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五百三十四章 不放过

正文 第五百三十四章 不放过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是很棘手,看似最门庭冷落的大将军府也是暗潮汹涌。火然?文 ??? ???.ranen`”王谢也是叹息一声。

    “如今只有走一步算一步了。”江承紫说着站起身来,将案几上的茶具收拾一番。

    刚收拾妥帖,那老者已敲门进来行礼,道:“两位郎君,大将军请二位花厅一叙。”

    “有劳老人家带路。”王谢大袖一甩,朗声道。

    那老者看了看江承紫,江承紫只淡笑,道:“请老人家带路,我亦真有些事想要请教大将军。”

    “两位请。”老者不卑不亢,说完之后就转身往门外走。

    江承紫与王谢对视一眼,便跟着这老者出了揽月小筑。老者的步伐极快,江承紫与王谢不知不觉也加快了脚步。走了大约一刻钟,那老者在一处厢房前停下来,瞧着两人道:“二位脚力倒是不错。”

    “你刻意加快脚步,是想试探我们。可惜就这种水准,你还真试探不出。”江承紫轻笑。

    “是啊。你背后主子是谁呢?太没眼力劲儿,怎么会用你这种人?”王谢径直说,说完还啧啧啧地鄙视一番。

    他向来说话直接,这会儿又有自家开挂的队长在,对付这些小毛贼简直不在话下。所以,他就猖獗起来了。

    江承紫也不介意,那老者听到这话,脸色大变,颇为防备地看着两人,说:“不知你们在说什么。我是奉大将军之命来请你二人去花厅的。”

    “啧啧,老大呀,这家伙像是没带脑子。咋办?”王谢抱着手站在假山旁。

    “那就稍微让他长点记性?”江承紫询问的口气。

    王谢摇摇头,道:“这可不是上学那会儿,遇见不带脑子不顺眼的王八蛋,稍微让之长点记性就好。”

    “那你说怎么办?”江承紫附和王谢。

    王谢作沉思状,道:“如今这长安城血雨腥风,危机四伏。这王八蛋潜伏在这将军府,啊呀不得了。”

    “你别一惊一乍的,有话直说,有什么不得了的?”江承紫此番心情正好,又与昔年战友并肩作战,便也是陪着这王谢疯。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王谢变了脸色,道:“老大,此人潜伏在大将军府邸,很可能是敌国奸细。若是此番我们放走了,完全是对大唐百姓不负责任。”

    “你说得很有道理。”江承紫一本正经地点头,面上却快乐得绷不住了。

    “在对待敌人这件事上,凡我大唐子民,无论有无官衔,有无职务,皆责无旁贷。如今此人可能是奸细,我们便不可放过,宁可错杀一千,亦不可放过一个。我们的肩膀上肩负的是大唐天下,是大唐安危。”王谢一开始还有点表演性质,但说到杀敌之后,整个人热血涌动。

    前世里,他们都是军人,军人便自有军人的信仰。止戈为武,以杀戮换安宁,这是他们对祖国与人民的守护。

    王谢说完便是一怔,紧紧咬牙,怒目圆瞪着那独眼老者。

    江承紫原本想笑他演技浮夸,但当他说到“肩负大唐天下”时,她一瞬间就明白他的心思。所以,她踮起脚拍了拍他的肩膀,很认真地说:“说得好。”

    “嗯。”王谢郑重地点点头。

    “你们,我不是奸细。”老者慌乱起来,连忙说,“我就是将军府的一名仆役。我是伤残老兵。”

    “那就别放过他。”江承紫一字一顿地说。

    “老大,让我来。”王谢握紧拳头,摆出姿势。

    江承紫心里颇为担心,毕竟前世里主要使用枪,格斗什么的在其次,而眼前这老者明显不弱。她怕刚找到的过命兄弟转眼就没了。

    所以,她走到王谢面前挡住他,道:“不,这人冲着我来的,由我来料理。”

    “我不是奸细。我真不是奸细。”那老者喊。

    “不是奸细,你摸什么武器?”王谢朗声问。

    那老者不再装下去,短刀在右手,左手就一把飞刀掷过来。

    王谢轻松躲过,江承紫已出手,挡住那老者的去路,只一招就将他手中短刀夺取,下一招随身携带的麻绳径直将他捆个严严实实。

    这一切几乎发生在一瞬间,若非是王谢早先就知晓擒拿格斗的流程,他还看不了那么清楚。

    “靠,你特么的快成这样。”王谢喊道。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注意措辞,注意纪律。”江承紫像是从前一样冷冷地说。话出口,她听见自己稚嫩脆生生的声音,才倏然笑了,说,“你还不过来帮忙?”

    王谢这才如梦初醒,赶忙跑过来,将那老者再捆个结结实实。

    “好啊,你随身还携带这玩意儿。昨晚你也是拿着玩意儿捆的我吧?”王谢将那老者踢了几脚,又扯了扯捆绑贼人的绳子,果然是浸过油的。

    “昨晚绑你的是头巾,倒不是这玩意儿。”江承紫仔细检查一下这人,发现他其实是伪装的老者。皮肤年龄表明就三十来岁的样子。

    “我不是奸细。”那人还闹。

    “今日落在我手里,我说是,那就是。”江承紫冷冷地说,然后拍拍那人的脸,冷笑,道,“为了在将军府刺探军情也你是够拼的。三十来岁的人为了装扮老者,竟然削骨去肉。够拼的。”

    “啥?削骨去肉?”王谢一惊。

    他是孙思邈的徒孙,自然听过许多稀奇古怪的医术。他向来对那些稀奇古怪的医术并不相信,可如今他听自家队长说起眼前这贼人竟然使用的是削骨去肉的易容方法。

    “是,这人下了血本,用了削骨去肉。你看看这里。”江承紫说着还拍了拍那贼人。

    “我靠,还真有削骨去肉的易容。你说割双眼皮,垫骨啥的为了美,还能理解。他这弄得这么丑”王谢也拍了拍那人的脸。

    那人疼得呲牙咧嘴,王谢哈哈笑,说:“看吧,你再削骨去肉,在绝对力量面前,还是蝼蚁一样。”

    “我不是奸细。”那人还嘴硬。

    “嗯,奸细都这样说,很好,很好。”王谢哈哈笑。

    “月明,别闹了。咱们该去见见大将军了。毕竟,这是将军府发现的奸细,这事得将军来运作。”江承紫朗声说。

    王谢一愣,随即就明白江承紫要秦叔宝来处理这件事,其实是要质问秦叔宝,要将他一军。说白了,她是要找堂堂大将军要赔礼去了。<!--_-->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