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五百零二章 他乡遇故知?

正文 第五百零二章 他乡遇故知?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

    “哦?不知是什么旧事?”秦夫人怕她脸皮子薄,不好意思询问李恪纳妃的事,过后又自己神伤,所以,她这是打定主意要逼迫她说出来。

    江承紫没想到秦夫人打的是这个算盘,只道是秦夫人关心她,便径直说:“实不相瞒,我师从仙者,虽是修习吐纳之术,但亦从师父的水云镜里看人间沧桑。方才二位所言,让我想起看到的那些为国为民的军人,不免心酸,故而神伤。”

    她说得平淡,但心里不免起伏。从小她就看着爷爷给士兵家属发抚恤金,或者接见牺牲是士兵家属,而后爷爷关在书房不出来。有一次,她偷偷瞧见了,爷爷在哭。

    后来,有战友牺牲,她作为那战友的小领导,也去发过抚恤金,看着战友的妻儿父母,她真是硬生生将泪憋回去。说那些毫无意义的安慰。过后,她哭了许久,想起来就哭。就如今想起来,也是悲伤。

    因为那一次,她后来还想:自己没爱上什么人,也没什么人爱上自己,其实也好。以后为自己发抚恤金的战友就不会像自己这样难过。

    “为的是军人?”秦叔宝颇为意外。

    江承紫点头,说:“无论是哪个年代,即便是太平盛世,都有无数的军人保卫着自己的国家。为着大多数的人的平安喜乐,不惜牺牲个人的梦想与生命,那些人未必会成为名垂青史的英雄。可他们就是一个大写的人,是真正的巨人,他们担得起所有的尊敬与佩服。”

    “是。”秦叔宝激动地将手中的茶杯重重按在桌上,泪光盈盈。

    “可大将军,你亲自掩埋过自己的战友吗?”江承紫低声问。

    “当然。”秦叔宝原本平静的面庞悲怆不已,泪眼看着眼前的孩子,只觉得这不是一个孩子,至少在这一刻,他不觉得这是一个孩子。

    “心情如何?”她低声问。

    心情!

    秦叔宝不想说,只是轻叹一声。

    “将军亲自面对过已逝英灵的亲人吗?”江承紫又问。

    秦叔宝这一次摇摇头,说:“对于已逝士兵家人的安排不是,不是我的,责任。”

    他的“责任”两字落得很轻,带着极大的自责。秦夫人赶忙说:“几乎每一次出征,他都身受重伤。”

    江承紫泪光闪烁,解释道:“我并没有责怪将军的意思,我只是说那种感觉真的很难过。”

    难道她做过这些事,可她只是个十来岁的女孩啊?

    “你,你——”秦叔宝想要问她是否做过这样的事,却又问不出口。因为这实在荒唐。

    “我坐在水云镜前,看过。”江承紫云淡风轻地解释,“曾看过一个军中女将军的事。她执行任务回来,亲自为战友送葬,向已逝战友的妻儿父母发抚恤金和荣誉勋章。她强忍着泪,之后,她一个人在河边哭了整个下午。金戈铁马双手染血的女子嚎啕大哭,声音哭得嘶哑,之后的岁月,一个人的时候,她还是时不时,流泪,哭得让人很,很难过。”

    秦叔宝夫妇沉默,只是轻叹。

    江承紫一开始还云淡风轻,到后来就眼泪簌簌滚落,叙述也有些不顺畅。眼泪簌簌而下,想起前世里那些出生入死的兄弟。

    虽然,或者他们也可能如同她这样,魂穿千载。但曾经历过的那些还是记忆犹新,历历在目。

    眼泪簌簌而下,她抬手去擦,怎么也止不住。

    秦夫人吓坏了,赶忙上前来,一边替她擦眼泪,一边安慰:“莫哭,莫哭。那些英雄以及英雄的家人都知道,这是为了大多数人的和平。我们这般记着他们,他们就是值当的。”

    “嗯。”她咬着唇,不断地安慰自己这世上有轮回转世这种事的,自己连穿越都碰上了。那些战友都是好人定然是有好归宿的。

    “不哭了,可好?”秦夫人柔声问。

    江承紫点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让夫人与将军见笑了。”

    “你呀,不要一口一个将军的。你就喊伯伯、伯母。”秦夫人笑了笑。她是真真喜欢这女孩子,不仅有飒爽的英气,更有一颗悲天悯人的心。

    “秦伯伯,秦伯母。”江承紫很乖巧地喊了两人。

    “好。”秦叔宝看这孩子没哭了,才露出了笑。说实话,他这辈子最怕的就是女人哭,无论是大的还是小的。

    “对了,秦伯伯,我师承仙者,别的没学到,倒是学习了一些吐纳之术。或者对秦伯伯的伤势有帮助。”江承紫想到爷爷非常推崇的太极拳,再加上先前询问李恪以及在火井村那边得到的吐纳之法,想必也会对秦叔宝的伤势有帮助。

    “哦?这仙者的吐纳之术,却不知是何?我倒是颇感兴趣。”秦叔宝来了兴趣。秦夫人听闻是神仙的吐纳之术,喜出望外。

    江承紫看两人这满怀期待的模样,觉得自己方才这话说得似乎不太负责任,便又少不得泼了一瓢冷水,说:“就是寻常的吐纳之术,在永不岛时,那里是神仙洞府,气运自是不一般,效果便极好。放在这世间,便也只有调理身体,强身健体的作用了。”

    秦夫人略失望,但她想起阿武说这杨氏阿芝是极其有能耐的女娃,但为人谦虚,想必这说法也是极其谦虚的。不管如何,既然她提出要教给将军,自然是极好的。

    于是,秦夫人立马就说:“我们也不求登仙,若能吐纳之术,强身健体,调理身子,就是极好了。”

    “承蒙不弃,我这就献丑了。”江承紫站起身,打了一套太极拳。

    秦叔宝看那一招一式虽然缓慢,但柔和、轻灵,但刚柔相济,一招一式也是攻守兼备。

    “这——”秦夫人有点不明所以。

    “阿英,这不是杀戮之术。”秦叔宝解释。

    秦夫人虽会功夫,但于拳脚理解却是不太通。她会功夫,完全就是为了跟随自己的夫君,被逼无奈所学的。她于功夫一道并没有什么天赋。所以,听自己的夫君这样说,便不说话。

    “这是吐纳呼吸之大术,一招一式看似柔和缓慢,实则刚柔相济,一招一式,如封似闭,攻守兼备。但创造此术之人,却又不注重杀戮,仿若是要引导人融入大千世界,自由穿梭于阴阳。”秦叔宝又严肃地说。

    这,这老帅哥真是天才啊。她这才耍了一遍,此君就将这太极拳的内里看个透彻。

    “秦伯伯果真了得,我只打了一遍,你就知其中三昧。”江承紫由衷赞叹。

    秦叔宝哈哈一笑,说:“不是我懂其中三昧,是有人与我讲过,只不过他打得不好,还打得不全。”

    “什么?”江承紫非常震惊,“有人会打我这拳法?”

    “嗯。”秦叔宝很严肃地点头。

    特么的,这太极拳是17世纪才被创造出来的。那打这个给秦叔宝看的王八羔子,肯定也是个穿越的货。这特么的是个什么样的年代啊?

    江承紫只觉得一万头羊驼从眼前呼啸而过!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