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五百零四章 有一事

正文 第五百零四章 有一事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江承紫笑着解释道:“我方才那神色不喜,其实是因这太极拳有个微妙的事。 ”

    “什么微妙的事?”秦夫人也对这来了兴趣。

    “这太极拳虽是道家仙法,但若是不齐全,或者不曾领悟其中真意,对练习者实在没什么好处。我师父座下弟子皆是仙者,不曾游历这凡间,我是怕旁人胡乱来糊弄秦伯伯,让秦伯伯的伤势更加严重。”江承紫煞有介事地说。心里还不忘对那穿越说一句:同行是冤家,不诋毁你都不行。

    秦夫人一听,脸色就变了,不由得看了看秦叔宝,问:“小七不是那样的人吧?”

    秦叔宝没说话,只瞧着江承紫,心里想:这女娃似乎怪怪的,但就是说不上来。而且他也不想答话,小七那孩子虽然懒惰,但也是个极其聪明伶俐的孩子,尤其是棋艺高,而且对于战场杀敌的事排兵布阵的事很是在行。

    他与小七可以说是一见如故,两人在一起讨论排兵布阵,讨论军事改革。小七似懂非懂的,但每每提出的问题都是极其有建设性的,让他茅塞顿开。而且他看得出小七是真心关心自己,成日里都在琢磨药方子,还去山里抓各种可能治疗内伤与寒伤的药与野物给他吃。

    “当然不是。”秦叔宝还是回答了秦夫人,而且斩钉截铁地回答。

    这人代号叫小七,暂且是知道一丝丝的消息了。不过,秦叔宝这脸色不太好看呀。

    江承紫也不想将这小七黑得太厉害,这充其量就是个太极拳没学精通的人,还妄图想着让秦叔宝好起来。所以,江承紫便说:“秦伯伯与秦伯母不必担心。我说的没有好处,并不是说对方心存害你之心。至少秦伯伯方才打出的来的,因有道家气运,于你的伤倒是无害的。”

    秦叔宝点了点头,江承紫也不多说,便转了话题,认真教秦叔宝太极拳。

    教了半个时辰,秦叔宝累了。江承紫便提出明日再教拳法,现在改教吐纳之法。

    “这吐纳之法的初入门,即便是躺在床上亦可做。先,请秦伯伯将自己当做一棵树,在微风中舒展身心,清风拂过面,鸟儿叽叽喳喳在鸣叫,日光懒懒地洒下来,头顶之外还有静谧的星空。自然万物都在静静流淌,我们的呼吸也流淌其间。那些自然里的气运从四肢百骸走一遭,周而复始,循环往复。”江承紫轻轻地说。

    与此同时,她自己就如同置身于大自然,她觉得有一种暖意带着自然的清新在四肢百骸走动,整个身体先前的疲惫被这暖意全然带走,留下的只是一种生机勃勃的自然气息。她觉得自己是一棵大树,枝繁叶茂,蓬勃生长。

    “这,真的很舒畅。”秦夫人惊喜地说。方才这女娃教授吐纳之法,并且说非常简单,她也就试了一试。

    秦叔宝温和地笑着点头,然后看着江承紫说:“阿芝,这真是神仙妙法。”

    “主要的是要到达一种忘我的境界。忘掉你的身份,忘掉所虑所忧所喜,当自己是一棵自然生长的树。如此这般才能理顺心中之气。所谓道家真意,舍得二字尤为重要。舍弃,尔后,才能有所得。”江承紫又强调,暗示秦叔宝应该放下那些家国天下。

    秦叔宝也听出这小丫头的意思,哈哈一笑,说:“今日你所言,我亦明了。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在战场上逼不得已,不得不如此;但不合时宜,便是迂腐。我秦琼征战无数,还不至于迂腐。”

    江承紫看秦叔宝的样子说得并不勉强,反而很是轻松豁达。这是真正放下的样子,而一旁的秦夫人笑意满脸。

    “秦伯伯这样,最高兴的莫过于秦伯母了。”江承紫笑嘻嘻地说。

    “你这女娃!”秦夫人不太好意思。

    秦叔宝温和地笑了,说:“这些年,是我欠了你的。从今往后,我便不想那些虚的,好好对你。”

    秦夫人咬着唇,像个小姑娘,眼泪簌簌落下来。

    “乖,几十岁的人了,让阿芝看笑话。”秦叔宝的声音很是温柔。

    江承紫在心中想:五十多岁的人了,还这样帅气。可想年少时,颜值巅峰时期,啧啧,那是看一眼都不想移开的呀。而且这男人温文尔雅,说话做事让人觉得如沐春风。

    啧啧,江承紫光想一想都觉得那简直美人如云剑如虹的年代呀。

    “阿芝才不是那样的孩子呢。”秦夫人噘着嘴。

    “好了,我去休息片刻。”秦叔宝咳嗽了几声。

    秦夫人担心,便扶了他去休息。

    “阿芝,你在这里等等,我扶你秦伯伯去休息。”秦夫人回头对江承紫说。

    江承紫应了声,就站在窗口看着窗外呆,想着怎么处理那穿越者的事。

    秦夫人扶了秦叔宝入室内,扶他躺下,盖上被子。秦叔宝便叮嘱:“这阿芝聪敏,三言两语就点醒了咱们,但毕竟是个孩子,方才知晓蜀王纳妃一事,你瞧她那样,对蜀王必定是有情。这情之一事,即便是智者也总是颠扑不破,咱们得帮她一把。”

    “我省得。你莫担心了。”秦夫人一边给秦叔宝掖了掖被角,一边回答。

    “也不用太操心,这孩子心地良善,人也聪明。”秦叔宝叮嘱。

    “你呀,就不用太操心了。方才那女孩子让你放下,舍得。这种小事就不要记挂了。”

    “好。都听阿英的。”秦叔宝声音柔和下来。

    秦夫人红了脸,出得门来,对江承紫说:“来,我带你去住处。”

    “好。”江承紫知道在这将军府是最安全的,便也不客气。

    江承紫一身男装打扮,秦夫人也不好牵着她的手,只让她跟着出了桃林,往对面的院落走去。走到对面的院落,秦夫人先招呼了一位瘸腿的仆人去厅里守着将军休息。

    那瘸腿老者应了声前去,江承紫便带江承紫入了房里,说:“这厢房平时空着,我三个儿子,都不住在这府邸。小儿子体弱多病,在城外的别业那边住着。另外两个也没啥出息,一个喜欢种植,一个喜欢医术,三个都在城外的别业那边。”

    “多谢秦伯母。”江承紫将包袱放在桌上,秦夫人已在为她铺床。

    “别说什么谢不谢的。你今日教给你秦伯伯那神仙的吐纳之术已是大恩了。”秦夫人笑道。

    “那秦伯母,咱们就不要这样客气了。说实话,我向来敬重秦伯伯,如今真能见着秦伯伯,

    ,是十分高兴的事。”江承紫由衷地说。

    秦夫人很是高兴,说那以后就常来将军府玩。她和将军都很喜欢她。

    江承紫脆生生地应了声,秦夫人这才觉得时机成熟,转了话题说:“阿芝,有一事,我觉得有必要与你说一番。”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