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四百八十一章 原来

正文 第四百八十一章 原来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所以,你是让舒敏来找我快回来收拾包袱回长安?”江承紫擦干泪,与李恪相对而坐,对之前的乌龙事件做出这样一个疑问总结。

    李恪点点头,不悦地说:“这舒敏做事越发不妥帖了,一会儿罚他俸禄。”

    “嗯,多罚点。最好罚个半年。”江承紫也点头同意,而且她知道舒敏就在门背后。

    “九姑娘,蜀王,手下留情啊。”舒敏刚回来走到门口就听到两人在商议要罚他俸禄,立马进入正厅来哀嚎。

    “你最近办事能力下降了,还想要拿俸禄么?”李恪扫了他一眼,不悦地说。

    “回禀蜀王,属下听你的吩咐,以最快的速度去找九姑娘,刚转过拐就瞧见九姑娘了”舒敏跪地辩解。

    “不要多说,暂且定下罚俸之事。”李恪一挥手,“待此番能立功的话,将功折过。”

    这话就是有转圜余地了。昔年的蜀王说一不二,哪里来的戏谑与转圜余地呢。如今与九姑娘在一处,蜀王越发有人情味了。

    舒敏内心喜悦,这便连连称是,欢喜地说:“属下定然办好事情。”

    “嗯。你且去收拾一番,朝廷催促得紧,明日一早就启程。”李恪说。

    “是。”舒敏转身离开。

    江承紫托腮瞧着英俊的少年,笑着问:“你是不是有什么别的主意?”

    “嗯,如何这般认为?”李恪眉目一展,他确实有别的打算,但还不曾对任何人说过,这家伙如何就知道了。

    “你方才与舒敏说话,我瞧见你那神情有恶作剧的成分。”江承紫懒懒地说。

    “有吗?”李恪摸了摸自己的脸。

    “在我的时空,有一门学问叫‘微表情’,即通过人细微的表情变化窥伺内心。你方才虽与舒敏随心所欲地说话,但那一闪而逝的表情亦表明你心中藏着小得意。”江承紫得意地说。

    李恪来了兴趣,便缠着江承紫要说一说这微表情。

    江承紫摆摆手,表明还得说说今日所见所闻之事,毕竟如今是非常时期。李恪撇撇嘴,也没反对,便率先说了今日送了杨清俊一家出弘农杨氏,也命人沿途秘密保护。

    “我瞧着那杨清俊不是个安分的。在长安,怕迟早惹出祸端。”李恪总结。

    “等这阵子的事忙完,让他知难而退,或者找别的事情给他做就行。”江承紫也觉得好高骛远心胸狭窄的杨清俊实在不适合在官场混,还是躺在父辈的庇荫下比较稳妥。

    “就依你。”李恪点头。

    “我听舒敏说你去了族学院,可有什么发现?”江承紫径直询问最关心的事。

    “那边的发现都是细枝末节,并不能指出什么实质的情况。不过,可断定早就有人想要谋算弘农杨氏。”李恪蹙了眉。

    “若是族学院都被伸手了,那这深宅大院怕也有牛鬼蛇神。”江承紫叹息一声。

    “这是杨氏的事。”李恪轻声说。

    江承紫略略点头,说:“我也是这意思。杨氏的事就让杨氏家主自己来处理。只不过,不知他这个扬州刺史在此地停留太久是否会对扬州有损。”

    “你别瞎操心,谋算人心,挖坑埋人,你大伯父是行家里手。”李恪伸了伸懒腰。

    江承紫“噗嗤”一笑:“真不是你是夸人,还是在损人。”

    “自然是在夸人。”李恪一本正经地贫嘴。

    江承紫掩面笑了一阵,便又将今日在老夫人那边的所见所闻都与李恪说了一番。李恪听完后,仔仔细细地看着江承紫,一言不发。

    “怎了?”江承紫看他神情颇为疑惑,连忙询问。

    “多谢。”李恪忽然郑重地说。

    “多谢什么?”江承紫一头雾水。

    “我母亲不问世事,吃斋念佛,这么多年,就是想祈求我母子平安,祈求外祖母平平安安。如今,若你对你大伯父这一番指点,足以为大唐解决又一大祸患,还能接回我祖母。”李恪说到后来,声音略哽咽,瞧着她的眸光越发炽热。

    “你,你也知道根据历史来看,义成公主本来就是罪魁祸首,你的外祖母本来就是会被接回来的。”江承紫有点不好意思,垂眸瞧着梨花木案几好看的花纹。

    “阿紫,此一世彼一世。这一世,与前世以及你熟知的历史都有太大的出入。”李恪很严肃地说。

    江承紫对历史并不太了解,对于大唐也只是因为李恪才了解了一些。而对于前世里的事,她只是记得梦境里支离破碎的片段。因此,她并不知道这段历史到底有没有偏差。

    不过,连红薯与马铃薯都弄出来了,制盐也提前了一大截。这大唐应该不是历史上记载的那个大唐了吧。自己或者就是蝴蝶效应里那煽动翅膀影响了整个历史进程的一只?

    “真的,相差很大么?”江承紫低声问。

    李恪“嗯”一声,顿了顿,说:“很多事件已改变。前世里,你与柴将军什么的都没有交集。前世里,你不曾痴傻,一直是养在杨氏祖宅的。前世里,这一场弹劾是没有的。”

    江承紫一听到“弹劾”,心里骤然“咯噔”,一颗心悬起来。

    “阿念,你,你说实话,到底多少把握?对这一场弹劾,你是适才知晓,还是早就洞察,亦或者就是你安排的?”她急忙问。

    李恪看着她眼里满满的担忧,轻轻笑了,说:“不管如何,你都要相信我。”

    江承紫听他这样回答,便知晓答案其实是他也不曾预料到这一场弹劾。他这一路走来,都在费心竭力地护着她,护着杨氏六房,想着拨乱反正。因此,在这一路上,所考虑所思虑的就不够周全,让人钻了空子有了这一场弹劾。

    “是我拖累了你。”江承紫叹息着低头,咬着嘴唇。

    “不许胡说。”他一本正经地说,“你在我身边,是我最大的福分。从不曾有拖累一说。再说,这一次处理得当,就是塞翁失马。”

    “你,你有把握么?”江承紫低声问。

    李恪顿了顿,说:“应该没有什么意外。”

    他也不确定,江承紫一颗心悬起来,一颗心焦躁得很,恨不得现在就上长安,灭了那一帮坏家伙。

    “稍安勿躁,我定然没事的。”李恪瞧出他的焦躁,便握住她的手,轻声安慰。

    “我们立刻动身回长安吧。”江承紫蹙了眉,她真是等不及了。

    “我正有此意,本来就计划今晚动身。”他低声说。

    “呀?你却与舒敏说明日动身。”江承紫住了嘴,顿时明白李恪是要秘密回长安。

    “这边自是要迷惑一番。方才长安急信,仿若有变故。”李恪蹙眉。

    江承紫看他模样,知晓事情恐怕十万火急,便也点点头,说:“我先回去准备一二。”

    “不急,离天黑还有一段时间。我们且喝喝茶,吃吃点心。另外,还得要见一见杨恭仁。”李恪说。

    江承紫也觉得自己太过急躁,屋外天色尚早。况且,李恪必得要见一见杨恭仁,毕竟这件事涉及杨氏存亡,更涉及他外祖母。

    他是孝顺的孩子,知晓他母亲这些年的心病。

    “嗯,是我太急躁。”她说。

    “你是关心我。”他笑起来,如玉的脸庞,眸光干净,江承紫只觉得一室都璀璨。

    她被看得不好意思,便低了头,嘟了嘴,说:“谁管你呢。”

    “哈哈。”他哈哈一笑,甚为开心。

    江承紫听他这样笑,心里安定了几分。他站起身,踱步到窗边,手中玉珏轻轻敲击,发出清脆的声音,他说:“阿紫,想到要与你单独策马,我觉得好激动。”

    “你又不是没有与我一道策马过。”江承紫嘟囔,不过心里想一想,两人策马在这天地间,还真是很让人期待。

    “上一次不同,解决了羌人隐患归来,大家都很疲惫。”他眸色明亮。

    “说得这次像是游山玩水似的。”她眉目含笑,毫不掩饰自己对这一次单独入长安的期待。

    她姿容本身极好,映着窗外春日花光,因与他在一处,神情放松且慵懒,那模样便更让人惊心动魄。他靠在窗边瞧着她许久,舍不得移开眼睛。

    江承紫伏在案几上,用食指摆弄一颗棋子。她也知晓李恪在看她,便不看抬头,一颗心慌乱如风中野草,起起伏伏。

    许久,两人皆听到门外的人语,才双双回过神来,理了理衣衫,正儿八经地坐下来下棋。

    “我大伯父来了。”江承紫说着落下一颗子。

    “嗯,我方才让人去请他前来,他倒是来得快。”李恪说着,也是随意地落了一子。江承紫只觉得这一子落下,她自己的白子就四面楚歌,大势已去。

    她抓抓头,笑道:“我还是不适合这玩意儿。太需要耐心与全局观了。”

    “你方才是心不在焉。可在想什么?”他低声问。那语音氤氲出一种情侣间特有的aimei。

    江承紫脸一红,她方才是在想两人一同游山玩水的惬意,还很不地道地想到两人要睡在一处啥的,因此落错了一子,一步错,步步错,这才全盘都崩溃了。

    “你脸红了。”李恪心情颇好。

    “不下了,你打趣人。”江承紫将棋子一推。

    李恪哈哈笑,也施施然站起身,朗声召唤了下人烧水奉茶。在门外伺候的护卫刚得了命令离开,门房护卫就前来报告杨恭仁求见。

    “我去附近兰轩小憩,回避一二。”江承紫站起身。一则是她真的累了,二则是她觉得男人与男人之间的单独对话更好些。

    李恪也点点头,叮嘱她盖好被子,天气虽不错,但六房这边还是比较阴冷。

    她应了声,从客厅的小门出去,沿着花木扶疏的小径,在附近的一个水榭台里休息。随行伺候的是碧桃,连忙取来锦被,铺了一层又一层。

    江承紫躺在锦被上,只觉得异常疲累,也顾不得凝神听杨恭仁与李恪的谈话。

    她相信李恪!

    于是,她放心大胆地睡了过去。

    待到醒来,却已是黄昏时分。她施施然翻身,便瞧见李恪坐在窗边,瞧着窗外发呆。案几上是厚厚一叠清江白的纸张。

    “你怎么不叫醒我!”江承紫裹着被子坐起来。

    李恪转过脸来,瞧着不着珠钗,乌发随意披拂在身的女童,眸光一凝,声音也不觉沙哑:“时间还早。”

    “可我总得要准备一番。”她嘟着嘴,不知不觉在他面前就像个小女孩。

    “我已经准备好。那些歌功颂德的话本子,我已命小九明日送到迎喜客栈。今晚,我会在兰泽院遇刺。听闻我遇刺的消息,你就前来。”他缓缓地说。

    她点点头,知晓他这是要施展个烟雾弹,实则秘密回到长安,暗地里瞧瞧长安的暗潮汹涌。这也是她所想的。

    “那,”他看着她乌黑的眸光,只觉得自己定力颇差,努力定了定神,才起身说,“我去让人来伺候,你梳洗片刻,来兰泽院与我一并用晚饭,可好?”

    “好。”她回答。

    李恪站起身,近乎仓皇地往外走,心里后悔在这里守着她,也后悔在她这么小时,就克制不住自己总要与他相见。

    他想来自控能力很强,唯独面对她,那种身心的悸动,真是一丝一毫的控制都没有。

    他叹息一声,站在门外的碧桃与阿碧便踩着小碎步上前问安。

    “你家姑娘醒了。去伺候梳洗吧。”他负手正色道。

    江承紫熟悉完毕,又回了自己的院子一趟。指挥丫鬟们将要带往长安的物品收拾妥帖。而她则是暗中让让江府影卫准备了男装。

    准备妥帖后,便在兰泽院与李恪用了饭。饭菜是李恪点的,全都是她喜欢的菜式。

    江承紫知晓接下来要野外生存,风餐露宿,便狠狠地吃了一顿好的。

    尔后,两人又喝了一壶茶,这才各自分别去休息了。

    刚睡下片刻,就听得有人慌慌张张来叫门,大叫说有刺客先是往内宅来,蜀王怕有人对九姑娘不利,便让人来保护九姑娘。不料贼人实际上行的是“声东击西”之法,另外几名贼人假扮六房小厮刺杀了蜀王。

    即便知晓今晚有这样遇刺的计策。江承紫一颗心也忍不住提起来,就怕有个什么意外。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