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四百九十八章 靠,侧妃

正文 第四百九十八章 靠,侧妃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

    四人就在厢房前的廊檐下坐下,日光和暖,满院的桃树在风中微微舒展。

    秦叔宝坐在躺椅上,盖着被子,面色苍白,不时咳嗽。一看就是内伤颇重,且寒毒入侵。

    “久经战场,为天下苍生,每战必冲锋在前,每战必身负重伤。此乃真英雄,我戎马之人皆该以此为楷模。”爷爷每每说起秦琼,皆是赞叹不已,但同时亦是惋惜不已。

    他惋惜道:“可惜重伤叠,戎马生涯风餐露宿,寒毒侵入五脏六腑,神仙难救。若是他在,怕大唐军事都要改写?”

    “如此厉害?”那时,江承紫年少,心高气傲,对于一千多年前的秦叔宝只在京剧与《隋唐演义》里看过。觉得那不过是戏剧的加工。

    爷爷却是郑重其事地回答:“你瞧旧唐书,唐书残卷,隋唐志书,以及我江氏一门所收兵书残卷里,秦叔宝所留下的部分军事笔记。那真真是切中大唐军事弊端要害之利剑啊。”

    江承紫不信服,后来去祖宅藏书楼研读了一整个夏天,只能惊叹秦叔宝其人真乃军事天才,盖世英雄。只不过江承紫一直有一个疑问:即便秦叔宝在李世民执掌天下后一直缠绵病榻,但若是一心要为大唐出力,这份儿论大唐军事的奏折送上去也不是难事啊。可为何这篇切中大唐军事利弊的精华文章却夹杂在秦叔宝的笔记里,随着他的遗体一并下葬。

    再后来,几经辗转被盗墓贼获得,又被江氏先祖在明朝末年重金收购并收藏。

    病,并不是秦叔宝没献上这军事良药的理由。

    或者,身为左卫大将军的秦叔宝日子并不好过,毕竟历史记载参与玄武门之变的人里并没有秦叔宝。李世民命在旦夕的夺权之战,避开了一直为他冲锋在前的秦叔宝,这本身就是一件蹊跷的事。

    年少时研读秦叔宝的手记时,江承紫就曾这样怀疑过。后来,为了证实自己的怀疑,她还打电话询问过正在西北考察敦煌文化的父亲。

    父亲是著名的历史学教授,唐史研究专家,有关历史的事,说话做事向来严谨。他听到女儿提到秦叔宝,并不感到意外,因为他最初喜欢上历史就是因为秦叔宝,而最佩服秦叔宝的人就是他的父亲。

    “从文献记载的只言片语来看,秦叔宝应该是一个家国天下的男子,人格高,信奉正统。他英雄气概,为人颇为正直。因此,玄武门之变这种不光彩的事,太宗显然是瞒着他的。而他在太宗执掌大唐后,因不曾参加玄武门之变,加上伤病在身,虽掌管了左屯卫大军,并且任大将军一职,但实际上已退出历史舞台。”江承紫清楚地记得父亲的声音不疾不徐,但喜怒哀乐在这语句间流淌。

    “那我们家那份儿手札,还真是递不出去的。”江承紫惋惜。

    “实际上,突厥之乱后,以长孙无忌为首的太宗心腹军团已建立完毕,里面没有秦叔宝的位置。”父亲斟酌了许久,才回答了这一句。

    江承紫听闻,忽然生出一种英雄落寞之感。不由得顺手写下一段话:公元638年深秋,萧索的终南山下,将军府别业中,久病的盖世英雄吐血而亡。

    因此,江承紫很清楚地记得秦叔宝死于公元638年深秋,死在长安城外终南山下的别业中,吐血而亡。

    如今,是公元628年,眼前这儒雅的男子还要受十年的病痛折磨,于深秋寂寥死去。虽然李恪安慰说一切都不同了,这已不是历史上那个唐朝,眼前的男子未必会死于638年。

    可是,正因为历史已有所改变,那么,眼前咳得死去活来的男子很可能提早死亡。又或者因为他们今日来访,让置身事外的他卷入政治漩涡。

    眼前的白发将军还在咳嗽,江承紫的思绪却已飘飞很远。神情因方才想到的事,显出疼惜与焦急。

    秦叔宝还在咳嗽,方才乐观的秦夫人立马就起身,轻拍他的背,不断为他顺气。江承紫很清楚,秦夫人所做的动作对他的伤与病没有丝毫的作用,只不过是徒劳的动作罢了。

    “慢些,平顺些。”秦夫人轻声安慰,神情略担忧,却又不曾将这份儿焦虑与担忧表现在言语动作之间。

    过了许久,秦叔宝的咳嗽才算缓了下来,秦夫人松了一口气,小心翼翼地端起一旁放置在小火炉上的汤茶,轻轻倒了一小杯,吹了又吹,还亲自尝了尝,双手递过去,温柔地说:“三郎,来,喝一点汤茶,润一润。”

    “不要,苦。”秦叔宝摇摇头,像是个害怕吃药的小孩。

    “良药苦口,三郎,你也不怕孩子们笑话。”秦夫人轻笑。

    “我也怕苦。”李恪立马回答,还作了一个蹙眉的动作。

    “给大将军准备蜜饯好了。”江承紫建议。

    秦夫人轻笑,一边哄秦叔宝喝汤茶,一边说:“孙大夫说了,不能吃蜜饯。”

    江承紫汗颜,只连连道歉:“是晚辈胡言了。夫人如此爱护大将军,又如何想不到蜜饯呢!”

    秦夫人脸红了,娇嗔地说:“谁爱护个没良心的?”

    “我喝。”秦叔宝轻叹,接过汤茶一饮而尽。

    秦夫人碰过去漱口水,哼了一声,说:“若是个有良心的,若心里有我,还能弄成这样?”

    秦叔宝有些无奈地笑了笑,抚了抚额头,说:“阿英,你也不怕小辈们笑话?”

    “我说的不是实话么?数落你两句怎么了?”秦夫人一边收拾,一边偷偷藏起方才给秦叔宝捂嘴的帕子。

    江承紫是早就闻见了血腥味,也瞧见那一方丝绢帕子上有血迹。

    莫不是这英雄要提前陨落么?她一颗心说不出的苦涩滋味。

    “阿英的数落,我听着都欢喜。”秦叔宝依旧和善地笑着,仿若方才那个咳得惊天动地,吐了血的人并不是他。

    “老不害臊的。”秦夫人撇撇嘴,反而数落秦叔宝。

    秦叔宝无奈地笑笑,说:“你们别见笑,我夫人为人豪爽。”

    “我喜欢秦夫人呢。这般才是女子呀,天然灵动,自成一片风景。我可怕那种束缚在条条框框里的女子了。”江承紫朗声说,还作了个害怕的表情,继续说,“感觉她们就是带着标准的套子在走路做事说话,跟马厩里戴着马嚼子的马似的。想想都可怕。”

    “哈哈哈,我喜欢你这说法。”秦夫人哈哈一笑。

    “阿英,你念叨杨氏阿芝,今日一见,这性子与你不相上下,这都得是忘年交了。”秦叔宝眉目微展,剑眉星眸,真真是帅得没有边啊。

    啧啧,历史上就记载他很帅。果然历史还是有可信度的,单看如今这老了的模样,就可想象少年时的秦叔宝是如何的风华绝代。

    江承紫不厚道地小兴奋了一下。秦夫人一边拨炭火烧水,一边回答秦叔宝:“我甚为喜欢阿芝,但我不跟她成忘年交。我还得拿起伯母的架子来。”

    “为啥?”秦叔宝不解。

    “哼,不能便宜柴绍那老小子。我要跟阿芝来个义结金兰,我见着柴绍,不得要矮上一辈?”秦夫人一本正经地说。

    秦叔宝无奈地笑笑,宠溺地说:“你呀,更像个孩子。”

    “哼,我就是。”秦夫人撇撇嘴,活脱脱十来岁初恋少女对男友撒娇的模样。

    “蜀王别见笑。”秦叔宝又说。

    秦夫人不满地扫了秦叔宝一眼,打了水放到炉子上,才遗憾地说:“阿芝,你不喜束缚,可你偏生要嫁入皇家。须知,这天下的规矩最多的地方,可就是皇家了。”

    “秦夫人放心。我不会束缚阿芝的。”李恪率先开口保证。

    秦夫人斜睨他一笑,冷笑道:“你保证?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你母亲如今什么样子,你能想象她年少时,是多么恣肆明亮的女子么?”

    李恪眸光一滞,咬了咬牙,说:“我要敢为天下人先,哪怕天下人说我李恪软弱无能什么的,我都不在乎。阿芝高兴就好。”

    “知易行难。小孩子家家还是不要说大话。”秦夫人沉了一张脸。

    “秦夫人,秦将军能做到的,我也能做到。”李恪对秦夫人说,其实他更想对江承紫说。

    “将军不问世事,不在朝野。如今闲云野鹤,隐居于这长安城。而你,是大唐的三皇子,是蜀王,更是许多人的眼中钉。”秦夫人语气渐冷,“你跟我说,阿芝跟着你,不会被束缚,不会委屈,不会变成第二个杨淑妃。”

    “阿英,够了,他不过还是个孩子。”秦叔宝声音威严了许多。

    “大将军,他既摆得下迷魂阵,悄然来得这里,就不是个孩子了。”秦夫人冷声说。

    秦叔宝不说话,李恪已站起身,对秦夫人躬身一拜,说:“我胸无大志,只想闲云野鹤,与阿芝相对。今逢难,放眼朝野,真正公正,且对我毫无企图,毫无防备,毫无恨意之人,便只有大将军一人而已。”

    “将军早就不问世事,就连那左卫大军也是力不从心。蜀王自己也清楚。”秦夫人说。

    “我明白。今日我来,并非来让将军为我入朝,也不想将将军卷入是非。”李恪朗声说。

    “那不知蜀王来此,到底何意?”秦夫人疑惑地问。

    江承紫也一头雾水,这家伙不是来求秦叔宝帮忙的么?不是来落脚于将军府的么?她瞧着李恪,李恪便也看了看她。

    然后,他转过视线,很认真地看着秦叔宝夫妇,说:“弘农杨氏祖宅危机四伏。实不相瞒,突厥人想要灭掉阿芝,毁格物院。我因此冒险带阿芝翻山越岭从迷途山走小道入长安。然而,我如今身陷弹劾一事,恐不能照顾阿芝周全,反而连累了她。因此,我思前想后,便寻思着求秦将军与秦夫人代为照看阿芝。”

    “你说什么?”江承紫一听,他这是要将她放在这里,独自一人去面对那些明枪暗箭。

    “你在这里,我比较放心。”李恪耐心解释。

    “你说过,凡事你我并肩,如今,怎可背信弃义?”江承紫火了,很是固执地看着他。

    “我,我带着你不方便,很累赘。”李恪有些无奈。

    “累赘?我杨氏阿芝是你的累赘?”江承紫知晓他不是这个意思,但这时刻就是要这样无理取闹。

    李恪不知如何跟女子打交道,尤其是这样胡搅蛮缠的。他只能连连说没有那意思。

    “阿芝,你也别争了。那弹劾的事,我听说了。对蜀王来说,小事一桩,无关痛痒。”秦夫人看两人争执,不由得暗叹。

    这蜀王是想护着这女孩,这女孩却想着与他并肩作战,这真像是当年的自己啊。三郎每次出征,她都女扮男装尾随而去。因此,她决定帮李恪一把。

    “可是——”江承紫想到李恪一路上心事重重,又想到在入城时,遇到柴令武时,柴令武的那些话语。

    “阿芝,我实话告诉你吧。你这位未来夫君,把你领到长安。这才想起来了不好与你交代。”秦夫人说。

    江承紫听得没头没脑的,便问:“不知夫人此话是何意?他要交代什么?”

    “难道你这未来夫君没与你说起?”秦夫人伸手掩面,一副吃惊的样子。

    “秦夫人——”李恪心中预感,这位秦夫人可是最讨厌三妻四妾什么的。如今恐怕就是要戳他痛楚了。尽管他真没干啥啊。

    “我铁面无私,你别指望我嘴下留情。”秦夫人摆摆手。

    江承紫一头雾水,只瞧着两人。秦夫人看她模样,便耐心解释:“你这准夫婿家里还有个侧妃哟。如今他在我这里许下这般海口,那得先处理处理那侧妃啊。”

    “侧妃?”江承紫一听,整个人顿时都不好了,横眉冷眼瞧着李恪很是平静地问,“侧妃哟?”

    “阿芝,我,你听我说——”李恪慌了,连忙要解释。

    秦夫人上前一步挡在李恪面前,说:“速速去把你那侧妃处理一下。否则,别想接近阿芝。”

    李恪正要解释,看秦夫人向他使眼神,顿时明了秦夫人是用这事情来帮他,虽然这下手未免太黑了点。

    “阿芝,好,我去处理妥帖再来向你解释。”李恪咬了咬牙,就让阿芝不痛快几天吧,总比她跟着自己去冒险要强。

    江承紫心里想到他居然有侧妃,指不定还那啥啥啥了。这边厢说多爱她啊,爱得不得了。原来特么的家里都有侧妃了。

    靠靠靠!解释个毛啊。

    江承紫一想到心里就来气:爱去哪去哪,懒得理。

    因此,她一言不发,只坐在蒲团上,看也不看他,任由他走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