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五百零一章 放下

正文 第五百零一章 放下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

    “你是说,操之过急?”秦夫人忙问。

    “这桃子这个时节吃,难以下咽;但再过几个月,汁液饱满。世间万物,自有其时,切不可强行为之。”江承紫没正面回答,只瞧着屋外的那一片桃林。

    “你说的很有道理。不过,小姑娘,你风华正茂,便可静待来日。而我风烛残年——,或者——”秦叔宝顿了顿,才继续说,“或者,命不久矣,时日无多。”

    他这话带着几不可闻的叹息,但神情语气依旧儒雅温和。

    “大将军,恕我直言。你为天下苍生做得够多了。如今,就请放下吧。你未竟的事业,留待有志之人去做。”江承紫直截了当,“如今,你该补偿你亏欠的人,比如秦夫人。”

    秦叔宝一怔,瞧着眼前的女娃。这明明是个女娃,却真真像是知晓天地未来的智者,看得这样清楚。

    “是晚辈妄言。然,晚辈敬重将军,喜欢将军夫人,故而就顾不得礼数了。”江承紫向秦叔宝行礼。心里想:爷爷,父亲,我这算替你们追星,替你们帮你们的偶像了。

    “你是难得的孩子。”秦叔宝说。

    “我只是从我自身的角度出发而已。昔年,我听过一个愚公移山的故事,愚公对人说,他移不走,还有他的儿子,儿子又有孙子,孙子又有儿子,孙子又有孙子,子子孙孙无穷尽也。换句话说,一个人的人力有限,但人类越来越进步。后人站在前人的肩膀上,做出辉煌的成就。所以,我就换成我来想,若我是将军,我就顺应天时,在乱世以一己之力辅佐君王赢得天下太平。可是,一百年后,两百年后的事,我管不着,也做不到。如今,年老了,就要寄情山水,享乐天伦,谁来打扰我都不行。”江承紫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心里也舒坦了许多。

    秦叔宝听得大为震撼,但神情依旧淡定,江承紫一时之间看不出深浅。秦夫人却是激动不已,斜睨着秦叔宝,说:“听见了么?你如今就别琢磨了,好好养伤,陪着我才是正事。”

    “可是,如今的兵役制度是有问题的,如果不加以改革,不加以约束。朝廷将来就会失去对军队的控制。兵革之事,不可大意。”秦叔宝略微有些激动。

    江承紫微微蹙眉,看来天下英雄都是一样的固执,自家爷爷也是从枪林弹雨里杀出来的,心系天下,同样在很多事情上很是固执。

    “你所提之策略再好又如何?要触动多少人的利益?前朝炀帝就是例子。咱们不是小户人家,不明内里。咱爹都是做官的人,那一场乱世,就是两方互不相让所致。而今,我们比不得炀帝,我们稍作强硬,便只能困死在这一方天地。何苦?”秦夫人着急了,也不藏着掖着,径直数落秦叔宝,而后更是抬袖抽泣起来。

    “阿英,阿英。”秦叔宝急了,这么多年,除了他在鬼门关前转之外,阿英再没哭过,一直都是爽爽利利,笑容满面的。

    “你莫哭。”秦叔宝手忙脚乱地拿帕子为秦夫人擦泪。

    可女人一旦要开始数落,哪里是一两句话哄得住的?秦夫人一边任由秦叔宝擦眼泪,一边数落:“你是英雄好汉,需要抱负。你心系天下苍生,你是为国为民。你秦将军万世之后,还得人们赞颂。可我呢?我这一生颠沛流离,跟着你南征北战,养着孩子们。因合围策略,我不放心,亲力亲为去送情报,导致老三早产,如今身子还虚着。”

    秦夫人说到此处,哭得更是伤心。江承紫听得心酸,前世里,那些军嫂也大抵如此。只不过是和平年代,不如秦夫人这般过得提心吊胆。

    “阿英,莫哭。”秦叔宝慌了,他的阿英从来不需要哄,这么几十年的夫妻,也没有哄过。他手忙脚乱,也顾不得有旁人在场,将她搂入怀中,低声说,“我知道这些年,苦了你了。”

    “你是苦了我。如今,这战乱算是暂时结束了,你已五十多了,一身伤病,就不能消停消停,陪陪我们母子,让一家过过安生的日子么?”秦夫人数落得更厉害。

    “我——”秦叔宝也觉得理屈词穷,这一生他欠阿英实在太多。

    “你是英雄好汉,你需要抱负;可你欠我的幸福,你那些没兑现的诺言,你拿什么来弥补?你说啊。”秦夫人说到后来,哭得越发伤心了。

    秦叔宝还想说什么,江承紫叹息一声说:“大将军,恕我多嘴,就让夫人哭一会儿吧。这些年,你冲锋陷阵,她够苦了。”

    秦叔宝没说话,只是默默地抱着阿英。

    秦夫人哭了一阵,声音渐渐小了。秦叔宝轻叹一声说:“明日,我就去请辞了这左卫大将军职务,专心养伤,陪着夫人。”

    秦夫人一愣,抬袖一边拭擦满脸泪痕,一边问:“真的?我可不喜欢你勉强。”

    “我不勉强。方才阿芝一番话,让我如醍醐灌顶。”秦叔宝看了看旁边默不作声的女娃。

    女娃很是安静,没有不好意思,没有扭捏,就那样落落大方地站在那里,一身的男装更衬得英姿勃发。不过,她神情里有悲伤与难过,像是在想什么事似的。

    莫不是还在为蜀王纳侧妃的事暗自神伤?

    秦叔宝夫妇心有灵犀,都想到这件事,不由得对视一眼,略略点头,决心要将这件事解决了。

    “阿芝,让你见笑了。”秦夫人率先开口。

    江承紫回过神来,轻轻一笑,说:“大将军与夫人都是真性情。大将军如今身子不适,不适宜在操劳别的琐事,再者现在时机不成熟。大将军就更该放下一切,好好养身体。”

    “我明了。”秦叔宝温和地笑,示意她坐下。

    江承紫也觉得站得久了,腿有些麻木,便毫不客气在坐床上坐下。

    秦夫人便直截了当地问:“阿芝,你没有别的事要问我们么?”

    “什么事?”江承紫一时没回过神来。

    “我方才见你,神情颇为哀伤——”秦夫人提示了一下。

    江承紫一笑,说:“让两位见笑了。我方才是看到了两位,想到了一些旧事。心里觉得难过。”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