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四百七十七章 挖坑

正文 第四百七十七章 挖坑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杨恭仁眸光微敛,瞧着正襟危坐的小姑娘,暗想:这小姑娘从来所言非虚,这话定然是有所指吧。

    因此,他在心里琢磨她所指,没有立马答话。

    江承紫见他没有答话,便笑:“大伯父以为我在挖坑给你跳?”

    杨恭仁被说得心里一痛,面上却还得满不在乎地笑了笑,说:“哪里。我们是杨氏一门,是亲人。”

    江承紫眸光真诚地望着他,松了一口气说:“最近出了这么多事,我以为大伯父不当阿芝是一家人了。”

    “阿芝,你何出此言?”杨恭仁急忙说。

    此语一出,他又顿觉似乎前方陷阱扑面而来,不禁打了个寒颤。

    杨恭仁略略觉得心塞,曾几何时,与一个十岁女童说话,都要像从前在官场上那般注意又注意了。

    “大伯父,原本,我只是担心祖母病情,前来探望。却不料听见不得了的事。”江承紫顿了顿,接过阿碧递过来的茶,说,“阿碧,方才青湮为老夫人施针,甚为劳累,你去陪着青湮,冬梅帮青湮揉一下手。”

    “是。”阿碧与冬梅双双告退。

    江承紫将手中的茶递给杨恭仁,这才抬起头来瞧着他,一双眼睛都红了,泪光盈盈。

    杨恭仁吓了一跳,明知可能有陷阱,却还不是不得不跳,问:“阿芝这是怎么了?”

    “伯父,我父母兄姐昨日才离开杨氏祖宅往长安。我孤身一人在此——”江承紫声音越发小了,低着头跪坐在案几前,让人瞧着,越发楚楚可怜。

    “阿芝,你怎么是孤身一人在此呢?你是杨氏九姑娘,这是你的家,这里还有你的叔伯婶娘兄弟姐妹。”杨恭仁很是严肃地说。

    江承紫还是低着头,轻声地问:“是么?”

    “当然是。”杨恭仁很笃定地说。

    “从前,我降生三日,几名长者便战死沙场。众人皆言我不祥,只是大伙儿都不愿担了残杀无辜的罪名,将我丢到洛水田庄自生自灭。谁都知道那洛水田庄的婆子是个什么货色。将我丢到那里,跟让我死了有什么分别,若非我阿娘——”江承紫越说越伤心。

    其实,她原本是做戏。但她说到此处,心里也是替原来那痴傻的杨敏芝感到悲凉,因为祖辈之间的恩怨,一出生就受到这般无情的对待。若非杨王氏,杨敏芝怕到不了洛水田庄就命归九泉了,更别说活到九岁。

    “阿芝,都过去了。人,难免会犯错;知错就改,善莫大焉。”杨恭仁打断她的话。

    江承紫点点头,随后轻声问:“大伯父,你这说的是老夫人么?”

    果然在这里等着自己啊!

    杨恭仁有些不悦,语气就严肃许多:“阿芝,休得胡言。”

    江承紫觉得好笑,不由得抬头瞧着杨恭仁,一本正经地反问:“大伯父,阿芝真的是胡言么?”

    杨恭仁蹙眉,略躲避她纯净的眸光,说:“阿芝,如今杨氏一切皆上正轨,正是齐心协力之时,你这般姿态就是要不得。”

    “大伯父,阿芝感念你在洛水田庄救下我六房,又派人护送我们入蜀。也因此,六房愿放下被追杀的仇怨,为的就是家族兴盛。”江承紫不再作哀怜的小女儿状,语气严肃认真。

    “阿芝,我们是一家人,护你们是我分内之事。”杨恭仁说,想到去年在洛水田庄自己也曾动过除去她的心思,顿时又觉得自己说这话有些汗颜,于是他略咳嗽两声。

    江承紫轻笑,说:“大伯父其实清楚,我父亲也可以不回来走这一遭。”

    “阿芝,你虽聪敏,却到底年轻,你父亲可比你懂家族的含义。”杨恭仁脸色大变,神情严肃地拿了长辈的姿态教训这女童。不过,他心里却觉得自己说的这些根本站不住脚。人家六房如今的成就封侯拜相都有可能,这实力能力确实可以自成一脉,重开一个鼎盛杨氏。完全不与弘农杨氏来往,反正人家也没承袭观王荣耀。

    果然,那女孩端坐着,面上露出略略的嘲笑,轻声说:“大伯父久在官场,又博览群书,何必说这种自欺欺人的话呢!”

    她声音极轻,毫不留情地揭穿他在自欺欺人。

    杨恭仁神情不自在,便低头端杯喝了一口茶,茶水略烫,骤然入口,嘴里火辣辣的疼。那女童却又在说:“今日,我来探病,听闻那些僧道入杨氏,不是为我祖父做法事道场,而是要对付我。”

    杨恭仁心里一惊,差点失手打碎了茶杯,厉声问:“谁人如此胡言?”

    “大伯父过来,难道不曾瞧见院落里秋月被绑着么?”江承紫唇角淡笑。

    “见了,不曾细问。”杨恭仁蹙眉,心想:竟然是这秋月乱嚼舌根么?可恨的是他一心急着入这正厅,想要探一探阿芝的态度与深浅,护卫说秋月口出妄言被九姑娘吩咐绑起来堵上嘴时,竟没仔细盘问到底何事。

    他先前是在听杨江汇报那些僧道的动向,这边就有护卫来报告,说九姑娘带了医者要去探望老夫人。

    带着医者来探望老夫人,当然是来探老夫人身体状况的虚实,亦是来看他是否囚禁了老夫人,来看他合作的真诚态度的。

    因此,他便匆匆赶来。来到门口时,有护卫已简单讲述了方才院落里发生的一切,因萧大夫不可信,老夫人危在旦夕,逼不得已,就放了九姑娘他们进去了。

    他只点点头,入得院落,便瞧见阿芝往正厅去。至于捆绑在白云兰属下的秋月,他只是简单问了一句,便入了正厅。

    “不曾细问啊。”江承紫蹙了眉,有些为难地说,“那我就将此伤心的话再与大伯父说一遍吧。”

    “请讲。”

    此番,自己不想听,也要硬着头皮听。杨恭仁感觉自己超级苦逼。

    “秋月说,老夫人请僧道对付我,勾结的竟然是异邦!”江承紫说到此处,神情激愤,道,“大伯父,我是真痛心,真失望。”

    “阿芝,横竖不过一个贱奴胡言乱语,你怎么就信了?”杨恭仁安慰。心里后悔这几日太忙,没有在第一时间觉得秋月不规矩时,就将之处理掉,真是百密一疏啊。

    “我是不信。因此,我让杨峰处理一番,省得传出去,为杨氏热来祸端。”江承紫说。

    “好孩子。”杨恭仁竖起拇指赞美。

    江承紫没有高兴,反而是一脸的苦

    涩,笑了笑,语气落寞地说:“大伯父,可有一件事,我证实了秋月所言。”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