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四百七十一章 夺权

正文 第四百七十一章 夺权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杨宏走后,大夫人收起了念珠,入了后堂召集了一干人,与萧玲玲共同处理大房事宜。

    而杨恭仁则是与杨云急匆匆入了老夫人住处。

    负责看守老夫人的是丫鬟秋月,这秋月是杨恭仁早年安插在老夫人身边的眼线。如今,杨恭仁回了府邸接手这杨氏实权,软禁了老夫人,秋月也便从暗桩到了明面上。

    这老夫人的院落如今全是杨恭仁的人在把守。因此,他径直入了内室,只见烛火盈盈,老夫人躺在床上,眼睛紧闭。

    一旁的是老夫人多年来的御用大夫,也是从萧氏一族带来的萧大夫。

    杨恭仁瞧了萧大夫一眼,问:“老夫人情况如何?”

    “回大老爷,老夫人命保住了,怕得要瘫痪在床了。”萧大夫说。

    “命保住了就好。以后,萧大夫就搬到隔壁偏院里住着,只替老夫人一人看病吧。”杨恭仁扫了他一眼。这么多年,这萧大夫是个什么货色,他可是一清二楚。

    这老匹夫,医术是不错,跟母亲的那点情愫来往,他也可以不计较。但不该的就是支持母亲触碰禁忌,做了医者不该做的事。

    他杨恭仁可以支持蜀王李恪夺取太子之位,但绝不能接受借助什么异邦外族的力量来夺取帝位的人渣。就算对方是炀帝正宗的孙儿也不行。

    家里的事家里解决,掺和了外人算什么玩意儿?

    这是他的底线!

    如今,他既然要拿回杨氏家主的权力,这些妖蛾子,他便一个都不放过。

    “这,小的那院子还有很多花草药物。”萧大夫有点慌了。

    “明日便与你都搬来,今晚你就在这院落的厢房住下。什么时候老夫人好了,你再搬回去。”杨恭仁不容反驳,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哼,想玩什么苦肉计?

    在杨氏一族危难之际,他不会妇人之仁。即便这人是自己的母亲。

    他永远忘不了在前段时间离开长安之前,陛下在御书房说的那番话。

    当时,他去辞行。

    李世民正在看奏折,瞧着他来了,便直截了当地说:“你这家主当得不够格呀。瞧着就有人要将我当枪使,把你家九丫头灭了。”

    他吓得一身冷汗,跪地喊:“臣惶恐。”

    “你若真惶恐,就好好把你家主的权收起来,整顿整顿弘农杨氏。毕竟,千年望族,毁于一旦,朕也会伤心。”李世民说得很是诚恳。

    “是。”杨恭仁伏在地上,一身汗涔涔下。

    他一身戎马,浮沉官场,从未像这一刻这样不安与惶恐。李世民是与炀帝、武德皇帝都不一样的人,他的眸光似乎是一把利剑能将人穿透,他本人像是一口深不见底的井,你指不定井里会蹦跶出什么怪物来将你整个咬碎。

    这个人,绝对不能算计。这个人,算计不了。

    这是杨恭仁这一刻的想法。

    “朕念在你这一年有功的份上,也念在我两个孩儿的份上,念在杨氏六房的份儿上,让你自己处理。否则,若是朕着手帮你整顿家风,怕就不会仁慈了。”李世民说得和颜悦色。

    “多谢陛下恩典,臣定当肃清奸佞,整顿家风。”杨恭仁回答。

    “你先前请了十日假,朕再多给你十日。但若你处理得不够好,朕就派旁人来处理。”李世民轻飘飘一句话,杨恭仁只觉得杨氏整个杨氏都站在了悬崖边,心里一片慌乱,惶恐万分。

    这种惶恐蔓延了一路,他马不停蹄地赶回来,为的是拯救杨氏。至于母子情分,这么多年的容忍与礼让,已经足够了。

    这边厢萧大夫不敢说话,只退到了一旁。杨恭仁走上前扫了老夫人一眼,便问秋月:“怎么回事?”

    “回禀主人,今日晚膳后,老夫人在院落里踱步,忽然就摔倒在地,口吐鲜血,接着人事不省。属下差人请了萧大夫前来,又让人来禀告主人。”秋月回答。

    “嗯,你们且退下,我与老夫人说几句。”杨恭仁吩咐。

    众人应声退下,杨云与几名贴身护卫在门口守着。杨恭仁坐在床边,径直说:“母亲,你且好生养着,父亲的法事道场我会办好的。另外,有生之年,你别想踏出这一方院落,除非你成一堆枯骨。”

    他说完毫不留情,床上的老夫人睁开眼,狠狠地瞪着他。她真没想到自己的儿子如今变得这样薄情,恨恨地瞧着他,道:“你,你,你这个不肖子。若非我,哪来你的今日?”

    “因此,我很孝顺,让母亲在这一方天地好生养着,派专人伺候,专人保护,还让萧大夫贴身伺候。母亲身子骨向来硬朗,底子也不错。想必很快就能恢复了。”杨恭仁说话毫不留情。

    “你是翅膀长硬了,此番回来跟我对着干了。”老夫人恶狠狠地说。哪里有半点生病醒来的样子,呵,一切不过是套路。

    “母亲,你操劳许久,该是歇息的时候了。人老了,难免精神不济,看不清方向。这看不清方向,怕就害了杨氏一大家子。”杨恭仁立马指出。

    “你,你以为你做个小小的扬州刺史,就不得了?想想你祖辈的辉煌吧,你给他们提鞋都不配。”老夫人恶狠狠地说。

    杨恭仁笑了笑,说:“从前,我听母亲这些话听多了,还以为我多么不济。也曾年轻气盛,眼界不够,犯下过此生难以弥补的错。如今,母亲还想用这些话来蒙我么?”

    “你,你——”老夫人说着,剧烈咳嗽起来。

    杨恭仁伸手为她顺气,轻轻拍着背,叹息一声,说:“你我是母子,何必弄得像仇人呢!如今杨氏危矣,当今陛下,不是我们能谋划得了的。怕我这杨氏之内早就满是当今那位的眼线了。”

    老夫人没有说话,只垂了眸,沉了一张脸。

    “你以为杀了九丫头,或者阻止九丫头与李氏联姻,就能断了这李唐的气数么?这么天真的事,母亲,你也相信么?”杨恭仁缓缓地说。

    老夫人还是不说话,挪了挪身体,将头偏向一边,不看杨恭仁。

    杨恭仁则是自顾自地说:“母亲,你以为这一次旧贵族联盟策划灭掉阿芝是王氏的主意么?若非你萧氏一族推波助澜,怎会如此?母亲,你已是杨氏之人,死后入的是杨氏的祖坟,进的是杨氏祠堂。这萧氏荣耀与否,与你都无关。”

    “我

    可不像你,忘恩负义。”老夫人生闷气。

    “你的恩义要拿全族人的性命赔么?你到底是糊涂还是自私?你瞧瞧呀,这弘农杨氏都快成萧氏的天下了,安插那么多人,你就那么怕人夺你的权么?”杨恭仁越发觉得自己的母亲冥顽不灵,便叹息一声起身,说,“你就好生在这里养着吧。需要什么,跟秋月说一声,我会让人办妥。”

    老夫人不作声,只忽然觉得脑袋一片空白,像是不知这么多年到底在做什么一样。骤然,她有一种兵败如山倒的感觉。

    胸口一滞,骤然吐出一口血来,眼前一黑,顿时昏死过去。

    杨恭仁听闻,立马转身,让萧大夫前来伺候。又命了院子周围的人将这院落看紧些,将这院落里的暗道堵死了。

    杨恭仁从这院落里走出来,便闻见隐隐的花香,抬头看,天上穹苍玄妙,繁星满天。

    “杨云,让杨江盯紧那些僧道。有任何异动,命人来报。”杨恭仁吩咐完毕,想到明日即将迎来最后一批僧道入弘农杨氏,他一颗心悬得更高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