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四百八十六章 入长安(四)

正文 第四百八十六章 入长安(四)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李恪也瞧见那些人走山路的姿势,“嗯”了一声,说:“他们擅长马上作战。也没这种山给他们练习。自然狼狈一些。不过,不能轻敌。”

    “知了。”江承紫嘟了嘟嘴,她可是最不会轻敌的哟。想当年

    好吧,江承紫还是打住想当年,很专业地挪动视野,瞧那些人的动向。那些人似乎在向另一处悬崖那边靠近。

    江承紫转了个角度继续瞧,只见枝蔓缠绕,藤条摇拂,那悬崖峭壁也是瞧不清楚到底有什么让这群人趋之若鹜。

    “能过去么?”有人问。

    “我看靠我们自己怕不能。”有人竖起拇指在目测距离。

    “拉着藤条荡过去,应该可以吧。”另一人不确定地询问。

    “这枝藤缠绕,藤条摇拂,很是危险。稍有不慎,就会坠落山下粉身碎骨。”那竖起拇指的人说。

    众人不再说话,都齐刷刷地望向一个络腮胡子男子。江承紫只瞧得见那个男子十分魁梧,看侧脸像是一个二三十岁的男子。

    不过,江承紫对古代男子的岁数总是瞧不准确。

    那人瞧了瞧,便说了几句古怪的话语。他身边的几个人立马拱手应答,也说的是古怪的话语。江承紫听不懂就问旁边的李恪:“这是突厥语?”

    “是。”李恪回答,却已在转角度比划,如同狙击手在找伏击地点似的。

    “他们说什么?”江承紫很是好奇,尤其是瞧着那男子身边的四人将手放在嘴里,吹了一声口哨。

    “他们要让大雕飞入那洞中,抓白凤鸟。”李恪说。

    原来如此。

    “不过,这白凤鸟也真是厉害,选的这地形,莫说是人不好过去。就是雕或者海东青也是很容易被树藤缠住。”江承紫说了自己的观点。

    李恪轻笑,低声说:“阿紫,为夫为你演绎一下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如何?”

    “呸,没正经。”她撇撇嘴。

    李恪无声笑了,笑得特别开心。然后,他从背篓里拿出灵巧的弩弓,瞄了瞄距离。

    “风走坎门。”他喃喃自语。

    江承紫黑了一张脸,这家伙莫不是要用这弩弓射杀敌人吧。弩弓威力是很大,但对方有大狗,人数众多,而且还有猛禽。贸然行动会打草惊蛇,让自己立于危险境地。

    “你要射杀那些人?”江承紫问。

    “擒贼先擒王。若要知晓他们的目的,就要将那人擒住。”李恪指了指那人络腮胡子的男子。

    “你先别动。我们得好好配合。你瞧他们身边的那些大狗,个头很大,样子凶狠。”江承紫说。

    那些大狗真的像是凶狠的藏獒。哼哼,回头得提醒李世民好好防备一下吐蕃这玩意儿。

    江承紫一边哼哼,一边从背篓里拿出弓来。

    “这弓不够硬,怕杀不了。”李恪蹙眉。

    “你要不试试看,我用弓箭?”江承紫凑在他耳边轻笑。

    开玩笑,上辈子她可是从小就被爷爷拖着去练习射箭的。爷爷还很得意地说他年轻时候是神射手。后来江承佑等一帮纨绔有个骑射俱乐部,天天自鸣得意。她瞧不得他们那副小人得志的嘚瑟样,趁休假,就去俱乐部把他们一窝端了。

    那时,云天骑射俱乐部的一干人都在哀嚎,禁止江承紫入俱乐部范围。后来,有一次执行任务,弹尽粮绝,她还自己做过简易弓箭射杀敌人,抢夺武器。

    在这个时空,她平素也只是练一练,并没有真正施展过百步穿杨。如今,她倒真是跃跃欲试。

    李恪只觉得她吐气如兰,温热的气息在耳际,弄得他心猿意马,整个人倏然望旁边挪出了两个身量的距离。也弄出了些许动静。不过,好在因为白凤鸟的缘故,这边有大批的鸟类集结在那洞口与这边一干人等对峙,动静颇大。所以,那些人也没发现这边的动静。倒是其中一只皮毛发黑的大狗朝着这边叫了几声。

    “你怎么了?”江承紫不知李恪心思,只为他方才的行为觉得奇怪。

    李恪摇摇头,扯谎说自己可能没休息好。江承紫则说那尽快解决这里的事,好好休息一番再启程。

    他点点头,告诫自己收敛心神,更是将手中的弓弩瞄准了中间那个男子。

    “我先来。”江承紫换了几个角度,看了几个可能的击杀的角度,轻轻舞了舞手中的头带,又默默计算了一下树枝遮挡带来的偏差。

    然后,她一侧身,一箭出,一人应声倒下,瞬间栽落悬崖。其余几人一下子拔剑围住那络腮胡子,另外几人也在喝:“是谁?”

    江承紫毫不犹豫,“嗖嗖嗖”以极快的速度连发了三箭,皆射中了那余下的三名护卫。这弓不是硬弓,不需要千金之力。因此,射出的威力并不巨大。但那群人站在半山腰的悬崖边,中箭之后无一例外栽落山崖,粉身碎骨。

    “在那边。”有人喊。

    江承紫与李恪却已以极快的速度换了位置。刚落在一棵大树后,那些重弓箭就纷纷落在他们刚刚蹲的地方。

    “这些人箭法极好,还用的是极好的弓。”李恪说。

    “他们在明,我们在暗。不怕。”江承紫用唇语说。

    江承紫作为优秀的利剑,唇语这种无声交流是必定会学的。而李恪作为她想要竭尽全力想要守护的人,前世里的江承紫就将这唇语作为一门课程全数写成书教给了李恪。

    李恪在她过世后,将她的绝学尽数学完,然后焚烧。

    因此,两人此番使用唇语交谈倒没有任何难度。

    “小心那些狗。”李恪提醒。

    是的。他们在密林里,海东青与大雕不足为惧。但那些个头巨大的狗却能在密林间奔跑,甚至可以撕碎他们。

    “横竖不过是畜生。”江承紫嘴上鄙夷,但心里还是发憷,整个人嗖嗖嗖就往树上攀。果然那些人放开了大狗,命令六七只大狗径直追上来。

    李恪三连发弩弓,嗖嗖嗖三箭而去。弩弓射速低,但力道巨大。三箭击中领头的大狗,那大狗却好生了得,还是窜上山来。

    江承紫又是对准那大狗的脑袋一箭,才让这大狗滚落在地上挣扎,随后翻在一旁的藤条上蹬腿不动,风中飘散着浓烈的血腥味。

    而余下的几只大狗围在那树下吠着,凶相毕露恨不

    得将二人撕碎吞下去。

    “怎么办呀?他们像是在围猎似的,等下子,那些垃圾要上来击杀我们了。”江承紫笑着问李恪。

    “你还笑得出来?”李恪撇撇嘴,也是没紧张。

    “我自是笑得出来啊,这些畜生未必能追得上我?”江承紫反问。

    李恪见识过她的速度,觉得她这是实话,便很厚颜无耻地说:“确实是追不上。不过,你不会扔下我不管的。”

    “哈哈哈。”江承紫一点也不矜持,然后拈弓搭箭,对准其中一只狗射了一箭。那狗脑袋中了一箭,狂跳几番滚落山崖。

    “我的箭法如何啊?”江承紫笑嘻嘻地问。

    “嗯。比起为夫来,还差一点。”李恪朗声回答,抬手也是一箭,却不是射的大狗,而是射了飞近了的一只雕,将左边翅膀根部射了个透。

    “呀,这真是好手段,想要将我们逼迫下去。”江承紫啧啧地说。

    李恪手中大镰刀用力掷出,径直将那只大雕的翅膀砍下一只。那只大雕发出哀鸣,扑腾而来。李恪闪身快速跳到另一棵树上。

    “你选的这个,甚好。”江承紫在他镰刀用力掷出那刻,已再度发出三箭,皆是对准雕背上的人。先前,那些人想要去对面的山洞里逮住那只罕见的白凤鸟,想出的办法就是用大雕作为交通工具,让御鸟之人飞过去抓住那白凤鸟。

    如今,情况有变。那人御鸟来与地面上的贼人打配合,想要将他二人逼迫下树。

    “哪能让你如愿呢!”江承紫看着三箭皆入了那人的要害。那人原本见自己所乘的大雕遇袭,连忙要跳到另一只大雕背上。江承紫趁机给他三箭,让他来不及跳上去,就径直坠落山崖。

    干掉空中势力,江承紫与李恪连忙越过数棵树。那些大狗以及那些人又不遗余力地追踪。

    “这些蠢货。”李恪轻蔑地说。

    两人停歇在一棵参天大树上,大树枝繁叶茂。而那些失去同伴与主人的雕与海东青从白凤鸟巢穴所在的山洞向这大树这边集结,用巨大的翅膀扇出大风,撞击树冠,想要将二人击落下去。密林之间,大狗穿梭而来就在树下狂吠不止。

    那些百步穿杨的弓箭手射出漫天箭雨。随后,手持大刀的十人跳将过来,准备击杀二人。

    “你二人是何人?”那络腮胡子的男子被七八个团团围住,用生硬的洛阳口音询问。

    “打猎的呀。”江承紫朗声回答。

    “打猎的?你哄谁呢?”那人不悦地说。

    “我哪一点不像打猎的呀?”江承紫笑嘻嘻地问。

    那人不再理会,只冷冷地说:“将这二人杀了,剁碎喂狗。”

    “哎呀,这天上地下,合围攻击,我好怕被剁碎喂狗啊。”

    江承紫啧啧地说。手中却不怠慢,拈弓搭箭瞄着指那络腮胡子的男子,但却只是瞄来瞄去就是不发,弄得众人都很紧张。有人甚至恨不得对那笑嘻嘻的少年说一句:“有话好好说。”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