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我是杀毒软件 正文 第229章 特大暴雪

正文 第229章 特大暴雪

目录:我是杀毒软件| 作者:懒鸟| 类别:科幻小说

    雪山之巅,慕少安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脚下的雪崩大潮犹如十万条蛟龙出海,在短短不到十秒钟的时间里就笼罩了整个洛汗隘口,然后什么也看不清了。

    但慕少安并不担心这场雪崩大潮的威力。

    现实世界里,最强的5级飓风的风速每秒才不过89米,风速超过45米就已经算是超级台风了,可是雪崩大潮一旦运动到最高速度,可以达到每秒97米,而且积雪的数量越多,坡度越陡,速度就会越快。

    在此时此刻,他完全相信,这场雪崩的速度会超过每秒一百米,而形成的冲击波会堪比核弹。

    在这种情况下,就算是坚固的艾辛格要塞,就算是萨鲁曼的那座高耸入云,无比坚固的法师塔,也会被瞬间摧毁。

    说实话,不考虑灾难范围,只计算单位面积内的伤害,雪崩绝对是地表上最可怕的灾难之一,那种力量可以轻而易举的摧毁一座城市。

    所以这结果从一开始就注定了。

    当然,整件事没有这么简单。

    慕少安把自己人都骗了,他让梦林军团,独角兽军团,青龙军团集结于洛汗平原,让友军和病毒以为他是真的想来一场野外大决战。

    甚至他秘密传信给屠夫,四处传播他要搞死萨鲁曼的小道消息,以此来迷惑病毒。

    至于说制造雪崩,这其实不是什么秘密,艾辛格要塞就背靠着一座雪山,每年发生的雪崩也不是没有。

    萨鲁曼的法师塔日日夜夜都有特殊的魔法道具监视着迷雾山脉,任何一点法力波动都无法瞒过萨鲁曼的,这就从最大程度上避免了有法师跑到雪山上发动寒冰类法术引起大面积的雪崩。

    试问,在目前的阶段,有哪个法爷的法术等级会超过萨鲁曼?你敢在雪山上发动冰雪类法术,萨鲁曼一个目光扫过来你就死翘翘了。

    连甘道夫都不是对手的。

    但这样还不够,病毒军团自从驻扎到艾辛格之南,就每隔数日就派人登上雪山巡逻,把一些容易引起雪崩的地方提前破坏掉。

    病毒如此聪明,它们怎么可能会忽略这样的细节?

    事实上也正因为如此,连梦林军团的布局者团队,都一致认为,没有人可以在艾辛格附近的雪山上制造雪崩的,因为那太难了。

    这是敌我双方的共识。

    而且就算这样,在病毒大军发动攻击的前一天,也就是四天前,病毒还专门派人引导了一次小型雪崩,把靠近艾辛格的那座雪山上的积雪几乎都清理了一半左右,在这种情况下,除非发动法术,不然是无法引起雪崩。

    但是在萨鲁曼的鼻子底子发动法术,那真是寿星老上吊——活腻了。

    可是——

    慕少安从头到尾就没有动用法术,他纯粹靠手搬动雪球来搞事情的,这是一个最笨的法子,以至于聪明如最厉害的敌我双方的布局者都没有想到,因为这太不靠谱了。

    积雪不是大树,不是石头,而且单位面积还大,你没有工具,或者就算有工具,但你怎么搬啊?

    而且还是在悬崖峭壁,无比险峻的雪山之间,疯了吗?

    傻子都不会做这么蠢的事情吧。

    可惜,还真有人这么做了。

    慕少安在15天前就登上了迷雾山脉的最高峰,在那上面一站就是整整12天。

    他不是在训练绝技,也不是在反省自己,事实上,他只是在沟通魔戒世界的世界意志。

    一般人或许会觉得这很不可思议,世界意志不是秉持公平公正的理念吗?凭什么你想沟通就能沟通?

    但是他们也不想想,病毒都快要掘自己的祖坟了,本世界的世界意志若是还保持公平那才是白痴。

    世界意志巴不得病毒全军覆没,它求之不得呢!

    还公平,公平你大爷哦!

    只不过世界意志受限于死亡擂台模式,它就是想帮忙,也帮不上什么大忙。

    如果可以的话,世界意志都恨不得亲自扛着40米的大刀,一刀把病毒和萨鲁曼统统给捅死。

    所以慕少安平心静气,就差沐浴更衣了,一口气在最高的雪山上沟通了十二天,然后从世界意志那里拿到一个承诺,那就是,如果他接下来的行动有什么微小的破绽,世界意志负责遮掩。

    就这么简单。

    当然,若是稍微再大点的动静,世界意志也无能为力了。

    就这样,慕少安偷偷摸摸的,在用了三天两夜的时间从其他几百里外的雪山上至少搬来一亿吨的积雪,这个工程量很恐怖。

    也就是慕少安已经恢复全盛的实力,才有资格这么做,如果换做这世界的任意一个杀毒猎人或者任意一个病毒,都做不到这点。

    这就是他们的思维盲点了。

    殊不知,慕少安掀桌子的时候,很少取巧的,说是要堂堂正正的掀你的桌子,就绝对不鬼鬼祟祟。

    这些搬来的压缩雪球,都被慕少安藏在最近一条雪山裂缝里面,所以病毒即便是派人三番两次的搜索,也没能发现什么,尤其还有世界意志负责清理那些小小的痕迹,这就更加万无一失了。

    于是,此时此刻,这种敌我双方都反复确认,认为绝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就这么当着上百万杀毒猎人,还有后方大约二百万病毒士兵的眼前,发生了。

    而且还是这么惊天动地,鬼哭狼嚎。

    所有人,包括病毒在此刻全都傻眼了,心脏宕机,大脑宕机,眼球宕机,耳朵宕机,呼吸都停止了。

    这特么的是在做梦吗?

    这一定是在做梦吧?

    我是谁?

    我在哪里?

    我在做什么?

    呜呜,我一定是在做梦啊!

    太震撼了,不不不,这是太诡异了,所有人的眼球里面倒映着铺天盖地的雪崩大潮快速卷过,巨大的冲击波撕裂一切。

    山石,树木,城墙,血肉之躯,乃至那座高耸入云的法师塔。

    那法师塔上面的白袍巫师萨鲁曼似乎正在释放某种可怕的法术,只见白光一闪,轰隆,法师塔直接坍塌了。

    就是史诗级的法术,在这种真正的天地之威面前,那也是无比渺小。

    萨鲁曼未必会死,但是已经进驻艾辛格要塞的病毒则肯定是全军覆没

    没,甚至包括附近周围的上百万病毒士兵,也百分百死定了。

    没有经历过雪崩的人根本不知道,在这种单位面积之内,台风算什么,飓风算什么,泥石流算什么,简直是横扫一切,那种呜呜的,古怪而又渗人无比的冲击波甚至直接冲到对面二十多公里之外的山峰上,然后瞬间导致了这座较低的雪山也跟着崩塌,这回不是雪崩了,而是山崩!

    整整十分钟后,整个洛汗隘口中央的怪声才消失,雪崩的力量总算释放完毕,可是什么也看不见了,那种雪崩所引起的雪粉云团直接冲上几万米高空,然后飘飘洒洒的落下来,短时间内,整个方圆数百公里的区域竟是普降了一场特大暴雪。

    而杀毒猎人这一边,从上到下,从首领到独行狗,一个个的还在张大嘴巴,还处于呆滞状态,这这这,根本说不通啊,不好,大脑宕机了。

    终于,在白茫茫的大雪之中,一大片黑影踉踉跄跄的走出来,却是一部分逃过雪崩大潮的病毒士兵,也不知道它们是被冲击波震坏了脑袋,还是迷路的缘故,竟然自投罗网了。

    “啊啊啊啊!杀呀!”

    杀毒猎人一方终于如梦方醒,可是每个人都仿佛一口气灌了一百斤的茅台原浆,迷迷糊糊的,脚踩在地上,仿若踩在棉花堆里面,但是却真的高兴啊。

    所有人嘴里呼喝着混乱的,连他们自己都不明白的声音,连兵器都忘了抽,赤手空拳的就往前冲,不必要了,谁特么在乎啊,我们这次,已经赢定了。

    而同一时间,对面还剩下的两百万病毒大军,在震惊悲伤之后,就默默的撤退了,很受伤,非常受伤,心在流血啊。

    怎么可以这样呢?

    这简直欺负人啊。

    一刻钟之前,还是威武雄壮的五百万大军,结果现在——说出来都是眼泪啊。

    这场战役还没开打,就已经输了,哪怕明知道对面被积雪掩埋下还有不下一百多万友军,但病毒指挥官还是明智的选择撤退了。

    因为所有的病毒士兵都吓懵了,不是因为雪崩,而是因为那个简直不可战胜的野蛮人,尤其是在对面士气高涨的情况下,再不撤,就真的没机会了。

    事实上也正是如此,杀毒猎人一方以一百万大军以逸待劳,在目睹了一场史诗级雪崩大片之后,战斗力真是飙升啊,都顾不得那几米深的积雪,直接展开杀戮,最后积雪都被鲜血融化,整个洛汗隘口,一片血红。

    一天之后,所有人不人,鬼不鬼的杀毒猎人们彻底将艾辛格的废墟清理一遍,哪怕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天一夜,但每个人心中还是激动得不能自制。

    特么的,有多久没有这么酣畅淋漓了?

    而也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屠夫带队,运送着十万单位的石头抵达。

    “咦?发生了什么事情,六月飞雪吗?谁是负责人,来接收一下石料,一共十万单位,见鬼了的慕老板,也不知道在发什么神经啊,这可是我们停下了所有工程才凑出来的石料,咦?我说错什么话了吗?你们看我的眼神为什么这么邪恶?啊啊啊,别打头,凑,谁在踢我的屁股……”

    屠夫很凶猛,但也架不住数百人一拥而上,直接就把他打成孙子了。

    这把他郁闷的,老子这是得罪谁了?简直无妄之灾啊。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