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我是杀毒软件 正文 第539章 我心无锋

正文 第539章 我心无锋

目录:我是杀毒软件| 作者:懒鸟| 类别:科幻小说

    这是一座日不落的城市,修建在高山和浮云之巅。

    可以看到狂风倒卷云海,也可以看到长空高悬烈日,就是没有夜晚的星河,因为都被放在了城市内部。

    没有a级权限的人是无法见到这座城市的真面目的。

    可有了权限的人能够跳出来到这城市边缘,却现这里除了荒凉,就是时间的沙漠。

    但这仍然不失是一个好去处,尤其是对此刻的慕少安来讲,他已经连续在这个巨大的城市里处理了很久的琐事,特殊遣返司这个名字很嚣张,但管理的事情却和城管没什么两样。

    换做从前,他早就撂挑子不干了,但是这一回他忍了下来,原因很简单,人家是好意,或许这也是分支系统的意思,怕他再去惹是生非,尤其是去第三战区惹是生非。

    这种好意慕少安无法拒绝,尤其在他自己也知道他力有不逮的情况下,他和辛西娅的事情第三战区的人知道的不少,他们肯定会是如防贼一样地防着他,虽然之前小刀说过如果他安全回来,就不再干涉他,可是小刀代表不了所有人,她只是一个s级的混沌暗卫。

    所以,慕少安就这么出乎意料的没有跳脱,没有逆反,没有暴躁地安静下来了,每天处理各种突的事件,大大小小,不算太严重,可却偏偏不能忽视,他跑遍了整个第四战区的总部,和所有部门都来回打了好几次交道。

    偶然间甚至慕少安还听到风声,有一些老家伙在暗中开盘,赌他这个野蛮人什么时候受不了这些琐事缠身,什么时候暴怒起来掀了桌子,挂印而去?

    这本来就符合慕少安一贯的性格啊。

    但这就是一个笑话,一个他自己认为的笑话。

    他还是一天天忙碌于琐事,小事,烂事之中,就像是一个管家婆,一个家庭主妇。

    日复一日,月复一月。

    然后是年复一年!

    慕少安虽然身上挂着特别干预的名号,但无论是清洁工分部,还是第四战区这边,第三战区那边,都从来没有一次高级干预,特别干预的申请能送到他手中,他再也不用去出生入死了。

    他的全部工作范围就是在这一座庞大的城市里。

    他认识了很多有趣的人,乏味的人,有故事的人,绝望的人,敬畏的人,形形色色。

    他也遇到了各种稀奇古怪的小麻烦,陈谷子烂芝麻,每每纠结于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就这么一直沉淀下去,或者是沉沦。

    因为他似乎被遗忘了,又是年复一年。

    他甚至再没有去关注过溪木镇局域网的展。

    他变成了故纸堆,没了锐气,眼中不再有那种让人心惊肉跳的疯狂,天空之矛也不再背在背上,长刀还在,但再也没有一次拔出。

    来来往往办事的人已经习惯叫他老慕头,而再非曾经那个野蛮人。

    一批批的杀毒猎人进阶,一批批的杀毒猎人踌躇满志地踏上征程。

    混沌基地的第五代系统已经完全覆盖十大战区,克莱儿也如愿以偿地成为了第十战区的系统娘。

    病毒阵营也是日新月异,仍旧猖獗,可这些都与慕少安无关了,只是偶尔在听到某某世界被病毒入侵,某某杀毒猎人力挽狂澜的时候,他才会稍稍缅怀一下,然后继续慢条斯理的做事情,他已经变成了一个混沌基地的中层官僚。

    连小肚子都不可抑制地增长了起来,下巴颏上的一撮小胡子,让他看起来有点和蔼。

    野蛮人似乎一去不返了。

    当初开盘下赌注的老家伙们也似乎早已忘记了这件事。

    因为慕少安似乎真的沉淀下去了。

    又是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年复一年。

    从三年到五年,

    从五年到十年。

    从十年到二十年,

    从二十年到三十年。

    时间久得让石头都会霉,何况是人,何况是混沌基地中的杀毒猎人?

    这三十年的时间换成是任务世界的时间,至少等于3oo年。

    换而言之,慕少安在这里碌碌无为了三十年,其他的杀毒猎人只要不死的话,足以过他三个层次。

    如果是新人,都可以成长三茬了。

    这一回再也没有谁想起慕少安了,作为一个第五代系统更新换代前声名鹊起的一个杀毒猎人,他就像是大哥大之于小米6,有一道天堑把他们隔开了。

    基于第五代杀毒系统的12个新职业已经广泛的被杀毒猎人所接受,反魔法金属,隐匿装置,新技术,新技能都已经日臻成熟!

    一个落后于时代的糟老头子,一个故纸堆里的辉煌人物,有什么值得担心的?

    不过倒是有一些难得一见的老朋友或者是老冤家跑来在慕少安身上找找存在感。

    譬如第八战区的肖琅,他如今已经是a级巅峰,再努力个几十年就有可能正式进阶s级,

    “我一开始以为你是在装的,你的演技太精湛,城府太深,太狡猾。”

    在生化丧尸区域里的一家小酒馆里面,灯光昏暗,丧尸妹子跳着钢管舞,嘴里出靡靡之音,四周都是暧昧的氛围,慕少安请了肖琅在这里,他第一句话就这么说道。

    “但是你沉寂的太久了,如果是在其他时期,我仍然认为你有巨大的阴谋在筹划,但是在第五代系统更新换代的这个时期,你选择沉寂真是殊为不智!知道吗,外面的病毒是在日新月异,我们杀毒猎人也是在日新月异,你现在的状态和我们之间,就像是一个沉湎于蒸汽机车时代的老头,拒绝四冲程十二缸的内燃机一样,你在执拗于什么?三十年太久了。”

    “哈哈,你想的太多了。”

    慕少安哈哈一笑,伸手在旁边经过的丧尸小妹的某个不可描述的部位摸了一把,然后才接着道:“我很享受现在的生活,真的,充实,忙碌,却又不用动脑子,不用去咬牙切齿的厮杀,这种懒散的日子我简直爱死了。”

    肖琅定定地看过来,目光锋利得像刀子,似乎在辨析咀嚼慕少安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每一个神情。

    良久他才淡淡道,“你知道吗,过去三十年之中,一共有三万九千五百次调阅你属性的记录,这也就是说,仍然有很多人在‘关心’你,我也调阅了三次,三十年啊,你的属性没有一点

    增加,这点是骗不了人的,这意味着三十年之中你没有出手一次,没有训练一次,甚至连你那把刀也从未拔出过,你不担心它锈蚀住了吗?”

    “咦,我今天还是第一次听说,暗金品质的长刀可以锈蚀?那我拔出来看看。”慕少安大笑道,然后就那么堂而皇之的将长刀取下,右手按上刀柄,而几乎在这一瞬间,对面的肖琅脖颈后的汗毛就根根倒立,不远处昏暗角落里一对正互相狂啃的丧尸恋人也呼吸沉重了几分。

    但这一切都不是慕少安造成的,而是过往那个野蛮人的名号,那怕现在他似乎沉沦了三十年,但这种威名便是已经达到了a级巅峰的肖琅也不敢说他可以熟视无睹。

    没有人敢这么做。

    “咔,咔咔”

    有些生涩带着刺耳摩擦的声音响起,那把暗金长刀居然真的锈蚀了!

    以至于慕少安抽了几次后,只抽出来一把断折了的,锈迹斑斑,惨不忍睹如柴刀一样的断刀。

    原本灯光明暗,音乐喧闹的小酒馆瞬间安静了下来,仿佛有人在齐刷刷地下达命令,一些丧尸舞女和服务生,调酒师都亡命的逃了出去。

    时间仿佛定格在这里。

    定格在慕少安惊愕的面孔上。

    明的,暗的,不知多少目光想要分析这神情的真伪,但一分钟之后他们只能承认,他们分辨不出来,或者这潜台词就是,这是真的,但他们不愿相信。

    “古有琴为心声,字如其人的说法,换而言之,一把长刀对于一个刀客而言,就是其心志胆气,慕少安,你现在和腐烂粪坑里的蛆虫有何区别?你侮辱了野蛮人这个名号,你侮辱了这把刀,所以它宁可腐朽,也不愿为你所用。你简直是我们第四战区的耻辱!”

    一个大汉推开怀中的丧尸妹子,跳起来大骂道。

    不过他不是唯一一个,这个原本烂俗的小酒馆内外,忽然间就多出来很多陌生人,仿佛约好了一样。

    “慕少安,你这样玩物丧志,自暴自弃,与其做一只粪坑里的蛆虫,不如来和我一战吧,至少能用你的死亡挥一点作用。”

    另外一个人跳出来喝道,这显然是不知被谁收买利用了的小瘪三。

    慕少安却并没有动怒,只是懒洋洋地笑道,“我是s级权限,你们之中谁能大过我?喂,那个人,说你呢,你翻什么白眼,混沌基地的规则都忘了?现在你们打扰了我和老友的聚会,那么就已经算得上以下犯上,那么我罚你们统统做一百个俯卧撑不过分吧,你们可以试着拒绝或反抗!”

    一群陌生人你望我,我瞅你,但基本没有人犹豫,便是之前那气势汹汹的大汉也不例外,因为不管到了什么时候,混沌基地的权限规则是不变的,官大一级压死人,而这些人也不是慕少安,他们还真没有那个勇气反抗这个最简单的命令,当然换句话说,如果此刻有一个ss级的老家伙让慕少安做一千个俯卧撑,他也不敢违抗。

    此时在一大群大汉呼啦啦做着俯卧撑的时候,慕少安才愉快地转头对肖琅道:

    “哈哈哈,瞧见没有,我这些年滋润着呢,老兄你多虑啦,人生在世,不就是要的这种感觉吗?你看他们一个个牛气冲天的,在我面前还不是乖乖装孙子,他们敢动我一指头?”

    肖琅的一张脸有点古怪,然后他眼神跳动两下,就沉声道:“如果我向你起挑战呢,忘了告诉你,我也是s级权限。”

    “哈哈哈,这真是我听到的最好的笑话啊,你确定?”慕少安捧腹大笑道。

    “这事情用得着开玩笑吗?”肖琅还是死死盯着慕少安,就像是一头猛兽。

    而慕少安也渐渐敛去笑容,突然,他拿右手手掌在肖琅脖子前的虚空划了一道,模样很古怪和滑稽。

    “你在干什么?”

    “哈哈,你猜?那把刀送你了,当个纪念品吧。”慕少安再次哈哈大笑,一手拎着一个酒瓶,跌跌撞撞,踉踉跄跄地离开了,留下一群人莫名其妙。

    但他们这回是确定了,曾经的野蛮人慕少安已经废了,说起来很奇妙,一个凶猛的战士忽然间厌倦了鲜血和杀戮,变成了一个胸无大志的老农,貌似这样的事情不是第一次生,但这事落在慕少安身上,却甚为古怪,很多人还是不相信。

    但不管如何,事实俱在,接下来两三年内还有一些人偶尔会关注一下,渐渐的,就真的没有人关注了。

    等到又是十年之后,野蛮人慕少安的名字就彻底被淡忘在时间里,连他什么时候从特别遣返司去职,也没有半点波澜。

    ——

    “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这里不是阳关,也没有酒,前方虽然有故人在,但此行一步踏出,你可就再也没有回头路了。”

    一个十字路口,前方是巨大的防火墙,后方也是巨大的防火墙,中间只有一小片区域,两道人影正在此地送别。

    说话者是一个穿着斗篷,大半面孔藏在兜帽中的女子,而另外一人,却是胡子拉碴,整个人瘦削了一圈的慕少安,他身上是粗布衣服,浑身上下只有一个小包裹,连武器都没有。

    不过此刻的他,却眼神明亮,哪里有半分颓唐之色。

    “多谢老大,我知道我在做什么,谢谢你帮我想出的这个主意,现在看来,效果真是好得不得了。”

    “真的吗?可我为你感到不值啊,你足足浪费了四十年的时间,在这四十年时间里,你至少应该已经达到a级巅峰的,但现在,你就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执念,不值得啊。”

    “执念吗?不,我不这么认为,有些事情是无法用价值来衡量的,有些感觉纵然经历沧海桑田,星河变幻也不会消散,不忘初心,方得始终,这固然是一场唐吉坷德式的冒险,但谁又能知道最终的结果?长刀不在,我心无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