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我是杀毒软件 正文 第599章 这根棍子的真正作用

正文 第599章 这根棍子的真正作用

目录:我是杀毒软件| 作者:懒鸟| 类别:科幻小说

    “后悔?”

    慕少安有点古怪地摇了摇头,说实话他虽然一开始就觉得这个曙光骑士李斯特有问题,但他真的没有料到,这个站在他面前的人,就是他日思夜想的女人,只不过此刻的辛西娅已经与第三战区的分支系统合二为一,对方说得很清楚,她接连布局,就是为了干掉那只始祖病毒。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她连自己的性命都敢牺牲,连偌大的一个任务世界都变成了她的棋盘,如此情况下,区区儿女情长又算得了什么?

    更何况,这笔糊涂账到现在还没算清楚呢。

    慕少安没有再说什么,这个时候说什么也没有意义了,至于死亡,他早见多了,也不是第一次等待着死亡降临,说实话这一次能够与一只始祖病毒同归于尽,也算不负此生了。

    “你和我想象中的有点不一样。”

    慕少安不说话,那第三战区的分支系统却似乎谈兴正浓,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影响了她,所以原本应该宁静无波的脸上倒是浮现出几分微妙的变化。

    “当然你不要以为我在夸你,事实上我现在说的这番话也不是我想说的,而是某种情绪在推动我这么说,不怕告诉你,倘若不是小四对你极其看重,我早就派人杀你灭口了,这感觉很糟糕,不过反正今天我们都活不了了,我也就不在乎了,你还有什么遗言吗?比如,说给辛西娅的。”

    慕少安就摇摇头,看向远方,此刻这个世界的天地已经完全格式化归零,再也没有什么天空大地,山川,森林河流,一切虚无,包括之前卡尔梅斯城方向,没有方向了,所以原本在那个位置的始祖病毒,一时半刻还找不过来,不过这也正常,接下来才是王对王的终极决战,或者说是同归于尽的一战,想要怎么开始,还得由这位第三战区的分支系统来决定。

    “我不需要遗言,我倒是有几个问题,比如说,你打算怎样和那位始祖病毒同归于尽?据我所知,始祖病毒是杀不死的对吧?否则它就应该被格式化掉了。”

    “你倒知道的倒是挺多,不错,生与死这个问题对病毒种族无效,但还有另外一种方式,那就是固化历史,病毒以文明为食,以文明为进阶的能量,这文明也同样会成为禁锢它们的枷锁,你要知道,曾经病毒阵营里可不止这三个始祖病毒的,其他的都已经被封印在历史之中,而截止到目前,这种封印的效果都很好,没有一只始祖病毒能够逃得出来,唯一一点那就是代价太大。”

    说到这里,那分支系统就似笑非笑地瞅了眼慕少安,“你自己保重吧,我是护不了你了,也许死亡才是你和辛西娅最终的归宿,正所谓同生共死嘛。”

    说完,她就面无表情地割开她自己的左手腕,立刻就有一滴滴金色鲜血落下,每一滴鲜血都化作一座高耸入云的大山,向着下方轰然坠落。

    而这个时候慕少安才惊诧地发觉,整个世界忽然变小了,或者说是他的身体变大了,他们两个人站在这里,就像是支撑了整个世界,那格式化的红色光芒再次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同时出现的还有一层无比细密的防火墙大网。

    这光网在不断的收缩,最初这个虚无的世界是无穷大的,可仅仅几分钟,就被强制缩小到只有方圆千里,然后是几百里,最终化为一个直径只有几十里的虚无球体。

    本来这种诡异又神奇的一幕已经是让慕少安叹为观止,可是很快他就发现了,那只始祖病毒果然不是好相与。

    它此刻已经现出身形,不再是一只狮鹫,而是一个生长着九个头颅的怪物,足足数千米那么高,每当天空落下一座大山,转眼就被它轰碎,而且它还有余力发起攻击!

    而见到这家伙的攻击力度,慕少安立刻知道自己那点实力连人家牙缝都塞不住,不够看的。

    一拳轰爆一座山,转眼间这山峰碎片就被它原路奉还,无数巨大的山峰碎片就像是无数颗陨石,朝着四面八方激射!

    连四周压缩过来的防火墙都被一瞬间给打出无数个窟窿,慕少安在空中取出霸下的龟壳,又把不朽者重盾取出来,这才勉强抗下其中一块碎片。

    至于那位分支系统,她还真是说到做到,不再管慕少安了,她自己都抱着同归于尽的想法呢,哪还有余力?

    一时间,慕少安只能狼狈地四处乱跳,也多亏老乌龟的龟壳防御够强,不然他真有可能随时跪下受死。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可这种情形很快就更加严峻起来,不止是那个始祖病毒的反击,还是因为四周的防火墙压缩的力度更大,仿佛有一种更加滂湃的力量在不断输出,修补破损的防火墙,不断收缩,当这防火墙内部的虚无空间只剩下直径十公里的时候,整个虚无空间已经不再虚无了,一座座山峰被轰碎,再凝结,再轰碎,这质量已经越来越大,密度越来越高,随之而来的重力也变得无比惊人。

    以慕少安的实力都完全跳不起来了,更跑不动了,他只能缩在一块巨大的岩石后,支着老乌龟霸下的乌龟壳,苦苦煎熬。

    而外面,那只始祖病毒也终于有点慌了,不断挣扎,但是它是在下方,所以那些碎掉的石头几乎把它大半个身子给埋了起来,然后在恐怖的压缩下,这些石头碎渣则迅速挤压掉杂质,形成一个整体。

    封印,还真是结结实实的封印,没有玄之又玄的东西。

    可是这代价却正如那分支系统所说,无比惨烈,那第三战区的分支系统如今也是SSS+的实力,这么一会儿的工夫,她整个人都变得极其飘忽,很是有种透明的味道,当然此透明非猥琐的透明,而是她的身体开始散佚成数据流。

    可即便这样,她也没有半点终止的样子。

    防火墙的压缩还在继续,慕少安忽然明白了,这种压缩的力量只怕不仅仅是来自第三战区,很可能还来自于整个混沌基地。

    “咔嚓,咔嚓!”

    老乌龟霸下的乌龟壳终于出现了一道道触目惊心的裂纹,慕少安也开始七窍流血,整个人身上都仿佛背了十座大山那样,根本动弹不得。

    而下方的始祖病毒已经完全被封印住了,连影子都看不到,而防火墙却依旧还在压缩,从直径十公里,到直径八公里,再到直径只有五公里,仍然不见停止。

    至于那位分支系统全身已经透明得如一张蚕翼,她却早停止了封印,只是静静地悬浮在那里,任由数据流不断散佚,身形则不断变幻,从曙光骑士李斯特,再到其他各色人物,无疑,这都是这位分支系统曾经使用过的分身。

    足足十八个分身过后,辛西娅的影子终于毫无阻拦地出现在慕少安面前。

    而这个时候被压缩得只剩下一口气的慕少安才终于动手,他忍到了这最后一刻,总算没白费他的心思。

    不再去管那如山的巨大压力,他直接逆转生死,切换成幽冥刀客,然后才扔出一根炮烙青铜柱,没错,其实只需要一根就足够了。

    那只始祖病毒为什么花费那么大的代价也要抢回炮烙青铜柱?原因就在这里!

    慕少安不是笨蛋,那位第十战区的分支系统当然更加不是愚蠢的存在,虽然她并没有明确告知慕少安这些细节和内涵,但是他敢打赌,这位分支系统大人肯定也没有对别人提起过,否则的话,她掌管第三战区这么久,早就有无数办法把慕少安拎出去了。

    而她之所以要把慕少安留在这个世界里,就是为了此刻!

    因为同归于尽的代价太惨烈了。

    “轰!”

    那一根炮烙青铜柱在被抛飞的一瞬间就迅速扩大,不偏不倚地支撑在辛西娅的身边。

    格式化的红光和防火墙仍然在继续往下疯狂压缩,但愣是没有压缩下去。

    而趁着这个时间,慕少安这才激活暗金机甲,顾不得去管机甲霹雳啪啦,轰隆轰隆的响声,那么恐怖的压力,连暗金机甲也承受不住的。

    但这足够慕少安冲到辛西娅身边,一把捞起她那几乎快要散佚一空的身体,然后他直接取出领地石,开启传送。

    正常来讲,这是不可能的,但慕少安相信,第十战区的那位系统大人,嗯,也就是如今新一任的第三战区分支系统一定会给他留下一个可以退走的后门,哪怕这个后门程序只有亿万分之一存在的几率

    但事实上,他赌对了。

    瞬息之后,慕少安就感应到了一股巨大的吸力,突如其来,却又消失的无影无踪,就好像怒海中的波澜,如此的渺小和隐蔽。

    不过这已经足够了,那位系统大人不可能明目张胆地给他开出一道传送门,十大战区的分支系统每隔半年就要上缴一切机密,到时候什么秘密都要大白于天下。

    但是,无意间留出一个小小的缝隙却绝对不是问题。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这条缝隙,就是慕少安和辛西娅的生机所在。

    一切都不在乎了,他疯狂燃烧精神力,催动暗金机甲穿过眼前那条只有一毫米宽,一百米长的缝隙。

    但实际上,这不止是一百米,也不止是一毫米。

    慕少安一口气在其中狂奔出半分钟,也才跑出一半距离,而后方已经传来那根炮烙青铜柱吱嘎吱嘎的声音,这玩意就是用来对付被封印的,那只始祖病毒想的很周全,可惜如今却成全了慕少安。

    当然了,慕少安目前操控的炮烙青铜柱还没有那么厉害,顶多再支持几十秒。

    不敢有其他的念头,他只是在拼命的狂奔,而他身上的暗金机甲也不断掉落各种零件,这一回,这一件堪称作弊的宝贝终于要报废了。

    但是一切都值得。

    毕竟他现在怀里抱着的,可是第三战区的分支系统啊。

    不付出足够大的代价,不经历绝大的曲折,还得再加上天时地利人和,抢的出来嘛!

    从这点来讲,还真的要感谢那只始祖病毒。

    “嘭!”

    那根炮烙青铜柱终于崩溃,防火墙恐怖的威压瞬间合拢,而慕少安身上的暗金机甲也终于在此时消耗掉了它的使命,哗啦一声彻底解体,而此刻慕少安距离出口还有五十米,万幸!

    开启怒火狂飙,再来连续三道残影斩击,一瞬间冲了出去。

    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慕少安浑身冷汗地回头去看,刚好看到那个封印了始祖病毒的空间急剧缩小,然后继续缩小,顷刻间化为了一粒渺小的细沙,随风落下,与亿万沙粒混在一起,再也无法分辨。

    至此,慕少安才忽然意识到,他此刻竟是置身于一处无边无际的沙漠之中。

    不过他才不在乎这里是什么地方,那只始祖病毒是逃不出来了,永远永远,话说这种封印方式真是有点牛叉,怪不得从来没有病毒想去拯救这些被封印的始祖病毒,因为根本找不到封印的地点啊。

    把一整个世界压缩成一粒沙子,这种手段,啧啧,必须佩服。

    松了口气,慕少安这才看向怀中正昏迷的辛西娅,她的身体自从离开那个压缩空间后,立刻就恢复正常。

    只是看着辛西娅那宁静昏睡的面庞,慕少安真是感慨良多,麻蛋的,不容易啊,老子真是不容易啊,千辛万苦,好似西天取经一样,不过不管怎样,事到如今终于可以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了。

    忍不住,他就俯身在那性感红唇上亲了一下。

    可是几乎在同时,辛西娅就睁开双眼,两个人眼对眼,呼吸可闻的瞪了大约三秒钟,慕少安忽然觉得不对劲,刚想逃离现场,啪,一个大耳光子就扇了过来,然后肚子就狠狠挨了一脚。

    “死流氓,你好大的胆子,敢调戏老娘我?”

    声音完全不对,神色也不对,而慕少安则郁闷的简直要撞墙。

    我凑,这货怎么还不死!

    难道我出手的时间还是早了不成?

    该死的,他只想把辛西娅带出来,可没想把第三战区的分支系统给带回来啊。

    嗷嗷嗷,功亏一篑啊。

    一动不动地仰躺在地上,慕少安简直是哀莫大于心死,可惜了,再也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而且他敢打赌,那个女人也不会再给他机会。

    天啊,越想越悲催。

    直到那个女人一脸戏谑地走过来,轻轻踢了他几脚,翻着白眼道:

    “还躺在这里做什么?装死吗?该跑路了,可怜老娘一世的英明,到头来竟然毁在你的手上,下半辈子你负责啦!”

    “你说什么?”

    慕少安一个激灵,一骨碌地爬起来,不能置信地道,说实话他是完全不介意与这位系统大人同床异梦的,哦不对,是大被同眠,春宵一度的。

    但他只是又收获了一对白眼。

    “你傻啊!我就是辛西娅,辛西娅就是我,这个最基本的道理你难道一直都不明白?但是我告诉你,慕老板,你千万别指望会找到曾经那个对你温柔如水,百依百顺的辛西娅,懂?”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