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四百七十八章 大幸

正文 第四百七十八章 大幸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杨恭仁本来落下去的一颗心骤然悬起来。他不禁想到底是什么事能证明秋月所言?莫非是截获的那些绝密文件,她手里也有?

    “什么事?”他想不出,便径直问。

    江承紫却不紧不慢地重新泡了一壶茶,才缓缓地说:“老夫人方才危在旦夕,且抱了必死之志。”

    “哦?必死之志,如何看出来?”杨恭仁听闻是这种说法,心里就放心多了。

    “人皆有精气神,厉害的道者能瞧出来。”江承紫说到此处,淡笑着扫了杨恭仁一眼,“阿芝不才,得蒙仙者教导,虽餐风饮露吐纳之法,到底师从仙者,所处仙山神岛。一个人有无求生之志,还是能瞧出一二。”

    这

    杨恭仁顿时觉得好苦逼。这女娃这种说法,还真不好反驳。

    说她胡说八道吧,很是不妥,毕竟她成功预言了日食、山东大旱、关中大旱、如今的蝗灾,还预言了他会重返政坛若要让他承认她说得对吧,他又觉得不甘心就这样被套话。

    于是,杨恭仁就保持缄默,一言不。

    “当然,医者也是能感觉得出的。若是大伯父不信,可召萧大夫来问问。这青湮是我的人,萧大夫可不是我的人。”江承紫又补充一句,简直是补了一刀。

    杨恭仁自然不会自讨没趣去召萧大夫来问。他与这女娃打交道好几次,若是这女娃说让你去证实,那她就是真不怕你去证实的。

    “哦。原来有这种说法,我却是次听闻。”他故作惊讶。

    果然老狐狸,演技非凡。江承紫心里赞道,面上却是郑重地点点头,说:“当时,我觉察老夫人死志,便为拯救老夫人,在她耳边说了几句话。”

    “什么话?”杨恭仁顾不得是不是陷阱,他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话能让一个人燃起生的意志。

    “祖母这一生,最注重的就是名声。她为杨氏算是鞠躬尽瘁,对祖父也是情深义重。对施恩之人萧后,也是尽心尽力。”江承紫偏生不直接告知杨恭仁,而是这样将老夫人赞美一番。

    “这是自然。”杨恭仁觉得这女童话里有古怪,但这种漂亮的话,他也不能不接。

    江承紫看着杨恭仁,很严肃地说:“对于注重名声是祖母,阿芝只对她说,若她就这么去了,勾结外敌的罪名就定了,死后也只能葬在乱葬岗。”

    杨恭仁蹙眉,觉得对一个年事已高的老人说这种话实在不妥,但与此同时,他也松了一口气,就是这件事的话,真证明不了什么。他大可不必承认阿芝的怀疑。

    “阿芝,你此话,不妥。”他一本正经,内心却甚为愉悦。

    “事出紧急,便顾不得那许多。”江承紫回答。

    “嗯。”杨恭仁点点头,继续一本正经地说,“阿芝,就你这话,也证明不了老夫人勾结外邦。”

    江承紫瞧着他,神情骤然严肃,问:“大伯父,你昨日来六房拜会蜀王,所为何事?”

    “那是”杨恭仁想要解释,便只见那女娃扬起手摆了摆,打断他的话说,“我不想听你的说辞,你我心知肚明。”

    杨恭仁心中一凛,暗想:这女娃是瞒也不瞒,打开天窗说亮话了么?

    江承紫端坐在案几前,整个人非常严肃,朗声说:“大伯父,王神医已将治疗杨宏的针法传给刘大夫。刘大夫感念你的救命之恩,不可能没告诉你吧?你却还要将宏儿送去长安,甚至在蜀王提出让堂兄去长安为官,你也同意。他是你的儿子,你难道不知他根本不适合官场么?”

    杨恭仁默不作声,这女娃果然是要径直了当,瞒也不瞒,也不遮掩,就这样简单粗暴明了直白,摊开来说。

    “这”他想要说点什么,却觉得说什么都不合时宜。

    江承紫瞧着他那模样,轻轻一笑,露出一抹嘲讽,道:“伯父也是久经官场之人,算计起人来一套一套的,却与我打什么感情牌。大老爷,我可不是我父亲!”

    她直呼他大老爷,没喊大伯父,距离瞬间清晰可见。那神情嘲弄,因年纪尚幼,脆生生的童音里带着几分残酷。

    她言下之意,她不是老六,不是一听说兄弟情深、家族荣耀就激动得不知东西南北的人。

    确实,这一年多的种种手段看来,她是十分拎得清的女子。也因此,她虽年纪尚幼,却让许多人颤。

    “阿芝,你此话,言重了。”杨恭仁连忙说。

    “大老爷,你为何软禁禁老夫人?”江承紫又问。

    “我是”他要解释自己不是软禁。

    可江承紫也没给他解释的机会,径直打断他的话,说:“我不想听你那些没用的解释。蜀王是什么脾性,你比我更清楚我是什么手段与性格,相信大老爷也更清楚。”

    “阿芝!”杨恭仁喊了一声,觉得自己什么都说不出来,只觉得非常无力。这种无力之感,只有当年隋朝彻底灭亡和玄武门站错队在面对李世民时,他才有。却不想,如今面对一个小小的女孩,这种无力感竟然再次出现。

    “大老爷,你口口声声说一家人,却藏着掖着如今,我们就不是一家人,我且与你论一番,看看你走这条道是否行得通。”江承紫朗声说。

    杨恭仁想要辩解,却觉得这女娃就像照妖镜,将他照得无处遁地。因此,他索性坐着,一言不。

    江承紫径直分析:“大老爷,你今日所做之一切部署,不过是建立在一个前提下。而你这前提犹如沙上堡垒,轻微的潮水就可将之土崩瓦解,不知大老爷可曾想过?”

    前提!

    如今一切部署的前提!

    这前提不过就是他手中截获的一堆老夫人与外邦来往的绝密文件。

    这种前提下做出的部署,如同在沙上堡垒中摆放家具么?

    杨恭仁仿若被当头棒喝:是了,这前提其实是不存在的。因为陛下手中可能有这些文件,蜀王也可能有。甚至是未知的其他人也可能有。

    若是旁人有了,自己即便将幕后黑手挖出来,又如何就能扭转乾坤,拯救杨氏呢?

    因这一认知,杨恭仁内心骤然崩溃。

    他先前因听了李世民的话,非常担心杨氏前途,自己一心想要处理好杨氏的事。且他手中拿的文件足以让杨氏抄家灭族,因此他连族内兄弟也不信任。

    当然,他想到与蜀

    王合作,却又不敢去信任蜀王。那个五岁就可围追堵截王世充,且不动声色解救自己的父亲帮助父亲灭掉王世充的蜀王,他实在不敢拿杨氏前途去冒险。

    因此,蜀王说绝密文件时,他本能拒绝。

    可是

    在别人眼里,自己所做的部署,那样可笑么?

    “大伯父,不论是做亲人,还是合作者,充分的诚意与信任是很有必要的。”江承紫看到他脸如死灰,便知晓自己想要知道的事,已经证实。

    秋月所言属实,老夫人确系与外邦有所勾结,至于勾结的程度深浅,她不太清楚。而今,这杨恭仁几番暗示,甚至将自己的儿子与孙子都送到长安做人质,都表明他想要拯救杨氏的决心。

    “阿芝,你如此聪敏,看得如此透彻。那你说,我还能有什么办法?至亲如此,还能信任谁?”杨恭仁惨然一笑,心中悲苦杂陈,十分疲累。

    “大伯父,此事处理得甚为谨慎妥帖,此事,确实不易声张。”江承紫点点头。

    “你亦觉得对,却又为何要咄咄逼人?”杨恭仁有些恼怒。他到底是她长辈,但她哪里有当他是长辈呢。如此一顿,简直是让他颜面扫地。

    “因为你选择了六房与蜀王合作啊。作为合作者,难道不应该要求合作对象提供足够的诚意么?”江承紫一脸看怪物的模样。

    杨恭仁忽然觉得人家说得好有道理,自己竟无言以对,只苦笑着说:“你说得对。可宏儿和你堂兄都去了长安。”

    “换位想一想,大伯父难道觉得这诚意足够?”江承紫反问。

    “难道不够?”杨恭仁确实恼怒,这可是他大房的血脉,他这么大把年纪了,若是儿子与孙子出什么事,自己还能生出个孩子来?

    “当然不够啊。说实话,没你要求合作,我们也可以解决这件事,而且干净利落得多。反而因你要求合作,我们还得缩手缩脚地顾及杨氏什么的。”江承紫很坦诚地说。

    杨恭仁真想伸手给这女娃一巴掌,她说得这么狂妄,却又让人觉得她说得正确,肯定能做到。真是欲哭无泪啊。

    “你也是杨氏!”他不甘心地指出。

    “我先前就说过,六房其实可以不用回弘农这一趟,径直去长安的。”江承紫又强调。

    好吧!

    杨恭仁真的无言以对了。

    江承紫看他模样,两手一摊,说:“所以,凡事强不过一个理字。如今,大伯父理清楚了,想必也是想清楚了。”

    还理字!!

    哪一次,不是歪理,却偏生让人无法反驳,还觉得特正确。

    杨恭仁不由得扶额,只觉得头疼。

    “大伯父还是不清楚么?要不,我长话短说,给你再说一遍?”江承紫语气充满关心。

    “不,不用说,我明白了。”杨恭仁连连摆手。

    江承紫叹息一声继续说:“大伯父,不是我说你,你这模样瞧着,就是个不明白的。”

    “我明白,我这就去见蜀王。”杨恭仁倏然起身,他真的有些受不了跟这女娃谈这些勾勾绕绕的阴谋阳谋了。谈得真让人心塞。一方面觉得无论如何都赢不了她,另一方面又让自己觉得不如个十来岁的女童,简直白活了。

    “不急啊。蜀王有事,指不定什么时候回来,我看大伯父还是坐在这里,好好听我说一番才是。”江承紫朗声说。

    随后,从随身携带的精编竹腰篓中的瓷瓶里取出桂花红茶,说:“再喝一壶茶,将蜀王的意思传达给大伯父,也不枉你我父女缘分一场。”

    这丫头这会儿还谈感情,又挖了什么陷阱啊?

    杨恭仁心里腹诽,越觉得这女娃指不定连当今那位都能算进去了。这一瞬间,杨恭仁忽然等不及想把这女娃丢到长安去,让那帮自己自以为是的也头疼头疼。

    “蜀王的意思是?”杨恭仁问。

    一问完,他就想抽自己几巴掌。明知山有虎还不得不上山,这感觉真苦逼啊!

    偏生径直问了,这女娃还慢吞吞地泡茶。泡好了红茶,端了给他,还偏生不直接说,而是说什么隋末天下大乱的事。

    她跟酒楼说书的似的,说什么隋末各家豪强纷纷起兵,打得鸡飞狗跳烟尘横飞。但无论怎么打,谁做皇帝,那都是自家人。但是外邦突厥来时,打着的两帮都要停战对外,这就好比一家人,兄弟罅隙,即便是持刀相向,也顶多是家事若是,其中一个兄弟勾结了仇家暗害家里的兄弟,无论暗害成功与否,这个人都注定被家族唾弃咒骂除名。

    “大伯父,一个被家族丢弃之人,没有家族庇护之人,你觉得能走多远?”江承紫说到此处反问。

    “过街之鼠,人人喊打。”他叹息一声。

    “先前,豪门联盟怎么闹,怎么玩,只要没玩出格,朝廷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就是自家兄弟在内斗,玩吧,玩吧,不要出格,谁理你。可若是勾结外族,不论影响大小,都是重罪。”江承紫非常严肃地说。

    “我知道。”杨恭仁回答。

    “将士们浴血奋战,辛苦戍边,才将敌人拒之门外。所有胆敢勾结外地者,人人得而诛之。”江承紫朗声说。仿若回到在部队里的年代,所有的兄弟们都是这样的信仰。

    “因此,杨氏危矣。我实话跟你说吧,此番陛下让我回来妥帖处理,陛下也是早知道了。”杨恭仁觉得这女娃知道得不少,也懒得在藏着这种事了。

    江承紫一听,手一凝,松了一口气,说:“大伯父,此乃大喜,大幸呀。”

    “何喜?何幸?”杨恭仁很是疑惑。

    “这是一个最坏的时刻,也是一个最好的时刻。”江承紫笑着回答,举起茶杯说,“大伯父,来,我们干一杯。”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