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我是杀毒软件 正文 第34章 渊博的才子

正文 第34章 渊博的才子

目录:我是杀毒软件| 作者:懒鸟| 类别:科幻小说

    水汽氤氲,对面隐约可见一具曲线玲珑,令人想入非非的美好背影。

    而慕少安躺坐在巨大的浴缸内,心满意足地半眯着眼睛,似睡非睡,耳边传来辛西娅的声音。

    “我得去和小六提前接洽一下,你这么肆无忌惮的挖她墙角,小心她日后找你算账,第八战区已经把那个404世界划拨过来了,你先接收下,闲着没事可以在里面打造你日后的如云铁骑,别上一刻发了豪言壮语,下一刻就成懒鬼了。”

    足音远去,慕少安哗啦一声从浴缸中站了起来,脸色却是扭曲疼痛得难看,而在他背后,原本完好无损的皮肤表面也迅速浮现出一个触目惊心的十字烙印伤口,从后颈直至尾椎,如果仔细看去,就能发现这伤口正在不断溃烂,而且在不断的向着四周蔓延。

    “麻蛋,这该死的鬼影病毒!”

    慕少安低声恨恨道,没错,他身上的伤势就是鬼影的三大技能之一天罚造成的,本来并没有严重,可是当他吞下鬼影的那枚记忆芯片之后,两者之间却仿佛发生了什么诡异的作用,结果就成了这个样子,挥之不去的阴影,无法愈合,无法驱散!

    不过这种事情他也不愿意告诉辛西娅,吃亏就吃亏吧,反正他还能撑得住,何必让辛西娅也担心。

    “才子,给我滚进来!”

    随手在腰间围了块浴巾,走到外面的客厅,慕少安就扯开嗓子喊道。

    但外面没动静,好半天之后,才子的声音才怯怯地响起,“慕老板,您要干嘛?”

    “你大爷的,我又不会吃了你,再唧唧歪歪我就阉了你!”慕少安怒道,这王八蛋故意恶心他呢,就不能坦坦荡荡的?

    终于,才子的脑袋小心翼翼地探进来,装的比小狗还温顺。

    “别装了,我有正事问你,你好歹曾经也是枭雄般的人物,犯不着如此,过来看看我背后的伤势,有什么说法吗?”慕少安就哼了一声道。

    才子眨了眨眼睛,好半天才领悟过来,磨磨蹭蹭地走过来,可是看到那一道狰狞的伤口,他脸色就变得无比凝重了。

    “慕老板,这是鬼影留下的?”

    “没错,怎么个说法?”

    才子就犹豫了一下,然后便道:“呃,这个伤口让我想到了圣光十字斩,那是一种非常霸道,非常强势的必杀技能,乃是S级以上的光明圣骑士才能释放的必杀终结技,可是,圣光十字斩不可能把伤口留在背后,应该是在正面才对,而且这伤口也是奇怪啊,慕老板您能告诉我您是怎么抗住的吗?说实话,我不是贬低您啊,以您的实力,在世界规则压制下,您根本接不住这一招,换句话说,如果在一个任务世界,遇到一个S级的NPC圣骑士,直接就能把你秒了。”

    “但鬼影不是圣骑士,你到底想说什么?这个技能释放出来之后,只是遏制了我的复活天赋,对,到现在为止,我也不能动用虚弱复活的能力。”慕少安沉默了一会儿就再次道。

    “不能复活?那您——”才子的眼珠翻动一下,显然他很好奇,既然如此,慕少安是如何躲过鬼影三次血祭的。

    慕少安就嘿嘿笑了一下,并不打算解释,因为他发现这个秘密不错,可以唬住很多人。

    其实真相很简单。

    鬼影的血祭就类同于兑子战术。

    所以谁的本钱多,谁就能笑到最后。

    慕少安手中一开始是有60万点幽冥死气的,在第一轮血祭之后,他还剩下35万点,然后鬼影的三次血祭,每次正好抵消10万点幽冥死气,就这样,鬼影死了,但慕少安手中还剩下5万点幽冥死气呢。

    这道理一说就破,但如果不说的话,那可就神秘了。

    “还是说说这个伤口吧,为什么不能痊愈,大爷的,而且还疼的要命,我几乎试过了所有的恢复性药品。”

    “那您没和老板娘说过?”才子眼珠一转就问道。

    “和她说干什么,女人就知道大惊小怪的,这伤口也不掉血,也不影响战斗力,但特么的就是不愈合,等等,你小子别冒坏水啊。”慕少安皱眉道。

    “我哪里敢啊,慕老板。”才子苦笑一声,然后才接着道:“您的这个伤口啊,我斗胆猜测,问题不算太严重,最起码这点您自己能感觉出来,但是,想要愈合,却也没那么容易,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话,慕老板您生成的刀气属阴,而您这伤口,虽然是圣光十字斩的变种所造成,但依旧离不开本质,也就是属阳,这阴阳——”

    “等等,什么阴阳乱七八糟的,你难不成还改行看八字了不成?我并没有感觉我的刀气受到任何影响,懂吗?还刀气属阴,我能逆转生死,自然也能逆转阴阳,你说话别给我云山雾罩的,上干货!”慕少安不耐烦地道,才子的这点小心思他一眼就能看透,他可不会忘,才子这厮是以捉鬼,玩鬼起家的,所以阴阴阳阳那一套他当然玩的溜。

    “咳咳,好吧,那我就简单明了,慕老板您知道规则吧,规则之下,任何一种别出心裁的力量都必须乖乖听话,打个比方来讲,规则就是游戏的GM,它设定你这个职业本战季可以当爸爸,那你才能当爸爸,让你当儿子,你就得当儿子。混沌基地和病毒阵营所争夺的,也就是规则的制定权,但在这世上,还有一大部分的规则还藏在一个地方,想必慕老板您也知道,那就是圣墟。圣墟里藏着的是更多规则。”

    才子说到这里,忽然停了下来,神秘兮兮地压低声音道:“如果我所料不差,您背上的这道伤口中蕴含着的,就有一丁点儿来自圣墟的规则力量,但这个规则力量目前还没有被混沌基地登录,而您又不是病毒代理人,所以,您懂得,这就是水土不服的征兆。”

    “什么?来自圣墟的规则力量!”

    慕少安也被吓了一跳,这个玩笑可不好玩,哪怕是一丁点儿的圣墟规则,那也不亚于核弹爆炸的。

    “没错,不然您以为呢,您是什么人啊,生冷不忌的野蛮人,虽然您的实力不算最强,但若说适应生存能力,还真是罕见,寻常的力量,或者寻常的病毒程序怎么可能会在您肚子里水土不服,所以我虽然没有证据,但根据逻辑分析,这就是事实真相啊!而且我很担心,这不是一个很好的预兆。”才子神叨叨地道。

    “我凑,你这个乌鸦嘴!只怕还真要被你说中了。”慕少安这回没有发怒,而是闭目思考起来,好半天之后,他才沉声道:“继续说说你那一套阴阳理论吧,还有,你既然说这伤口类似圣光十字斩,但为什么还杂有一丁点的圣墟规则,这岂不是互相矛盾?”

    “好的,慕老板。”才子低眉顺眼地道,目光里却是跳跃着兴奋的光芒。

    “首先,我们混沌基地目前流通的规则其实是与圣墟规则一脉相传,所以新的圣墟规则在某些时候与我们本来拥有的规则是不矛盾的,但为什么您身上的伤口不能愈合呢,这就必须提起我所说的阴阳力量。”

    “没错,正常来讲,生死即阴阳,阴阳即生死,很多人都认可这个,可是慕老板,您却也不能忘了,阴阳二字在某些时候还有一些细分上的变化,比如至阳为火,至阴为水,至阳为童男,至阴为童女,童男童女和水火总谈不上与生死有关吧,另外还有日出为阳,日落为阴,这也和生死没关系吧,另外盗贼和刺客所擅用的阴影位面,也谈不上是死亡啊,而圣骑士所谓的圣光,同样谈不上是与生机有关,虽然有时候可以治愈生命值。”

    “当然了,话虽如此,但凡事无绝对,我也就姑妄言之,您就姑妄听之,我先斗胆猜测,您曾经在很久之前是不是感染过寒疫?”

    “没错啊,但这不是很正常吗,每个需要进阶C级的杀毒猎人都要感染一下,但有的人是寒疫,有的人是热疫,有的人据说还是很罕见的其他怪异瘟疫,怎么,这里面有什么巧合的吗?”慕少安就疑惑道。

    “嘿嘿,这可不是巧合,慕老板,您为什么没有想过,您感染的是寒疫,而不是热疫呢,或者是其他的瘟疫呢,这一点,您必须得承认吧,为什么您恰巧获得血脉是耐寒的诺德血脉?为什么您的挚爱是冰雪女王?为什么您最终的职业是幽冥刀客,或者说是死神呢?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从那个寒疫开始的,那就是命运的十字路口,也是混沌基地给每个杀毒猎人免费赠送的规则力量!而属于您的规则力量就是寒冰!或者说就是阴属性,或者再进一步,那就是死神,所以我之前说您的刀气属阴,这不是顺口胡诌的,对了,顺便问一下,当初您的寒疫变异到了几级?”

    “应该是五级变异吧,我记不太清楚了,这里面有什么玄奥吗?”慕少安皱着眉头道,他现在看才子有点神棍的潜质了。

    “寒疫五级变异,厉害,所以您接下来就被随机传送到第三战区白雪公主世界里了,我就不说这是巧合了,我也不妄自揣摩这后面是不是有一双无形的手来操纵,没有人可以操纵野蛮人的命运,这一点我是非常佩服您的,真的,能够把一个分支系统硬生生地抢来做老婆,所谓的命运之手在您面前,也同样不堪一击。”

    “那么关于您是属于寒冰规则的解释到这就可以了,现在您应该猜到了,没错,鬼影对您造成的这种伤害,就是纯粹的至阳规则,本来这也没什么,以慕老板您的实力,只要不是被当场击杀,过后都会很容易化解,可问题就恰恰出在这里,这种至阳规则内,还包含了一丁点儿的同类别的圣墟规则,所以这就造成了您根本无法化解。”

    “所以现在,慕老板您应该有两种选择,估计您自己也能想得到,第一,强化至阴的寒冰力量,获得更高层次的规则,难题自解;第二,借此为契机,驯化这种至阳的火焰力量,反正您都已经做到可以生死逆转了,玩个冰火两重天,应该也不难吧。”

    才子的一番话,让慕少安沉默下来,不得不说这家伙说的很有道理,于是他忽然后悔了,早知道,他应该和辛西娅坦白这件事,果然啊,大男子主义要不得。

    估计辛西娅给出的建议会更加全面,不过眼下辛西娅去了第六战区,天知道得多久才能回来呢。

    所以——

    “才子,实话实说,我才不信你心里没打着小九九,不过我能理解,那么现在你给我开诚布公一次,我保证不管你怎么想我都原谅你,而且过时不候,如果过后被我发现你想玩什么花样,那我可饶不了你。”

    才子就无辜地眨眨眼,“慕老板,天地良心,我真是就事论事,而且您看我现在一身的病根儿,我能干什么啊,再者说唇亡齿寒,大树底下好乘凉的道理我懂,我真没什么坏心思,不过就算这样,我还是要建议您,这事情可不能耽搁,别的不说,病毒阵营应该很稀罕这一丁点儿的圣墟规则,您想啊,病毒阵营折腾那么久,才弄出一个鬼影病毒来,这说明它们也没有更多的圣墟规则值得浪费的。”

    “现在,无论混沌基地还是病毒阵营,都会认为您死掉了,但这个事情隐瞒不了多久的,这点您心里很明白,一旦到时候您还活着这个消息传出去,不说您从前惹下的麻烦,光是为了追回鬼影病毒的遗产,病毒阵营就会疯掉的。”

    慕少安歪头瞅了瞅这家伙,现在他反而越发确定了,这厮肯定有小心思,毕竟他可是能够和乌龟掰腕子的布局者,想察觉他话语背后的真正意图,可没那么容易,可惜啊,辛西娅不在家。

    算了,这事情用不着劳动辛西娅,既然眼下闲着没事,就陪着才子这小子玩玩智力闯关游戏。

    当然了,根据不二法则,能走直路,就不要走弯路。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