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我是杀毒软件 正文 第178章 病毒版敦刻尔克

正文 第178章 病毒版敦刻尔克

目录:我是杀毒软件| 作者:懒鸟| 类别:科幻小说

    长空之下,一条纵贯南北的官道上人喊马嘶,黑压压的一队队士兵正快步向前,队伍连绵,一眼望不到边,怕是有上万人马。

    而在官道旁的一座小山丘之上,百余骑士拱卫着寥寥数人,气势非凡。

    “郡守大人,这一次您总可以放心了吧?”

    一个身形高大,伟岸的男子笑着对旁边一位穿着官府的中年男子道,此人大病初愈,神色苦闷,却正是庐陵郡郡守毌丘兴,在他身后则是他儿子毌丘俭。

    至于那身材高大的男子,却是病毒阵营在九江郡内的头领,基本上也算是扬州地界病毒的领头羊了,因为它的村庄是第一个升级到1级小镇,也是第一个带人首杀百花坞副本的,更是它一力促成此次对慕少安山寨的围剿之战。

    而它也的确有些本事,目前它的镇子已经有2级了,发展得红红火火,手下士兵超过两千,其中更有300名狻猊铁骑,50名元戎神弓兵。

    此外还有几十名破产的病毒村长托庇于它的小镇。

    这一次,它说服了九江郡的郡守支持,又说服了庐陵郡的郡守,以及九江郡内72家病毒村镇,合兵一万,号称三万,其中有精锐狻猊铁骑一千,元戎神弓兵300,神刀兵1000,这样的兵力真的很凶猛了,慕少安之前折腾了大半年,总兵力也不过一万五千。

    “没错,父亲,之前我们故意用一万大军围住那处山寨,令贼将李四慌忙派人冲出重围求援,却不知我们真正的用意却是在狙击那贼子的一万大军,等他收到消息,再匆忙赶回,士兵疲乏,士气不振,我方正好以精锐为先导,破其阵势,如苍龙入海,如此三番,再以全军压上,到那时,任那贼子有通天之能,却也别想起死回生了。”毌丘俭也跟着赞叹道,他很欣赏这围点打援的策略。

    “嗯,也好,如此了却老夫一块心头大患,这半年来,这贼子横行霸道,屠村灭户,丧尽天良,老夫愧对陛下,愧对丞相,愧对天下苍生啊!不过,还是要小心,那贼子不一般啊,万一被他知晓先机,绕路而行,或者弃了山寨,反而流走他乡,这才是大患。”毌丘兴感叹道,他实在是被留下了阴影。

    “呵呵,郡守大人不必担忧,为了确保此事万全,我们故意全军包围山寨,待到那信使逃出去五个时辰后,这才撤兵,赶往此次交战地点,所以,纵然那贼将李四派出的信使能够侥幸逃脱我方的追杀,却也来不及了,那贼子带兵定然会与我们在今日下午时分遭遇,到那时,且看我们一万大军,如何堂堂正正的将其击溃歼灭,末将敢立军令状,不拿下那贼子的人头,就请郡守大人砍了我的脑袋吧!”

    那浓眉大眼的病毒掷地有声的道,它虽然是病毒,但很有病毒的品质,那就是演什么像什么,不全心全意的投入进去,那简直是在侮辱病毒这个职业啊。

    “好,好,好,壮哉!老夫就在此恭候几位将军马到功成,手刃那贼子的首级,以此告慰天下苍生!”郡守毌丘兴也激动了,影帝附体。

    一时间,众人轰然应诺,激扬气势,甚是壮烈。

    “等等,什么声音?要下雨吗?这可不妙。”

    毌丘俭忽然侧了侧耳朵。

    “呵呵,少将军勿忧,应该是我方一千名精锐狻猊铁骑开动了,嗯?”那病毒首领话未说完,也露出奇怪的表情。

    一群人都是愕然,病毒此次的杀手锏就是那一千名狻猊铁骑,乃是放在队伍最后,因为太爱惜了,鬼知道这些病毒为了积攒这一千名狻猊铁骑付出了什么代价?

    那真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

    这是用来在最后时刻,凿穿慕少安军阵的大爷。

    所以哪怕之前去围攻山寨,病毒都没舍得让狻猊铁骑上场。

    “这不对,是大规模重骑兵全速狂奔的声音,来人,去看看怎么回事?我们的狻猊铁骑怎么跑到前边去了?”

    那病毒首领有些不高兴地下令,它倒不是傻,因为它做梦也不会想到慕少安会拥有大规模的狻猊铁骑,话说如果它想到了,它还这么趾高气扬的跑来做什么?

    而且,人一上万,那是无边无沿,又是在行军序列,一队队的士兵分成几条道路前进也是可以理解,最重要的是,这些士兵都是各有村长,镇长来带领,因此站在它们的角度,那可真是漫山遍野都是旌旗招展了。

    在这种情况下,得需要多大的脑洞能想到慕少安居然拥有两千名狻猊铁骑?

    得需要多大的脑洞会想到慕少安在接到求援信息后只用了三个小时就已经全速赶过来?

    天方夜谭吗?

    可惜,事实就是这么残酷,哪怕是如此的荒谬。

    在那座小山岗向南二十多里之外,慕少安统领的两千名狻猊铁骑在地动如雷的蹄声中,在明媚的阳光下,仿若地狱恶魔军团一样杀了出来。

    官兵联军不是没有派出侦骑,事实很多,但没个鸟儿用,两千名全速奔驰的狻猊铁骑就像是泥石流,再加上这片区域还算平坦,因此那速度和威力简直横推一切。

    几百名用来当做侦骑的重骑兵和游骑兵像吓飞了的麻雀一样在前方急速逃跑着,他们本意是想通知己方大军做好准备,奈何,这根本就不是常规的战争,谁给你摆下阵势,叫骂单挑的机会啊。

    而官府联军虽然有一万多人,但正处于行军阵列,士兵们正闷头吭哧吭哧走的时候,忽然大地震颤,烟尘滚滚,黑压压的骑兵如恶魔般冲过来,傻大胆也得被吓尿啊。

    又碰上那几百侦骑猪队友。

    “稳住!稳住,结阵,结阵!”

    一名病毒镇长嘶声力竭的大喊,它是带领五百名二阶士兵走在最前面的,它很希望它是在做梦,可是,当友军的几百名慌乱的侦骑冲过来的时候,它手下的士兵立刻就溃散,疯了一样的向后撤退。

    谁敢说np士兵就必须悍不畏死,就必须听从命令的?笑话!

    瞬时间,整个官府联军的先锋队伍就好像撞到了岩石的潮水,哗的一下,倒卷着就退了回去,哭爹喊娘,丢盔卸甲,这还没照面呢。

    “杀!”

    慕少安爆喝一声,双臂张开,向前一拢,匹练般的刀气瞬间暴涨几十丈,形成一个巨大的刀气旋涡,随后被他整个儿向前方投掷而去。

    这一击就耗尽他储藏的九成刀气,换而言之,就只有这

    一招了。

    但是在此时却是真正可怕,前方敌军有的还在犹豫,有的在拼命逃跑,有的不知所措,还有一部分士兵正战战兢兢的准备结成战阵,虽然狻猊铁骑践踏之下,一切都将化为齑粉,但毕竟只是两千狻猊铁骑,对手可是有上万人的,这个时候必须得让敌人的士兵心中充满绝对恐惧才行!

    “嗡咻!”

    从极其细小的撕裂声迅速转变成撕裂天地的狂风,飞沙走石,天昏地暗,可这只是外在,真正的内核却是那一道庞大的刀气旋涡。

    近在其中的人看不清楚,或者说也没有机会看清楚了,因为那刀气旋涡所过之处,所有人都瞬间化为血肉碎片。

    而从远处看,那黑色的狂风之中,突然就冒出一大片血浪,随后就是漫天血雾,在阳光下,这一幕邪恶惨烈之极,半个天空都被浸红了!

    听不到多少惨叫,因为根本来不及,就算有病毒想抵挡,也是有心无力,它们自保还来不及。

    那一道庞大的刀气旋涡一口气就在敌方密集的军阵里撕裂了数百米,而那血红色的暴雨也一直挥洒了数百米。

    仅仅这一击,至少一千多士兵直接粉身碎骨。

    这是真正的恐惧。

    所有幸存者都被淋了满头满脸,那种疯狂的血腥味在空气里蔓延,很多人直接就被吓傻了,等他们反应过来之后,黑压压的狻猊铁骑已经冲了上来,不需要刻意挥舞武器,只需要狻猊坐骑的横冲直撞,就是又一番血雨腥风。

    而狻猊铁骑的每个骑士,手中都拿起巨大的砍刀,随便挥舞,就是一颗颗人头。

    “啊啊啊!”

    尖叫声,惨嚎声,骨头碎裂的声音响成一片,这就是血火地狱。

    官兵联军的先锋彻底崩溃,根本不管主将的命令,所有士兵都转身疯狂的向后逃,不管什么兵种,不管什么级别,不管是官兵还是病毒的士兵,就像是连锁反应,在不到一分钟时间,就演变成了一场大溃败。

    “中军稳住!中军稳住!枪兵上前,所有溃兵杀无赦,胆敢冲阵者,杀无赦!”

    距离前锋五里之地,就是官兵联军的中军,这里也是人数最多的地方,那些病毒还是很有能力的,虽然它们心中的震惊和绝望简直无法形容,但此时此刻,哪里还有别的选择啊!

    太特么惨了!

    太特么突然了,所有人都是行军状态啊,哪里来得及结阵,漫山遍野的都是逃兵,绝望在蔓延!

    第一个冲到中军位置的,不是慕少安的狻猊铁骑,而是被吓疯了的前锋骑兵和一部分侥幸逃生的侦骑,这些士兵根本不管那些警告,死命的抽打战马,一股脑儿的就扎进去,然后就是丢盔卸甲,赤手空拳嗖嗖嗖跑的溃兵,虽然几十个病毒拦在这里,一口气斩杀了数百溃兵,但毫无意义啊,当黑黝黝的狻猊铁骑魔兽般冲过来的时候,它们也二话不说,掉头就跑,单打独斗它们不怕,但是这种三阶的王者,而且是重骑兵冲阵状态,特么的,谁冲谁死!

    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们很绝望啊!

    先锋崩溃!

    中军崩溃!

    将不知兵,兵不知将,全乱了!

    数千人像猴子一样满山的跑,或者被踩死,一切都已经无力回天。

    而此时后方那处小山岗上,原本还豪气干云的一群人已经全部脸色发白,是的,他们终于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快!收拢溃兵,稳住中军,稳住后军,召集我的亲卫,以此山岗为地利,老夫在此亲自督战,务必拦下敌军的风头,遏制溃败,我们还没有输,汤姆将军,还请你立刻出动你那一千狻猊铁骑,从侧翼直插敌军中腹,将其一刀两断,令其首尾不能顾,此战敢退后者,杀无赦,我毌丘兴必死于此处!”

    山岗上,已经有半头白发的郡守如同一头受伤的雄狮,怒吼着下达命令,可是半晌,他回头一看,却见那几个从九江郡过来的副将居然无声无息的溜了!

    这一刻,毌丘兴父子简直目眦欲裂!气得吐血。

    这世上还有比那山贼头子更无耻的人?

    但如果慕少安在这里,却是非常理解的,没错,按照毌丘兴的布置,的确是可以与慕少安拼个两败俱伤。

    可是得考虑那些病毒的所谓大局啊,它们好不容易积攒了一千名狻猊铁骑,是本打算拿出来装13的,是准备吊打慕少安的,可不是拿来和慕少安同归于尽的。

    更何况,这一千名狻猊铁骑,也不是属于一个病毒的,如果这样,没准这个病毒还真敢和慕少安来一场生死决战。

    如今这一千名狻猊铁骑可是属于三十多个病毒小镇和村子的,它们怎么可能舍得在这里消耗殆尽?

    那个野蛮人是病毒阵营的大敌,但病毒阵营可又不是仅仅一个病毒。

    反正来日方长。

    且等中后期,看那野蛮人再怎么嚣张。

    我们忍了,没错,这只是一次战略性的转进呢。

    “老天啊,你真是瞎了眼!”毌丘兴一瞬间苍老许多,这特么太打击人了。

    “父亲,我们快撤吧!”毌丘俭远远看着那一道黑色洪流肆无忌惮的吞吐,心里也是拔凉拔凉的,这时候不走,就再也来不及了。

    一地鸡毛。

    预想中的铁骑大决战终究没有出现,甚至连像样的狙击都不曾有,两千狻猊铁骑从二十里之外横穿,一口气追出三十多里,杀伤俘虏无数,己方的伤亡却不过百,而且这都是在绞杀病毒时造成的。

    这样的战果,真是让慕少安很不适应啊,凑,咱们说好的血战呢?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