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我是杀毒软件 正文 第49章 越狱

正文 第49章 越狱

目录:我是杀毒软件| 作者:懒鸟| 类别:科幻小说

    天气已经开始变得温暖了许多,虽然这变化在绝境长城一般人都感觉不到,但并不影响遥远的临冬城外已经是青草茵茵,更加遥远的河间地,君临城繁花似锦,暖阳融融。

    这注定是一个被各方势力密切关注的日子。

    北境守护,临冬城公爵奈德·史塔克挥动家传重剑寒冰斩下逃兵威尔的头颅后不久,君临城的另外一位老人也闭上了双眼。

    一只只的黑色渡鸦腾空而起,飞向四面八方。

    阴谋在发酵或者在成型运转,就像是一场暴风雨到来的前夜。

    身在局中的人无法预知,局外之人却漠不关心。

    这已经是慕少安清理武器库的第9天,他一丝不苟的将所有破损的装备武器都整理了出来,整整齐齐地放在一边。

    他的举动最初引来铁匠唐纳和莱纳德等人的好奇,但也仅仅是好奇而已,因为他们都清楚,这里的垃圾一无用处,便是那些锈蚀严重的铁剑,都没有了回炉重铸的价值。

    毕竟武器库里面可是有着整整可以武装八百人的武器装备呢,纵然如非常具备责任感的首席铁匠,也没兴趣去锻打一些废铜烂铁。

    至于第七战区那些暗中监督的人,他们肯定不会放弃监视慕少安的一举一动,甚至还要抽冷子偷走几把锈蚀的不成样子的铁剑拿回去做鉴定,不过结果肯定是会让他们抓狂的。

    慕少安还是在细细清理,轻轻擦拭,在拂去灰尘蛛网,扫掉碎屑虫壳之后,所剩下来是依旧是千疮百孔,丑陋狰狞,锈迹斑斑。

    直到这房间里最后一个角落被清理干净。

    然后他站起来,转身,就见两个人影站在门口,看他们的衣着打扮,就是鼹鼠村的两个工匠。

    “我们很好奇,安德森,你到底在做什么,整理好这一切,然后准备付之一炬吗?”其中一个瘦高个的家伙就讥笑道。

    慕少安看了他几眼,就肃穆道:“不,我只是在为我们自己准备一场体面的告别仪式。”

    “什么?你这个胡言乱语的疯子,快来人啊,安德森疯了,他要烧掉武器库!”那瘦高个大叫道,而他旁边的那个同伴更是行动迅速,挥手间就是两颗火球,扔在这九天来慕少安一点点整理出来的破烂上。

    没错,他们就是负责监视慕少安的人,但他们没发现慕少安的破绽,却差点把他们自己逼疯,因为他们实在看不懂慕少安到底想干什么,这种在全方位监视之中出现的不受掌控的事情是无论谁都不能忍受的,于是在向上峰申请后,他们决定一把火烧掉这些破烂,顺便给这位不安分的野蛮人换一个新的地方。

    但是看着火球爆炸,火焰升腾,慕少安根本没有阻拦,只是安静的站在那里,面上带着微笑,这笑容落在那监控二人组眼中却是格外恐怖。

    “等等,等等,慕老板,冤有头债有主,我们只是听命而来,我们对你没有任何恶意,你应该明白这点对不对,咱们井水不犯河水,你就算是想要越狱,我们保证不阻拦。”那个矮胖的家伙突然喊道,因为他心中不知怎么,就冒出来一种难以形容的恐怖感觉,仿佛大难临头一样,他们现在面对的可是那个野蛮人慕少安啊,万一这家伙想不开了要同归于尽怎么办?

    “你在胡说什么?”那个瘦高个的家伙却明显更冷静。

    “他没有在胡说,这里的确是一处监狱,无形的监狱,我是这里唯一的犯人,这难道有错吗?而且我要恭喜你们中奖了,因为我的确是在筹划着越狱,想一起来吗?”

    慕少安的声音依旧平静,熊熊燃烧的火焰让他的面孔有点扭曲,仿若地狱里的恶魔。

    对面两个人在愣了一下后,立刻扯开嗓子大喊起来,

    “警报!最高级别警报,目标正在越狱,请求封锁程序代码,执行锁链计划!”

    但未等他们的话音落下,慕少安已经一步踏入熊熊火海之中,下一秒,原本燃烧得炽烈的火焰嘭的一声熄灭了,漫天飞灰在这房间内飘洒,至于原本堆积起来的那些破烂装备竟是全部消失。

    然后呼啦啦一群人涌进来,铁匠唐顿排在第一个,武器库可是防火重地,这里失火后的后果太严重,但是,眼前的库房内除了飞扬的灰尘,哪里有半点着火的迹象?

    “你们两个在干什么?大惊小怪的,安德森干得不错啊。”

    铁匠唐顿不满地训斥了一句,转身离开了,一群人也就散去,但没有人注意到那两个工匠身体都在瑟瑟发抖,目光里的惊恐无以言说。

    他们真不怕慕少安玩幺蛾子,也真不怕慕少安掀桌子,更不怕慕少安造反,哪怕慕少安一口气把整个绝境长城都给轰出个大窟窿,引得北境野人浩浩荡荡的入侵也无所谓,因为上面都有专门的应对方法。

    这整个冰与火的世界,就是专门为慕少安一个人打造的临时监狱,随便他怎么折腾,他都逃不出去,这就是相当于孙猴子的五指山,无论从规则压制,到数据封锁,基本上百分百杜绝了慕少安可以越狱的可能性。

    但是,但是,究竟发生了什么?

    就凭这一大堆破破烂烂,一文不值的武器装备,一个大活人就这么眼睁睁的在十几种不同的规则锁定下失踪了,这比密室逃脱还密室逃脱啊。

    这根本不科学的。

    “十万火急,十万火急!目标已经摆脱规则锁定,确认,目标已经摆脱规则锁定,请求最高干预!”

    ——

    与此同时,第七战区总部一处权限为ss级的作战指挥中心内也已经是乱成了一团,里面的人要么大眼瞪小眼,要么咆哮怒吼着下达着不知道是否能够生效的命令,要么就调头往外跑,不能怪他们如此惊惶,而是事情太荒谬。

    “这怎么可能?你确定没有任何内鬼!第三战区和第四战区,第六战区那边有什么动静,没有?我去你姥姥的,没有的话,那个野蛮人慕少安是怎么越狱的?你知道我们在他身上锁了多少重保险吗?你那么牛逼你给我破解一下主系统亲自布置的混沌规则?你那么牛逼你给我破解一下鬼影病毒?”

    “就算这两重枷锁被他破解了,但是我们第七战区在那小子身上还压上了十二种不同的规则制约,理论上来讲,他别说越狱了,就是他撒个尿用什么姿势我们也能知道得一清二楚,所以没有内鬼和外应的话,他根本不可能逃得——额,分支系统大人,把您也惊动了啊,是我们行动不力,请您责罚。”

    作战指挥室内,一群人慌忙起立,事情紧急,连分支系统大人都被惊动了,你说那个王八蛋野蛮人怎么就不安生点呢?

    “打开数据还原,封锁冰与火任务世界的防火墙,立刻派人进入目标世界安装深度还原领地石,随时做好全盘格式化的准备,同时封锁这个消息,封锁第七战区边境,有任何企图泄密者,有任何行迹可疑者,杀无赦!”

    第七战区的分支系统杀气腾腾地下达着命令,也难怪她怒气冲冲,这事情的后果太严重了,如今正是主系统所代表的稳固派和激进者阵营斗得不可开交的时候,慕少安算得上是主系统亲自料理,亲自烘焙,亲自打造的一道大餐呢,现在火候还不到,主菜居然不翼而飞,这责任有多大,主系统阁下会怎么想?

    很快,随着海量的数据还原,过去三个月来,慕少安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被真实的呈现出来,连表情的细节都没有丝毫错过。

    “停,问题就出在这里,慕少安第一次向铁匠唐纳请求成为铁匠学徒,但是你们作战参谋组选择的是拒绝,愚蠢,昏聩,你们难道看不出慕少安这是在以退为进吗?他一个小小的举动就把你们给试探出来了,结果铁匠唐纳在深感遗憾的同时才会给了慕少安打扫军械库的差事,这才是他真正的目标啊,可是军械库里有什么了不得的宝贝吗?给我调出所有数据参数,慕少安能摆脱我们锁定的秘密,肯定就在这其中。”

    此时随着第七战区分支系统的一声令下,立刻那座武器库内所有的武器参数,还有包括那些垃圾装备的翔实数据都一一呈现在众人面前。

    但是,就如同前几次那两个监视者拿回来检测的几件垃圾一样,这些武器装备的数据一清二白,根本没有任何隐藏的秘密,非常普通。

    所有人,包括那第七战区的分支系统,也瞪大眼睛想不明白,没错啊,这就是一些垃圾的,送人都没人会要的武器装备,凭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力量可以干扰甚至直接屏蔽了混沌规则,屏蔽了冰与火世界的世界意志,摆脱了所有的技术手段侦测追踪,这这这,简直是天方夜谭。

    谁也不信!

    良久,那第七战区分支系统才咬牙切齿地道:“可还有实物保存?”

    “大人,有的,我们这里保存了慕少安整理过的两件破损皮甲,还有三把锈蚀严重的铁剑,但根据我们技术部门的分析,甚至已经查找到这些武器装备的曾经的主人,可事实证明,这就是最普通的武器,连白板都算不上。”

    有人迅速递上那五件证据。

    “它们曾经的主人是谁?家谱血脉如何?是否曾经历过特殊的历史事件?有何重大的功劳,或者小一点的功劳?”

    第七战区的分支系统下意识地就问道。

    “回禀大人,这五件装备分别属于五百年前,三百年前,一百五十年前的五个守夜人,他们的名字是灰猫舍雷,瘸子邓肯,瞎眼莱德利,乌鸦鲍勃,猎狗桑托斯,他们没有家谱,也没有什么显赫的家族,都是农夫,或者是妓女的孩子,唯一一个能够与贵族有点关系的是桑托斯,他的祖父是徒利家的私生子,但这个关系连他祖父都不知道,他们之中任何一人也没有经历过历史事件,他们在守夜人之中的表现也都是中等,如果说非得用什么言语来评价他们那短暂又平凡的一生的话,那就是他们都是战死在战场上的,没有一个人做逃兵,对得起守夜人的誓言,死得其所。”

    “没有做逃兵?哼,这算什么特殊的事迹,不做逃兵就很荣耀吗?那只是最基本的要求!你懂什么叫特殊吗?是指的是有特殊重大贡献,但是因为某种原因,不被人所知,然后世界意志会默认为他为特殊的历史英雄人物,只有这样,才有可能值得慕少安这个家伙去搜索,你们这个作战指挥室的所有人都失职了,真相一定就藏在那些破损的武器装备之中,里面难保不会藏着一把真正的历史英雄使用过的武器,结果被慕少安给利用了!”

    第七战区的分支系统断言道。

    “你们应该在一开始就阻止他的,等着接受来自主系统的惩罚吧。”

    说完此话,她冷漠转身离去,余者众人则垂头丧气,事情的确给他们搞砸了,不过却也有几个人心里有点不舒服,仅仅是因为分支系统那句轻描淡写的话,他们的职业都是近战类型,都是一路从小兵摸爬滚打而来,所以他们分外理解一个小兵不去做逃兵,而选择死战那是非常不容易的。

    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都有那种勇气直面死亡的恐怖。

    前方炮火隆隆,羽箭破空,魔法火球笼罩一切,身边的战友同伴一片片的像庄稼一样倒下去,人头滚滚,血液飞溅,残肢乱飞,人命如此廉价,这种情况下还能选择死战到底的,真不容易。

    不管他是农夫之子,小贩之子,妓女之子,还是贵族之子,不管他是否平凡一生,不管他的血脉有多么卑微或高大,都值得去敬佩赞许,而不是换来一句轻描淡写的评价。

    不做逃兵就很荣耀吗?

    不,其实我们不是为了荣耀而战。...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