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五百三十一章 父亲

正文 第五百三十一章 父亲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太阳还没露头,朝霞已漫天。

    伺候的舍人一边为李世民整理上朝的衣衫,一边说:“陛下,瞧这满天祥瑞,定是好兆头。”

    “胡言,此等话语,莫要说了。”李世民不悦地说。

    舍人没想到拍马屁拍到马腿上了,立马吓得跪地连连求饶。

    李世民这几日甚为心烦。他自从当上这皇帝,就没好好休息过一天,日日都觉得累。

    先是不得不兄弟残杀的玄武门之变,好不容易当上了皇帝登基。突厥大军就来长安扫荡一通,差点将长安城都烧了。

    冒险在灞桥糊弄了突厥一把,让之退兵。之后,整个大唐叛贼不少,所有并将皆征战四方。与此同时,天灾亦是不断,去年山东大旱,今年大唐国境大部分地方竟都是大旱,且伴随肆虐的蝗灾。

    若非格物院出谋划策,及早预防蝗灾。这旱灾刚缓解,蝗灾就会让大唐子民全部沦为灾民。

    整个大唐大部分百姓沦为灾民!!再想想被突厥洗劫了的太仓。

    李世民只觉得想一想都胆寒。数十万的灾民,那可不是敌人,也不是牲口。人在绝望之下,最本能的暴乱——

    见识过隋末动乱的他太清楚不过了。

    好在一切都未发生!弘农杨氏六房先是奉上了产量极高的红薯与马铃薯,尔后又奉上巨大的盐田,以及利用火井煮盐,让盐成为大唐百姓都吃得起的物品。

    再之后,杨氏六房建立格物院,解决了蝗灾的宣传预防,使大旱后的大规模的蝗灾未曾发生。另外,杨氏六房还办了一件顶顶漂亮的事——带头捐款捐物捐米粮,让各大贵族纷纷效仿。从那些吝啬鬼的身上连皮带血扯下了不少毛,也算是解了朝廷的燃眉之急。

    而在这一系列的过程中,帮自己最多的,就是自己的第三子李恪。

    李恪虽然不说话,也不邀功,但他心里更明镜儿似的。

    他记得那一年,与王世充大战,他久攻不下,是这小小的人儿站在他身旁,不经意的一句话提点了他。再后来,奉命征讨窦建德,李元吉想要借窦建德将他铲除,于是援军迟迟不到。他深入敌腹,在他都以为绝望之际,来的救兵是尉迟敬德。

    尉迟敬德来救他,自不是尉迟敬德的主意。他是接到了据说是他的命令,出兵前来。

    他疑惑,只问:“谁人与你下了这样的命令,你敢来?”

    “恪儿啊。”尉迟敬德大嗓门。他教过李恪骑射功夫,也挺喜欢虎头虎脑的李恪,便也没称呼郡王,也是喊“恪儿”。

    李世民点点头,说是我让恪儿给你下的命令。尉迟敬德竖起拇指赞叹:“秦王真是料事如神。”

    李世民不语,心里知晓这孩子不简单。

    可这孩子——

    他想到李恪的身世,也是不由得一声叹息。

    这之后,李恪一直都很低调。只是有一次,向他举荐了一名刺面的家奴入军中。这是小小的要求,他便答应了。后来,那名家奴骁勇善战,还立下过赫赫战功。

    他也才知晓那戴了面具的阿念其实就是李恪。他在御书房亲自召见了他,亲手摘下了他的面具,厉声道:“你这是欺君,可知罪。”

    “儿子知罪。”他跪地,埋着头,小声说,“我只是想为父亲分担。可,我是庶出。我和我母亲得活着。”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混账话,你如何就不能活着呢?”他怒喝,但一颗心其实柔软下来。

    “父亲,我想你明白儿子的感受。”幼小的孩子倔强地跪在地上。

    “你的感受?你是皇子,有才华,就该征战四方,为天下苍生,为国家安定。有什么好躲躲藏藏的?”他将茶杯狠狠扔在地上,瓷片碎裂飞溅。有一小块打在孩子的额头上,鲜血便流了下来。

    幼小的孩子还是倔强地长身跪在那里,不卑不亢地说:“儿子不仅是庶出,身份也不好。母亲说,我还没生,就有心人想要利用我。”

    “你理那些作甚?我是你父亲,我自是会护着你。”他的语气软下来。

    “父亲,你首先是天下的君王,其次,才是我的父亲。若有一天,有人说儿子威胁了江山社稷的安稳,你会如何选择?”李恪抬眸瞧着他,缓缓地说。

    他与这幼小的孩子对视,威严地回答:“天下苍生。”

    孩子笑了,露出洁白的牙齿,额上那一小块伤口的血已凝固。

    “父亲是了不起的君王。”他缓缓地说。

    李世民忽然觉得这儿子真的很不一样。只可惜如他所说,他是庶出,且是身份特殊。难怪淑妃只是吃斋念佛,后宫之事从不参与,也从不与儿子亲近。

    而这个孩子几乎在所有的大大小小的试炼上都是上不得台面的。饶是如此,那些目光如炬的大臣依旧觉得这孩子不同。

    “恪儿,你这名字,你紧紧记得,就会顺风顺水,你我也是父慈子孝。”他缓缓地说。

    如果可以,他也宁愿就是一个父亲,对孝顺的儿子疼爱有加,分家产的时候多分一些给这个还。可惜他是君王,他的儿子说得对,他首先是一个君王,其次才是父亲。

    所以,他此番必定要对孝顺的儿子说这样残酷的话。

    “父亲,我记得我的身份。事实上,我却还有另一件事与你说,希望你听后,不要怪儿子没出息。”他缓缓地说。

    “什么事?你起来说。”他和颜悦色了些许。

    李恪摇摇头,说:“我就跪着说吧。”

    “会惹我生气?”他警觉地问。

    李恪轻轻点头,说:“是。”

    “那你不要说。”他沉了一张脸。

    李恪摇摇头,旧事重提了梦中遇仙一事,并且说得有板有眼。这次还说仙女跟他说过他父亲会当皇帝,且有几次劫难。其中一次,就是被窦建德围困。也因这一次泄露天机,仙女被削去仙籍,贬入凡间轮回。他这一生没有什么大志向,只想找到这名仙女的转世,跟她白头偕老共度此生。

    孩子的声音稚嫩,在空荡的御书房里回荡。许久之后,他才说:“你起来吧。”

    “父亲,孩儿没有大志向,唯独此心愿,望父亲能成全。”李恪说着跪拜良久。

    “那你可有寻找此仙女的线索?”作为父亲,不管这是孩子的托词,还是真事。他既然想要避祸,他又如何不给孩子一条活路呢。

    “我有她的生辰八字。据闻,会投生弘农杨氏。但是,弘农杨氏,我又实在不想碰。所以,请父亲在赐妃联姻时,可否暂且漏掉孩儿?屋里有个萧氏已经够麻烦了。”李恪诚挚地请求。

    李世民蹙了眉,想到弘农杨氏,心里又是另一番主意,便对李恪说:“你且先退下。”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李恪走后不久,他召来了淑妃,让她准备给李恪选正妃,至于选妃的方式,那就以生辰贴为准。

    后来,后来的事情,他找到梦中仙女转世,这女子便是惊才卓卓的杨氏阿芝.......

    他站在窗前,看着满天的霞光,想了许许多多关于第三子李恪的事。而今,李恪奉命去弘农查看旱情,顺手还与杨氏阿芝一并解决了灾粮短缺的问题,给了名门士族联盟致命一击。

    这个儿子是多么合他的心意呀!

    杨氏阿芝惊才卓卓,他不是没有怀疑过,不是没有担心过。

    但是,那仅仅是担心与怀疑。他虽为君王,但也不能因为有所担心有所怀疑,就设局将可能的隐患扼杀掉。何况这还是他的儿子。

    可是,如今有人动他的儿子。

    那些人给恪儿设局,弹劾得有板有眼。朝臣们隔三差五要闹一次,恳请陛下早日将蜀王召回京城接受审查。呵,审查!此番弹劾的可是私自与地方军队暗中书信来往。

    这不是将这孩子置于死地么?

    可是,他是君王!

    李世民的心情非常的不痛快,对于上朝也是兴趣缺缺,他觉得累。

    可这内侍真是愚蠢,还说什么祥瑞漫天。

    “陛下饶命。”内侍还在叩头。

    “滚,滚,滚。”李世民挥挥手。那内侍连滚带爬地出去了。

    屋外早朝的钟声响了,他缓缓走出去,对在外面等候侍者们吩咐出发。

    朝堂之上,文武百官早就等候在大殿上。李世民落座,待文武百官做了例行的行礼叩拜,他才瞧见久病不上朝的秦叔宝竟然上朝了,而且精神似乎还不错。

    “秦大将军身子大有好转了?”他率先问。

    “多谢陛下关心,臣身子有所好转,但毕竟年迈,还是力不从心。就从将军府骑马到宫门口,都喘息不止。”秦叔宝回答。

    “那爱卿在家里歇养便是。左屯卫军中事务,你的副将做得不错。”李世民朗声说。但他心中却暗自嘀咕:莫不是这秦叔宝也要来掺和一番恪儿被弹劾的事么?

    “回禀陛下,今日臣拖着病体上朝,实则有是有大事想要向陛下禀告。”秦叔宝上前一步。

    “哦?不知是何大事,让卧病在床的大将军都按耐不住。”李世民笑着说,心里却是腹诽:果然无事不登三宝殿,这番就是找事来的。

    “回禀陛下,今日前来,第一件事是臣伤病加剧,怕要有负陛下圣恩,有负天下百姓嘱托了。故而,今日前来第一件事,便是请求陛下允许臣挂靴归隐。”秦叔宝一边说,一边将左屯卫军的符牌交了出来,另外又将朝廷授予的印绶,官服等一一呈上。

    李世民蹙眉良久未语。他直觉第二件事才是大事,便先没同意他的请辞,径直问:“那另一件事,不知是什么事?”

    “回禀陛下,将军府昨夜抓到一个盗取的奸细。详细情况,臣全然写在这奏折里。”秦叔宝说着,从袖间拿出了奏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