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我是杀毒软件 正文 第259章 传说中的跳大神

正文 第259章 传说中的跳大神

目录:我是杀毒软件| 作者:懒鸟| 类别:科幻小说

    时光匆匆,又是一个月过去,寒冷的冬日似乎也到了尾声,大草原上,随处可以听到积雪融化的声音。

    与之相对应的,则是匈奴人的牧民彻底的活跃起来,驱赶着牛羊,漫山遍野的跑,这种终于煎熬过漫长寒冬的喜悦,洋溢在胸膛之中。

    不过这种春回大地的奇迹,那自然要归属于神灵的馈赠了,所以不管是匈奴贵族,还是平民,首先想到的就是献祭。

    虽然这种献祭在仪式上充满了黑暗夸张惊悚的风格,与汉民族庄严郑重的祭祀完全不一样,但性质是差不多的,很虔诚啊。

    四面八方的匈奴贵族,匈奴牧民从几百里外,甚至上千里外赶来,汇聚于——龙城。

    龙城当然不是一座城,而当十几万,数十万匈奴人汇聚过来的时候,它仍然不是一座城,而是一座巨大的露天烧烤店。

    至少慕少安是这么认为的。

    “哈欠!”

    一口气打了五六个哈欠,他从睡眼惺忪的从一个巨大的,威风的,很有气势的毛毡牧包旁边的小牧包里钻出来。

    一夜好睡的感觉很不错,原地蹦蹦跳跳两下,整个人都很好的样子。

    慕少安现在的身份,是匈奴王庭大祭司手下的左祭祀的小祭祀,有一个很拗口的官名,但实际上就是神仆的仆人的意思。

    而且别看这官小,这还是过去一个多月里,慕少安绞尽脑汁,费尽心思,动用了导演的权力,又借助了三千万人的契约之信的力量,才顺利的拿到了这个身份。

    话说没有这个小祭祀的身份,也没办法参演这个电影副本啊。

    “喇叭图,去给额伦家去祈福消灾,记得收上来三十只羊羔。”

    慕少安的好心情在他伸了一个懒腰之后戛然而止。

    虽然在匈奴贵族和匈奴平民眼中,萨满祭司大人们都是神秘无比的,但这光环在自己人面前就变得丑陋,比如慕少安就知道,昨晚这个左祭祀大人至少睡了三个腰肢纤细,屁股·大大的匈奴小姑娘,还起夜了13次之多,夜壶都是黄金做成的。

    另外,祭祀驱邪,祈福祭天什么的,也分等级。

    如果是匈奴王来了,或者是匈奴人有大型战事,那么这个时候就需要由萨满大祭司亲自带领所有中小祭祀一起跳广场舞,咳咳,跳大神的意思。

    如果是匈奴贵族,或匈奴王族,也是有可能请得起萨满大祭司亲自出面祈福的。

    然后大部分的匈奴贵族只能请得动左右祭祀。

    至于更多的匈奴平民,不好意思,这时候就轮得到慕少安这种神仆的仆人出马了。

    至于说匈奴平民为什么不等候着匈奴整体大祭,非得要吃一份小灶,这其实很简单啊。

    匈奴人也是人,不是怪物,他们也有着自己的私产,有着自己的小算盘,千万别拿什么匈奴人好客的说法来证明他们很天真,把自己的妻子女儿拿出来献给远方的客人,纯粹是因为地广人稀,防止近亲结婚的。

    而面对商旅的热情也很正常,信不信把你丢到荒无人烟的大戈壁里待上一个月,那么随便看到一个小商店你也会觉得如亲人般可爱。

    什么纯粹,淳朴,只有文艺青年才会相信。

    不然匈奴人,突厥人,契丹人,女真人,西夏人,蒙古人早就都是乖宝宝了,何必年年骚扰劫掠汉地?

    所以,这十数万牧民跑来这里,也是为了祈求天神的保佑的,为了表明诚意,请一个或几个小萨满给自家独自祈福祭祀一番,这种好事谁会拒绝?

    真以为左祭祀牧包里的黄金便器是哪里来的?

    慕少安很痛快的答应一声,三十只羊羔吗?看来这是一个穷蛋啊,须知左祭祀手下二十多个小萨满,论业务水平,慕少安是最差的一个了。

    转身返回自己的小狗窝,慕少安就很熟练的拿出自己的一套行头。

    嗯,话说这萨满行头也是很有讲究的,因为萨满文化的关系,这行头都是朝着要多惊悚就有多惊悚,要多恐怖就有多恐怖去的。

    具体原因,慕少安不知道。

    而这些行头,却也不是上面的大祭司发下,而是需要小萨满们自备,而且就算你弄出什么花样,也没什么关系,估计那大祭司还不懂什么叫整齐划一。

    还有一点,那大祭司和左右祭祀们是掌握着天地间最大的神灵,而小萨满们居然也可以掌握一些小精怪,而且互不冲突。

    因为类似慕少安这样的小萨满在外出做业务的时候,是没资格请上天神灵的,连狼神都不允许,所以他们只能抓几只黄鼠狼,或者一只大狐狸,甚至一棵老柳树,一只老乌龟什么的,这都可以,后来甚至可以发展到一个扫把,一个碟子,一双筷子等等。

    总之,这都是小萨满们自己的业务专长。

    慕少安之所以在二十多名小萨满里面很不受待见,原因就在于,他恭请的神灵精怪是一只地老鼠。

    说实话这就是文化不够多的害处了,一开始慕少安根本没当回事,当左祭祀要求他去抓个动物的时候,他出门就抓了一只地老鼠,也叫大眼贼,在草原上一拱一个堆,据说肉烤着吃还不错,但慕少安没尝过。

    反正就是因为如此,很受歧视啊。

    此刻,慕少安就换上由很多布条组成的外衣,很像吉利服,头上戴着鬼面具,背着一个大皮袋子,手里拎着一个小笼子,笼子里面是一只小地鼠。

    开工了。

    额伦家的三十只羊羔,还有他一只呢。

    一切都乱糟糟的,到处都是人和牲畜,空气里弥漫着酸臭辛辣晦气呕馊腥咸羊膻恶臭的味道,地面上满是融化的雪水和泥浆,还有随处可见人的粪便,牛羊的粪便,挤在一起,像是千层的蛋糕——

    慕少安恶意满满的想道。

    额伦是匈奴牧民,还是一个匈奴勇士,家里有八百只羊,三百头牛,一百匹马,老婆五个,儿子女儿十几个,奴隶几百个,母亲六个,父亲一个,叔叔三个,兄弟十几个。

    总之,用现代的概念来讲,这就是一个纯粹的匈奴中产阶级了。

    他们的家就在几里外,慕少安虽然是一个不入流的小萨满,可他的到来还是得到了额伦一家的热烈欢迎,毕竟在这个时候人多粥少,能请到一个小萨满单独给自家祈福驱邪,这已经

    很不错了。

    慕少安也没客套什么,吩咐额伦家的人点起篝火,然后他就打开自己的皮口袋,从里面摸出来一把干牛粪和干蘑菇,恩,前者是为了装逼,后者纯粹是有致幻作用的,千万别小看这时代的人,这点小门道祭祀萨满们玩得很溜。

    慕少安口中念念有词,直接将一把干牛粪和一撮干蘑菇扔进火堆里,然后呆滞了三秒钟,掏出笼子里的小地鼠,一手抓着这可怜虫的尾巴,一手拿着铜铃,身体就开始抽筋跳着广场舞,口里还一边吐着白沫,一边喊着——

    “春天种下一个果实,秋天收获一个美女,啦啦啦,啦啦啦,我是快乐的小蚂蚱,一戳一蹦跶,啦啦啦,啦啦啦,我有一只小毛驴……”

    那啥,反正别人也听不懂,可劲儿折腾呗。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