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四百七十三章 纠结

正文 第四百七十三章 纠结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老夫人哼哼唧唧,一直在低声呻吟。

    江承紫仔仔细细地听了片刻,才确定老夫人确实病了。不过,她见过施展苦肉计的贼人无数。以前面对毒贩时,各种不惜以生命为代价做出的苦肉计,让不少的同袍牺牲了性命。

    因此,在那时开始,她对于任何人的病弱与可怜都要怀疑几分。

    这世上之人,若是恶人。恶毒起来,真不是寻常人能理解或想象。

    低声呻吟的老夫人,偶尔说的话语到底是什么?难道是兰陵的地方方言么?

    江承紫努力记下那几个语音,准备回去与李恪一同研究。她在心里默记了几次,算是记下了。

    正在这时,一种捣药的声音从旁边的院落里传来。江承紫记得这旁边的院落从前是空着的院子。前几日来时,萧玲玲与她一并看那玉兰花,曾说过那是老夫人的禁地。旁人不得允许不能入内。

    “砰、砰、砰”一声声入耳,这是那石臼在捶打坚硬的药物。江承紫很熟悉这种声音,有一段时间,王先生的大弟子就在后院的药圃旁边捣药。

    “秋月姐姐,不知谁在院落里捣药?”江承紫睁开眼,径直询问。

    秋月仔细一听,便十分惊讶,道:“姑娘好耳力。”

    她经过训练,也只是隐约听得有声音,并不确定是否是捣药声。

    “秋月姐姐过奖。只因我父亲身子不好,在晋原县时,王先生就住在我家。我听惯了捣药声。所以一听,便知晓。”江承紫轻笑。

    秋月只觉得这轻轻一笑,竟让这周遭光华四射,让人忍不住想低头臣服。

    这种无形中的威严让秋月心下暗叹,内心也是奇怪:这前几次见九姑娘,她就是慵懒或者安静的模样,低眉垂眼,甚少抬眸来看。她当时还不觉得九姑娘这般光华灿烂。如今,这一抬竟有这般境界。莫不是这就是传说中的仙者威严?

    她不由得低眉垂。一旁的丫鬟冬梅却是毫不客气,朗声道:“什么七七八八的。我家姑娘自是各方面都优秀,毋庸置疑。”

    “是。”秋月不敢抬头,垂眸回答。

    “既是知晓,谁让你来赞了?姑娘问话,你回答便是。还把啰啰嗦嗦当规矩礼仪了?”冬梅朗声质问。

    冬梅是江承紫身边的二等丫鬟。昔年,江承紫在晋原县游逛,恰好瞧见冬梅欲要葬兄,便帮了她一把,还帮她把杀害她兄长的恶人也绳之于法。

    冬梅知恩图报,又信服这九姑娘,领了一群孩子说在这晋原县定要护着恩人。

    这冬梅自小父母亡故,跟着比她大了三岁的兄长。兄妹俩相依为命,讨饭、下河摸鱼捉虾或者偷鸡摸狗,就这样有一顿没一顿地长大。兄长在外面打架,冬梅也不示弱。

    因此,冬梅懂事早,性子爽朗,又跟着兄长在外面带着一群没爹没娘的小孩子混惯了。插科打诨,坑蒙拐骗,偷鸡摸狗,什么都会。虽然她的兄长一直护着她,不让她参与。

    但冬梅比较聪明,虽然年纪小,外面的手段早就清楚,再者在外面厮混惯了,一身的江湖市井气。

    当时,没钱敛葬兄长,正准备坑蒙拐骗一番的。却不计,被江承紫一一识破。本以为要被送去见官,却不料那眉清目秀的小公子竟然是询问她何以如此。

    冬梅一激动便是说要葬兄。小公子命了身旁的护卫来帮她安葬了兄长,又帮她官府走了一遭,将临县的恶霸绳之于法,为她兄长报了仇。

    冬梅知恩图报,便每日蹲守,最终才守得自家恩人,说什么也要为奴为婢。也是这时,冬梅才知晓那位惊才卓卓的小公子原来是位姑娘,而且就是杨氏六房的九姑娘呢。

    江承紫也觉得冬梅活泼爽朗,又熟悉市井,就养在身边做了二等丫鬟。实际上却又不是丫鬟的方式来教养,让阿虎与小九他们来教授她的兵夫,只偶尔作一些人生观上的点拨。

    因此,这冬梅真真是与阿碧等人不同。她也鲜少带出来,因为一带出来,那就得是给对方添堵,做一做神助攻的。

    冬梅这一番爽利的质问,倒是让秋月脸上火辣辣的,连忙应声说:“是婢子逾矩了。”

    “别婆婆妈妈,我家姑娘问你,那院落里谁人在捣药?”冬梅指了指那大概的方向。

    周围的护卫只觉得这丫鬟好生无礼,这种丫鬟怎么能在宅子里活那么久呢?九姑娘怎么能容忍这种无礼的丫鬟在身边呀。

    “回禀九姑娘,那是大老爷吩咐的,老夫人的专用大夫萧大夫。”秋月不理会冬梅,只对着江承紫行礼。

    江承紫点了点头,说:“哦。我听晴嬷嬷说过,这萧大夫是老夫人早年的陪嫁。这萧氏一族果然大家族呀。”

    她话没说的太明白。这老夫人是个庶女,就算是再好的棋子,也只是庶女,何况当年是给人家观王做妾室。居然还给陪嫁医者,且这医者是萧氏那一辈里医术造诣颇高的医者。

    秋月没说话,她是个下人,断不能评论大家族。此番,她站在这里,再也没有先前的平静,还有略略的惶恐,以及对大老爷到来的期盼。

    “这萧大夫很厉害么?”冬梅朗声问。

    秋月内心挣扎,说实话,她不想回答这问题啊。可是,看九姑娘对这丫鬟纵容得很,若是不回答,又像是对九姑娘不敬。

    “青湮姐姐,你听过这萧大夫的名号么?与你师父比起来如何?”冬梅转头问站在一旁的青湮。

    秋月松了一口气,原来并不是在追问自己。青湮则是摇摇头,说:“我向来只随我师父学习医术,世间之事,师父向来不关心。”

    “也对。想王先生这样的神医,整日里念的想的自然是妙手回春之术,钻研的是悬壶济世的杏林之法。哪有空闲去瞧旁的闲事。”冬梅自顾自地说。

    江承紫闭目,内心倒是笑个不停。这冬梅明明是自顾自的言语,却这样一出口,便可气死人。

    青湮知晓冬梅癖性,也只是尴尬地附和笑了笑,没再言语。

    此番最尴尬的莫过于秋月,她真真是后悔方才不该出来,就该守着老夫人才是。如今是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只在这门口站着。

    正在这时,院落里响起急促的脚步声,有小丫鬟在喊:“秋月姐姐,秋月姐姐,老夫人又吐血了。”

    秋月一听,顿时如释重负,对江承紫一拜

    ,道:“九姑娘,婢子先去瞧瞧。”

    江承紫略点头,秋月快步转身,松了一口气,便问那小丫鬟:“可让人请萧大夫前来?”

    “回禀秋月姐,春儿已去了。”小丫鬟回答。

    秋月点点头,命她去打热水,命洒扫丫鬟们前来。

    因老夫人身子骨差,萧大夫叮嘱要关上门窗,不得入了风。屋内点了一盏油灯,灯火不明。秋月一入内,眼睛黑了一阵才算适应了光线。

    “老夫人,你身子如何?”秋月上前,只见先前伺候的小丫鬟已将老夫人嘴角的血擦干净,只将手中的手帕偷偷展开给秋月瞧。

    光线昏暗也瞧不分明,只是白手帕上隐约一团污浊,暗红。

    秋月蹙眉,坐在床边,柔声说:“老夫人,萧大夫马上就来了。”

    老夫人瞧着平素里最信任的大丫鬟秋月,只觉得无比恶心。她萧锦瑟也是阅人无数,却不料这端庄无心思的小蹄子竟是旁人放在身边的眼线。平素里,许多事,她都没打算瞒秋月。

    如今看长子跟自己这样的罅隙,都得是这小蹄子干得好事。老夫人不愿去恨自己的长子,便恨起秋月来。

    “老夫人,你且放宽心,就你的身子骨,过不了几日,定会好了。大老爷一向来孝顺。”秋月坐在一旁柔声劝慰。

    她实在不想呆在这老太婆身边,想着这件事早日结束,跟着观王走南闯北。这老太婆实在是疯子一样的存在,心狠手辣不说,这几年越糊涂,干的都是损人不利己的事。因她这两年现了些了不得的事,觉得这老太婆简直丧心病狂。自己跟着她一道,迟早得被拖累死了。因此,此番大老爷雷霆手段,最高兴的莫过于她。

    她觉得终于可以脱离这老太婆了。但大老爷的孝顺,她也是看在眼里。昔年,若非大老爷相救,她早就死在了大雪天里,哪能活下来,吃穿不愁呢。

    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秋月这几日,也是旁敲侧击地劝说老夫人,但老夫人非常恶毒地瞧着她,甚至想弄死她。

    她先下手为强,想法子让老夫人摔倒了。老夫人年事已高,即便一直有锻炼,青石板上随便摔一摔也足够了。

    大老爷的意思让老夫人不要与外界联系,就呆在这一方院落,可没说过是怎么样呆着。

    “贱人。”老夫人咬牙切齿终于含糊不清地蹦出这一句。

    秋月听闻,恨不得扇这老太婆一巴掌,却碍于大老爷是她儿子,她就瞧着冷笑,道:“自作孽,不可活。”

    “滚。”老夫人用尽生平力气喝出的声音,在旁人看来也只是含糊不清的一个字。

    “我还要好好伺候你呢。怎能滚?”秋月低声说。

    老夫人气得又吐出一口鲜血,萧大夫一阵风似的地跑进来。秋月赶忙站起身来站在一旁,冷眼看着萧大夫为老夫人施针。

    这一对狗男女!

    当年,父兄就是被狗男女害死。八岁的她手刃狗男女逃了出来,被大老爷所救。在那批孩子里,她资质聪颖,才入了弘农杨氏来做眼线。

    这一生,若说她最厌恶的,便是这种乱七八糟的狗男女。

    秋月站在一旁,瞧着那萧大夫施针,心中愤恨。待施针到了关键处,秋月伸了脚移了一下桌椅,让洒扫的小丫鬟径直撞上了萧大夫。

    一针错,一脉乱。

    老夫人顿时浑身痉挛,继而口吐鲜血,抽搐几下,口中呼呼几声,然后渐渐不懂。

    “小锦,小锦。”萧大夫脸色大变,这会儿也顾不得称呼什么老夫人,径直称呼老夫人的闺名。

    “大胆,竟敢亵渎老夫人。”秋月喝道,伸手就去抓这萧大夫。

    萧大夫也不是省油的灯,径直反手就抓秋月。秋月惊讶,没想到这老头居然深藏不露。她退后几步,短刀在手,喝道:“你暗害老夫人,居心何在?”

    “你血口喷人,贱人。”萧大夫喝道,心里记挂着床上之人。他这一生,只倾慕于她,无奈他只是萧氏医学院里的一名弟子,虽有天资,却没有配得上她的身份。她出嫁,因是萧后所赐下的婚,便自荐成为陪嫁医者入了杨府。

    这一生,他也算得偿所愿。朝朝暮暮都在她身边。可是,如今她遭受磨难,他却无能为力。

    这一生的研究医术,意义又何在?

    萧大夫眉头紧蹙,心急如焚。心里后悔:早知这丫鬟这样猖獗,早先就不该听小锦的话按兵不动,而是应该将之料理了。

    当时,小锦示意按兵不动,他才没有露出任何马脚,才没对这秋月下手,却不料这丫鬟竟然这样猖獗,在没杨恭仁授意下也敢暗害老夫人。

    小锦说,毕竟杨恭仁是她的儿子。如今,她能仰仗的怕也只有这儿子了。至于杨氏与萧氏的殊荣,她也觉得有些累了,不想管了。

    本来,她是真的什么都不想管了。她甚至接纳了六房与九丫头,还接纳了杨氏改革。

    可那边却不肯放过她,还扬言她不毁了杨氏六房以及杨敏芝,就将她这些年所作所为的证据呈出来。

    她不想连累杨氏与萧氏,也不想这么多年的经营毁于一旦。

    “罢了,这六房与我们离心离德,灭了就灭了。这九丫头邪门得很,毁了就毁了。”老夫人最终妥协,与替她揉肩膀的萧大夫说。

    “小锦,可这六房太强大。如今又有蜀王的人保护着。”萧大夫跟在她身边这么多年,这一次,他忽然有不祥的预感。

    老夫人笑了一下,说:“对方说了,只要不让九丫头与六房同行即可。六房他们来对付,届时,请来做法事的僧道里自会有能人异士对付九丫头。”

    “僧道里,有,他们的人。一旦入了杨氏祖宅,怕”萧大夫低声提醒。

    老夫人摇摇头,悲戚地说:“我别无选择,阿修啊。”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