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我是杀毒软件 正文 第10章 一望二三里

正文 第10章 一望二三里

目录:我是杀毒软件| 作者:懒鸟| 类别:科幻小说

    一缕箫音忽然从远处响起,美妙至极,就好像是从九天之上流淌下来的瀑布,百转千折,变幻多端,突然又一转,化作晨间山岚中的薄雾,飘飘渺渺,丝丝缕缕,仿若置身其中,面颊上都带着一层凉凉柔柔的湿气。

    不知不觉,箫音不知何时终了,慕少安才惊觉,自己已经从混沌基地总部传送到了第二战区。

    他不是第一次来第二战区,但上一次是直接进入第二战区的任务世界,并没有来到第二战区总部。

    和其他战区一样,第二战区也是有自己独具特色的,让人记忆深刻的总部的。

    如今才一抵达,慕少安就忍不住大呼精彩,别的不说,光是方才那短暂的一曲箫音,怕就是得传奇级别,哪怕他这种粗鲁的,不解风情的野蛮人,在此刻都意外的增加了20点钝化精神力上限,可想而知,若是能亲自得到这箫音主人日夜吹箫,嗯,罪过罪过。

    收摄心神,慕少安就向四周看去,没有什么高楼大厦,也没有什么奇形异状的堡垒城墙,连古代的城池都没有,所在的地方,就只是一方山水,很小。

    天是圆的,地是方的,好像一副山水画中的一个印章。

    没错了,慕少安再三观察,最终还是确定了,第二战区总部就是一枚印章的三维立体印记。

    山水中有画,画中有山水,人在山水中,不知在画中。

    所以这是一个神奇的地方。

    也看不到人,远处青山连绵,江水悠悠,似乎有一渔翁在小舟上垂钓,一根钓竿,就好像能钓起整个世界。

    也怪不得第二战区一向特立独行呢。

    慕少安心中暗想着,就走过去想和那渔翁打声招呼,但不走不知道,一走吓一跳,他原看着那渔翁距离自己不过三五里,但这么一走就发现没有尽头,大地在脚下延伸,瞬间千百里就出去了,按照这个速度,他一辈子也别想见到这个渔翁。

    于是慕少安顿时就明白了,人家不想见他。

    野蛮人加破法者的名号在其他战区或许还能当个大人物,但是在第二战区,实在不好意思,人家根本不鸟他。

    但没办法啊,谁让第二战区里的杀毒猎人都是一些老古董呢。

    正在此时,慕少安心中忽然一动,就拿出那代码令牌来看,就发现之前怎么都搞不定的代码令牌然发生了变化,上面多出来一首诗。

    “一望二三里,烟村四五家,门前六七树,**十枝花。好诗!好诗啊!”

    慕少安吟诵起来,很觉得口齿留香,没办法,好诗就是这么神奇。

    不过这首古诗看样子是提示了,于是他就开始四处张望,寻找能够一望二三里,有烟火升起的小村子。

    但很可惜,山上有古树,树下有青苔,虫子上面爬,原来是蚂蚱。

    “野蛮人别来无恙?”

    身后忽然有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却有点熟悉,回头一看,果然是个熟人,是第二战区的一个邮差,当年还给他送过欧冶子炼制的不朽者重盾,千山重甲,以及天空之矛的,不过那已经是几百年前的事情了。

    “哈哈,老夫子好,您是来帮忙的吗?太好了,我这里有一个谜题,请您帮我参谋一下。”

    慕少安大喜,连忙把代码令牌递过去,他最恨这种文绉绉的把戏了。

    孰料,那邮差老头儿看到那令牌立刻转过头去,连连摆手道:“小兄弟,使不得,这东西可不能由别人经手,多看一眼都要倒霉的,我是要去其他战区送信,凑巧经过山河传送阵,看见你在这里吟诗所以过来打声招呼,你手里这东西可要好好保管。”

    “呃,老夫子,这玩意到底什么来头?”

    慕少安一愣,还是问道。

    “嘿嘿,你都拿着这东西了,你然还不知道?不过你别问我,我不能说,说了会倒霉的。”

    那邮差老头说着就要走,慕少安急了,喊道:“那这首诗是什么意思啊?就是一望二三里,烟村四五家这个。”

    听到此话,那邮差老头就回头,一脸古怪的瞅了慕少安一眼道:

    “唔,这首诗不错,但根本没什么隐藏的含义,可若放在那东西上面,就只有一个含义了,那就是,没有意义,老夫言尽于此。”

    说完,那邮差老头就拿手指对着四方的山水画了一个圆,眨眨眼睛,嗖的一声传送走了。

    慕少安目瞪口呆的在原地,百思不得其解。

    好在,实际上他也不需要明白什么,因为才过去几秒钟,那代码令牌忽然微微颤动,紧跟着四周的山山水水似乎也随着变化,好像一道幻影之后,慕少安就发现自己已经置身于另外一个山水画轴之间。

    左右前后都是曲线柔和的小山,雾霭层层,青烟飘荡,几处绿油油的树丛,一弯小溪,小溪的尽头是个小村,大约二三里,远远的,还能听到鸡鸣狗吠的声音。

    原来就是这里啊。

    慕少安恍然,但忽然觉得不对劲,因为手中的代码令牌不知何时消失了。

    他倒也不急,迈步走进小村,就看到一个老汉,一个阿婆正在村口的磨盘上赶着一只小毛驴,吱呀吱呀的磨着稻米,很是自在。

    而一看到慕少安,那老汉和阿婆还没什么,那只小毛驴却嗷嗷嗷地叫起来,很是兴奋的样子。

    不过那老汉一鞭子下去,那小毛驴顿时老实了。

    “老身见过大人,近日天象有变,这孽畜很是不稳,是否有什么举措?”

    此时那老阿婆就停下来对着慕少安福了福身道。

    “嗯?”

    慕少安眨眨眼睛,有点不明就里,这分明是一首古诗的世界,怎么好像就成了那座神秘的监狱?

    “什么意思?我新来乍到,两位可否为我解惑?”

    “自是当然,大人,此处世界乃是借用一首诗而成的空间监狱,特地用来关押一个病毒阵营的大人物,也就是外界盛传的那个失踪的第三病毒始祖——的一根脚趾头。”

    “当然,这不是普通的脚趾头,而是第三病毒始祖当年入侵西游记世界时,曾化身假如来,然后被当时的一个强大的杀毒猎人团队给追杀到虚空,最终被斩掉的一根脚趾头,虽然后来第三始祖病毒失踪,但这根脚趾头里面却包含着病毒始祖的源代码,须知,当初史前人类的探险飞

    船从宇宙深处不小心携带回来了病毒原石,里面藏着的就是沉睡的病毒源代码,而这些病毒源代码之中就包含着这些病毒曾经吞噬的其他文明的痕迹,所以史前人类就加大力度对其展开研究,这一研究,就惹来了祸端。”

    “可即便这样,这些病毒原石里的源代码程序里依旧藏着巨大的宝库,甚至有通向其他宇宙文明世界的路标,话说这才是史前人类的科学家们无比心动的原因。面对宝藏,谁能无动于衷?说句不好听的话,病毒阵营固然想来吞噬我们人类的文明,这是病毒的天性,但我们人类,何尝不想拿到五个病毒始祖身体中的源代码?因为一旦拿到完整的病毒源代码,并将其破译,那么我们就等于一下子拿到了至少五个以上的宇宙文明啊。”

    “而五个病毒始祖,其实就是分割出来的一个整体病毒源代码,这也是为什么病毒一直会习惯互相吞噬的原因,因为它们迫切想成为一个真正的整体。甚至于,第五始祖病毒之所以能够成功潜入我们混沌基地,也是有一部分高层故意而为之,一切,都是为了利益啊。”

    “所以,大人应该明白,我们这座监狱里关押着的这根第三始祖病毒的脚趾头的重要性了吧,这头驴子,就是那脚趾头化身之所在,它拉着的磨,是用远古苍龙的骨头所造成,和一个地球差不多,也只有这样的力量才能彻底封印这东西的诡异,屏蔽其他始祖病毒对其感知。总之,情况就是这样,大人还有其他疑问吗?”

    一番解释下来,慕少安真是听得目瞪口呆,他还真的没有想到,这狱卒和这神秘监狱里然还藏着这样的诡谲内情。

    原来第五始祖病毒长期潜伏在混沌基地内部,是有一些大人物故意的。

    原来,史前人类文明是这么被病毒摧毁的,可真是应了那句话,不作死就不会死。

    可是话又说回来,那些史前人类文明的科学家的所作所为,也是理所当然,人类文明的发展,不就是靠着这种孜孜不倦的探索才形成的吗?

    没有冒险和探索,我们不会知道螃蟹原来会这么好吃,也不会知道蜘蛛其实并不好吃。

    没有冒险和探索,我们不会知道世界原来这么大。

    那些被病毒吞噬的其他宇宙文明,对于人类文明来讲,怎么可能会没有好奇心?

    前进是有代价的,可也不能止步不停。

    “娘嘞,我特么果然不适合做一个哲学家。”

    慕少安头疼了,于公于私,他不能批评史前人类,他也没有这个资格。

    甚至于面对此刻这个携带着病毒源代码的驴子,他也没有资格来处置。

    杀了还是剁了?

    第五始祖病毒绝对是来抢这个脚趾头的,那么是让它抢走然后合并了完整的病毒呢,还是直接摧毁?

    想来混沌基地隐藏的那些大人物们也无法来决定。

    可我就是一个野蛮人啊,我该怎么决定?

    “或许,只有最后一个办法了。”

    长叹了一口气,慕少安郑重其事的切换了野蛮破法者的称号。

    就让一切归于天意,或者是我的直觉!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