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四百八十四章 入长安(二)

正文 第四百八十四章 入长安(二)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江承紫很是好奇这偌大的山林飞禽们的头儿是什么鸟类,但李恪却对此似乎恨不感兴趣,只狐疑地瞧着云歌,问:“哦?借道的事没问题?”

    云歌被看得心里发憷,拿起翅膀掩面咳嗽两声,才回答:“没,没问题。它们说从未见过这样懂礼数的人呢,进出山林还懂得拜山头。”

    “胡扯,拜山头这种话,能是飞禽所言?”李恪很鄙夷地扫了云歌一眼。

    “我,我这是转达它们的意思。”云歌争辩。

    李恪也不多跟一只鸟计较,只说:“若是帮你这差事办得顺利。等回到长安,我就将你喜欢的那颗夜明珠赏赐给你。”

    云歌一听,立马拍着翅膀,连连谢恩。

    江承紫对鸟儿属性不熟悉,只好奇一只鸟居然有俸禄,难道这俸禄是它喜欢的食物。而且它还喜欢夜明珠。对它来说,又不能吃又不能戴,更不可能换成钱买田买地呀!

    “你的俸禄是啥?”江承紫冲它挥挥手。

    “珠宝,黄金。”云歌很得意地说,“等九姑娘到长安,我带你去瞧我的宝库。”云歌很高兴地说。

    “莫废话,天已亮了,即刻启程。”李恪催促云歌。

    云歌耸耸翅膀,扑腾两下翅膀飞出一段距离,回头说:“这边。”

    “下来。”李恪严肃地喊。

    云歌立马停歇在他的肩头,很是警觉地问:“公子,可是又什么情况?”

    “你这样飞着,倘若被旁人瞧去,不好。”李恪说。

    “正是这道理,这几日,你也辛苦了,你站在肩头就好。”江承紫也同意这种说法。

    云歌想了想,也同意了。于是,它就站在李恪的右肩上,还不忘多嘴一句:“公子,我可比二黑轻多了吧。”

    “二黑会捕猎。”李恪面无表情地打击云歌。

    “我,我是有智慧的鹦哥,我只吃熟食。”云歌反击。

    “那你能自己生火?”江承紫跟它攀谈。

    云歌顿时被说话,只哼了一声,说了一堆听不懂的古话还引经据典,大约是宁死不就,也要保持高洁的品质,绝不茹毛饮血。

    “吵死了,闭嘴。”李恪淡淡地说。

    云歌乖乖闭嘴,偶尔说话都是指路。

    行了约莫一小时,一行两人一鸟才见到了一处树林茂密的沟壑地带,林深茂密,掩映了一条小道的入口。

    “就这里上山。”云歌说。

    “侦察能力不错。”江承紫看了看这山脉走向,这地方是沟壑形成的。若要入山,沿着沟壑是最容易的,尤其是干涸了的沟壑。

    “多谢夸奖。”云歌回头对江承紫说,还用翅膀摸了一下发型。

    江承紫“噗嗤”一笑,只觉得这云歌越发神奇,竟也不知是怎样的一只鸟,李恪是用了什么方式将它驯成这样。

    “少废话。”李恪警告云歌。

    云歌立马转过头去,严肃地站在李恪肩头。两人一鸟,就于天明时分入了迷途山。

    迷途山高不见天,迷雾缭绕,树林茂密。

    江承紫对于野外生存本来轻车熟路,但还是被这古代的大山所震撼。一路上各种飞禽走兽让人眼花缭乱。沿着干涸的沟壑行路也并不轻松,常常有绝壁断崖。好在江承紫与李恪两人都是个中佼佼者。

    行了约莫半小时,已入了深山。树林茂密,雾气涌动,光线暗淡许多,但偶尔也有日光穿过树林,投射下来,让人感觉到几丝温暖。

    “稍等。”在一处沟壑拐弯处,云歌压低了声音说。

    江承紫脚步一顿,只听有鸟儿扑腾腾飞起,像是被什么惊飞了似的。李恪眉头微蹙,问:“有何异常?”

    江承紫没自作多情地答话,李恪这句话显然问的是云歌。

    “山中之鸟有大麻烦。”云歌很严肃地说。

    “什么麻烦?”

    “我不知。它们惊慌失措,像是遇见了什么可怖事。”云歌想了一阵子,才将这句话说清楚。

    “我也听见了,它们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可是我不懂鸟语,听不懂喊的什么。”江承紫为云歌作证。

    “可听见它们喊的啥?”李恪询问云歌。

    云歌听了听,才说:“只听见一句,外敌来袭。”

    李恪不再问,想了想,说:“没我的命令,不许擅自行动,你现在开始就在前方引路,我们去看看所谓外敌。”

    “是。”云歌得了命令便扑腾翅膀飞起来。

    李恪和江承紫不再像之前那样行路,而是两人都开始在这山间奔跑,纵身穿梭在树林之间,朝那群鸟惊慌乱鸣处跑去。

    跑了大约半小时,江承紫也不觉得疲累,心里感慨:若是前世里,自己有这种速度与体力,那就有很多战友不会白白牺牲了。

    云歌忽然停住,扑着翅膀说:“公子,九姑娘,你们看那边。”

    随着云歌这一声,江承紫便瞧见似乎近在咫尺的山峰那边,一群鸟儿来来回回惊慌失措,而在鸟儿的前方,有巨大的四五只黑鸟在来回盘旋,还有两三次白色的鸟。这些巨鸟不是一个品种,但五一例外都是体型庞大,有锋利的爪与铁钩一般的喙。

    “猛禽。”江承紫说。

    “似乎是雕。”李恪看得不分明。

    “不,那三只是雕。另外的五只不是。”江承紫一眼就认出来,那四五只是海东青,以前爷爷曾驯养过一只,她一直不喜欢。这眼前的海东青应该是训练有素,它们的腿上都绑着红线。

    “这山里竟然有此种猛禽。”李恪作为一个铁血的军人,作为贵族皇子,对于猎杀或者驯化猛禽都特别感兴趣,此番看到这么多猛禽同时出现,顿时兴奋起来。

    “不,这些外来的。”江承紫说。

    “是,这些不是山里的。山里没有。”云歌也吓得瑟缩发抖,躲在李恪身上的背的采药背篓里,闷闷地出声。

    江承紫不等李恪询问,便说:“这些鸟都带着标识,那五只稍微小的带着红线。那三只大的腿上是银环。这显然是人为驯养。人为驯养,齐齐出动,很可能是他们的主人默许他们行动,又或者它们的主人有危险。”

    江承紫刚说完,李恪眸光一凌,拉住江承紫往一棵大树旁一带,噤声道:“有动静。”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