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四百七十四章 大戏

正文 第四百七十四章 大戏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那一日,萧大夫知晓小锦心意已决,便柔声说:“小锦,这一次,亦一样,你去哪里,我便去哪里。你做什么,我便做什么。”

    老夫人默然,只伸手握住他的手,半晌低声说:“阿修,这一生,我便是负了你。”

    “小锦,与你朝朝暮暮相对,便是我的梦想。又何来负了我一说?”萧大夫笑了笑。

    老夫人默然,看着天空,觉得乌云密布。忽然觉得这一生,似乎要到尽头了。

    “小锦,宴席要开了。”许久后,萧大夫抽回手,看着院门口绕进来秋月。

    “嗯,我会在宴席上让九丫头留下来的。”她站起身,整理了披帛。

    “那丫头,未必能留下。”萧大夫摇摇头。他曾远远地瞧见过那九丫头,明明是还没长开的女童,神情淡定,眼神透彻,浑身自有一种璀璨光芒。

    “尽力而为吧。阿修,其实,我累了。”老夫人叹息,拄着拐杖走了出去。

    他低头收敛药箱,也觉得最近这日子似乎不太平。

    今日看小锦这般模样,似乎随时都可能断了那一丝呼吸,而自己不得手去救治,萧大夫只觉得当日那预感真是准。

    “逆贼,还不束手就擒。”秋月朗声喝道。

    院落里里外外如今全是杨恭仁的护卫,听见声响,也是纷纷入内,将那萧大夫包围。

    “此獠暗害老夫人,定然是想杀人灭口。”秋月朗声道。

    “逆贼,大老爷留你性命,你不可感恩,竟然暗害老夫人。”为首的护卫喝道。

    护卫们在屋外听见屋里的动静,跑进来后,就瞧见这平素里文文弱弱的医者竟然持有利器,手中似乎还拈着银针。而他身后的床上,老夫人还在痉挛微颤。久于杀戮的人都清楚,那是命不久矣无力挣扎。

    “你这贱人,定不得好死。”萧大夫喝道,而后对那些护卫说,“老夫乃老夫人的陪嫁医者,怎么会暗害老夫人?是这贱人下的毒手。”

    “休得胡言。我自八岁起,服侍老夫人,尽心尽力。我与老夫人无冤无仇,何以要暗害老夫人?倒是你——”秋月狞笑,顿了顿,继续说,“你这些年帮老夫人干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先有芳沁的前车之鉴,你怕老夫人把你推出去,先下手为强。老贼,其心可诛,其人可千刀万剐。快将此獠诛杀。”

    秋月这一手谋划许久,前前后后的理由丝丝入扣。一时之间,护卫们竟觉得事情就是这般。

    但负责看守老夫人的护卫首领却不是常人。他叫杨峰,三十来岁,是一直跟在杨恭仁身边暗卫首领之一,以冷静谨慎细致著称。

    若说杨云是明面上的护卫首领,那这杨峰就是暗地里的护卫之王。

    因是暗卫,他鲜少与杨恭仁同时出现。若非这次情况紧急,杨恭仁也不会带领暗卫现身。再者,若非这里是非常重要的阵地,杨恭仁也不会将他放在这里。

    他向来信奉“看似丝丝入扣顺理成章的事越可疑”。所以,面对这一时无法断定真相的事,他手一凝,尔后让人先将萧大夫扣下,等大老爷来审讯过后再做定夺。

    “小伙子,老夫求你,容我先对老夫人施救。这晚了,就,就迟了。”萧大夫束手就擒,哭喊起来。他钟爱的小锦危在旦夕,他明明隔她这么近,竟然伸不出手。

    杨峰扫了他一眼,却是对秋月拱手道:“请这秋月姑娘与这室内洒扫之人都去院落里去,待主子来了,再做定夺。”

    “你怀疑我?”秋月心虚,横眉冷对,厉声询问。

    杨峰只扫了她一眼,说:“我们只是下人,一切只能等主子定夺。请吧。”

    秋月知晓这杨峰品级高,也没办法,再说老夫人那样子若不解释施救,怕自家主子来了,也就挂了,自己断然没什么危险。所以,她只对着杨峰冷哼一声往屋外走。

    屋外院落内,那撞了萧大夫的洒扫丫鬟还在哭泣一直说自己不是故意的,是绊了一下。

    萧大夫则一直在叩头求周围的护卫,让他先对老夫人施救。院落里安静极了,萧大夫叩在青石板上的声音脆生生的响,额头上鲜血直冒,将白发染红。秋月就在一棵玉兰花树下坐着,冷眼看着这院落。这牢笼一样恶心的院落就要成为过去。等这些事过去,自己定然能随着主子走南闯北,去广阔天地里。

    秋月做着属于自己的美梦。而在屋内,杨峰则是看了看四周,然后上前一步,伸手探了老夫人鼻下,呼吸还在,只是气息不稳,若不施救,随时都可能撒手而去。

    他蹙了眉,这老夫人虽是被筋骨在这一方院落的诱饵,但到底是自家主人的母亲。主人的母亲向来极爱他,只是这些年母子有些罅隙,到此番不得不软禁她。

    他负责软禁老夫人,首要就要确保老夫人安全。此番,老夫人危在旦夕,是他失责。

    “阿达,速速去禀告此地情况。”他吩咐手下。

    阿达领命,一溜烟就出去了。杨峰则是命令护卫看着室内,什么都不能动,保留现场。

    屋外,那叩头声清脆。杨峰蹙了眉,尽管知晓老夫人需要马上施救,却也不敢贸然让这老匹夫去一试。一方面,这是主子的母亲,另一方面,既然是诱饵,那就得活着。

    “你省省。”他严肃地说,命人将萧大夫捆起来,堵上嘴。

    江承紫这才施施然睁开眼,想:适才这院落里真是年度大戏呀。不曾想这秋月这么厉害,那萧大夫原来也不是什么清白的大夫。而这护卫首领似乎还不错。

    “青湮,该你登场了。”江承紫施施然起身。

    “登场什么?”接话的是一直在东张西望的冬梅。

    自从江承紫开始闭目养神,冬梅就打起十二万分精神,像是瞪大眼睛的猫盯着一切可能出现的耗子,发誓要保护自家姑娘。

    “自然是救人治病。”江承紫回答,施施然站起身,朗声对那门口的护卫说,“你进去通传一声,我带了王神医的徒弟前来。”

    那护卫一愣,不由自主转身就往院里走。才走了几步,陡然就愣了,方才自己似乎根本没经过大脑似的,那九姑娘说什么,便就听什么了。

    他细思极恐,想要转身回来,却被照壁那边急匆匆过来的老大杨峰喊住:“你请九姑娘他们进来。”

    “是。”他应了声,转身去请九姑娘

    ,走了几步才想自家老大的耳力也是惊人,想必九姑娘方才的话,老大是听见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