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四百七十二章 是神是鬼

正文 第四百七十二章 是神是鬼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第二日,江承紫用早饭时,就听碧桃在一旁碎嘴,说昨夜里大房那边进了贼人,劫掠了不少的金银,还死了还几个小厮婆子和两个小丫鬟。

    “嗯?可有擒住贼人?”江承紫一边啃馒头,一边询问。心里却狐疑:这弘农杨氏颇多将才,就是这祖宅的护卫都是行伍所练,怎会发生进贼人盗窃且还连伤几人的事?

    这事其中必有蹊跷。

    碧桃摇摇头,说:“婢子听大夫人身边的春花说,那贼人身手了得,没擒住。”

    大夫人身边的春花

    那丫鬟是个谨言慎行的,怎么会跟碧桃这等小丫鬟碎嘴呢。看来是大房有意让她知道吧。

    大房这不知在场哪出呢。

    江承紫觉得好笑,却也没说什么,自顾自地吃着馒头,听碧桃说。

    “大房护卫都是走南闯北,跟随大老爷上过沙场的人,竟也是擒不住?”冬梅练功归来,在一旁忍不住插嘴。

    “说是大老爷的人都调到老夫人那边院落去保护老夫人,老夫人昨夜吐血中风了。”碧桃又补充,解冬梅疑惑。

    “老夫人病了?”江承紫手中馒头一凝,便是狐疑地问道。

    依照她对老狐狸那身子骨的判断,应该是没病没痛地活个十来年不成问题。

    “今早,婢子去拿采买物品,瞧见大夫人身边的春花急匆匆地跑,闲聊了几句,才知晓的。”碧桃得意地说。

    江承紫点点头,又扫了碧桃一眼,说:“日后,与旁人闲聊。切记只听莫说,谨言慎行。”

    “是。”碧桃没往深层里想,反正她脑子单纯,自家姑娘说什么就是什么。

    “姑娘叮嘱,你要谨记。这些宅子里头的人,心脏得很,指不定三言两语都是在给你下套。”阿碧补充。

    “啊?”碧桃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江承紫。

    江承紫只略略点头,心里有了判断,想这大房其实是想让她知晓老夫人病了的事。这也是示好的一种方式,与昨日杨恭仁主动送杨宏上长安一样的举动。

    既然是病了,那就去瞧瞧,是不是真病了。反正今日也没什么事。

    打定了主意,江承紫就吩咐阿碧去将青湮带来。青湮是王景天的女弟子之一,因医术不错,又孤苦无依,遂一并带往长安。如今,王景天是跟随杨舒越一行上长安,青湮则在这院落里待命。等来日与九姑娘一同去长安。

    阿碧去带青湮。江承紫这才询问蜀王可有起身。

    “回禀姑娘,蜀王天蒙蒙就起身,吩咐人护送大郎君一家三口上长安呢。还说午膳来不及,就让姑娘先吃。”冬梅回答。

    她早上都要跑步,锻炼体质,因此起得很早。跑步的时候,在院门口瞧见蜀王一行人出去。蜀王却忽然停下,说:“冬梅,你家姑娘起身问起,就说我安排人护送她堂兄一家入长安去了。若是午膳来不及,她便先吃。”

    江承紫一听,心里一暖,面上却也只是点点头。

    阿碧却已带了青湮前来,正挑了帘子进来。青湮一身的素雅青衫,面目清秀,斯斯文文的,安静娴雅。十四五岁的少女站到江承紫面前行礼。

    “青湮,你既是王先生的得意弟子,如今老夫人病了,你带了药箱与我一并去瞧瞧。”江承紫说。

    青湮低眉垂首,应了声,便快步回药房准备。

    江承紫则是回屋换了一身素雅的衣裳。片刻后,带着阿碧、冬梅以及青湮就往老夫人的院落去。

    春日里的天气甚好,主仆四人走得闲庭信步。冬梅还是孩子心性,平素又是当女武将来培养,便少了丫鬟的那份儿拘谨。一路上都啧啧地赞叹:“这弘农杨氏真不愧是千年望族,看这些参天古木,扶疏花木,都是了不得的品种。”

    “你若是喜欢了,日后上了长安,让你跟姚二公子学艺去。府邸里的花木便交给你了。”江承紫打趣。

    冬梅苦了一张脸,连连摇头,说:“你让婢子保护姚二公子还行。这摆弄花木之事,婢子当真没天赋。”

    冬梅对姚二公子的仰慕众人知晓,这女娃性格大大咧咧,藏不住事。平素里,一群女娃在一处,总是要打趣冬梅。

    冬梅起初还娇羞,现在从善如流,脸不红气不喘的。

    “是呢。九姑娘有所不知,前些日子,冬梅还说,若是要保护姑娘与姚二公子,就是让她练胸口碎大石,她也愿意呢。”青湮虽平素性子拘谨,但到底十四五岁的小姑娘,这番性子也活泼起来。

    “胡扯,胡扯。青湮姐姐欺负人。”冬梅急忙闹。

    江承紫看着这些朝气蓬勃的小姑娘,觉得人生这般才美好啊。整日里杀来杀去,谋来谋去,真累。

    不过,为了这般美好,也不得不谋。她轻叹一声,也只有一旁沉默的阿碧听闻,但阿碧不敢多问,只一句:“姑娘,可需要婢子去叫软轿?六房去老夫人住所,还有一段距离。”

    江承紫摇摇头,对青湮与冬梅说:“你们莫要这般闹。这地方刚出事,老夫人还在病中。旁人若瞧见了,定要做些文章。”

    “是。”青湮与冬梅应了声,立马收敛肃穆,只管赶路。

    主仆四人便加快了脚程,走了大半个时辰,总算是瞧见了老夫人的院子。古木参天,花木扶疏。尤其是那院落里的白玉兰开得尤为盛大。满树满树的,隔了墙便远远地瞧见了。

    冬梅快步到了大门口,要去叩门,站在门口的护卫拦住,问:“来者何人?”

    “听闻老夫人病了,六房九姑娘特来探病。”冬梅回答。

    那护卫抬眸看了一眼,便不敢看第二眼。这是名满天下的九姑娘,却也是未出阁的姑娘,又是未来的蜀王妃。他是断然不敢盯着看的。

    但只是这一眼,这护卫便觉得满眼光华。明明是素雅的装束,却总让人觉得日光灿灿。

    护卫顿时心乱,低眉垂首,对着九姑娘站立的方向,拱手行礼,说:“回禀九姑娘,大老爷吩咐,老夫人需静养,旁人不必打扰。还请九姑娘不要为难属下。”

    “这位兄台,何来的为难?纵人皆知王神医在我六房府上。如今,王神医虽随我父兄前往长安。但王神医的得意女弟子却还在。我听闻老夫人病了,特带了她来为老夫人瞧病。”江承紫笑着说。

    那护卫还是不敢看九姑娘,

    只说:“请不要为难属下。”

    “你真是榆木脑袋,去通传一下你家大老爷,便知结果了。在此说什么为难不为难。”冬梅撇撇嘴。

    “冬梅,不得无礼。”江承紫轻呵。

    “我们可是好心好意来给老夫人看病呢。”冬梅不服气。

    “好了,这位兄台,可否麻烦你为我通传一声?”江承紫和颜悦色。

    这护卫也不过二十出头,面对的又是名满天下的九姑娘,那样天人之姿的一个女子,耳朵根都红了。这会儿九姑娘有要求,他也觉得应该通知大老爷,便点头,说:“请九姑娘稍后,属下这就去。”

    这护卫说完,一溜烟就跑了。

    “婢子怎么觉得他跑得挺慌张的,步伐都错了。”冬梅自言自语,“这样的人,大老爷怎么留在身边了。难怪大房会遭贼呢。”

    江承紫听闻,无奈扶额,冬梅在武学方面天赋颇高。脑子也聪敏,就是性子堪比碧桃。

    另外的一些护卫听闻,嘴角抽了抽,内心腹诽:我们是真正上过战场,杀过人,斗过恶贼的,好不。你一个小丫头片子懂什么。

    不过,护卫们都没有说出来,只泥塑木雕一样滴站着,等着通传回来。

    正在这时,大门“吱呀”一声打开,里面出来碧蓝襦裙的女子,梳着简单的发髻。正是平素在老夫人身边伺候的秋月。

    秋月对着江承紫拜了拜,说:“大老爷吩咐老夫人静养,此番没有大老爷吩咐,婢子也不敢让九姑娘进去。”

    “无妨,已有人去通传。”江承紫对着秋月笑了笑。李恪昨日闲聊已说过这秋月是杨恭仁安放在老夫人身边的人。

    当时,李恪还说他这大舅舅看来也不是没有野心嘛,能在自己母亲身边安插人。

    “婢子命人给九姑娘看座,奉茶。”秋月柔声说。

    “你客气了。”江承紫不与她多言,对于鱼贯而出的几名小丫鬟的看座,丝毫不客气地坐下了。尔后,凝神静气,听着周围的动静。

    周围万籁俱寂,只有鸟雀的鸣声。以及老夫人低低的呻吟,像是真的病了,又像是在用听不懂的语言在呼唤着谁。江承紫仔细听了听,不曾听懂。

    看来这杨恭仁果真是将老夫人软禁了起来。如今,老夫人也不知真病,还是假病。

    杨恭仁向来孝顺,如今做这一出,到底是幡然醒悟想要拯救弘农杨氏,还是与老夫人沆瀣一气,想要有更恶毒的谋划。真是不得而知。

    毕竟,拘在一方院落内,说好听点是被软禁了。往不好听里说,那可就是人证无数,但却还可以暗地里来去自如地作恶。

    她倒要看看,这杨恭仁是个什么态度!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