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五百二十五章 更好的辉煌

正文 第五百二十五章 更好的辉煌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王谢站在原地瞅着那贼人,又边绑衣袖口一边往院落外走的江承紫。. M他特别怕自己刚才做的是一场梦,而她转过那花台角就会倏然消失不见,像是许多次在梦里那样。

    “阿紫。”他大声喊,语气里有掩饰不住的惊慌。

    江承紫回头很是疑惑地问:“怎么了?”

    “我没做梦,对吧?”他瞧着她,很郑重其事地问。

    原是这事!

    江承紫心里一动,鼻子一酸,便笑起来,很笃定地朗声回答:“没有。”

    王谢也笑了,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整个人长长地松了一口气,朗声道:“那就好。”

    “你我如今又要并肩作战了,怕不?”江承紫打趣。

    “承蒙不弃,求之不得。”王谢很认真地说,心里是掩饰不住的开心。来到大唐这么多年,就今日最开心了。

    “那就替我先贼子,我去去就回。”江承紫笑道。

    “是,保证完成任务。”王谢又行了一个军礼。

    江承紫“噗嗤”一笑,热泪盈眶,也回了王谢一个军礼,然后快步走出院子。沿着碎石小径走约莫二十米,便瞧见对面抄手游廊那边一人急匆匆而来,来人正是将军府的管家胡伯。

    江承紫停住脚步,负手而立。那胡伯急匆匆到了近前,恭恭敬敬地行了鞠躬礼,唤了一声“杨郎君”。江承紫摆摆手问:“胡伯,你不是奉命扫除耗子吗?这急匆匆所为何事?”

    “回杨郎君,奴是奉大将军之命来请杨郎君与王七郎君前去议事。到了揽月小筑,才知晓你二人被人骗走。奴已命人通知将军,这番便自顾自地寻二位。”胡伯回答。

    “原是如此。那就请将军移步此园吧。”江承紫道。

    胡伯诧异地承紫一眼,道:“将军身子不适,平素足不出户。”

    “啰嗦。你且回去禀告,今日我就在此,不去别处。”江承紫不悦地说。

    “是,奴这就去通报。”胡伯不敢与客人顶嘴便应了声。

    “还不快去?”江承紫催促。

    “奴还想询问杨郎君可瞧见王七郎君?”胡伯道。

    “他与我在一处,也在此处等大将军前来。”江承紫面色不太好br />

    胡伯不敢逗留,便转身快步离开。江承紫这才折返入了院子,王谢正拿了一根草坐在那贼人面前,认认真真地在跟那人攀谈。

    “识时务者为俊杰啊。我跟你说个秘密,我家老大外号‘黑蜘蛛’,你要惹怒了她,她动起手来,你会生不如死。”王谢语重心长地对那人说。

    “哼。”那人不屑地哼了一声。

    “哦,觉悟不高。你若老实交代你家主子是谁,我家老大肯定会让人死得痛快点的。”王谢很认真地说。

    “军中第一狙击手,什么时候废话这么多了?”江承紫问。

    王谢吓了一跳,抚着胸口说:“我的天啊,老大你走路怎么跟猫似的,无声无息的。”

    “是你反应迟钝了,还怪我。”江承紫在一旁的石头上一坐。

    “大将军呢?”王谢四处,并没有瞧见有人跟进来。

    江承紫理了理衣衫,说:“胡伯去请了。”

    说千道万,她还是不太放心王谢一人在此。毕竟长安城的水有多深,将军府的贼人有多少,她完全没底。王谢不像是李恪有无数的暗卫,也不像她有异能在在手,而且他没有杀伤性的武器。前世里,他的格斗本身就不太厉害,他最厉害的是枪法。

    那会儿,王谢是“利剑”的席狙击手。

    因此,她走出去几步就害怕起来,正想要转回头来与王谢一并押那贼人去见秦叔宝,却不料胡伯就来了。于是,她顺水推舟,一则是名正言顺地回来保护王谢,另一方面也要给秦叔宝一个下马威。

    笑话,他堂堂的大将军,即便是病入膏肓,但凭他的手段,外面的贼人收拾不了,这将军府里的跳梁小丑,他还收拾不了?

    这将军府里有什么消息传出去,也得是他默许,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想到这一点,江承紫就郁闷。她太后知后觉,直到今早伯的那一刹那,她才想明白这将军府绝对不是自己那样。

    “你请大将军来这里?”王谢很惊讶。

    “难道我还要对他以礼相待?”江承紫扫了王谢一眼。

    王谢抿了抿唇,道:“这事,确实是大将军做得不地道。这打不了老鼠,总得知道老鼠有几只的。在这里,还让这贼老鼠将我们带到此处。”

    “你也不笨。”江承紫笑了笑。

    “呔,好歹我是利剑的席狙击手。”王谢挺着胸脯很是骄傲地说。

    “席狙击手,那你告诉我,方才秦大将军在何处?”江承紫问。

    王谢一愣,顿时就明白江承紫的意思是刚才的一切都是被秦叔宝里。不过他还是不太确定,便问:“你的意思是说,大将军故意放这老鼠出来的?”

    江承紫点头回答:“这只老鼠的功夫可不弱,用来试探我不是正合适么?”

    “大将军早上的决定不是一时冲动啊。”王谢恍然大悟。

    “将军府举步维艰,风雨飘摇。作为一家之主,大将军自是要寻找合适的方式摆脱困境。”江承紫说。

    “那以前也可以啊。”王谢疑惑。从前,只要秦叔宝辞官即可,但他非得要家国天下,想要打造独步天下的强大军事。

    说实话,强大的军事是一个人说了能算的吗?

    “以前,不是好时机,不适合。”江承紫轻笑。暗想昨日与秦夫人说起的那事,想必秦叔宝也从中权衡出了利弊,如今也是放手一搏了。

    王谢还不太明白,但碍于贼人在场,就没继续问。不过,他忽然觉得自己跟队长的差距还真不是一星半点。

    江承紫没再问,便对那贼人说:“你放心,你若是配合,你家主子会被我保全,你也会为大唐安全作出贡献。只不过,你很不走运,胆敢在将军府里这样猖獗,胆敢算计我,注定死后遗臭万年。”

    “我不是奸细。”那人还嘴硬。

    “我说是,那就是,不是也是。”江承紫轻声说,随后抬手就是一巴掌。

    那人被打得翻了三圈,瑟缩抖,呻吟着吐出几口血,还在喊:“我不是奸细。”

    “那你说出你的主子是谁,也许我会放过你。”江承紫站起身来,拍了拍手,心里却在想:以后打人得悠着点,这力气又大了。

    那人又不说话了。王谢冷笑:“你以为你的主子会保你?实话跟你说吧,我家老大要收拾的人,还真没收拾不了的。”

    “咳,你别给我砸高帽。”江承紫咳了一声,又说,“从前,你话很少的呀。”

    “狙击手不是要尽量少话才酷么?”他吊儿郎当地说。

    江承紫点点头,还觉得破有道理。王谢很是得意,问:“那瘪犊子的,后来你连锅端了吧?

    “嗯,端了。”江承紫现实一愣,随后才明白王谢问的是当年他牺牲时遇见的那团伙。

    “哈哈哈,当时我就想,我去了不要紧,只要黑蜘蛛活着,用不了多久,就会为我报仇的。”王谢更得意了。

    当年惨烈的牺牲被他说得云淡风轻,江承紫哭笑不得。王谢却已蹙眉,继续**地说:“老大,你这功力真是突飞猛进啊,这一巴掌,这丫的就去了半条命了。”

    江承紫无语,王谢还是在喋喋不休。而院门那边,有一行人过来。胡伯为,尔后是四名仆人抬着一应的器具案几,然后是秦夫人挽着秦叔宝。

    “实在抱歉,家中久未整顿,硕鼠猖獗,惊扰了二位。”秦叔宝上前来,便拱手行礼。

    “大将军实在谦虚。”江承紫不咸不淡,似笑非笑。

    “我实话实说,哪里是谦虚呢?”秦叔宝笑道。

    “大将军昔年令敌人闻风丧胆,这可不是浪得虚名。即便这几年缠绵病榻,不问世事。但这将军府的一方天地,您想让哪个字出门,那个字便能出门。你若不想让那个字出这废院,那个字也出不得这院子。”江承紫依旧是似笑非笑。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王谢站起身来,附和:“阿芝,你真聪敏。不过,来长安一日,便洞察内里。”

    “小七,你也打趣秦伯伯了么?”秦叔宝温和地笑。

    王谢拱手道:“小七不敢打趣大将军。”

    一句话拉开了彼此距离。若说从前因着江承紫崇拜秦叔宝的关系,他对秦叔宝有特别的亲近,那而今自家队长就在自己面前,一切队长的敌人就是他王和平的敌人。即便这人是秦叔宝也不例外。

    秦叔宝听他称呼上的变化,既讶然短短几个时辰,这孩子的变化,又有几分尴尬。

    “这日头太毒,还是入亭内再谈。”秦叔宝转了话。

    先前那一帮仆人早就麻溜地将席子案几垫子一应在亭子里摆开了,秦夫人又命下人奉上水果茶点。那边厢的亭子俨然已成了临时会客厅。

    江承紫不客气率先往亭子里走,王谢自然跟上,尔后还不忘对胡伯说:“有劳胡伯将那奸细带上前来。”

    胡伯不敢多言,命了几人将那捆绑得严严实实的贼人抬到了亭子外。秦叔宝却是在听到“奸细”一词后,脚步一顿,很是疑惑地问:“奸细?”

    “是!敌国奸细。”江承紫很笃定地回答。

    那人气若游丝,喊:“我不是,不是奸细,你,你有什么证据?”

    “是啊,可有证据?”秦叔宝也问。

    此人乃旁人安放在他军中的眼线,后来受了伤,又是孤家寡人,便要求入大将军府来当仆人。他也没拦着,就装着不知道。毕竟,那些怕他恨他想保护他的人都在大将军府里安放了眼线。

    这堂堂大将军府正如那丫头方才所言,他虽缠绵病榻,可这府里的风吹草动,他了如指掌。这府邸里的人底细,他清清楚楚。

    这人不过是那人的眼线罢了,何来的奸细一说?

    他是军人,能容忍的底线是同僚的眼线。若是敌国奸细,根本就不会进入大将军府。可是这丫头竟然非常笃定地说这人是敌国奸细。

    “我不是。”那人还争辩。

    “若非铁证如山,谁会承认?我说你是,我定然有证据。”江承紫轻笑,尔后瞧着秦叔宝,微笑着问,“大将军,你府邸里有敌国奸细,你大规模整顿,我说的对吧?”

    秦叔宝只觉得这话是陷阱,便没有径直回答,只说:“此事可大可小,奸细一事,还得细细斟酌。”

    “大将军既然已动手清除耗子,对外倒要有所交待。”江承紫冷笑。

    秦夫人只觉这丫头似乎与昨日不一样,便蹙了眉,问:“阿芝,你难道也支持你秦伯伯这样做么?如今都是要放下一切了,他还得罪这些不相干的人,我如何劝也不听。说什么关乎男人尊严。即便离开也不是落幕散场,而是堂堂正正辉煌谢幕。你说这犯得着么?那些都是阴险小人,得罪了不值当。”

    “秦夫人此言差矣。这耗子还必须除,而且要除得轰轰烈烈,让人明白秦氏一门,不是谁人可欺侮;秦氏一门乃凤凰,不稀罕腐鼠。”江承紫回答。

    秦夫人眉头一蹙,着急起来,说:“哎呀,阿芝,我是让你帮我劝劝你秦伯伯,你倒是跟着起哄了。”

    “一代英雄,杀敌无数。即便是死,也决计不是秋风卷下的落叶,而该如秋枫红叶般绚丽静美。”江承紫缓缓地说。

    她理解秦叔宝的心思:我今日退走,并非廉颇老矣,而是我想寄情山水,陪妻儿享天下太平。我也不是好欺负的,谁敢打扰我,那些你们派来的人就是下场。一句话,你们爱干嘛干嘛,别打扰我。

    秦夫人听闻,不再说话。秦叔宝非常诧异地承紫,微微眯眼,温和地笑道:“没想到知我者,阿芝也。”

    江承紫只是笑笑,道:“大将军既是这般心思。那大将军可想要一场更完美的谢幕?”</br></br>日本av女优私拍视频流出,性感至极!微信公众:meinvgan1 你懂我也懂!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