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我是杀毒软件 正文 第244章 自古枪兵幸运E

正文 第244章 自古枪兵幸运E

目录:我是杀毒软件| 作者:懒鸟| 类别:科幻小说

    校阅的大军很威武雄壮,但慕少安的身份却是一个级别最低的长枪兵。

    这就有点尴尬了。

    打开自己的属性模板,发现自己的实力并没有被削弱,甚至连幽冥天赋——死神,都没有被禁止,不过慕少安是不会作死到切换幽冥死神模式的,那结果只会是他整个人被当做怪物烧死。

    “赵季,你发什么呆?跟上!”

    一个刻意压低了但很愤怒的声音在后面响起,然后慕少安才意识到这是校阅军阵呢,他一发呆,这队列就有点跟不上了。

    他连忙跟上前面的一个枪兵,汉代的军阵他自然是一头雾水,而那正中央指挥的旗帜变化更是如同天书,不时响起的号角,鼓声,似乎也格外混乱。

    但这却是指挥数千数万人集结成军阵的最佳方式。

    慕少安在跟着前面那哥们儿一阵乱跑后,终于很不幸的犯规了,他喵的,居然还要变阵?我特么怎么知道黄色的旗子上下乱晃一通就是中间变阵啊?

    立刻就有两个人高马大,凶神恶煞般的士兵冲过来挥舞着人头粗的棒子一顿没头没脑的打。

    慕少安还不敢还手,上面指挥的大将看着呢,敢反抗,估计就是斩首悬于辕门之外的后果了。

    果然啊,自古枪兵幸运e,太衰了。

    这是真实浓厚的历史,却也是残酷枯燥的。

    整个上午,加上中午,加上下午,中间除了午饭,根本没喘气,各兵种的士兵咣咣咣,啪啪啪,当当当,这通训练啊。

    慕少安作为一个低级枪兵,一共挨了12次胖揍,特么的这军阵变化太复杂了,他初来乍到,又没有赵季的记忆,在上万士兵的联合演练之中,真是搞不掂啊。

    幸好挨揍的不止他一个,光是他所在的这一个百人的屯,就有十二个看着似乎是新兵蛋子的家伙挨了不少揍。

    原来这还不是大汉帝国的精锐呀。

    日落西山的时候,演练总算结束,所有人的肚子都是咕咕咕直叫,而慕少安居然也不例外,另外让他很惊奇的是,他竟然也有点被累虚脱的样子,这不科学啊。

    然后想想才知道,这应该是战争法则太浓厚的缘故,就李广,卫青,霍去病这段历史,绝对是sss级难度,他能进入此间历练,虽然死了不算真的死亡,但是这种厚重的历史,再加上浓郁的战争法则,都是在无时不刻的压榨他。

    “赵季,你这蠢货,今日怎么魔怔了?累得我都要吃了挂落,若明日还如此,你这个伍长就滚蛋吧。”

    返回军营的时候,一个留着虬髯的大汉虎虎生风的走过来,对着慕少安就是一脚,却是今日白天校阅演练的时候,拿着大棒子,揍自己最狠的那位。

    此时再看周围士兵瑟缩的眼神,慕少安才忽然明白,原来这是自己这一屯的屯长大人啊。

    “嘻嘻,赵季这夯货怕是患了相思吧,前天休沐的时候我记得他钻了贾伯家的狗洞来。”有人在后面怪声怪语,然后立刻引起一片猥琐的哄笑声。

    “入娘贼,瞧赵季你这德行!”那屯长大汉恨铁不成钢的又一脚踹过来,慕少安这个郁闷啊。

    好在两脚踹过之后,那屯长老大似乎消了怒气,招呼着几个十几岁的新兵抬了足足三大桶黄灿灿的米饭,一大筐黑乎乎的不知道是啥玩意的饼子,一大桶说不上来是肉汤呢还是菜汤的东西。

    然后一百条汉子呼噜呼噜,呱唧呱唧,咣咣咣一阵干,慕少安也饿了,抢了个木碗,直接用手抓着吃。

    第一口,挺香,第二口,我凑,他瞬间瞪直了眼睛。

    他就说这黄灿灿的米饭很眼熟吗,感情这是他之前在魔戒世界里看到的精灵草,那个时候还是胖贼塔尔在荒草里发现的。

    后来大规模培育后,他也吃过,很好吃,尤其做成了干粮后,香甜可口,嗯,不愧精灵饼干的名号。

    但是这不对啊,大汉帝国的历史里怎么会有精灵草?

    三口两口吃光了一大木碗,慕少安再去盛,发现却没有了,我凑,这帮家伙可真能吃,简直风卷残云。

    “嘿,兄弟,这是什么饭?”

    慕少安就捅了捅身边一个看上去满脸皱纹,很好说话的老兵,这老兵之前还给他抢了两个铁饼一样的饼子。

    然后那老兵就用奇怪的眼神瞅了慕少安几眼,忽然暴起,拿着一尺长,大拇指粗的两只筷子对着慕少安脑袋就是一阵乱抽。

    “娘八羔子的,你赵季才离家两年不到,自家里一直种的粟就不认得啦?爹娘若还活着,怕也是要被你给活活气死!”

    慕少安完全被打懵了,不不不,是被这位满脸皱纹的老兵的话给吓蒙了,感情这是自家大哥啊,怎么这么苍老?

    “幸运为e,幸运为e啊!”慕少安只能抱头鼠窜,更不敢还手了,心里不断安慰自己。

    现在他明白了,怪不得他叫赵季,原来他是排行第四或者老末。

    用现代化来说,他赵季就是赵四啊。

    尼古拉斯赵四?

    凑,太惊悚了。

    四周哄笑声再起,果然,在这愉快的笑声中,慕少安也知道了,这位看上去五十多岁的老汉,果然是自家大哥,名字叫赵伯。

    意思就是赵大。

    伯仲叔季,一向如此排行。

    穷苦人嘛,有个姓就不错了,不敢要求有正儿八经的名,更不奢求字了。

    而这番折腾之后,再加上众人的对话,慕少安也总算知道了,这一屯百人里面,基本三分之一是乡里乡亲的,至于那位连续暴揍他的暴力男,居然还是他的表哥,曾毅。

    得,这就更加没法报仇了。

    不过一想到自己居然还是一个伍长,虽然手下只有四个新兵蛋子,但这也着实很不错了啊,没准他这个枪兵的幸运是d呢?

    晚饭之后,天就黑了,而立刻,原本还能喧哗大笑的军营也随着天边的那一丝光亮消失而彻底安静下来,死寂一样。

    这是为了防止炸营。

    慕少安也不敢放肆,通过今天这一天的观察,虽然还不知道这军营里的统帅是谁,但这军营里绝对是卧虎藏龙。

    那些十几岁的小新兵蛋子就有a级的实力你信吗?

    自家暴力表哥的战斗力绝对有s,另外再加上无处不在的

    的历史厚重气息压制,战争法则的负重,这可不是如鱼得水的地方。

    慕少安这么强横的体魄,被训练了一天都会饿得要死呢,普通人,哼哼哼。

    一夜无事,其实想有事也不可能的。

    第二天还刚蒙蒙亮,嘟嘟嘟的牛角号声再起,新的一天枯燥训练开始了,没得早饭,而且貌似这种日子也看不到尽头。

    这一回趁着士兵呼啦啦从四周军营集结的工夫,慕少安总算看清楚这四周的大致环境,唔,远处有一座城。

    是渔阳?还是雁门郡的马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