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五百一十六章 深夜来人

正文 第五百一十六章 深夜来人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江承紫站在原地,在琢磨是该叙旧呢,还是恶战一场,将之赶出将军府。

    大约由于她穿的是紧身夜行服,这身形让对方觉得甚为熟悉,那人在看了片刻,又压低声音,问:“阿芝,是你么?”

    这一次,他指名道姓,看来有**分笃定她的身份。

    果然是熟人啊!

    江承紫内心叹息,但依旧没有动,只是握紧格斗刃瞧着对面的男子。对面的男子手中还握着短剑,但姿势气势已不是方才初见时那般充满杀气。

    “阿芝。”他又喊,语气颇为急切。

    江承紫颇为踌躇,不知该与之相认,探一探长安的局势,探一探长孙无忌的态度还是抵死不承认自己是杨氏阿芝。

    对面那人见她如同一尊泥塑雕像,没有一丝一毫的反应,心里似乎着急起来,连忙上前几步。江承紫看他往前走,也连忙往后退。

    “你,你莫怕,我是重光。”他站定,还剑入鞘,伸手摆了摆,示意她不要往后退,而且还自报家门。

    唉,果然是长孙濬!

    现在他自报家门,自己又该如何?

    江承紫依旧很犹豫。她非常纠结。一方面,她很想知晓长孙集团是如何运作李恪这件事的另一方面,她又知晓这长孙濬不是等闲之人,秦夫人今晚也说过长孙无忌的这些儿子们,最厉害的其实是没有一官半职的老三长孙濬。

    若是贸然暴露身份,或者就是与虎谋皮。

    “我是重光。”他又低声强调。

    不,绝对不能冒险去谋此人。如今,她秘密入长安,还涉及李恪。若是暴露于人前,弘农杨氏那边的**阵或者就会失效,那些想要对付李恪的人会有所警觉。

    想到此来,江承紫猛然觉得自己方才不清醒,在这里浪费太多的时间。现在必须要撒丫子走人,凭自己的速度,他定然是追不上的。

    江承紫正要撒丫子走人,只听得极其轻微的声息,便有人以极快的速度向这边来。

    又是谁?

    长孙濬也觉察到有人来了,他短剑出鞘,还未来得及躲避。有灰衣道袍的男子站在旁边的假山之上,面上是半截面具。

    江承紫看到那面具,心里一动,想起初见李恪所扮的阿念。那时,他也带着半截银色面具。

    “拿到了阵图,还不快走,更待何时?”那人瞧着江承紫说,手中拿着一支竹笛。

    这声音颇为沧桑,倒不是阿念的声音,江承紫略失望。

    “你带着阵图快走,我来对付此人。”那人一边对江承紫说,一边长笛在手,不知是触动了什么机关,那长笛赫然是一柄长剑。

    云破月出,春夜风起,吹起衣袂飘飘。那人长剑指着长孙濬,冷笑:“想要阵图,先过我这关。”

    “是么?”长孙濬冷声问,短剑在手。

    “你还不走?”那人又催促江承紫。

    江承紫还一脸懵逼,这出现的人又是什么人,听声音不是阿念,看身形也不阿念,就连风里带的这气息也不是阿念。

    此人不是阿念,提到什么阵图,难道是误以为自己是他的同伙么?但不管是何种情况,如今不仅能脱身,还能让长孙濬误认为她是入将军府偷盗的贼人,这真是好时机。

    因此,她一言不发,径直掠过后院,从将军府后院的高墙跳出去。将军府后面并不是大路,而是一条小巷子。

    唐长安城是由纵横三十八条主干道分割成的坊。日落之后,街上不允许人走动,有夜巡之人来回巡街。若有人胆敢挑战宵禁制度,自有牢狱等着。

    而被主干道分割出的坊相当于现代社会的小区,每个小区又有各自的小巷子。日落之后,坊门会下锁,禁止任何人出入。但坊内的小巷子就变成了夜市的商业街了。

    但这坊的情况只限于普通的长安市民小区,而高档住宅小区内有巡守,这种可能扰民的夜市就很少。像秦叔宝此番的宅子靠近皇城,算是高档住宅区了。

    因此,这里日落之后就静悄悄的,鲜少有人在外面走动。

    江承紫此番刚从将军府跳出来,落入将军府后面的小巷子,忽然就发现这条僻静的小巷子里潜伏着好几个人。

    因为江承紫速度太快又太悄无声息,她落到小巷子里时,那些黑衣蒙面的人还没反应过来。

    “喂,你们干嘛的?”她地喊了一声。

    那些人顿时愣了一下,回过头来瞧见一个身形瘦小的黑衣蒙面人就那么站在小巷子中间,还专门站在月光里。

    不专业,这人太不专业了,不知是哪一家的。

    这七八个黑衣人不约而同地想,随后才反应过来应该拔出刀来,以免有什么危险。

    “你们干嘛的?”江承紫先前走得太急,没想到这将军府周围竟然还有这些蛇虫鼠蚁。不过,她现在遇见了,总是要打探个一二。

    那些黑衣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有点懵逼的状况。他们本来就不是一伙的,但任务都是奉命在这将军府周围潜伏监视将军府的一举一动。

    起初,第一个监视者在这里呆了七八天,然后有一天他执行任务的时候,遇见了第二个监视者。两人打了个照面,彼此看着对方黑黢黢的眼睛,拔刀对着对方。

    第一个监视者问:“你来作甚?”

    “看看。”第二个监视者回答。

    “看啥?”第一个监视者问。

    第二个监视者看了看将军府的高墙,问:“你呢?”

    “也看看。”第一个监视者说。

    两人对视许久,然后很有默契地收刀入鞘。自此后,两人无声无息地拉开距离,在这将军府附近看着将军府的一举一动。

    尔后的一年里,陆陆续续又来了几批人,不约而同都是来将军府周围看看的。

    然后,互不相识,彼此瞧不见彼此容貌的这一批人每天晚上就在这将军府外看着。有时候,他们彼此也瞧瞧彼此,有人曾心生过这样百无聊赖的任务,是不是该跟身边这些人聊一聊天。比如聊一聊待遇什么的。然而,良好的职业操守让他们都记得自己的身份,所以,尽管一年了,他们没有彼此聊过一句。

    过完年后,这里的人数到了八个人,彼此没有聊天,但彼此看身形都熟悉了,有时候会略略点点头。这里俨然成了

    他们的办公场所。

    他们很是懈怠,甚至有人拿了靠垫在这后巷里的青石板上坐着,身边还有茶壶,是从黑市上淘来的茶叶,据说是杨氏九姑娘亲自做的。

    不过,他们虽然很懈怠,但听觉很敏锐,不至于有人来到他们身后,还没一点的警觉。

    可事实却是这个身形瘦小的人来到了他们身后,就在离他们一丈开外的地方,他们一群人居然丝毫没有察觉。更讽刺地是这家伙还出声提醒他们。

    士可杀不可辱啊!

    这群在这里探听将军府消息的黑衣人又不约而同地想。

    “你们干嘛的?”江承紫看他们面面相觑,便又问了一句。

    “看看。”其中一人没好气地回答。

    “哦,怎么不进去看看?”江承紫很好奇这群黑衣人在这里猫着做啥,如果是打探消息,这夜深人静不正好去里面看个究竟么?

    “这,似乎是个傻子,不知是哪一家的。”有个黑衣人忍不住嘀咕。

    但是这傻子的功夫应该很高!别的黑衣人没有说出口,只在心中默默地接了这一句。

    “我问你们话呢。”江承紫问,心里又有些着急。怕长孙濬跟那人结束缠斗,那她就不好脱身了。

    “你懂不懂规矩啊?”又有黑衣人忍不住出声。说实话,他真的没办法忍受这新来的白痴,这都问的什么问题啊。也不知这是哪一家的,武功很高,这脑子却是有问题的。嗯,由此推断,这人的主人也不是什么入流的人物,因为会派这么个脑子有病的人来这里监视将军府的一举一动。

    “啥规矩?”江承紫不解地问。心中却已在盘算将这八个黑衣人掠走一个,逼问一番,方为上策。在此停留太久,终究不妥。

    不过,到底掠走哪一个呢?

    江承紫不禁认真打量起这八个人来。

    “规矩,规矩就是,我怎么跟你说呢?”那被问的黑衣人忽然觉得这规矩真不好表达。

    “规矩就是心知肚明,莫要说废话。”另一个黑衣人表达能力显然要胜一筹。

    “哦。”江承紫也觉得在这里说话,似乎并不是上上策。

    “既知晓规矩,甭管你是哪一家,一边待着去。”那人以老人的姿态教训起新人来。

    原来这真不是一家。

    江承紫心中大囧,刚才她看他们面面相觑,貌合神离的样子,就觉得这些人不是一伙的。现如今,她算是明白这八个人恐怕都是来自不同的家族。呵呵哒,这将军府表面上门庭冷落鞍马稀,实际上,大伙儿还是很重视老秦嘛。

    江承紫兀自心中反讽一番,然后就确定了要抓走的对象。那时靠在墙边的一个瘦小个子的黑衣人。江承紫觉得既然是抓个来问话,那就要省省力气,抓个最瘦的就行。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