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我是杀毒软件 正文 第417章 图穷(为盟主我为人神加更)

正文 第417章 图穷(为盟主我为人神加更)

目录:我是杀毒软件| 作者:懒鸟| 类别:科幻小说

    风习习的吹,头上的乱发像野草纷乱。

    慕少安把玩着匕首,目光平静又深邃。

    辛集已经离开,她不懂此刻慕少安心中的感触,就像是大多数人对慕少安的评价,玩世不恭,粗俗,暴躁,冲动,大事惜身,小事搏命,没有定性,随心所欲,装疯卖傻,做事情不顾后果,不懂大局,整个一武夫,疯子,独行狗。

    不可救药。

    这些评价未必是错误,在某时某刻特定的环境下,简直就是给慕少安量身打造。

    但是这些评价错就错在,时间是流动的,一时的表象就像是躁动的浮尘,没有半点意义。

    有人说,经过时间沉淀的才是经典。

    这话很正确,却也不能囊括一切。

    时间沉淀的还有眼的沧桑,心的淡泊,山川的伟岸,树木的峥嵘。

    就像慕少安眼前这棵很普通,却有数百载的老树,斑驳粗糙的树皮见证着岁月的痕迹,扭曲且伤痕累累的树干见证着狂风,暴雨,雷鸣,电闪,虫噬,斧凿等诸多灾难。

    这是一种无形的印记,也是一种岁月流淌,时间沉淀下来的荣光,或者这么说也不正确,这只是一棵树,它在乎什么荣耀吗?

    生命何其渺小,

    我们又拿什么在时间的长河里铸就永恒?

    就凭着你的鼓噪,你的叫嚣,你的不屑,你的愤怒,你的辱骂,你的嘲讽吗?

    你以为你能做到,其实留下的不过是浮尘而已,不管经历多少岁月,随便吹一口气,一切烟消云散,真正能留下来的才是永恒,才是传奇。

    所以此时此刻慕少安站在这棵老树面前,谁都在想他一定是一个木匠,一个愚蠢的,不入门的木匠,因为但凡有点水准的木匠,都不会选择这样一棵其实已经没有什么价值的老树。

    这就是层次的不同。

    辛集不懂,虞昭不懂,虞平不懂,连那个病毒蒙坞也不会懂。

    但慕少安没有顿悟,他只是看到了他想看到的东西,穿透时间,穿透岁月的痕迹,目光来到了几百年前,那个时候,这一棵伤痕累累的老树还是一株亭亭玉立的翠绿的小树苗,在春风中舒展,在酷热中煎熬,在狂风暴雨,电闪雷鸣中瑟瑟发抖。

    一次次的寒风,一次次的灾难,虫子,野鼠,火灾,洪水,地震,雷击,但它仍然坚持到了今日。

    它当然不会有什么感觉和感慨,但它的存在,就是不朽的象征。

    这才是最弥足珍贵的地方。

    四天三夜的无声交流,慕少安就像是多了一个老友,也像是经历了一轮数百年岁月光阴的淬炼。

    当第五天黎明日出时分,他手中的匕首终于正式落下,没有脉络,没有规划,不需要直尺,不需要锯子,这样一棵在真正木匠眼中完全是废料的老树却成了他的珍宝。

    没有人关注这一幕。

    远处的营帐中,士兵们正在酣睡,四野巡逻的哨兵正打着哈欠。

    辛集依旧忧心忡忡,虞平,虞昭父子正在打理行囊,他们终于做出决定要去投奔项羽军中的那位亲戚,这一点连辛集也无法阻止。

    那个第四代病毒蒙坞不知躲在哪里吸收世界本源,巩固它的实力。

    没有一个人见到这神奇的一幕。

    传说中有庖丁解牛,目无全牛,以无厚入有间,恢恢乎其于游刃必有余地。

    而此时此刻慕少安纵然没有达到庖丁解牛的高度,却也已经相差不多。

    木屑纷飞如雨,匕首锋刃纵然只有十厘米左右,面对那数人环抱,且扭曲得不成样子的老树树干,仍然是游刃有余。

    听不到什么声音,也没有什么刀光闪过,更没有什么凌厉气息,乍一看就像是很寻常的一件事情,非得细细观察,方能有所悟。

    十五分钟之后,慕少安拍拍手,匕首归鞘,一抹笑意在唇间展开,而在他面前的那一棵老树还是纹丝不动,除了地面上多了一层厚厚的木屑,似乎什么变化都没有。

    直到一阵晨风拂过,在那一刹那间,犹如千树万树梨花开,无数薄如蝉翼的木屑忽然纷飞而起,飘飘洒洒,在方圆数十米之内像是下了一场鹅毛大雪。

    这情景太突然,也太壮观,尤其这阵晨风持续了一会儿,所以片刻之间,这小半个战场都仿若进入了一种白雪的梦境。

    在金色朝阳的映衬下,美轮美奂。

    但慕少安并没有多看一眼这种短暂如昙花一现的浮华,他的目光只是落在最终留下来的,一如同时间沉淀下来的东西。

    没有多么神奇。

    不多不少,六支光洁如新的木矛,以及十二把大小长短,宽厚不一的木质长刀。

    “慕少安,你还真的想做一个木匠啊?你还真的要靠这种木矛和木刀去进行那一场生死决战吗?”

    辛集也终于被惊动了,不过她跑过来的时候,只剩下满地的木屑,还有沉默的慕少安正在一板一眼的给自己背后的携具安装木矛。

    她能够感觉到慕少安有些不同,但眼下这诡异的场景还是让她极为不解。

    木矛也就罢了,但是这十二把木刀你确定不是在开玩笑?难道全部背着上战场?

    最长的一把有两米,最短的只有半米,形状各异,削制的水准倒是栩栩如生,甚至削制的时候,连木材的纹理都完美地留在其中,看上去更像是一件艺术品而非杀人的利器。

    “有何不可?”

    慕少安终于转头一笑,“还有一天半的时间,我得去大吃一顿,然后美美的睡一觉,其他事情就交给你了,等秦老魔来的时候再来叫我。”

    “哎,可是——”

    辛集越发苦恼了,这家伙怎么看起来这么不靠谱?

    可事到如今,什么都来不及了。

    七天的时间一转而逝,这处预设的战场几乎已经被一千骑兵天天践踏得寸草不生,平坦的快比得上足球场。

    长十二里,宽五里,背靠丘陵,弓箭手列阵,骑兵驻扎两侧。

    天公这几天也极为作美,不见暴雨连绵,这简直就是给骑兵发挥的最佳场所。

    但那个第四代病毒蒙坞还没有出现,包括它所承诺的把秦老魔引诱过来的承诺。

    “慕少安,我们是不是应该再招募几百枪骑兵?七天的时间,足够那个秦老魔培养出三百名秦军锐士,我们这一千枪骑兵根本拿不下。”

    辛集不淡定了,眼看日上三竿,敌人却人影都不见,最主要的是,她更加担心那个不靠谱的‘盟友’在玩什么幺蛾子。

    “等,继续等,还有,你最好不要心急气躁,那没什么好处。”慕少安微微一笑,他一直很淡定,此刻他也给自己准备了一匹战马,十二把木质长刀就挂在战马鞍子上面,除此之外,他还给自己准备了一条冲锋穿刺专用的长枪。

    “好吧,反正我是豁出去了,我对战斗不擅长,一切交给你了,可这种感觉真的很不好。”辛集无奈地道。

    慕少安就笑笑,不再言语。

    当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眼见正午时分了,远处才忽然响起一声长啸,随后一道人影如同一缕轻烟般快速掠过来,正是消失了足足七天的第四代病毒蒙坞,它显然已经成功进阶a级,而且还进化了很高,身上那种无形的气息已经能够和秦老魔相媲美了。

    “哈哈!慕少安,守护者阁下,别来无恙啊,看来这七天时间里你们倒是真的把这里打理的不错,不过你们放心,我说话算数,我已经把秦老魔的军队吸引过来了,甚至还和他交手了两次,但情况依旧很恶劣,他很厉害,我就算进阶a级成功,也依旧无法完全对抗他,所以我需要你们出手帮忙,尤其是你,慕少安,我能替你抗住秦老魔的全部攻击,但伤害输出就全靠你了,另外,一千的枪骑兵完全不够用,再招募出五百骑,时间上应该来得及。”

    病毒蒙坞大声道,中气十足,信心百倍的样子。

    “不必,一千的枪骑兵足够了,当秦军锐士到来时,你我同时率领骑兵冲阵,至于守护者,她必须留在后面压阵,要看情况,如果形势不妙,你就立刻再招募出三百游侠弓箭手,不过我觉得没有问题。”

    慕少安淡淡道,招募士兵是需要消耗世界本源的,这种力量虽然说可以随着时间流转而慢慢恢复,但还是必须注意节省。

    如今辛集手中的那块玉符上的世界本源已经被消耗了五分之一,这已经是到了一个必须很警惕的程度。

    因为这玩意就像是上市公司的持股比例,谁持有的世界本源力量越多,谁就越有话语权。

    另外,这种世界本源的力量也是辛集作为守护者的一种防御手段,当她受到攻击时,首先被消耗的就是世界本源,不然的话,凭她这样一个没有经验的守护者,如何守护一个世界?

    总之,辛集手中持有足够的世界本源,慕少安就不怕她会被蒙坞这个家伙给突然秒掉。

    至于接下来如何斗智斗勇,那就看谁准备的底牌更充分了。

    “哈哈,也好,慕少安,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其实我倒是很想知道你到底有什么办法能够克制此刻的我?如果你能提前透露一二,那么我想我们在干掉秦老魔之后,也不是不可以握手言和,毕竟,我也不喜欢两败俱伤的结果啊,要知道这个世界之中还有其他的病毒存在,那都是我的敌人呢!”

    此时蒙坞就微笑道,说的很动听。

    “是吗?那我们其实可以现在就切磋一下,免得你三心二意。”慕少安眯着眼睛,看不出什么想法。

    那病毒蒙坞嘿嘿怪笑了几声,终是没有动作,毕竟眼下光凭他自己,还真的对付不了秦老魔。(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