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四百六十九章 三道之信

正文 第四百六十九章 三道之信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他说得云淡风轻,江承紫却是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她说:“你莫要吊儿郎当,我从一千多年后来到这里,不是来这里观光旅游的。我是来守护你的。你得跟我说。”

    她一本正经,李恪骤然没动,只瞧着她,眸色逐渐深浓,有一种想要哭的冲动。

    他与她对视,不语。她着急了,跑过来拉着他的胳膊,催促:“李恪,你把来龙去脉,如今长安局势,以及你的应对之策都告诉我,好不好?”

    他没有说话,只瞧着她一脸的着急,露出安宁的笑容。

    “你别笑呀!”她一张脸上全是担心。

    “你应该信我。”他低声安慰。

    “我信你,但我不信这世道。”江承紫说。

    也是,自己选的这女人从来都不是娇娇弱弱需要保护的主,他这话是白说了。

    李恪无奈地笑了笑,随后低了头,看着近在咫尺的她,很严肃地说:“可是,你逆流而上,穿越一千多年来到这里,是来让我疼你,呵护你的。”

    本来是动人的情话,江承紫一听就来气,立马吼:“现在谁有空听你胡扯,快点说情况。”

    她从来没有这样慌乱过。前世里,顾汐风将那渣男的各种证据放在她面前,她虽然难过,但心里波澜不惊,平静得很。

    父母去世,她特别悲伤,但也没有这样慌乱。哪怕是她前世里在南方炎热的丛林里受伤,以及就此死去时,她都是不慌乱的。

    如今,她这般,大约是因为生命里有了极其在乎的人吧。

    “好了,稍安勿躁,我都与你说。”李恪在她面前,永远都是和颜悦色。

    他牵着她在窗边的罗汉床上坐下来,面前是一方棋盘。

    “来一局,边下边说?”他问。

    “没心情。”江承紫直接摇头,手指在案几上敲得脆响,“你赶快说,赶快。”

    “好。”他轻笑,略略整理了一下思绪,便说起这一次弹劾。

    其实,这弹劾的根源要从去年初开始。

    当时,贞观元年,秦王为李建成守孝已过,定了国号,又纳了名门淑媛为妃。等到三月,皇后亲蚕仪式后,陛下又让几位皇子选名门之后订亲。

    作为皇三子,虽为庶出,但李世民在征战中许多次遇险,都有这孩子的部众来救。皇上思来想去,觉得这孩子若是一点点的依仗都没有,怕以后的日子会很难过。再说,弘农杨氏这么多年的动作,他可是清清楚楚。

    旧贵族就像是悬在头上的一把剑,可新崛起的那些走南闯北的英雄,也不是省油的灯。那些曾经出生入死的兄弟,在入朝之后,多多少少有所改变。

    曾经,英雄少年,心系天下苍生。如今,多多少少,考量的都是家族的前途利益。

    人一旦变了心,就极其可怕。李世民心里也是有所考量,用旧贵族去制衡关陇新贵。不过,旧贵族的手段太过可怖。

    后周、隋朝,都是因名门世家而亡。

    看见,名门世家真正是一头猛虎,让人无法安然入眠。

    因着诸多的考量,李世民将一直关在“小黑屋”里的庶子李恪解禁出来。一则是想要给予他一份儿倚靠,二则是要试探他的心思。

    长孙皇后为显示贤德,为太子、魏王选的都是家族相对弱小的名门。而李世民则是召见了淑妃,径直指定了杨氏。

    帝王“制衡”之术!

    作为前朝公主的淑妃比任何人都清楚。她也不多言,径直回了杨氏省亲,和生辰贴,订下一位杨氏淑女。

    杨氏乃士族之首。这不是什么秘密!

    李恪的命运和杨氏连在一起,他的身份以及优秀骤然让某些人心里紧张。尤其是李世民身边的亲信之人。那几人很清楚,陛下还是秦王时,与王世充、窦建德决战,几次被围,来解围的人都是庶子李恪的人。

    虽然,李恪并没有做什么,甚至就是牵制一下敌人,打乱敌人的计划,或者放一把火烧一下粮草。但是,若没有这一笔,当今陛下早就是一抔黄土掩埋下的白骨了。

    每一次来解围都恰到好处。如此聪颖,让人心生恐惧。

    而作为父亲、作为帝王,对于这样的儿子,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思,旁人无从知晓。

    一匹千里马,若要阻止其成功,便在他遇见伯乐之前,将之毁掉。一块上好的璞玉,若要让其不能名扬传世,那么,最好的方式,就是让这块玉碎掉,或者永不见天日。

    他本身的才华让人忌惮。如今,他的妻族是弘农杨氏。

    弘农杨氏,即便在隋朝末年遭受重创。但人家还是名门之首,而名门世家联盟名不虚传。那些手段资源都不是新贵可比拟的。

    而且,众人都清楚,李恪是他们的第一人选。

    若是李恪有心,肯与他们合作,陛下又不反对的话。

    这未来的继承人——

    秦王府新贵们略略一想,就觉得惊恐。来日若是李恪继承大统,那么,他们这帮人便不会再是君王的核心。相反,还会因种种事情覆灭。

    “他们这是小人之心。”江承紫听到这里,不由得撇撇嘴。

    “世人,皆如此。他们跟随我父亲征战,不过是选择更合适的利益,并不是多高尚的为国为民,或者家国天下。他们,不过鸱枭之辈,以为我会动他手中的腐鼠。”李恪轻笑,轻飘飘就将那些历史上浓墨重彩的唐初成功人士品评了一番。

    江承紫默然,只觉得历史呈现出来的样子永远是不深刻的。若非亲自生活在这个年代,哪里会知晓那些人的本来面目。

    “我对这天下,从未有兴趣。若说有,那边是想要这天下,护住你。”他很认真地说。

    江承紫垂了眸,低声说:“我不要你那么辛苦,我也不要后宫一堆女人。”

    他轻笑,江承紫去继续先前的话题,问:“他们从去年,皇上让你与杨氏联姻开始,就开始搜集证据,想要将你打倒吧?即便是他们要不了你的命,也想让陛下对你彻底失望,或者让你永远不能翻身。对不?”

    在她熟知的历史里,李恪直到死,都非常低调,如同他的名字一样,恭顺恪守。历史上记载的几件事都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比如行猎伤人、赌博等。

    但眼前这样的男子决计不会行猎伤人、抑

    或聚众赌博。那些不光彩的事,定然是有人吹毛求疵抓住的把柄。想着滴水穿石,纵然是小事,聚集多了,原本就犹豫不定的陛下就会对李恪越来越失望。

    但这些都不是足以可以让他覆灭的事。尤其李承乾谋反被流放,魏王泰也被拉下马之后,李恪再度成为最佳太子人选。

    那些人害怕极了,各种进言都有。再加上他对皇位本就不上心,皇位最终在九皇子李治手中。但那些人还是忌惮,李治毕竟身子不好,性格软弱了些。

    正因为这样,那些人才会任由房遗爱和高阳将李恪拉下水,扣上一个让他不得不死的罪名。

    “从我父亲成为帝王那一刻,这些东西就不可避免。”他缓缓地说。

    “那这一次的弹劾,他们,到底会做到什么程度?你真的私下与驻守将军来往了?”江承紫小心翼翼地问。

    李恪轻笑,说:“他们用心良苦呢。难道你忘记我去益州都督长史是谁了?”

    “高士廉,长孙无忌的舅舅。”江承紫记得很清楚。那会儿,他非常提防高士廉,她总认为高士廉与长孙一族并不会像传说中那样有仇。相反,从长孙无忌在外办事化名姓高之后,江承紫就觉得长孙无忌对于母族还是颇为照顾。

    “那会儿你径直就说他可能是长孙无忌的人,得提防。我便让人暗地里监视着。而且把所有的公务都丢给他去处理。”李恪笑了笑。

    “结果呢?这次弹劾跟他有关?”江承紫问得非常急切。要是知晓这人包藏祸心,她当初就该找个名目,制造个意外,将这老东西灭了。

    “没有。”李恪回答。

    “没有?”江承紫疑惑,既然与这高士廉无关,李恪为何提到高士廉。

    “是。相反,他提醒我,长孙无忌在搜集证据,想要弹劾我。”李恪说。

    “你对于这个消息的获得,是从高士廉这里得到的?”江承紫蹙了眉,隐约觉得这是一张很大的网,环环相扣。

    “哪能。我蜀王府的人可不是吃素的。”李恪笑了。

    “这个时候,你还笑得出来。”江承紫撇撇嘴,一脸怒气。

    李恪赔笑,道:“莫要生气。先前,我奉命到此地勘察旱情以及蝗灾宣传情况,当时,给三道驻守都去了信。”

    “你还真写了信!”江承紫无奈叹息。天下十二道,各道掌权者预紧急情况可自行处理。作为皇子,若无皇家授权,不能与将军单独通信、聚会。

    “嗯,我写了。弘农地处三道交汇处,有点三不管的意思。我当时是怕这士族联盟生出别的心思来,便给三道长官写了信函。若有变故——”他说到这里。

    江承紫已然明白,名门多凶险。这一次长老会汇聚于弘农杨氏,解决她。就是李恪本人也没有太大的把握。而且,他怕天煞地绝魑魅魍魉赶不回来。到时候,若情况有变,在弘农境内的旧贵族联盟势力就会有所行动。而各家驻守军队不曾有帝王号令便不会前来。

    李恪即便能护住她,但护不住六房。他深知六房对她的意义。

    原来皆因自己起,自己还说保护他。

    “抱歉。”江承紫颇为自责。

    “何来抱歉一说?”他眉眼温柔。

    “你这是为了护住我。”江承紫叹息一声。

    “对啊。为了护住你,而写信求三道驻守出手,这不是很好么?一个只爱美人的皇子呀。”李恪笑意满脸。

    “可是,若他们换了信呢?”江承紫蹙了眉。

    “换了也没用呀。旁人不知,我父亲却知,我专用的清江白上有特殊印记。一封信,不仅仅有我是印信,还得是我专用的纸张才可以。”他轻声说。

    江承紫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拍着胸口说:“吓死我了,吓死我了。”

    李恪瞧着她那样,低声说:“你的男人很厉害的,你要相信他。”

    江承紫听得一脸的滚烫,这人说什么“你的男人”,她忙低下了头,心乱如麻。撇嘴一句:“胡说八道。”

    李恪只是笑,并不言语。他看着跳动的烛光里,低头娇羞的女子,心里无比踏实。

    江承紫逐渐冷静后,却想到白日里,杨恭仁来此说的话。便问:“你是不是又写信给三道驻守,让护送工部侍郎一家入长安?”

    “嗯。”李恪点点头。

    “你这,你这丧心病狂啊。”她扫了他一眼。

    “反正一封也是写,两封也是写。他们最好查出来这些信呀。就明白,蜀王是多么目光短浅不成大器的人啊。为了一个女人,啧啧!”李恪笑嘻嘻地说。

    江承紫一颗心放了下来,却又说:“淑妃让云歌来冒险,,怕是不知晓这事吧?”

    “我母亲不知。”李恪说。

    “那她一定很担心。”江承紫担忧地说。

    “我们这边尽快处理完毕,回去就是。”李恪安慰。

    江承紫点点头,两人也顿觉疲累,各自回去睡下了。

    这边厢,江承紫与李恪散步片刻,各自回去休息了。而在弘农杨氏里却发生了一件事。

    当时,杨恭仁正在让儿子、儿媳收拾细软前往长安,大夫人则是拿着念珠在一旁一言不发。

    杨恭仁叮嘱儿子上了长安要低调,兢兢业业,千万不能让人抓住什么把柄,给杨氏惹祸。杨清俊有些不耐烦,但又碍于父亲,不敢多说,只低头应声说是。

    杨恭仁虽常年不在儿子身边,但对于儿子的品行还是知晓一二,看到他那样子,便也是叹息一声。

    “老爷,你为何叹息?如今儿子有仕途,宏儿也能得王神医治疗。我大房也是一片光明。”大夫人摸着念珠询问。

    杨恭仁看她一眼,只说:“以后这杨氏上下就靠你拿捏,母亲毕竟年老了。”

    “大爷,说句实话,这次你如此对母亲,怕到底是不妥。她掌权这么多年。”大夫人低声说。

    “你嫁进来这么多年,还当你是萧氏之人么?你我都快入土的人,别搞什么娘家在是,你地位才稳固的把戏。现如今,就是萧氏一族拿了这天下,也跟你没多大关系,你与玲玲最好想清楚。别跟老夫人一样糊里糊涂。”杨恭仁毫不客气地指出来。

    大夫人脸色刷白,正要辩解,外面小厮就奔跑进来说大事不好,老夫人出事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