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四百九十七章 落脚地

正文 第四百九十七章 落脚地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江承紫撇撇嘴,伸手将他手中的符牌抢过来,看了看,果然是将军府字样。

    “果然是左卫大将军家的。”江承紫将那块缀着璎珞子丢还给李恪,将另一块小些的牌子看了看,上面雕刻的是她这个护卫的姓名职务。

    “咦,竟然还是个小将军呢。我说,这年代将军也太泛滥了吧?”江承紫将那块牌子收入怀中。

    “哈哈,是啊。你看看这长安城,指不定丢块石头砸中的就可能是将军呢。”李恪轻笑。

    “京城之地,天子脚下,自是不同,就连乞丐都可能有七弯八拐的亲戚是朝中要员呢。”江承紫说笑,便问,“我们这是去何处?”

    “我是秦三公子,自是回三公子的府邸。”李恪一副天经地义的样子。

    江承紫撇撇嘴,低声说:“跟我,你还卖关子。”

    “阿九,你现在是秦三公子的护卫,不可没大没小。”李恪一本正经。

    江承紫与之斗嘴:“嗤,好歹我也是个小将军。”

    “哈哈,你也说这京城之地,将军多如牛毛。”李恪笑了。

    江承紫正要说话,迎面来了个人,骑着一匹枣红马,慢悠悠的如同散步。因逆着日光,沿着窄窄的街道慢吞吞过来,在升平坊门口那边就停住,一直在往这边打量。

    我靠,那不是柴令武么?

    江承紫眼看柴令武就要喊她,立马翻身下马跑到柴令武跟前,拱手拜道:“小的见过柴公子。”

    柴令武本来是出来转悠转悠,考察一下江承紫提出的公共马车的可行性。他这一路走街窜巷的,把长安的三十多条主街道都走得差不多了。却不料一抬眼就瞧见从延兴门进来的两人。

    起先,他只觉得那牵着马走在前头的人很像是李恪。后来,他甚至觉得那护卫像极了阿紫。

    难道自己拉肚子几天,有点头脑发昏了吗?最近传来的消息是杨氏六房路上遇刺,三道官兵接到匿名情报说有突厥异端分子混入中原腹地,因此三道官兵齐集官道,联手灭掉了要刺杀杨氏六房的所谓山匪。

    但不幸的消息是蜀王遇刺重伤,于杨氏祖宅里修养,九姑娘在照顾,生死未卜。

    可是,这眼前的两人明明是他们啊。

    柴令武揉了揉眼睛,就那么勒住了枣红马,任由女扮男装的阿芝翻身下马前来打招呼。

    “总算有点良心,还能来打招呼。”柴令武看着走近前来的阿芝,心里想。

    “你,你怎么在这里?”柴令武还没从震惊中缓过起来。

    “回禀柴公子,小的陪我家三公子去为我家大将军采药。孙大夫交代的几味药,这几日正是好时节。错过这时节,就得再等一年。”江承紫说。

    柴令武更是一脸懵逼,一头雾水,呆呆地看着她,好一会儿才抓住重点,有点挣扎地问:“不是,你家将军是谁?”

    是啊,这孙大夫可以说是名医孙思邈,这采药也好理解。可是,她姓杨,目前她杨氏也没有什么大将军啊。若是李恪的话,他家也没什么大将军。

    “柴公子,你,你不认识我家三公子了?你却瞧仔细了啊。”江承紫很是淡定地说,然后还指了指在不远处牵着马的李恪,“那是我家三公子,左卫大将军秦叔宝的三公子。”

    柴令武“啊”一声,终于从懵逼中醒悟过来这两人在弘农杨氏放了个烟雾弹,这次是冒用秦家老三的名字偷偷入长安来处理弹劾一事的。

    “认识认识,怎么不认识呢。他穿开裆裤的时候,我就认识了。”柴令武带着笑迎上来,低声问,“三公子呀,你的药采到了么?”

    李恪拍开他的手,说:“别一脸贼兮兮的。”

    柴令武哈哈笑,说:“你小子冒这老三的名是想过的吧。这老三体弱多病,一直就在终南山那边别业养着。这长安城可没多少人认识那小子。”

    “不啊。我只是想要去见秦将军,用他儿子的名字好些。”李恪说。

    “我去,你这个节骨眼去见秦大将军?你真不怕乱?你可知这次弹劾你的事可大可小。人家一旦做文章,让人往深刻里想,你不死都要褪层皮。”柴令武撇撇嘴。

    “我怕什么?我就是去给秦大将军送药,报答他的救命之恩啊。我尚在襁褓,若非秦将军搭救我与母亲,我早就死在了太原了。送送药,别人还干涉?”李恪像是看神经病一样看着柴令武。

    江承紫听得一脸懵逼:这小子方才不是说要去秦三公子的府邸么?怎么这会儿是去秦大将军的府邸啊。

    “我靠,送药的事,我可以代劳。如今,你跟阿紫也可以去我那别院小住。即便有人瞧见,我们是亲戚,开裆裤就一起玩的人,没啥的。”柴令武立马说。

    江承紫也同意柴令武的说法,可是李恪摇摇头,说:“柴家现在更不安全,都知晓我与你关系颇好,指不定多少人盯着呢。”

    “那秦家就安全了?”柴令武反问。

    “这朝野上下,多少人跟秦将军有来往?”李恪反问。

    柴令武想了想,点点头说:“还真没几个。秦伯伯受了伤后,不上朝也不领兵,虽统领左卫军,却实则很少在管,左屯卫军的事务一直是副将在打理。秦伯伯几次请辞,陛下都没允许。也因为他的伤,一直在家静养,同袍都鲜少走动,更别提朝中之人。”

    “那就是了。我去给大将军送药,天经地义。何况,我离开京城前,早就去拜访过孙老。”李恪得意地说。

    柴令武已经无语了,他算是看出来了,这人在显示他智商的优越性。

    “你去吧去吧。”柴令武摆摆手,他不想跟这种人多说话。

    “好。告辞。”李恪毫不客气,翻身上马,勒住缰绳又转头瞧着柴令武问,“我说阿武,你不会没节操去告密吧?”

    “我去你——”柴令武想骂一句脏话,无奈想起人家李恪的阿爷那是当今天子啊。辱骂天子,即便天子是自己的舅舅,那也是死罪啊。所以,他硬生生地憋回了脏话,只瞧着江承紫嘱咐,“阿芝,你别跟着这家伙。他这人特坏,经常把人往沟里带。你此番入了秦大将军府,就找大将军夫人,在那边住下,别跟这坏家伙蹦跶了。过几日,你父兄入京,弘农那边处理一番。你再出来。”

    这摆明是为她着想。江承紫很是感激地应了柴令武。

    柴令武甚为惋惜地转身挥挥手,说:“去吧。谁让你喜欢这小子呢,好好的白菜,让这猪给拱了。”

    “阿武,你等着。”李恪恨恨地说。

    “你自己好自为之吧。别以为走小巷子,就不会遇见熟人,你装老三,好歹装得像一点吧。”柴令武翻身上马蹦跶哒地在他们前面走了。

    “真要去秦大将军府?”江承紫翻身上马。

    “目前这长安城,没有别处可去。何况我想去问秦将军一些事。”李恪回答。

    “那药材的事?”江承紫一边拉紧缰绳,一边问出心中纠结的事。

    “自然是真的。我离开长安之前,去见过孙神医,说过一味铁皮石斛,要在悬崖上去采集。我让云歌去找,自己去采集了。”李恪一甩鞭子,开始跑马。

    “我怎么没见着你去采?”江承紫不甘心。

    “在跟你上山之前的前一天,我上过山。”李恪回答。

    江承紫不再询问,只勒紧缰绳跟着他。马在路上奔跑。这长安城的街道不像是现代社会的马路,并没有多少人来往。再加上这里并不是主干道,两人跑起马来速度极快。

    不消片刻功夫,两人就来到崇仁坊。

    “陛下赐下的大将军府邸就在崇仁坊。但大将军是朝廷重臣,可临街开门,方便出入。”李恪解释了一下。

    江承紫对这种古代小区似的的格局并不陌生,家里有很多这种藏书不说。她前世里就是魔怔,就想着瞧瞧他住的长安城什么样子。她不仅找了许多古代典籍来看,还特地跑去西安瞧瞧。

    江承紫先叩门,门很快被打开,一个瘸腿的老者瞧了瞧,问:“请问二位找谁?”

    “我是孙神医的友人,受了他嘱托去为将军采药,今日带了药来。”李恪说着将手中装药草的篮子扬了扬,“这是我的名帖。”

    老者瞧了瞧,接了名帖去通传。两人在门口等了片刻,老者打开门引了两人进去。

    李恪与江承紫这才发现整个将军府虽大,但并不富丽堂皇。就连那座看起来很大气的厅堂,也没有什么华丽的锦缎去装饰。

    相反,整个将军府看起来很简朴,且家里伺候的仆人都是老人和残疾人。

    “秦大将军府邸所用的仆人都是残疾士兵或者士兵的家人。”李恪低声说。

    江承紫一听,心里一震,对传说中本就完美的秦叔宝跟是佩服得不得了。以前,爷爷也是极喜欢秦琼的故事,唱京剧也会唱那么一两段秦琼。

    然而,爷爷也是慨叹秦琼英雄盖世,却也逃不脱这天生的命运。一身的伤痛伴随了他最后的二十年光阴。那时,她也才知晓为何这大唐的历史上,鲜少有秦琼的名字。实在是这位一身伤痕平天下,拼尽性命换了盛世。却在这盛世只能与病痛争斗,最后敌不过命运。

    英雄陨落,总是让人伤感。

    江承紫想到秦叔宝的结局,心中不免感伤,便是叹息一声。

    李恪却是心有灵犀,知她一声叹息之意,便低声安慰:“莫难过,一切都不同了。”

    江承紫一愣,随后笑了笑,说:“是啊,我总是一叶障目。如今与从前不同了,如今呀,我来了啊。”

    “哈,是啊。一切都不同。”李恪也高兴起来。

    那领路的老头完全听不懂这两人所言,索性不听了,只领着他们往东厢房那边去。

    东厢房的桃花已落尽,院落里种植的桃树已落了果,桃树枝叶繁茂。

    “这一场雨果真是不同呢。你瞧瞧以前可怜见儿的桃儿如今都水灵灵的。”有妇人在笑。

    隔着桃树丛,江承紫瞧见穿着宝蓝色襦裙红色上衣的妇人在垫着脚查看树上的桃树,此番似乎正回头对人在说这桃树的情况。

    “这雨来得及时,确实贵如油。”有男子温和醇雅的声音响起,像是山泉汇入了山泉池里,干净清澈,却不尖锐。

    “将军,夫人,属下把人待来了。”那老者站在桃林外朗声喊。

    “好。”那妇人脆生生地应答。

    老者指着一条桃林小路说:“你们从这里进去吧。将军与夫人在这边歇息。”

    两人谢过老者,入了桃林。转过几棵桃树,两人才瞧见那妇人的面目。眉目如画,长眉入鬓,一双杏眼眸光亮。她此番没功夫看李恪二人,因她正手拿剪子在专心地修剪桃树枝条。

    而一位头发全白了的男子就坐在桃林旁的廊檐下,一张藤条摇椅,身上搭着绣着喜鹊闹梅的被子。他五官俊朗,剑眉星眸,脸色却异常苍白。不过,在这苍白的脸上有着温和的笑。他正温和地瞧着修剪桃枝的妇人。

    “见过大将军。”李恪拜见。

    “蜀王免礼,坐。”男子将眸光从那妇人身上收回来,指了指一旁的蒲团,声音温和悦耳。情绪波澜不惊,并没有因为突然造访的是蜀王李恪而有丝毫的慌乱与不悦。

    “多谢大将军。”李恪在一旁坐下。

    秦琼瞧了江承紫一眼,轻笑:“此番没有外人,这位姑娘也请坐下。”

    “大将军好眼力。杨氏阿芝拜见大将军。”江承紫上前对着秦琼一拜,便在另一张蒲团上坐下。

    那妇人一听是杨氏阿芝,便将手中的枝条一放,把剪刀一搁下,从石栏杆那边跳了过来,拍拍身上的土,一边在秦琼身边坐下,一边瞧着江承紫好奇地问:“咦?你就是杨氏阿芝?”

    “回禀夫人,正是晚辈。”江承紫恭顺地回答。

    妇人好奇地打量,便是笑着跟秦琼说:“这孩子模样生得极好啊,真是合我眼缘。”

    “多谢夫人喜爱。”江承紫很有礼貌地回应。

    妇人掩面笑,说:“可怜我生了三个儿子,却没一个女儿。我总是想,若是我生个女儿,得也是这般聪敏伶俐了。”

    “夫人,你可别提收阿芝为干女儿的事。”秦叔宝连忙阻止。

    妇人爽朗一笑,说:“将军莫要担心,我却是记着柴绍那家伙捷足先登了,才不让阿芝为难呢。”

    “多谢夫人体恤。”江承紫只剩下扮乖巧的份儿。

    “你呀,不必拘束,这将军府里没外人。那些仆从都是将军心腹,断不会乱说一个字。”妇人安慰一番,还不等江承紫说话,她又说,“这里留男人谈话,我带你去瞧瞧我那百草园子可好?”

    江承紫知晓这秦夫人是想要让李恪与秦琼单独说话,便站起身正要应答,李恪却是站起身来,阻止说:“夫人,不必如此。我所有的话语,阿芝皆可听。”

    秦夫人一愣,李恪便解释:“我身份不好,又处在风口浪尖。阿芝是我未来的王妃,是我的妻。我所有的事,都不该也不想瞒她。”

    “好,很好。”秦夫人喜笑颜开,看这少年是越看越顺眼。于是,她再次挨着秦琼坐下,又示意江承紫与李恪一并坐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