父与蜀王皆修书给三路守军将领。希三路将军能彻查三军,彻查可疑之人。”

    “是么?可我们从的三路守军那里拿来的书信,可不是这么说的。”萧瑀冷冷地说。他瞧了这女娃上蹿下跳这么久,就等着这么给她一记响亮耳光。

    “是么?那我倒想要亲自看看三路守军给出的书信,瞧瞧这所谓的铁证。”蜀王朗声道,声音里带着笑意,缓缓地走上殿来。

    江承紫回头瞧着他,笑盈盈的。李恪眸光温柔,也是瞧着他。

    一大批文武大臣顿时觉得太不成体统了,这还没成婚呢,在这朝堂眉来眼去。但所有人都不得不承认这蜀王与杨氏阿芝皆是光彩照人,都是眉目如画的男女,站在一起真是一对璧人,相得益彰。

    “原来是蜀王。”萧瑀眼神冷冷的。

    即便他的侧妃出自萧氏,即便他与兰陵萧氏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但经过弘农杨氏一役,他明显与旧贵族作对,已成了名门贵族的弃子。至于萧妃,不过一个女子,有什么好可惜呢。

    弘农杨氏一役,损伤最惨重其实就是兰陵萧氏,尤其是多年的经营似乎被察觉。多年埋下的伏线正被不知名的人挖掘,正在暴露于人前。

    家主密信所言,怕与蜀王和杨氏阿芝有莫大关系。这两人若不能为自己所用,那就是可怕的敌人。若是长孙一族想要除掉他,那就务必推他们一把。

    兰陵萧氏所要的从来不是那一点点的蝇头小利。何况,他们还有前朝皇后在手,突厥就是最好的利剑。

    李恪只是瞧了瞧萧瑀,然后向李世民行了礼。

    李世民瞧见李恪健健康康地走上殿来,心里也是一松。这么多日的坚持,终于等到他回来自行解决了。他也可向淑妃有个交代了。

    “不必多礼。朕先前派你去河南路各地巡查旱情与蝗灾,你做得很好。这是功,该赏。”李世民朗声道。

    “陛下,臣乃大唐一份子,自是该为大唐出力。再者,臣乃大唐皇子,这本就是臣的责任,只敢尽心尽力做好,不敢懈怠。如今,只是完成分内之事,臣不敢要赏。”李恪朗声说。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一干大臣在心里鄙视:说话真漂亮。

    “好,好。说得好。那朕便不给你赏赐。”李世民笑道。

    “多谢陛下。不过,臣有个不情之请,想要瞧一瞧那些所谓的铁证。”李恪拱手恳求。

    “这是自然。”李世民朗声吩咐人呈上蜀王与三路将领的通信。

    萧瑀冷笑:“谁都知晓蜀王多才,改良制作的纸张极其光洁干净,又因其白似皎洁月光,故名清江白。这清江白制作工艺很繁琐。所以,蜀王制作来,只供自己使用。你与三路守军通信,便用的是清江白。”

    “是啊,我还用的澄泥砚,蜀山出产的烟墨。”李恪朗声道。

    工部一干人等听到这事,不由得互相对视一眼,默默地抹汗。他们也曾找过蜀王要清江白、澄泥砚和烟墨的配方。蜀王也不藏着掖着,很是大方地给了。

    但是,他们实在是做不出来,而且耗费巨大,根本不敢向上级申请经费,便也不敢往上级禀告。如今,这清江白、澄泥砚、烟墨若是伪造来诬陷蜀王的话,工部一干人等都脱不了爪子。

    “那普天之下,能用清江白的人,便非蜀王莫属了。”萧瑀下了结论。

    “非也,萧丞相此话差矣。我几年前,也得蜀王馈赠,有了些许清江白,我在与重要之人通信时,亦使用清江白。”秦叔宝据实以答。

    “可大将军可有澄泥砚,烟墨?”萧瑀反问。

    “这倒没有。”秦叔宝回答。

    “我有啊。”江承紫朗声道,“蜀王待我极好,此种好物品,自是馈赠于我,平素我练字都用的清江白。”

    江承紫一脸天真地回答。众大臣一致在内心中鄙夷:原本以为这杨氏阿芝是个懂分寸的名门闺秀,却不料太不懂进退了。这朝堂之上炫恩宠,真真是浅薄。蜀王现在图一时新鲜罢了,待来日,有这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哭的时候。哼,同是男人,他们太明白男人喜欢什么样的女人了。

    “杨氏阿芝,此番是在与蜀王对物证。”萧瑀不悦地说,言下之意:你别捣乱。

    江承紫撇撇嘴,道:“我知道啊。我只是跟你说,你说的那些都不足以判定蜀王有谋反行为。”

    “谋反”二字让朝臣神经骤然一紧。即便是他们不断逼迫皇上,却也不敢轻而易举地将蜀王与这两个字连在一起。即便他们言谈与奏折已委婉地说蜀王与三路将军通信怀有二心,恐怕谋反。但他们真的不敢提这字眼。

    可这女童稀松平常地就说出来了,神情平静。

    “杨氏阿芝,你可知你在说什么?”萧瑀喝道。

    江承紫抬眸瞧着他,冷笑道:“你们敢做,还不敢承认?还怕我说出来?庶出皇子秘信于地方三路守军将领,这种弹劾,简单直白点说,就是喊皇上:快点把你的三儿子看管起来,或者干掉吧。他跟你的大将军们眉来眼去的,恐怕有谋反之心。亏得陛下圣明,明察秋毫,自信且心性极其稳定,否则就着了你们这帮乱臣贼子的道了。”

    江承紫原本也没打算与这群人客气。如今,从到朝堂上开始,李世民的一言一行无不传达出一个信息:他要护着他的儿子,他绝对不受这帮人的摆布。

    因此,她大胆起来,也敢尽情表演了。再者,李恪在这里,两人正好给长安人民一个美好的印象:李恪完全就是毫无原则地宠老婆,不成大事。而她则就是个骄纵的女娃。

    所以,在此刻,她一番毒辣的话算是把那群人全部戳穿,得罪个干干净净,但又不忘记恭维一下未来公公。

    “杨氏阿芝,此话言重了。各位都是朕的肱骨之臣,所思所虑皆是国家之事,自是容不得一下的可能。”李世民板着脸说,心里却是乐了:这么久了,这一群大臣集体吃瘪的样子,还是第一次见到。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