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我是杀毒软件 正文 第435 一刀定生死

正文 第435 一刀定生死

目录:我是杀毒软件| 作者:懒鸟| 类别:科幻小说

    剧情猪脚拉仇恨的本领还是很厉害的。

    第一天的时候,阿比盖尔看着那一棵棵参天大树还一筹莫展,急的抓耳挠腮,不知从何下手?

    但第二天的时候,他就已经若有所思,似乎找到了其中的诀窍。

    在第三天傍晚的时候,阿比盖尔就兴冲冲地抱着十几把形状不同的木刀来找慕少安。

    可是慕少安连回头看都没看,隔着十几米就冷冷道:“你还剩两次机会。”

    阿比盖尔愣住,不过并没有被打击到,转身就重新投入到木匠小工的工作中,这小子的确有股狠劲儿,过去三天三夜,慕少安可以站在那株千年老树面前一动不动,不吃不喝不睡,他却也同样一刻都不休息,饿了随口吃点,渴了随口喝点。

    阿比盖尔的这第二次返工,足足坚持了两天,也就是第五天,这家伙才一脸疲惫,眼睛都熬得通红地跑过来,连身形都站不稳了。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慕老板,你之前的话是一种很巧妙的陷阱,但我不是故意猜测出来的,是我在削制木刀的时候忽然灵机一动想到的,你让我削制木刀直到你满意为止,这是个陷阱,也是很高明的刀术技巧,因为你之前说过类似的话,一把刀的大小,形状,长宽,厚度,乃至握把的舒适度都是完全因人而异的,所以从来都没有人去适应刀,而应该是刀适应人,毕竟人的身体无法改变,唯一能改变的就是刀的形状,你和我都不同,所以一把刀让你满意了,就绝对不适合我,只有我满意的一把刀,才是真正适合我的刀!”

    阿比盖尔理直气壮地喊道,怀中抱着一把粗糙的半成品木刀。

    “还有,我之前都错以为一把好刀必须是经过千般锻打,万般打磨,令其足够光滑,足够锋利,现在我知道了,那都是一些旁支小节,真正适合自己的刀,就在于最初定型的那一刻,骨架怎么走,怎么开锋,刃口在哪里?这才是最重要的。”

    对面的慕少安沉默了一会儿,良久之后才忽然无声地笑了起来,很愉快。

    “怎么样?慕老板,我是不是已经算初窥门径了?”阿比盖尔在后面急着问道,他终究还是一个不到十八岁的年轻人,嗯,虽然他是猪脚,但被煎熬了五天五夜之后,他终于露出属于这个年级应有的急躁。

    但慕少安笑的不是这个,而是他终于知道,即便是无所不能的系统大人,也有鞭长莫及的地方。

    阿比盖尔各方面都极其完美,他也的确是最合适的剧情猪脚人选。

    但是,由于猪脚光环的缘故,他就算是遇到极大危险,最后总是也能化险为夷,一次两次没什么,但时间久了,这就成了坏毛病。

    没有经历过沉重的打击,没有经历过绝望无助的心情,所以他们不欠缺大无畏的精神,唯独欠缺敬畏之心。

    当然,这不是缺点,慕少安曾经也年少张狂过,他曾经也不在乎生命,也不在乎死亡,更无从谈起敬畏二字,他曾经就是横冲直撞的混世魔王。

    但是如今,他已经学会敬畏生命,敬畏死亡,但不是恐惧畏缩惶恐的那种敬畏,而是真正理解这其中的含义,懂得去尊敬一种生命,尊敬这生命的消逝过程。

    男孩总是需要成长到男人的,如果没有这些变化,那只能说他永远都没有长大。

    所以现在,慕少安觉得他有必要让阿比盖尔这小子重重挫折一下,让他心中的阴影巨大如山,漆黑如墨,将一直伴随着他直到刷了作弊器为止。

    “你真的是这样认为吗?”

    慕少安低沉的声音响起来,在这一刻,方圆数十米之内,有一种无形的气息鼓荡不休,摸不着,看不到,但感官却被影响,阿比盖尔的心神都是一惊,睡意全无,目光里满是惊奇之色,但这注定是让他痛苦且记忆深刻的一幕。

    如果他是一个普通人,他反而有问题,但恰恰就在于他是个天才,是未来的剧情猪脚,是系统青睐的,亲自捏出来的完美猪脚。

    “那你就看着吧。”

    慕少安再说了一句,然后整个人突然弹起,如一道残影掠过,瞬间冲到那株千年老树之下,一个弹跳就窜了上去。

    但他没有攀爬,而是以s形不断向上快速突进,就像是一只电钻的钻头不断旋转。

    从足足十几人环抱的树干,到五六十米高的树冠,慕少安来回上下三遭,每次都是以s形突进。

    当一分钟之后,他才翻身落地,手中那把金色匕首打了个旋就消失不见。

    整个过程阿比盖尔看得完全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一脸懵逼,不是惊呆了,而是他没看懂慕少安在干什么?

    耍猴吗?

    “你一定很好奇我在做什么?其实很简单,我方才做的事情与你过去五天五夜时间里做的事情一样,所以,你想不想看看我削制的木刀?”

    慕少安微微眯着眼睛,高深莫测地道。

    “你——你方才是在——是在削制木刀?”

    阿比盖尔不能相信地道,开什么玩笑,看看这棵五六十米高的树木之王,咦?

    忽然之间,阿比盖尔脸上露出震惊之色,因为当他不小心抬头,就忽然发现,上一刻还郁郁葱葱的树木之王的树冠,竟是在这短短呼吸之间发黄,枯萎,掉落,要知道这正是初夏时节,万物生长,生机最为浓郁的时刻,这怎么可能?

    但事实真的如此,不管阿比盖尔怎么揉眼睛,也无法证明这是他在做梦。

    枯黄的树叶在几秒钟之内就像是下了一场暴雪,整棵千年古树的树叶在不到三十秒时间内全部落光,这种场景壮观无比,却又诡异无比。

    但这还不是结束,当树叶落光后,就是树枝,树干开始从头枯萎,干涸,最后变成枯枝一节节地断裂下来。

    这情景太骇人了。

    就好像时间一下子流走了一千年一样,原本还可以活上一千年的古树就这么在眼前崩塌,腐朽。

    “你——你——你在使用巫术?黑魔法?高阶禁忌法术?”

    阿比盖尔终于色变,脸色苍白如纸,眼前的一切已经超过他的认知。

    “我不会巫术,当然更别提什么黑魔法,或者是高阶禁忌法术,你觉得眼前这一切很神奇吗?不,你错了,我做的事情和你没什么两样,我只不过是用这一把和你手中一模一样,非常普通的匕首在这棵千年古树上削刺了三千六百刀,如此而已,我敢打赌,我削制的刀数比你削制一把木刀的刀数要少很多。”

    慕少安微微一笑,然后转身向后轻轻一吹,那腐朽得只剩下四米多高的树干就寸寸成灰,但是当外表这漆黑,干瘪的木质层消失之后,一抹如极品翡翠般的绿意就绽放出来。

    那是一把木刀的形状,外加一根五十厘米的短矛。

    通体碧玉色,上面的纹理如化石一样,美轮美奂,当慕少安走过去将这一把木刀拿起来的时候,阿比盖尔甚至都看到一抹绿色光华在闪耀。

    这真是神迹一样。

    傻瓜都知道这一把木刀的价值会有多高?

    还有那把同样呈现翡翠色的短矛,这绝对是无坚不摧,削金断玉的神兵。

    “那——您,您是德鲁伊?术士?祭祀?”阿比盖尔不甘心地问道,他真是被震住了。

    “哈哈,德鲁伊?还术士,得了吧,我就一个刀客,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慕少安微微一笑,他很满意这个效果,事实上他也没有想到效果会如此震撼,如果再有第二次他打赌他做不到这种程度。

    “我想,我服了,慕老板,真的,我之前对你说的还有点不太服气,但我现在才发现自己真是井底之蛙。”阿比盖尔小鸡啄米一样地点头。

    “很简单,我只不过是利用感知,精确锁定了这棵千年古树之中生气和死气流淌的脉络,然后我再用匕首断绝这些脉络,将这棵千年古树之中所有的生机之气都驱赶到一处,也就是我这把木刀之中,于是最后就变成这个结果了,没有你想的那么复杂,但是恕我直言,你没有三十年沉稳的历练,没有真正沉下心去打磨自己,你做不到这个层次,就算你开了作弊器也一样。”

    慕少安意味深长地道,作弊器这三个字会自动被阿比盖尔屏蔽,但慕少安自己却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也就是说,就算有系统老大给阿比盖尔开作弊器,他也做不到在短时间内追上自己这个层次。

    因为系统也不是无所不能的,最起码在杀毒猎人自己领悟的技能,技巧方面是没有多少干涉力道的。

    从前系统打压杀毒猎人,全都是在打压武器装备方面,以及购买的战斗技能方面,若是杀毒猎人自己领悟的技能,是根本不会打压的。

    像是慕少安,他现在凭什么能够以c级的层次,连b级巅峰都能击杀?

    原因就在于,他只有百分之五十的实力受到混沌基地的规则限制,这百分之五十包括了15%的武器装备加成,15%的天赋加成,剩下是20%的战斗技能加成。

    这些是必须受到系统规则影响。

    而剩余的50%,则完全属于慕少安自己的力量。

    信不信如果他现在立刻开放了b级模板,他的基础刀术都可以直接飙升到650点,现在他只不过是受限于规则,受限于c级模板这个框框,所以属性都被压制着呢。

    当然了,慕少安也不会骄傲,他现在的刀术自问也就刚刚入门,真的将来能刀入化境,那才是真正的一刀生,一刀死。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