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四百九十五章 前夜

正文 第四百九十五章 前夜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江承紫心里激动,如同前世里第一次执行任务,听到那些被拯救的人们热泪盈眶地说感谢党感谢解放军一般。江承紫心里激动,觉得肩头责任重大。自然而然地涌起想要为这些弱者做更多的念头来。

    “你们吃红薯垫一垫肚子吧。”老妇人又热情地说。

    床上的小孩子黑不溜秋,长得不是很壮,一双大眼睛滴溜溜的转,看起来很世机灵。另外一个小孩子约莫一岁多,正啊啊啊地闹着要吃东西。

    “这小子饿得快。”老妇人不好意思地解释,然后拿出红薯菜叶粥喂给那孩子,孩子立马捧着碗呼哧呼哧地吃起来。

    “乡野小孩,没个规矩的。”老妇人憨厚地笑了笑,很是不好意思。

    “小孩子能吃就是福分,老人家不必客气。”李恪接话。

    老妇人点头颇为赞同,一边扶着小孩子手中的土碗,一边说:“确实是这样呢。不过,也是这朝廷好,九姑娘菩萨心肠。”

    “哦?此话怎讲?”李恪假意不知。

    老妇人将那小孩子吃完的土碗放到桌上,另一个三四岁的孩子立马过去舔碗。老妇人这才说:“你们是不知呀。若是换成前几年,这样的大旱,得要饿死不少人。可你瞧我家,四个孩子,我又腿脚不便,年老力衰,只有我儿子儿媳妇算作劳动力,但我家还能有吃的,不必吃土吃树皮。你们可知是为何?”

    “莫不是这红薯?”李恪指了指桌上的红薯。

    老妇人神情肃穆地点头,郑重其事地说:“是的。正是九姑娘带来这仙界作物,容易种,收得又多。之前,朝廷让我们村种植,说收回去一半,剩下的就归我们所有。朝廷还给我们钱作奖励。我那儿子拿铜钱换了米面,这一冬,我们一家,不说人人吃饱,却也是不挨饿。”

    老妇人说到后来神情得意,再度感恩戴德:“这九姑娘也真真是仙女下凡,这当今陛下也真是好皇帝。”

    “那是。正因为当今陛下是千古一帝,体恤百姓,为百姓着想。上天才会让九姑娘来辅佐陛下。这天下百姓吃饱穿暖,实实在在是当今陛下的天恩浩荡。”江承紫抓住机会为李世民歌功颂德。

    老妇人是乡野妇人,没过多的心眼,听江承紫这么一引导,立马就点头附和,马上拿了李世民跟前朝炀帝比。自然是跟随舆论将炀帝贬了一番。

    李恪有些不悦,也不会真的动怒,毕竟世家的舆论引导做得太好,所有的百姓都认为杨广是个不顾百姓的暴君。

    江承紫看他不太高兴,立马就转了话题,说:“这大旱也算缓解了,这前几天下了一场大雨。老人家也不必忧心春耕了吧。”

    “是呢,天降甘霖,是老天长眼。”老妇人千沟万壑的脸上绽放出舒心的笑容,“这样一来,春耕就有望了。”

    “那恭喜了。”李恪神情已平静,脸上和颜悦色。

    江承紫从没想到李恪对陌生人会如此友善。她一直以为他只有对他的朋友才会展开笑颜,露出轻松的一面。平素里都是不苟言笑,心事重重,冷面如冰。

    她坐在一旁讶异,老妇人却又忧心起来,说:“虽说旱情缓解可以春耕,但朝廷先前就派人来讲解,说大旱之后,可能会有洪涝,也可能会有蝗虫作祟。这老百姓就是看天吃饭啊。”

    老妇人说完,长长地叹息一声。

    “老人家,莫要担心啊。我听闻朝廷派人讲解如何预防蝗虫,击杀蝗虫幼虫按斤两去换米面呀。”李恪说。

    老妇人听到这事,立马将头点得跟鸡啄米似的,激动地说:“是呢。我听说这蝗虫预防是格物院做的。这格物院可是朝廷新机构,专门为老百姓着想呢。这格物院首席就是九姑娘的兄长。这九姑娘啊,就是个神仙般的姑娘。”

    李恪不由得看了看江承紫。江承紫倒是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老妇人继续说:“前些日子,工部还派了人查看这附近的水渠河流。这陛下啊真是个好陛下,是真正地在为我们老百姓着想。”

    “我久居长安,曾听人论起陛下,说陛下曾说‘百姓如水,朝廷如舟,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天下,应以百姓为本’。”李恪说着还煞有介事地拱起手来,又为李世民歌功颂德。毕竟消除一个舆论最好的方法就是制造另一个更厉害的舆论。

    老妇人听得激动,说:“我乡野村妇不懂大道理,也听不太懂。不过,陛下说以百姓为本,这真是万民之福。”

    “我也这样认为。”李恪附和。

    正在这时,屋外柴扉“吱呀一声响,有带着长安口音的男子在喊:“阿娘,陈伯说有贵人来我们家投宿,你怎么的还没生火做饭?”

    “是我儿子儿媳回来了。”老妇人一边对李恪说,一边站起来,抱着那不会走路的小孩子,就应声,“妞儿饿得很,五娃子也没午睡,我这也忙不过来。”

    “娘,你就节约,也不点个灯,黑灯瞎火的。”女子笑着推门进来。

    江承紫瞧见那女子作普通的农妇打扮,约莫三十多岁,身体壮实,面容普通,神情里有农人特有的安宁与朴实。

    “见过两位郎君。”那女子略略一拜。

    “大嫂莫要客气。”李恪与江承紫也起身还礼。

    “我娘腿脚不便,年岁也大,带着孩子也不好招呼两位,怠慢了。”女子十分客气。

    “大嫂此番见外。我与堂弟年岁虽小,但这年月谁不是经过乱世的,没那么娇气。”李恪语气恳切。

    女子哈哈一笑,对随后进来的男人说:“阿财,你看看,读过书上过学的人就是会说话。”

    “嘿嘿,以后也让我们的孩子上学去。”阿财摸了摸自己的脑袋,笑容颇为憨厚。

    “见过阿财兄。”李恪拱手行礼,江承紫也跟着行礼。

    阿财摆摆手,说:“莫客气,莫客气,不必行礼。”

    “是。”李恪应声。

    阿财便说:“我刚与我家里的去田里翻地了。这春日,正是青黄不接之时,家里也没什么好招待的。今晚,可能要委屈二位了。”

    “阿财兄太客气。能给我与堂弟一方屋舍遮风避雨,不被野兽惊扰,亦是大恩了。”李恪言辞恳切,双手奉上一贯铜钱。

    阿财一看,大惊失色,道:“杨老弟太客气,你这钱是万万使不得。我家徒四壁,有的也只有红薯与马铃薯作充饥之用。你如此举动,我怎么敢留你们在此呢?”

    李恪一听,笑道:“阿财兄仗义,我亦不多做作。不过,我们吃几个红薯即可,你们就不必再另行去安排什么了。”

    “杨老弟,我省得,这晚饭不归我这男人安排,我屋里那自有安排。”阿财很骄傲地说。

    “阿财兄好福气。”李恪夸奖。

    阿财哈哈笑,然后点了一盏幽幽的油灯,引了两人到一间堆柴火的杂物间里。那有一张木板和两条长凳子搭成的床。

    “就委屈二位了。好在这木板结实,也足够大,我去为两位找被褥。”阿财放下油灯。

    江承紫阻止,说:“阿财兄不必去找。我们背篼里有被褥。先前,我与堂兄一并到山中采药,这被褥御寒衣物都有带。”

    “好,好。那我就不麻烦了。”阿财说。

    “多谢阿财兄。”江承紫施礼。

    “莫要这般多礼了。菊香在做晚餐,我且先去洗洗。”阿财不好意思地说,“一股子汗馊味。”

    “好。”李恪回答,那阿财径直就走出去了。

    江承紫则是打开包袱铺好床铺,李恪看了看床铺,想到这几日单独相处,那种强烈的*,便说:“这虽是乡村野不能掉以轻心。今晚,你睡,我守着。”

    江承紫一听,也没多想,只觉得是这个道理,便自然而然地说:“也像在山里那样,我们各守半夜好了。”

    “不用。你睡,都我来守。”李恪说。

    “那怎么行?不日就要回长安,那么多明里暗里的贼人在等你。你没休息好是不行的。照理说,都该是我来守整夜的。”江承紫很严肃地说。

    “行,就依你。”李恪看她那神情,知晓她决定的事,定然不能改变,便无可奈何地答应了。

    两人铺好床,过了好一会儿,阿财喂了猪,又给几个孩子洗了澡。菊香才来敲门喊吃晚饭。

    菊香与老妇人都在厨房喂小孩子,这堂屋里便只有阿财与江承紫、李恪。桌上摆了红薯,菜叶米粥,还有一盘子豆腐,一碟子黑不溜秋的也不知是啥的东西,阿财说是豆腐的蘸料。

    “二位吃一些充充饥,家里也没啥好招待的。”阿财招呼两人吃饭。

    “阿财兄太客气了。”江承紫看着桌上的饭菜,知晓这是这农家最好的饭菜了。

    “都是乡野之食了。不过,菊香的豆腐做得很好吃。”阿财指了指那一碗白嫩的豆腐。

    李恪尝了一口,点头赞叹道:“嫩、滑,确实很好。”

    阿财颇为高兴,还说等日子太平了,他跟菊香准备做些豆腐脑去长安城里买,赚点小钱。

    “就这手艺,或者会赚大钱呢。”江承紫也吃了一口。不知是这蘸酱好,还是这豆是纯天然无污染的,总之这乡野农妇做的豆腐真是嫩白可口。

    “嗨,小郎君莫要取笑了。”阿财摸了摸脑袋。

    江承紫却是想到柴令武要开酒楼的事。这酒楼菜式,如何也不能少了豆制品。于是,吃完饭后,江承紫便与那菊香攀谈起来,才知晓菊香的父亲以前是乡里给人摆酒席的厨子,最初是在沧州,后来一家逃乱来到长安。

    “别的没学会,只学会了做豆腐了。”菊香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大嫂这手艺好。待我回了长安,询问我那朋友,若是他酒楼里请人,我为你举荐一二。”江承紫说。

    菊香夫妇一听,立马是再三感谢。

    “不过,我也不敢保证。毕竟不是我本人开酒楼。”江承紫又说。

    “我们省得。”阿财连连说。

    说了一会儿话,江承紫与李恪打水洗了脸,回屋睡下。

    照例是江承紫先睡,李恪守上半夜。江承紫拉上被子之前,再三叮嘱:“你记得叫醒我,不许不叫醒我。”

    “好。”李恪看着她明亮的眼睛,越发觉得跟她共处一室很是煎熬。

    “不许反悔。”江承紫脆生生地说。

    “不反悔。”他声音很低,像是宠溺女儿的父亲。

    “嗯,我睡了。”江承紫盖上被子,闭上眼睛,她确实也是累了。不过,她告诫自己不可睡得太沉,这已经很接近长安了,大约还有一天的路程就要到长安了,李恪必须要好好休息。

    “好。”李恪拉了个小凳子倚靠在门背后,从没封严实墙缝隙看着外面的天空。大雨过后的天空,繁星满天,像是近在尺咫似的。

    “阿紫,不知让你这样小就回到长安是对还是错。可是——”他深呼吸,周围是带着柴草气息的冰凉空气,“可是,我想你在我身边,总是对的吧?”

    他看着天,觉得自己对未来其实还是没有把握。

    因为一切都与前世不太一样,一切似乎在按照前世运转,但却又总是超过预想。

    那种未知让他欢喜,欢喜自己的命运可能改变;但同样也让他觉得害怕,害怕一个不小心,再万劫不复,护不住她。

    失去她,一次,就够了。

    他看着床上睡熟的她,泪湿了眼眶。

    他坐在那里多久,他自己也不知。说实话,他根本没有想过要叫醒她,于是他只坐在那里,想那些过往。若是那些弹劾他算计他的人知晓他在这个节骨眼上根本没有想着怎么对付他们,而想的是儿女情长,会不会受到莫大的刺激?

    他想到这里,便是轻轻笑了。

    江承紫就在他的轻笑里醒来。因先前告诫过自己不能睡得太沉,所以在醒来时,她一下子就翻身而起,穿上鞋子跳下床,披上披风就呼啦啦蹦跶过去,低声说:“阿念,我睡醒啦,该你去睡了。”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李恪一脸懵逼地看着江承紫。

    “快去睡。”江承紫将他身上的披风拉过来裹在身上,将他从凳子上推起来,说,“该我来守了。”

    “哦。”他还是晕乎乎的。

    江承紫催促再三,他才上床躺下。

    “好好睡觉,回到长安就要战斗了。”她低声说。

    李恪“哦”一声,很是乖巧。

    他愿意听她的话,即便她说的是错的。嗯,她说的从不会是错的。

    他裹紧被子,乖巧睡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