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四百七十章 夕阳西下几时回

正文 第四百七十章 夕阳西下几时回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奔跑进来的小厮一下子“噗通”跪地,口称老夫人出事了。

    杨恭仁扫了一眼,问:“秋月呢?”

    “回禀大老爷,秋月姐正看着老夫人,因事情颇大,秋月姐拿捏不定,让小的来禀告。”小厮说。

    “何事?”杨恭仁心烦。他早就计算着自己的母亲定然会闹出妖蛾子来,这番还果真让自己说中了。

    “老夫人,她口吐鲜血,昏迷不醒。”小厮回答。

    “口吐鲜血,昏迷不醒,你叫大夫啊,你来找我作甚?”杨恭仁喝道。

    小厮一时之间不敢说话,心里害怕极了。他只是最低等的小厮,负责洒扫,哪里敢做主做什么事呢。

    “大老爷,你且息怒。跟这么个下人置什么气呢?”大夫人定了定心性,上来相劝。

    杨恭仁扫了她一眼,道:“你们萧氏一族还真是了不起。”

    大夫人听他话中有话,一张脸刷白,嘴唇一张一噏,一双手紧紧握着念珠,眼里溢满了泪,心中甚是委屈。

    “父亲,祖母她——”杨清让觉得母亲受了委屈。

    这么多年,父亲都在外为官,母亲作为长房媳妇在这个家处得尤为困难,受的委屈不是一点半点。尤其是要护着他和姐姐、妹妹们,那真是没日没夜都在计算着过日子,没有一天睡过好觉。后来宏儿生病,母亲派人寻访名医,又暗地里查凶手。这么多的事情,都是母亲在着手处理,而这所谓的父亲却并不曾知晓。

    如今,父亲还给母亲脸色看。他虽然惧怕父亲,但还是鼓起勇气,想要替母亲讨一个公道。

    杨恭仁铁青着脸瞧了他一眼,不悦地问:“你祖母做了什么,你知道吗?”

    “纵使,纵使祖母做了什么。她,她也是长辈。”杨清俊朗声说。

    萧玲玲看到公公脸色如墨黑乌云,连忙拉了拉丈夫,示意他不要再说了。杨清俊却是甩开笑了的手,说:“你别故作贤惠,娶到你,真是让人憋屈又恶心。”

    萧玲玲一听,眼泪“唰唰”下来。这些年,嫁给这么个人,她早就觉得憋屈了。这会儿,还得被这么个东西嫌弃。

    “你爱说,你去说。”萧玲玲撒手不管。

    杨清俊更来劲了,他向来畏惧父亲,从来没有这样理直气壮地对父亲说过话。甩开萧玲玲后,继续理直气壮地说:“父亲常教导儿子,孝顺。如今,父亲所作,怕与孝顺背道而驰吧?”

    他说到此处,瞧了瞧父亲,脸色是不好看,但似乎也没有暴怒。杨清俊便继续说:“父亲,祖母这些年霸道跋扈,是有不对。但她年纪大了。何况,若不是祖母当年的苦心经营,哪里,哪里有我们大房,有父亲您的爵位。父亲,您,您也不会是嫡出。这一切,都得是他六房的。”

    “放肆!”杨恭仁抬起一脚就将杨清俊踢倒在地。

    杨清俊顿时吐出一口血来,大夫人赶忙跪地道:“老爷,孩子不懂事,你何必下这么重的手。”

    “下这么重的手?他是杨氏长房,将来的继承人。这么多年在族学里都学到狗肚子里去了?”杨恭仁横眉冷对。

    大夫人抿着唇,自责道:“老爷,你莫怪俊儿,实在是我没教好。”

    “你不用替他担责。这么个东西,你跟你老子这样说话,就是孝顺?”杨恭仁质问杨清俊。

    杨清俊不敢说话,只跪在杨恭仁面前。杨恭仁继续说:“就你这眼光入了长安也是惹祸的份儿,蜀王敢给你安排个职务,我还没胆让你去上任。指不定就你这份见识与眼光,就得让有心人把杨氏灭了。”

    “老爷,孩子,孩子他不知。”大夫人低声争辩。

    “他不知?他是这府里的长房嫡孙,我派了多少专门的师父给他?私下给了他多少人,他派出去做什么了?替他寻什么花草,寻什么吃食,置办什么外室。这宅院里的风吹草动你仔细盘查过?你儿子被人害了,你曾上过心?不是你母亲和你夫人为你操持,你被人吃得骨头都不剩了。没用的废物。”杨恭仁想着就来气,顺便又是一脚。

    杨清俊先前还害怕,现在听闻父亲这么说自己,顿觉一颗心都破碎了,也破罐子破摔,视死如归地喊:“那你打死我啊。我自小,你就认为我资质驽钝,无论我做什么,都得不到你一点点的赞赏。那我还努力做什么?”

    “你以为我不敢?”杨恭仁拔剑出来。

    事情闹到这样,大夫人赶忙跪到儿子身前,求宽恕。萧玲玲也是跪下来求情。

    “逆子。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仁若助恶便为恶,孝若为祸则为害。你跟我谈仁孝,先去看看你祖母做了什么再来跟我谈吧。”杨恭仁将剑狠狠掷地,拂袖道,“杨云,与我走一遭,我且看看,她到底要闹出个什么事来!”

    杨恭仁拂袖而去,大夫人母子三人瘫软在地。良久,杨清俊才低声问:“母亲,祖母她,她到底做了什么?”

    “你祖母,不过是想着杨氏与萧氏的前途罢了。”大夫人模棱两可地回答,手中念珠握得紧紧的。

    “萧氏与杨氏?我听闻联盟会选的不是那蜀王么?可那蜀王不知好歹呀。祖母她又做了什么?”杨清俊觉得有些事必须得问清楚,否则日后自己真有可能糊里糊涂就被人当枪使了。

    “俊儿,这高门大族做事,哪里只有一颗棋子的道理。名门世家,棋子多得很。蜀王只是其中一颗罢了。”大夫人叹息。

    “难道还有别的?”杨清俊惊讶地问。

    他仔细想了想:杨氏与萧氏要再度辉煌,除了扶持蜀王夺得未来继承人的帝位,等待蜀王称帝外,就该是各家子弟百舸争流,凭借自己的本事创一番事业。除此之外,应该没有别的道路可行啊。

    前朝皇室子弟该死的死了,该杀的杀了。而且前朝皇室子弟凋零,如何能对抗兵强马壮能人辈出的李唐?

    “复辟前朝,这显然是行不通的。”杨清俊低声嘀咕。

    大夫人没有回答,只是说:“此事须得慎重,为娘也只能与你说这么多。”

    “不对,杨氏还有子弟——”杨清俊说到这里,脸色也刷白,一脸不相信地瞧着大夫人,问,“母亲,祖母她,她当真?”

    大夫人摇摇头。杨清俊松了一口气,想果然是自己猜错了,谁知道大夫人轻叹一声说:“你别问我,我不知道。”

    杨清俊只觉得脑袋“嗡”一声,母亲这样的回答,那表明祖母真的丧心病狂,为了所谓杨氏、萧氏的前途,在干被人唾弃的勾当。

    “她,她怎么可以这样?”杨清俊喃喃地说,“纵使是有过节,也是一家人的事,若是牵扯了外人,便是万人唾弃之举。难怪,难怪父亲这样,这样生气。”

    杨清俊顿时瘫软在地,呆呆地坐着。

    “祖母,父亲,母亲,你们莫要这般失魂落魄。”杨宏从屋内走出来,一直咳嗽。

    “宏儿,你怎么来了?”萧玲玲赶忙起身扶住杨宏。

    杨宏摆摆手,说:“母亲,不碍事。我只是过来瞧瞧,还需要准备些什么,却不料祖父在生气。”

    “你,你听听见了?”萧玲玲问。

    杨宏点头,却又说:“你们莫要这般失魂落魄。为今之计,祖父将太祖母软禁。而祖父迟迟没有上任扬州,想必就是在竭力地弥补这件事。而且,祖父方才提到萧氏。那想必萧氏也参与其中。祖母和母亲还是划清界限才行。而且,这件事切勿向外人道。”

    “宏儿所言甚是。”大夫人亦是点点头。

    “那这周围大凡听闻此事的丫鬟婆子小厮,该尽快做个了结。”杨宏很冷静地说。

    大夫人一愣,萧玲玲点点头,说“这件事尽快办。”

    “另外,此次,祖母悄无声息地请了各路僧道入杨氏,怕不仅仅是给太祖父做法事道场那么简单。祖父将之软禁自有主张。我们大房是一家人,自是该团结一心,莫要自乱方寸。再者,这杨氏与萧氏到底有多少人与祖母是一道的,我们亦不知晓。如今,还是不要声张才是。”杨宏缓缓地说。

    他期间咳嗽了好几次,萧玲玲热泪盈眶,觉得自己的儿子真是长大了。

    “嗯。”大夫人点头。

    杨宏忽然站起身来,很严肃地问:“祖母,母亲,宏儿斗胆请求:若你们从前与老夫人一道,如今还请为了杨氏族人,为了大房息心。”

    “宏儿,你信不过祖母么?这么多年,我只求神拜佛。”大夫人叹息一声。

    “祖母,宏儿自是信得过你和母亲。但方才听祖父的口吻,你与母亲定然也是知晓一二的。”杨宏继续追问。

    大夫人垂了眸,道:“知晓一二而已。”

    “那就与祖父说那知晓一二。”杨宏整个人严肃起来。

    萧玲玲摇摇头,说:“那一二已挖不出什么了。先前,是你父亲的小妾,已自尽。而后是芳姑姑,如今已被六房处置。其实,六房这一次也是太着急。搞不好,日后还会扣上杀人灭口的连坐罪名。”

    “什么?芳姑姑她竟然?”杨宏紧张起来。

    “你也莫要紧张,你也不瞧瞧六房都是些什么人。就丫鬟小厮都不是省油的。”萧玲玲安慰。

    杨宏忽然脸色惨白,点点头,说:“是啊,丫鬟小厮都不是省油的灯。”

    “宏儿,你可是哪里不舒服?”大夫人关切地问。

    杨宏摇摇头,说:“我没事。只是瞧瞧你们准备妥帖了么?我也想与祖母说说体己话。”

    萧玲玲这才说:“都准备妥帖了。我先带你阿爷瞧瞧身子。”

    萧玲玲一边说,一边扶起杨清俊。杨宏摇摇头,说:“阿爷无甚大碍。祖父总是有分寸的。你还是先处理方才那些丫鬟婆子们吧。”

    杨清俊一怔,只觉得自己这儿子真是薄情得可以啊,同时也觉得自己儿子说得很是在理,便对萧玲玲说:“处理得干净些。”

    萧玲玲点头,杨清俊便说回去修养了。此番这屋内只剩了大夫人与杨宏。

    杨宏压低声音,看门见山地问:“隋帝幼孙皇室女都在突厥吧?”

    大夫人惊讶地看看眼前的病弱少年,从襁褓里睁眼开始,就哭得气若游丝,她心疼,遍访名医,却也没想过他会活着,且能活到现在。这杨氏宅院里,曾经没有人当他是个活人,都在瞧着他什么时候死。可如今,这个成天关在一方天地里的少年,竟然在询问这些机密且核心的事。

    “这,你如何得知?”大夫人很是疑惑。他足不出户,就在那一方天地。

    “这不是什么密闻。刘大夫平素为了给我针灸用药,可是各种手段都用了。包括讲述这天下各种事情。”杨宏缓缓地说。

    “刘大夫是个好大夫!”大夫人兀自点头,手中念珠拨弄着,心里却是觉得惭愧,自从见识过这孩子吃药的痛苦后,她再不敢看第二次。

    “嗯。因此,此次上长安,刘大夫与我们同行。”他说。

    大夫人点点头,说:“你这身子骨,应该有大夫同行。再者,他是王大夫的师弟,这是最好的。”

    “九姑姑,她,她也有派人过来,说是王大夫的徒弟,协助刘大夫照料我入长安。”杨宏有些不自在地说。

    “嗯。你入了长安,好好养病。若是有拿捏不定的事,便问问你九姑姑。”大夫人叮嘱,随后又想起在夜宴上的事,便又说,“但凡要懂礼数。你虽年长你九姑姑几岁,但她是你长辈,切不可失了礼数。”

    “祖母放心,宏儿明白。”杨宏乖巧地回答。

    大夫人叹息一声说:“此番你们入长安,你最担心的就是你父亲。这长安鱼龙混杂,不是我们这高墙深院能比拟。”

    “祖母放心。父亲也自有分寸。”杨宏不想谈父亲的事,径直强行转了话题,继续问,“祖母,临行前,孙儿就问你一句,古往今来,你可见过夕阳西下几时回?败了的花重新开?”

    大夫人一怔,杨宏已经拱手告辞,说明日一早就出发,就不来与祖母单独辞行了。

    大夫人怔在原地,琢磨着杨宏这句话,顿时觉得自己念佛许久,见识倒不如十来岁的孩童。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