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四百八十章 以为

正文 第四百八十章 以为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四月天,日光甚好。

    江承紫去老夫人的院落一趟,一探虚实之下,机缘巧合,与杨恭仁一番长谈,算是解了目前困境的第一步。至于之后的变幻,她也没有底。

    而且,她现在更忧心的是朝廷里的事。那柳范对李恪的弹劾,或者不仅仅是弹劾本身这么简单。

    想到这弹劾一事,江承紫眉头轻蹙。

    冬梅还走在前面,叽叽喳喳地在说上了长安,定然要去瞧瞧长安的东市西市,听说长安的东市西市上有各种各样的好货品。

    阿碧只是轻笑,青湮作为医者,则更喜欢看这一路上花圃里种植的药物。

    “阿碧姐姐,你不想去么?”冬梅觉得无趣,便径直问阿碧。

    “我们上长安,可不是去玩的。”阿碧轻声回答。

    “我知道,我也不是去玩的。”冬梅嘟囔着嘴。她可是有远大抱负之人,要成功功夫高强之人,成为能指挥千军万马的女将军,像柴将军的夫人那般驰骋沙场,保护姑娘,保护国家。

    “不过,东市西市很是闻名,届时,我们初到长安,府邸里肯定有很多物品要采买。你可央着九姑娘放你出去瞧瞧。”阿碧又说。

    冬梅眼睛一亮,便去瞧自家主子,问:“姑娘,可否?”

    江承紫兀自在想心事,根本没听见两位婢女所言,这会儿是一愣,问:“什么?”

    “婢子是问姑娘,上了长安,府邸里采买物品,我可否跟着去瞧瞧?以前婢子听人说长安的西市东市特别繁华。”冬梅脆生生地说。

    “自然可以。”江承紫收回思绪,笑着回答。

    “呀,真的呀。那平康坊,婢子也能去瞧瞧么?”冬梅特别兴奋。

    江承紫扶额,阿碧脸色尴尬,青湮因在看那些花圃没注意冬梅所言便没什么反应。

    “谁跟你说的平康坊?”江承紫问。

    “柴公子跟奴婢说的。他说平康坊里的女子跳舞特别好。说有女子能在人的手掌上起舞,跳的什么惊鸿舞。婢子就特别想不明白,怎么样瘦弱的女子才能在人的手掌上跳舞啊。”冬梅越说越兴奋。

    果然是柴令武,上次就在杨氏六房给一群婢女讲解长安女子的酥胸服饰。一群小丫头听得羞涩无比,却又在认真在那里听。后来,小九气冲冲地来告诉她。

    她去制止柴令武。

    柴令武还语重心长地说:“阿芝妹妹啊,咱们以后要引领长安潮流,就得知晓这长安的风土人情。这女子的衣着服饰也是该了解的。”

    她扶额,不语。

    柴令武讪讪笑着说“玩笑,玩笑”,然后蹦跶去杨清让那边寻吃的了。

    “能在手掌上跳舞的是有病的。”青湮以医者的专业素养,非常严肃认真地回答了冬梅的问题。

    “啊?真的?”冬梅一听这答案,很是不相信。

    “是。能在手掌上跳舞者,定然形容小,身轻如燕,这需要有意减少吃食。但健康人即便减少吃食,也不会轻盈到手掌上跳惊鸿舞的地步。只有侏儒病症者,可以在手掌上跳舞。”青湮分析了一番。

    冬梅一听这样浪漫的事竟然是这样的原因,忽然就没了兴致,摆摆手说:“柴公子真是骗人,说得多好的,原来是个得病的。”

    “当然,也不尽然是得病的。”青湮又说。

    恹恹的冬梅一听这话,顿时来了精神,问:“青湮姐姐的意思是说还是有可能在掌上跳惊鸿舞的人?”

    “是。”青湮说这话的时候,眸光看向江承紫。但也仅仅是一瞬间,便又敛起眸光,回答,“轻功很好的人。”

    青湮是见识过江承紫轻功的人。之前,王大夫给杨舒越去毒,有一味药要及时采摘,又生在悬崖峭壁。江承紫就带着小九与青湮去采药。当时,那药的位置连小九都没有办法,但时间稍纵即逝,杨舒越等不起。

    江承紫没办法,便轻轻一跃,如同蝴蝶轻盈在花间来去,将那悬崖峭壁上的铁皮石斛采摘上来。

    青湮与小九当时就呆了。

    “保密。”江承紫说。

    青湮与小九小鸡啄米似的点头。方才,青湮从医者的角度想那在手掌里跳惊鸿舞的人可能是侏儒,但她忽然看到江承紫,想到那惊世骇俗的轻功,就觉得如果是九姑娘这样的,定然也能在手掌上跳惊鸿舞的。

    “轻功?真的有轻功吗?我听大郎君的教习师父说,这轻功是有的,但没有说书人说得那么玄乎。可若要在掌心里跳惊鸿舞,那得要如何玄乎的轻功呀。”冬梅连珠炮似的询问。

    “空穴不来风。有这种传言,那定然也是有的吧。”青湮回答。

    阿碧也点点头,冬梅却已经在憧憬了。

    “啧啧,那平康坊里真是卧虎藏龙,有此等高人。到时候,定然要去瞧瞧。”冬梅自顾自地说。

    江承紫无语,也不好解释平康坊是个什么地方。

    正在这时,巷子口那边有人疾步而来。冬梅也是听出来,顿时就闭了嘴,警觉地瞧着那巷子口。

    来人疾步而来,倏然就转过了巷子口,却是一袭灰色圆领胡服的舒敏。

    “九姑娘。”舒敏一见到江承紫,立马就拱手行礼。

    “你走得这样急,可有什么事?”江承紫见到疾跑而来的舒敏,心里立马就慌了。她快步上前,顾不得什么礼仪,非常急切地询问舒敏。

    舒敏此人,性子慢,做事稳妥,若不是十万火急之事,定不会有这般风风火火的举动。

    “是。”舒敏回答。

    “是蜀王?他,他今晨不是安排人护送我堂兄上长安么?”江承紫问得平静,但那话语却在颤抖。

    舒敏抿了唇,道:“送走杨清俊一家后,蜀王径直去了族学院,是族学院那边说查出了眉目,想要蜀王过目。蜀王便过去了”

    “所以呢?说重点,他到底怎么样了?”江承紫一把抓住舒敏的袖子。

    “蜀王没怎样啊!”舒敏回答。

    江承紫满脸狐疑,问:“真的?”

    “真的。”舒敏点头。

    江承紫还是不信一向沉稳的舒敏这样风风火火会没事。他这般矢口否认,说不定是事情很大,不便在人前说出来。

    她耐着性子没有继续挖根究底,而是直接问:“那蜀

    王在何处?”

    “在他的兰泽院。”舒敏回答。

    这舒敏话音一落,便只觉得一股香风倏然而过。他只觉人影一闪,立马细看,就不见了九姑娘的影子。心里暗自赞叹:从前就听蜀王府的同僚说这九姑娘师从仙者,功夫着实了得,尤其是轻功简直是着叶飞花,犹如蝴蝶雀鸟。却不计,今日一见的不是这轻功,而是这速度。难怪那一晚,能将名门联盟的第一杀手瞬间击杀。就这样的速度,这样的轻功,自己带领的这群人还说保护她,指不定关键时刻谁保护谁呢。

    舒敏瞬间惊叹、佩服,继而又觉得失落,于是呆愣在原地。

    “姑娘,姑娘她,她不见了。”冬梅呆愣了片刻,才语无伦次地说。

    阿碧同样惊叹,却不敢多言。倒是青湮因见识过九姑娘采药,这番便不足为奇。

    “冬梅,姑娘师从仙者,你又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呢?”青湮淡淡地说。

    “正是。”阿碧也附和。

    冬梅点点头,说:“是呢。我家姑娘本就与众不同。”

    “舒先生,不知蜀王如何?”青湮不紧不慢地问。

    “没如何啊。”舒敏回答。

    青湮蹙眉,狐疑地瞧着他,问:“那为何舒先生这样性子沉稳之人也这样风风火火?”

    舒敏这才恍然大悟为何九姑娘一副要哭的样子,显然是自己一直沉稳,如今忽然风风火火,她被吓倒了。

    “我,只是蜀王让我火速将九姑娘找回去。”舒敏不好意思地抓抓头。

    青湮没再说话,只是不悦地看了他一眼,对冬梅与阿碧说:“我们也快些回去,九姑娘怕会有吩咐。”

    “是。”阿碧点头,也是加快了脚步。

    这边厢,江承紫一颗心悬得极高。前几天,她在族学院差点被算计。她总觉得那边鱼龙混杂,危机四伏。如今,李恪又去了那边,而这舒敏又这般火急火燎的。

    她不敢往下想,只内心祈祷:李恪,老娘跨越了一千多年的时间来到这里守护你,你可一定要跟老娘好好的。

    她速度极快,一溜烟就入了兰泽院。而周遭的守卫却浑然不觉,偶尔有一人觉得方才吹过的那一阵风甚为诡异,但也说不出所以然来。

    因此,江承紫径直入了兰泽院,在正厅外的屏风处才停下来。虽然停了下来,却并未在屏风处作任何停留,而是提着裙子就往正厅里去。

    正厅里,李恪一个人半靠在案几上,正一手执白一手执黑,自己与自己认真地下棋。

    江承紫看到他安然无恙,骤然停住脚步,眼泪簌簌滚落。

    李恪听见些微的动静,转过脸来就瞧见她站在正厅中央落泪。他向来瞧见的是信心满满笑嘻嘻的江承紫,却从未见过这样的失魂落魄满脸泪痕的她。

    他一颗心不知不觉就疼了,骤然起身,一个箭步便窜过来,低声问:“阿芝,怎么了?”

    “你没事就好。”江承紫哭出声来,一下子扑过去将他抱住。

    李恪有点不明所以,问:“发生什么事了?”

    “你没事就好。”她还是这句话。

    “我能有什么事呢。”李恪笑着,将她搂在怀里。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