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四百七十五章 救治

正文 第四百七十五章 救治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那护卫才走几步就折返回来,开了大门旁的侧门,拱手道:“九姑娘,请。”

    “有劳兄台。”九姑娘略躬身行礼。

    那样灿烂光华的九姑娘对自己行礼!年轻护卫顿时呆若木鸡,又不敢看人家女孩子,便只伫立在原地,一时忘了让步。

    冬梅一看,蹙了眉,大步走上前,伸手将他一推,说:“呆头呆脑的。没开大门迎接我家九姑娘就算了,开这侧门,你还挡在这里。不知自己长得跟肥猪似的么?”

    护卫被冬梅一推,也是回过神来,瞧着这个凶神恶煞的小丫鬟,暗暗感叹:这小丫鬟的劲儿可真大啊。

    “怎么?还敢瞪我?”冬梅扫了他一眼,“大老爷带的什么护卫,呆头呆脑,不会办事,还没礼貌。”

    “你才没礼貌。”护卫毕竟年轻,也没见识过冬梅这一款,忍不住还嘴。

    “哟哟哟,我教你做人,你还敢还嘴呀?”冬梅朗声道。

    护卫脸上挂不住,只嘀咕一声“好男不与女斗”,闪身让九姑娘一行人进院落,他则迅回到岗位上。

    冬梅耳力也不差,对于那句“好男不与女斗”是听得清楚,转身要找那小护卫,江承紫却说:“冬梅,休得没规矩。”

    “是。”冬梅立马收敛,成为安静的小姑娘,乖乖地跟随在江承紫身边。

    杨峰就站在照壁前,一袭黑衣劲装,拱手向江承紫拜了拜,道:“属下杨峰,见过九姑娘。”

    “不必多礼。”江承紫略一挥手,打量了这杨峰一番。

    三十来岁的男子,身姿端正,步伐沉稳。神情沉着冷静,虽只是对视一眼,但那眸光炯炯,有鹰一般的敏锐。江承紫暗叹:这杨恭仁果然不是省油的灯,单看此人的气质神情就比杨云的资质要高得多。而这样的人这么多年都被杨恭仁雪藏着。

    如今这花木扶疏的院落,到底是牢笼,还是诱饵?亦或者是秘密筹划所在?

    但不管龙潭虎穴,她也要进来看一看。

    江承紫略一顿步,便略略提着襦裙,快步往里走。

    秋月还坐在玉兰树下的石凳子上,几名护卫在身旁看守。她原本在看玉兰花,骤然听见脚步声,以为是大老爷来了。抬眸只见九姑娘一行人。

    “杨峰,你好大胆。大老爷吩咐,没有他的命令,闲杂人等谁也不许进来。”秋月倏然站起身喝道。

    江承紫扫了那秋月一眼,秋月只觉得这九姑娘小小年纪却眸光如刀,让她不由得缩了缩身子。

    “你是什么玩意?在这宅院里大呼小叫?”冬梅朗声问。

    “我是老夫人的贴身大丫鬟。”秋月被问得有点憷。

    冬梅瞧了瞧她,又看看江承紫,说:“九姑娘,如今这老夫人病了,她这院子里的丫鬟就无法无天了,竟敢管你的去留了。”

    “嗯。”江承紫回应一声。

    “婢子教教她,好不?”冬梅问。

    “她功夫不错。”江承紫回答了这么一句。

    旁人没听明白,阿碧、青湮与冬梅却是明白其中意思。冬梅立马就高兴起来:“多谢姑娘提点,婢子会注意的。”

    这货什么意思?她兴奋什么?秋月还有些懵懵的。

    “嗯,去吧。可不要丢了我六房的脸。”江承紫和颜悦色。虽然秋月所做作为对她并没有害处,但这种谋害主子的行为实在是恶心得很。她不介意让这冬梅拿她练练手。

    “是,保证完成任务。”冬梅立得端端正正,还行了个军礼。

    周围的护卫也是一脸懵逼:这什么礼数?

    秋月这会儿才明白,这九姑娘是要那特别没礼数的小丫鬟来教训。而且还是让她来教训自己没礼数。

    “九姑娘,婢子到底是大老爷的人。”秋月喊道。

    “嗯?”江承紫刚示意了青湮去询问萧大夫,便听见这秋月的叫喊。这是拿杨恭仁威胁自己呀。

    “婢子是说,奉大老爷命令,侍奉老夫人!”秋月也知自己情急之下说错了话,连忙改口。

    江承紫略蹙眉,看也没看她,只对冬梅说:“好生历练历练。”

    “是。”冬梅兴奋地回答,颇有磨刀霍霍向猪羊的架势。

    江承紫安排好冬梅,又觉得此番进去瞧老夫人,实在不适合带着阿碧,便对阿碧说:“冬梅年幼,性子直爽,你且在这边瞧着,看谁敢欺负她。”

    阿碧一怔,连连垂眸躬身道:“是。”

    江承紫则是对杨峰说:“还麻烦阁一并入室内。”

    “这是自然。”杨峰回答。

    那边厢,青湮已简单询问了老夫人的病情,顺手两针,为萧大夫止血。

    “姑娘,每个大夫都有每个大夫的针法。我想,还得让萧大夫一并带进去。”青湮建议。

    “你看”江承紫看了杨峰一眼。

    “大夫说需要,就带上。”杨峰平静回答,尔后吩咐三个护卫将萧大夫也一并带往室内好生看守。

    “不行。”秋月看这萧老头要进去,立马就反对。若是这老匹夫亲手施针将老夫人救过来,那老夫人先要对付的就是她。

    “有你说话的份吗?我们九姑娘是谁?是名满天下的仙者,是准蜀王妃。”冬梅一巴掌扫过去,愤愤地说。

    “你,你竟敢打我。”秋月喊道。

    “喊什么喊。挨一嘴巴了还不懂礼数。”冬梅又是一巴掌。

    江承紫看了看,淡淡地说:“青湮治病喜欢安静。”

    “收到。”冬梅又行了军礼。

    江承紫不再理会,只让青湮快步入内,救治老夫人。

    “九姑娘,你救治她?她却是要勾结贼人害你呢。”秋月朗声喊。

    江承紫脚步一顿,眸光平静地看着秋月。冬梅听闻此语,抬起的手掌也没落下。秋月看到这一句有效果,便顾不得脸疼,继续说:“你若不信,问那萧老头。”

    “贼人何在?”江承紫瞧着秋月,平静地问。

    “那些僧道。”秋月连忙回答,连一嘴的血沫子都顾不上擦。

    江承紫的神情依旧平静,她略一蹙眉,问:“勾结了何人?”

    “婢子,婢子要单独与姑娘说。”秋月回答。

    “我去,你还跟敢跟我家姑娘讲条件?说不

    说?”冬梅一巴掌就拍过去。

    “我对单独说,没兴趣。”江承紫转身就要入内。

    “是异邦,她勾结异邦。”秋月回答。

    异邦!

    江承紫脚步一顿,垂了眸,心里不由得一声叹息:看来自己的推测是正确的。这老夫人果真与突厥有来往,其心颇大,却将杨氏放在悬崖边。

    “婢子所言,句句属实。”秋月喊道。

    她原本等着大老爷来,却不料这九姑娘竟然要先动她,而且这冬梅小小年纪,下手狠,力气大。那各种角度的巴掌真是烦得很。而且,如果老太婆一旦被救醒,不仅老太婆会对付自己,就是大老爷也饶不过自己。如今,若要寻一条出路

    秋月在这瞬间,头脑转动,立马就分析:如今,这杨氏最厉害的人莫过于这九姑娘了。若是说出一些对九姑娘有用的事,九姑娘一方面可不救这老太婆,另一方面,九姑娘若想知道更多的话,就会将她带在身边。到了九姑娘身边,就凭自己的办事能力,定然可以获得九姑娘的肯定。

    因此,她不管不顾,将这些年在老夫人身边搜救到的那些信息拿出来做筹码。

    她看见有效果,便等着接下来的结果。

    “吵死了。”江承紫甜头淡淡地扫了她一眼,缓缓地说。

    “冬梅马上让她闭嘴。”冬梅朗声说。

    “此女怕是病得不清,当众污蔑杨氏当家主母。尔等却还任由其胡言?”江承紫没理会冬梅,而是扫了扫那些护卫。

    “就是。榆木脑袋似的,办事不力。大老爷白养了你们。”冬梅跟着说。

    杨峰一听,立马就上前,抬手就是三个巴掌,势大力沉。打得冬梅运动转向。

    “塞住嘴,捆起来,好生看守。”杨峰命令。

    “你还不错。”冬梅点头对杨峰说。

    杨峰没说话,上前来对江承紫说:“是属下办事不力,污了九姑娘耳朵。”

    “处理妥帖就好。如今,最重要的是老夫人的身体。”江承紫略略点头,语气平静。

    “是。”杨峰回答。心中对这九姑娘暗暗佩服:小小年纪,波澜不惊,看得清形势,拎得清轻重。难怪主子会一再地说这女童是杨氏的希望。

    杨峰不由得抬头偷偷瞧一眼,却只瞧见九姑娘从容往屋内走的背影。他也连忙跟上去。

    江承紫径直入了房内。房中有浓烈的血腥味和草药味。平素里老夫人喜欢的檀香因身子的关系,多日没有使用。于是,浓烈的血腥味与药草味混合出一种腐朽的气息。

    帷幕已被挽起,十盏油灯点亮。

    床头案几上,青灰的布袋条铺开,大大小小的针一字排开。青湮正坐在床边,全神贯注地施针。那萧大夫则被三名护卫牢牢抓着站在屏风旁,一脸焦急。

    江承紫缓缓走到一旁,借助盈盈的烛火,凝神细看。床上的老夫人形容枯槁,整个人如同沙漏,那些平素里的精气神正不断流逝。青湮每一针下得很准,但却艰难异常。

    这争强好胜了一生的老太婆居然没有求生的念头!这样下去,就是王大夫在这里,也未必留得住这老太婆命。对于一个大夫来说,最大的忌讳就是有病人死在自己治疗时。青湮还如此年轻,她不能毁了她。

    “祖母,你若就这般去了。你这勾结外敌的罪名可就定了哟。”江承紫走到床边轻声说。

    床上的人没有任何反应,但江承紫凭借自己的异能是能瞧见那些气息的律动。见那些气息陡然凝滞,尔后减缓得慢。

    江承紫继续说:“祖母,你就此去了的话,可是只能葬在乱葬岗哟。”

    那些快流逝的气息骤然缓慢下来,尔后归于平静。青湮松了一口气,换了个姿势,从容施针。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