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五百三十章 黎明前

正文 第五百三十章 黎明前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钟声回荡在长安城内,月还沉沉在西边,晨星隐没,天还未明。

    长安城的大小官员早就梳洗完毕,用过早饭。命仆人牵出自己的坐骑,打开坊门,开始上朝。

    此时大唐,大臣上朝,并不时兴坐轿子或者坐马车。若是有人坐轿子或者马车,同僚必定纷纷前来关怀此人是否身染恶疾。

    于是,天色未明之际,官员们就已上路。住得更远一点的官员五更天就已起身出发,早早等在城门口。

    江承紫只睡了很短的一段时间,便在长安城的钟声里醒来,困得睁不开眼,一双眼还发干。心里默默地想:“等把李恪的是处理妥帖后,一定要在城外整个别院住着。这天子脚下,睡个懒觉回笼觉绝壁是奢望。”

    她一边腹诽,一边起身。几名丫鬟早就等在门外,捧着洗漱器具。

    江承紫洗漱完毕,秦夫人就来了,手中捧了衣衫。

    “秦伯母早。”江承紫盈盈一拜。

    秦夫人看了看她的衣衫,略蹙眉,道:“你这一身,像是淡了些。好歹你也是准蜀王妃。”

    “秦伯母,我还不是蜀王妃。”江承紫回答,“我并无官阶品级,所以穿素雅一些的袴褶。另外,陛下虽开明,但女子到底不能直接上朝。因此,我穿男装,也算是合了礼制。”

    秦夫人点点头,说:“你说的也有道理。那我这一身衣衫便用不上了。”

    江承紫看秦夫人眼睛红红的,定是熬夜赶制出来的,便是笑道:“今日用不上,我便来日穿。秦伯母为我做的衣裳,我自是喜欢。”

    秦夫人笑着抚了抚她的头,帮她整理了头冠,说:“你秦伯伯已穿戴妥帖,牵了马等在坊门口了。你昨日来时,那匹马不太好,我便换成我的马了。今日你便用我的马去上朝吧。”

    “是。”江承紫深深鞠躬,拜别秦夫人,与胡伯一并出了门。

    秦叔宝一身绫罗紫袍,束金玉饰腰带,带着进德冠,倒有一种别样的英武气质。

    “现在反悔,还来得及。”他只瞧了江承紫一眼,只说了这一句话。

    “我虽女子,亦知举手无悔。”江承紫回答。

    “开弓没有回头箭。”他再劝。

    “人生在世,有时,明知山有虎,却偏要向虎山行。”她再答。

    秦叔宝不再说,只问:“可会骑马?”

    “我乃弘农杨氏嫡系,弘农杨氏有天下最好的族学。我自己对骑射也略懂一二。”江承紫道。

    “那你今日随我上朝,跟在我身后,不可超过我的马匹。”秦叔宝叮嘱。

    “是。”江承紫回答。

    秦叔宝已翻身上马,江承紫紧跟其后。

    街道上,还没有平民百姓活动,全都是赶着上朝的官员。至于早行商人,则要等朝臣去了皇宫,方可前行。

    秦叔宝与江承紫一前一后往皇宫方向去。因大将军府离皇宫很近,所以,他们只是让马儿慢行,并未跑起来。

    两人来到皇宫门前,等待宫门开启。这时,已有不少大臣来到,眼尖的人便在一片墨黑的夜色里发现久病卧床不上朝的左卫大将军竟要上朝了。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大将军,你身子大好了?”率先来打招呼的是个常服的男子,留着胡子,也不好判断年龄,看那模样该有四十出头。

    这大唐的官员最是讨厌,上朝也不穿朝服。一时之间,江承紫倒是没办法判断出此人官位。

    “原是齐国公。”秦叔宝笑道,老帅哥的声音让人如沐春风。

    “听这声音,看来伤病大好了。”那人继续说,声音比较浑厚,也是听不出年岁。

    只不过这齐国公又是哪一位?江承紫记得唐朝的国公爷都快泛滥了,动不动就有人被封为国公。因此,她实在记不住这些封号。

    不过,能被封为国公爷,想必也是大功臣,指不定就是凌烟阁二十四里的某一位。哼哼,说不定还是想害李恪之人。

    对哦。

    江承紫想到此,赶紧又仔细看看这人。只觉得面目还算方正,就是那三角眼的面相实则显得此人阴险。不过,这人面相还是让人觉得挺熟悉的。

    “劳齐国公记挂了。”秦叔宝客套。

    “大将军乃国之栋梁,身子大好,乃大唐福分,可喜可贺。”那人继续说。后面也有许多官员纷纷道贺。

    秦叔宝依旧是如沐春风的笑,语气温和地说:“大唐能人异士众多,栋梁比比皆是。何须我这把老骨头了。”

    “大将军此言差矣。”那人继续说。

    江承紫这才终于想起为何此人眼熟,因为长孙濬的眉目与此人有几分相似。

    那么此人定是长孙无忌了。

    竟然是他!当年,就是他冤枉李恪,害死李恪。

    江承紫就对这人更没好感了,浑身杀意陡然凌厉。长孙无忌毕竟不是等闲之人,顿时就意识到杀意,他一警觉,想要寻找杀气的来源时,江承紫又将杀意全部敛起。

    长孙无忌没再与秦叔宝客套,而是觉出潜在的危险,四处打量。

    周围的官员则纷纷祝贺秦叔宝身体康复。秦叔宝一一回复,到后来便说:“各位尽心竭力,为大唐办好事,大唐必定能千秋万载。”

    “是,是,谨遵大将军教诲。”许多的官员附和。

    众人对这位每次战斗都要冲锋在前,杀敌无数的儒雅将军从来都只剩下好感。原本武将就给人粗粝之感,会打仗会杀敌身上又总是血腥味,充满杀气,为人做事就欠缺得多。可秦大将军不同,他杀敌英勇,可浑身上下都是儒雅之气,为人处世谦逊,温文尔雅。

    江承紫就站在秦叔宝身后牵着马,因秦叔宝太高,她还是个女娃,便被挡住了。长孙无忌遍寻不着,人群也挡住了她,他便不曾寻到露出杀意之人。

    长孙无忌只觉得隐隐不安。久病的秦叔宝忽然就清理将军府,从前的眼线一个不留地被清理了。而今日秦叔宝来上朝到底是为什么?

    难道是为了蜀王弹劾而来么?

    说到蜀王,长孙无忌不由得蹙眉。这蜀王实在是个不安定的因素。那些自诩高贵的名门士族想借他重振河山,各种安插人企图控制他。而前朝余孽也蠢蠢欲动,想要得到他的支持。甚至远在突厥的萧后与义成公主怕都曾将希望寄于他吧。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而他,又实在太优秀。眉目英俊,太上皇每每见到他,必定会说蜀王像极了太上皇的外公,即当年那位侧帽风流的美男子。传说中“善骑射、美仪容”的中郎将独孤信。

    美仪容,善骑射,自小聪颖。虽这蜀王自小就很低调,善于隐藏。但他一双眼是不会看错的,这孩子特别聪颖,自己的妹妹生的那几个孩子,没一个及得上这位。

    他是庶出,有前朝血脉,身份太复杂。无论如何,都不可以登上帝位,动摇大唐的根基。他与一帮人抛头颅,洒热血,好不容易才建立起有序的大唐,让天下百姓安定下来,绝对不容许谁来破坏这份儿来之不易的和平。

    为了守护,如果要有人来做坏人,那么,就让他来做这个坏人。不被人理解也好,遗臭万年也好。

    长孙无忌在这一刻想了很多。不过,他又转念一想,或者是自己想多了。

    这秦叔宝与蜀王并无什么过好的交情,唯一的交情便是从前救过怀着蜀王的淑妃一命。

    秦叔宝这种人只讲大义,天道。连玄武门之变,陛下都不敢让他参与知晓,他又怎会为一个不相干的庶出皇子上朝呢?

    那么,他来上朝,肯定有更可怖的事要发生。

    长孙无忌想到这里,心里更是不安。

    正在这时,城门缓缓打开,大臣们整装鱼贯而入。秦叔宝对在江承紫说:“九郎,你在此等候。”

    “是。”江承紫施礼。

    走在百官前面的长孙无忌忽然转过来瞧,但天色太晚,他瞧不清楚。此番又走在百官前面,不能有别的动作,心里越发着急。

    走了几步,他也顾不得礼仪,只说肚子疼,便捂着肚子在一旁装模作样。几名官员关切一番,也不真的为他就停下来。

    因此,最后便留了长孙冲在一旁扶着他。

    “今日秦琼来上朝,必定有大事发生。方才我觉察到杀气,秦琼带的人必定不简单。”长孙无忌长话短说。

    “父亲,放心,我早就打点了人,命他们先将那人扣起来。”长孙冲说。

    长孙无忌一听,肚子疼立马就好了,连连点头,道:“这就好,这就好。还是我儿细致。”

    长孙冲笑了笑,便说:“父亲莫担心,我们还是上朝去。”

    父子俩这才追上了上朝的队伍,各自入列,与百官一并往太极宫而去。

    城门口,众多官员的仆人、护卫都无声地站立在那里。江承紫与胡伯也一并站着。只不过与这些人不同的是,他们在等待自家主人下朝,而她在等待召见。

    长安城的钟声又响了,天色逐渐亮起来。东方晨曦初露,巡夜的士兵与同袍交接了任务,将白日里京师的安危交给了旁人,三三两两回去休息。

    江承紫牵着马就站在宫门口,瞧着满天的朝霞,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到底是江承紫穿越了千年,还是杨敏芝做了南柯一梦?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