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五百二十一章 失态

正文 第五百二十一章 失态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王谢很不满地看了看这个丫头,连忙说:“我说你别笑,也别太过分啊。这泡茶本身就要求功力深厚,特讲究技巧。你以为水烧开,放上茶叶就万事大吉了?我告诉你,泡茶一技,贵在望闻问切”

    “望闻问切?”江承紫扫了王谢一眼。

    王谢捂住嘴,道:“说错了,说错了。这泡茶一技在于火候,温度,动作,茶具质地,泡茶人的心境。”

    “那我出茶叶,让王兄来泡茶如何?”江承紫笑着入了揽月小筑的花厅。

    “行啊。本公子来为你露两手。”王谢摩拳擦掌,“就怕你没好的茶叶与茶具。”

    江承紫不语,从包袱里拿出一罐红茶,摆出一套定制的简易白瓷茶具。王谢顿时眼前一亮,“咦”了一声,问:“这茶具哪里来的?胎质细腻,花纹色泽以及上色工艺我却从未见过。就是这长安城的权贵之家也断没这种茶具的。”

    “这不过是随身携带在路上使用。”江承紫回答,然后将红茶罐子摆了出来,又将另一套建议的过滤茶杯放出来。

    “呀,青瓷,这,此间有这等货色了?”王谢大惊。

    这人果真是货真价实的穿越者了。江承紫微笑,想着试探他到底是如何穿越,前世里是什么身份。自从知晓他是孙思邈的徒孙后,江承紫对于他乡遇故知这件事就不那么排斥了。

    “自是有的。”江承紫笑了笑,命人搬了火炉前来烧水。

    “此间只有井水,并无山泉亦或晨露,便只此凑合了。”王谢煞有介事地说。

    “你是不入流的书读多了。以为泡茶晨露会比较好?”江承紫打趣。

    王谢有些紧张,心想书上那些取露水或者雪水埋在地下,来年挖出来的泡茶的,果然都是装逼用的么?

    “你懂什么懂。”王谢觉得阵势上不能输,便大声说。

    江承紫依旧笑着,说:“最好的便是纯净的山泉,其次是井水。只是旁人为何只说那井水只最差品,皆因井多挖在河边,水质并不好而已。真正会看风水的先生看出的井,绝不会在河边。那井处于风水走向上,水质上佳,也泡茶极品。”

    “说得轻巧。哪里来那么多好风水的井。”王谢撇撇嘴,觉得这人还挺能忽悠的。

    “确实啊。所以,就将就着,不要给我扯什么荷叶上的露水了。”江承紫将红茶罐子推过去,说,“这红茶很贵的,省着点。”

    “要你说。”

    王谢说着拿起罐子就要往外倒,江承紫连忙喊:“有茶匙,你干嘛?”

    “啥?”

    王谢一脸懵逼,他方才是真的说大话。前世里,他顶多喝过超市里买的瓶装茶。断然没有饮茶的习惯,若要喝东西,基本都是果汁、白开水以及咖啡。

    至于泡茶,他是看过黑蜘蛛泡过。每次,黑蜘蛛思考问题的时候,就摆出她的一套茶具,杯杯盏盏,十八般器具,让人一看就头晕。

    私下里,他还吐槽过黑蜘蛛简直装逼,装高冷,这样的女人难怪没人娶。

    后来,来到这时空。他想念家乡,想念出生入死的兄弟们,曾不止一次想如果还能回到从前,定然要向黑蜘蛛讨要一杯茶来品一品。因此,有一日,祖师爷说要泡茶,他竟然激动不已。

    不过,唐朝的茶事实上让他受到了巨大的打击。祖师爷拿出的工具也真是不少,他眼花缭乱,眼巴巴地看着祖师爷一步一步地烧水,研磨茶叶,最后放入水中煮成糊糊,还命仆人端出一大堆小碟子,有各种草药汁,还有油、盐水,酱料,还有醋

    醋,醋

    这什么鬼?

    王谢已被震惊,祖师爷还叹息一声,很温和地说:“小七,你阿娘以前最喜煮茶。每日里下午都要做点心,煮茶。来,你尝一口,这是你阿娘发明的。”

    “祖师爷,小七有点头晕。”王谢扯谎。

    “那我给你扎两针?”祖师爷问,伸手就要来把脉。

    王谢快哭了,好在有仆从端点心上来拯救了他。他立马就扑过去,想要吃点心。

    我去,什么点心,不就是烤馒头么?

    最后,在祖师爷的逼迫下,他吃了茶,当时那感觉跟吃了翔差不多。而且更过分的事是祖师爷隔三差五要怀念他的爱徒,也就是王谢他老娘,于是就要拉着王谢一起缅怀。缅怀的方式就是吃茶。

    王谢只觉得自己味蕾已经阵亡。好在杨氏阿芝改良了茶叶,并且推广了泡茶法。当泡茶成为长安贵族时尚之事。祖师爷却还不屑一顾。

    王谢只能借口睡觉,躲避祖师爷对爱徒的缅怀。

    “你不会连茶匙都不知吧?”江承紫看王谢那动作就不像是个会泡茶,偏偏还死鸭子嘴硬。

    “我,我当然知道。”王谢嘴硬。

    江承紫却已拿过茶匙从茶罐里舀出一小勺茶叶放到茶杯里。炉子上的水咕噜噜地响着,腾腾冒着热气。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擅长的。不会泡茶就不会,装什么装啊。”江承紫端坐案几前,扫了王谢两眼。

    “好像你很懂似的。”王谢撇嘴,觉得人家的动作还真是很娴熟,看起来行云流水从容不迫,不像是自己手忙脚乱的。

    江承紫未置可否,只专泡茶。

    王谢却是受不了安静,何况他心中还有很多疑问想要问这丫头。他便率先打破宁静,说:“你知我叫王谢,字月明,是孙先生的徒孙,我今年虚岁十五。”

    “我知道啊。”江承紫疑惑地看了他一眼。

    王谢抿了抿唇,道:“那,那你又是何人?”

    江承紫不言语,慢腾腾将一杯红茶放到他面前,说:“品茶心要静,其余的事,一杯茶后,心静了,再来想再来谈。”

    “我”王谢是急性子,想要发作。可是,他瞬间呆住了,因为这句话,他是听过的。不仅听过,而且还听过很多次。

    每次接到任务,具体部署的时候,黑蜘蛛总是要装逼地泡一壶茶。旁人去请示,黑蜘蛛基本都是这么装逼的。

    “你是谁?你到底是谁?”王谢一下子站起来,因为起身得太快,脚步一踉跄,踩到自己的衣摆,径直就扑倒在地。

    江承紫看着摔在地上狗吃屎的王谢,完全没明白这句话有什么萌点或兴奋点。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